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三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三章

  却说现在焉波为何亲自来到长安献上可汗贡礼?每年的新年朝贺自有各国国度使节来请安进贡便是。为何今年大王子要亲自完成,而且进贡数目不在少数?

  这是因为,高昌出了大事。高昌两王相争多年,人所共知。焉波自是大王子,本就是顺理成章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加上为人豁达,骁勇善战,在与青海蛮族次次征战中,缕缕收获战功。所以在qun臣及人民心中威望极高。但Lao二,修罗耶,乃是可汗库烈干极为宠爱的妃子所生,因此倍受父王喜爱。这妃子本就是高昌威望极高的豪门世家,自是在朝盘根错结,关系网络极其复杂。因此修罗耶一再不顾焉波提醒与警告,有意笼络朝臣,并与西突厥秘密往来,私自通商,让西突厥从中捞到不少好处。

  在自认机会成熟之际,修罗耶摇旗开战,与亲近朝臣发动政变,在阿勒泰山脉与焉波一场殊死会战。然此时左方青海一族突然反水,侧翼得不到支援,又是非正规军队,战斗力有限,只得败下阵来。修罗耶趁乱逃亡到西突厥,希望得到突厥支持,再等时机卷土重来。

  现如今,高昌与西突厥多方交涉,希望西突厥把这叛国之徒交出,但西突厥可汗若儿兹总是避重就轻,故意闪躲。无奈,焉波只得寻求大唐这一中庸大国,能出面调停此事。劝说若儿兹能认清厉害关系,交出叛贼,勿要听信谗言,酿成大祸。

  这大唐泱泱之国,本据各方势力之中,充当调停一众矛盾,解决各国纠纷之重任。李渊很是享受这般角色,自是表态:大唐只承认焉波嫡子为合法王位继承人,一干蓄意妄为者,动荡根基者,扰民安宁者必讨之。遂诏书与若儿兹,希望三方会谈,和谐解决此事。

  李建成看着这焉波世子,在父皇面前如此这般就轻易化解问题,心中认定此人很是不凡,算盘打起,如若拉拢之,那就得到高昌及周边各族支援,这可是比拉笼朝臣更事半功倍啊!

  “焉波王子,请留步!”焉波走出大殿,转身看见太子匆匆赶来。

  “焉波王子,今日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本太子见王子真容,实一见如故矣!今夜可否赏脸来太子府一叙,也好让本朝皇子与王子熟络熟络。”焉波见此,推脱甚不近人情,却也应允下。

  要说太子,那确实是煞费苦心,在太子府大摆酒宴,召集众亲近朝臣和兄弟们,尽显太子之豪迈大方,宴席规模自是豪华,一阵推杯换盏,一阵寒暄家常,不再话下。

  李世民见此情景本打算一走了之,却在花园深处,被焉波拦截。

  “秦王殿下,可否单独谈谈?”李世民也正有此意,摸摸此人底细。

  站在石山上一处凉亭里,“小英?额,就是你们所称的冠公主,可是在秦王殿下处?”焉波一针见血,来得直截了当。

  “何以见得?”坐在亭台水榭,他不慌不慢斟着茶。

  “武牢关一战,她就下落不明。而那一役本是秦王亲战,您怎会不知?”焉波一脸笃定,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已经说过多次,那日公主婚车落下悬崖,然婚车坠崖人就下落不明,这是众多将士所见。大王子还怀疑真实性?”他一口咬定,岿然不动。

  “秦王殿下,我本诚信相待,但秦王却以这些哄一众愚臣之话来诓我,也太看不起焉波矣!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焉波人心直,不太会弯弯绕绕。我肯定,她人就在秦王手中。殿下,焉波不过只是面见一回,加上现在高昌局势不稳,并未作打算带她回家。因此,殿下勿再忌惮。”焉波早已猜出李世民隐瞒用意,遂拱手诚恳道。

  也罢!该来的,终究会来!躲不是办法,该面对的必须面对。思量一刻,李世民转过身,淡淡一句:“跟我来!”焉波长舒口气,心微微稳定。

  这豪华夜宴本是为焉波王子而办,现客人都走了,办给谁看?李建成一听家奴这般汇报,气得直把杯盏摔地,心想:李世民,你果然心机深重,连高昌也想拉拢。咱们走着瞧!

