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一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一屋昏暗,几案前坐着的尉迟敬德有点手足无措,左看看杨冠只悠然的喝着茶,右看看秦王一脸抱歉加无奈的看着文卷。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刑部被提来审讯呢?好像犯了事的囚徒般必须老实交待才可从宽处理。

  杨冠搁下茶盏,变脸比翻书还快,顿时是满脸笑容对前面的尉迟说道:“我已经很郑重其事问过当事人了。尉迟将军,您是很有希望的。阿采其实叫着,叫着.......”杨冠还在脑海里搜寻用何词来形容,旁边这位不紧不慢的幽幽说道:“欲拒还迎,欲擒故纵!”

  杨冠一听,立马觉得用词不对,又觉某人不是在说别人,怎么在说自己,一脸不悦,侧过脸先恨上一眼。立马又一脸笑对尉迟:“别听他的,他胡说。其实将军不知,阿采自幼与我相伴,我们也是情同姐妹。她生性温顺,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但命运的颠簸,在突厥受尽屈辱,好容易得将军所救,阿采哪里还敢有非分之想?将军英姿,正气凌然,阿采自是看在眼里,但这样的身份悬殊,却只能把思慕之心埋藏心底,寿终正寝之日都不忘怀!这可是她原话!”杨冠立即补充道。

  “你说,我这苦命的阿采,一生善良温顺,奈何命运啊!”杨冠说着说着开始挤出眼泪,看得李世民甚觉好笑,双手抱臂,看她如何演场好戏。

  “奈何我苦命的阿采啊!将军,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阿采对您的爱慕,就永远留在彼此心中,就当以后一个回忆吧!”杨冠一边拿袖子擦眼泪,一把靠着李世民的肩膀做痛苦状。

  尉迟哪里能听这些。一听说阿采对自己是思慕的,是有心的,立马站起身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转身找阿采谈话去。

  杨冠继续哭泣,抽噎,衣袖完全遮住脸,“人已走!不用演了!”李世民翻着文卷,一边幽幽的说。

  伏在他肩上佯装的杨冠这才抬起笑脸,笑得咯咯响。“你这激将法用得甚好啊!杨冠,阿采真说了这些话?”李世民狐疑的看着她。

  “编嘛,编书谁不会!”一边说一边斟茶。只见他一把抓起她的手,挑衅眼神道:“说,你还编了多少鬼话?在我这里招摇撞骗?”杨冠一听,原来自己把自己卖了,只有提裙走人的份儿。

  “从明日起,你要配合我演出好戏!”杨冠盖着云被,躺在某人臂弯吩咐道。

  “你整天有多少鬼点子?”他有点迷惑的弯起双眼轻笑。

  “为了阿采的幸福,我也算拼了!所以,请她不要怪罪于我才好!”杨冠意味深长的说。”这恶人还要我来当啊!“

  他不解的问:”何为恶人?“

  ”反正到时你只管配合就是了,其他就不劳你老人家操心吧!“杨冠拍拍他,像哄小孩。

  只见他一脸不屑:”邪门歪道!那你见过这般矫健的老人家?“说着开始tuì.去衣服。杨冠完全知道他的下一步动作,随即锦被蒙头欲逃跑之........

  从第二天起,杨冠开始了实施计划。一天到晚对阿采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鸡蛋里挑骨头,反正满口的”阿采,不是这样做的,是这样!“,要不就是”你是怎么gao得?这些我不喜欢,重新来!”完全照着宫中那些得宠嫔妃对小宫女的态度来对待阿采。有时李世民都觉得她实在有些过分。但她总是偷偷转过头来,眨巴眨巴眼睛,某人只有心领神会,岿然不动。

  终于等到一天,阿采实在受不了了,叹着气说:“公主这般,完全不是以前的公主了。这到底为何?”

  杨冠想,既然撕破那就再撕大点,“阿采,我给你说,现在我不再需要你了,以前是阿巴爷爷买你回来,现在,谁要出价,我定卖之!”杨冠完全笃定的表情继续道:“不是还有那个尉迟将军吗?让他来,看他是否愿意买去。反正我是不要这不听话的丫头了!”杨冠叉起腰站在院子里大声喊,仿佛是在召唤谁来一样。

  李世民站在内室,越听越好笑。

  只见那尉迟将军就如同与之商量好的一般,从院外跑进来,一把抓过阿采的手;”公主说个价吧,我买就是!“

  这一听,杨冠心想目的完全达到,遂继续演个贪钱老板,在一阵要价后,尉迟放下一袋银两,拉起阿采愤愤策马而去。

  杨冠惦着银钱,一脸灿烂笑容走进内室。“原来,你让我找尉迟来,是来看你演戏的?”李世民看着书问。

  她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不然呢?就这两个闷罐子,急死人,还等喝他们喜酒?要到何时?“现在又开始摆出银子数起来。

  看她一副财迷像,他盯眼瞧着:”又在清钱?打什么小算盘啊?“

  杨冠远远看着窗外说:”估计春天他两就有好消息了。我这个前主子,也不能没有表示啊!这个嘛还不够,约莫到春天把蚕茧卖了,就有钱给阿采置办嫁妆了。“说完一脸憎恨的看着身边的男人:”都怪你,把那些个银票全烧了,不然,我还用为这些操心?“

  他靠近些,头挨着头,微笑起说:”我的就是你的,嫁妆不许你操劳!“

  杨冠大气坦然,把手一挥说道:”那不一样!这是我的心意,心意才是最重要。”

  他摸着这个值得骄傲的人的脸,带着一种欣赏的目光笑着说:“我的阿冠,长大了!”

  欢声笑语透着和谐和吉祥。在大红灯笼里,丰富多彩的庙会里,在声声的祝福里,迎来了新的一年。新春的长安城,一派喜庆祥瑞。偌大宫廷中,除夕的夜完全被层层叠叠的烟花所包围。五彩缤纷似钢花飞溅,似麦浪滚滚,又似金雨阵阵,仿佛银华朵朵,恰似红燕飞舞,宛如孔雀开屏。而云云宫廷众生是:从臣皆半醉,天子正无愁。渔阳池各个水榭的皇子皇孙,亲眷家属正在欢腾拍手妙赞爆竹声声。

  黑夜里一垂首太监穿过熙攘人qun,来到秦王身边,递上一竹管,并不言语,悄然而去。秦王妃一眼飘过,警惕的问道:“可有事?”而他就着燃放的烟花只扫一眼,轻然一笑转身离开。

  踏着su软的瑞雪,一路腊梅暗香飘来,李世民审视谨慎的来到纸条邀约地点:御花园墨香阁一处石山前。

  只见一玫瑰暗紫斗篷中人早已立于此。听见踏雪之声,此人悠悠转过身来,轻柔舒缓的迎面而立。站于秦王面前,那冰雪纤手轻轻揭开蓬帽,借着月光,他看清女子模样,这居然是——张婕妤矣。

  话说这张婕妤,本是门下省左补阙张端之女,因生得沉鱼落雁,明目皓齿,又加之锦心绣口,聪慧伶俐,甚得高祖宠爱。其父已经区区从七品上到侍郎中正三品之职。在朝中上升速度惊人,现如今无人敢小觑之。

  婕妤一见所到之人,立露如花笑靥,眼中钦慕神情展露无遗。“秦王殿下,让妾好等!”

  秦王上下打量,疑惑神色,不觉警惕,未发一言,只耐性听她所谓何?“妾早年就听秦王大名,甚是仰慕。然时运轮转,只能暂且屈于此地。但心中对秦王之心未曾动摇,好容易寻此时机,才得以表露。”那婕妤红润羞涩,妩媚尽显,娇滴滴轻柔之声,怕是男子难挡矣。

  好个大胆女子,敢在宫闱之中乱伦TouQing,暗度陈仓?李世民一脸沉着狐疑,双手抱臂,带着一双冷眼,似笑非笑般道:“婕妤这是所谓何?”

  那女子继续jiao羞道:“妾身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只愿秦王怜爱妾身,回应这颗真心矣!”女子见秦王一直双眼游弋自己不离半分,完全心有把握,此男人今日拿下十拿九稳。于是笑颜媚态更甚,一双轻娇水灵眼深情望来,玉手芊芊扶于他肩:“妾身无所妄想,只愿与秦王殿下鸳鸯温存,享人之极乐!”说着,鲜红欲滴的唇便开始徐徐上升。

  当刚能够到脸颊边缘,秦王随即一侧颜,带着狐疑与狡态,迷离双眼:“那你有何本事,容吾一怜?”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