  摊开暖房内的蚕宝宝,杨冠检查着每一只蚕的状况。忽,一个发现让她很是惊奇。”今早放的一些海棠hua瓣呢?怎么没有了?“杨冠到处翻找是否遗漏到簸箕外面。

  就这时,一把大手拉住准备蹲下寻找的她。”你今日不是不回来吗?怎么回来了?“杨冠惊喜她的男人又回来了。

  只见他一把抱住她,紧得杨冠有些不祥的预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杨冠更担心起来。

  ”待会儿,有人要见你!阿冠,不要动摇!记住我们是发过誓的!“李世民从未有过的郑重,双眼盯得她有些害怕。

  一路,他都无言语的拉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地,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亭子前。杨冠瞧见亭子间立着一个高大ting拔的男人,就着烛光,那是张棱角分明的脸,高ting的鼻梁,深澳的眼睛,英气勃发,威武有加。这不是中原男子的模样,杨冠心中一直在打着鼓。我认识吗?这样充满异域,像极了,像极了?杨冠说不上来,也不敢肯定。她似乎想起什么,但又触碰不到。当她还想继续跨出一步时,李世民更紧地拉住她,她侧过头,看着他一脸的担忧,只是笑笑。

  他还是松开了手,指着远处:”我就在前面,不要怕!“随即挤出难得的笑容,不太自信的笑。

  现在只剩下杨冠和那陌生男子。只见他缓缓走前来,满含泪光,一脸深情。”小——英?你是——小英?“

  杨冠心中顿觉是什么东西猛向自己刺来。她先后退一步,不太敢相信。”焉波哥哥?“杨冠有些眩晕,这是自己的焉波哥哥吗?杨冠在脑海里不断翻腾出少年的焉波,教自己认字,教自己骑马,教自己打架........这还是焉波哥哥吗?现在立于自己面前的是个真正的男人,堂堂正正,英姿飒爽。

  杨冠想起那天山美好的岁月,想起自由自在的草原,想起很多很多的快乐......她再也绷不住了,一把搂住自己的焉波哥哥,zui里直大声说:”你怎么没来呀?你怎么没早点来接我?“杨冠似乎在把所有委屈,所有痛苦一并讲给亲人听。如果你早点来,自己就不会看着阿爹死,如果你早点来,就不会经历宫中种种侮辱。焉波哥哥你现在来,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用?

  坐在石凳上,杨冠的理智在慢慢恢复。焉波一双笑眼看着对面的姑娘”都是大姑娘了!还像个小孩子,说哭就哭!“焉波拿衣袖为她擦去眼泪。一阵互诉彼此经历的种种往事,两人都觉时间太快,原来大家都经历了那么多的故事。杨冠也明白了,原来焉波这些年的不易。

  ”小英,你真决定这样过下去了吗?“焉波压低嗓门说。

  ”我现在很幸福啊!其实这样也好!阿妈她一定也喜欢我这样。“杨冠看着还站在远处的世民,满眼的期许。

  ”做他的女人也许会很苦!“杨冠转过头,不解的望着说这话的焉波。

  ”你知道李渊为何如此忌惮这个二儿子吗?“焉波看着杨冠,继续严肃道:”很早就听说个故事。那时,李渊还是太原太守,有人曾经给他这个二儿子算过卦。“焉波盯眼看着她:”是“潜龙”卦。意思是:龙尚潜伏水中,养精蓄锐,暂且不发。“

  杨冠听这话,吓得倒退一步,紧张的手脚冰凉。”那都是江湖术士,骗人之说。“杨冠还在挣扎。

  ”小英,我们暂且不论这是真是假,只说,你与他,现在这状况,无名无份,俗话说“金屋藏娇”,恐怕连个金屋也没有吧?“焉波轻叹口气道。

  ”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他一心一意对我,我也全心全意爱他,这就够了!“杨冠有些固执起来。

  ”能持续多久?这样能坚持多久?如果他是龙,他今后是三宫六院,你还可能在这里与他安心过小日子?如果他不是龙,他那两个兄弟不置他于死地,誓不甘休,到时你恐也有性命不保的一天。还有,即使他愿与你双宿双栖,过樵夫生活,他那帮谋士将领会干吗?不将你碾压致死,是不会放过的。小英,他不是个普通人,你爱上的不是个普通男人。“焉波拍拍她的肩,意味深长的说:”现在,高昌不稳,战争不断。我还没信心带你回家。但,终有日,只要你愿意了,高昌的大门,永远为你开启。小英,你是草原的野马,是大漠的飞鸟,我始终认为你不属于这里。“说完,焉波已经走向远处,骑上大马,奔驰而去。

  杨冠呆呆的看着焉波远去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她似乎被什么敲打了一棒,有种突然被袭击的感觉。世民来到她身边,准备牵起她的手,杨冠这时猛然的撇开他牵来的手,直望向远方,她一路狂奔而去,一路哭喊”焉波哥哥!焉波哥哥!“,可身后的大手一把擒住她的细腰,揽入怀中,耳语不断”我们发过誓的,阿冠!我们发过誓的。“

  杨冠不知何时,泪如雨下,她始终望着树林深处,只是痛哭流涕,也不知为何情感奔涌?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