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二十八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

  他抱出还泡在浴桶里的人,给她擦干身体,神秘笑颜的拿出一件鲜红的衣裙,为她披上。杨冠惊讶不知这是干什么?为何穿这样?“这是新娘子穿的?你什么时候买的?”他并没回答,按下她坐在铜镜前,一如那日,为她梳着头,挽起发髻。只轻声一句:“今日先委屈你,虽简单,但心意是足够的。”他带着一种抱歉,一种请求。

  两人手拉手,他带着她,一路小跑,悄悄地,无声无息的,穿过走廊,经过院子,还扫过一路樱粉的海棠hua瓣,骑上等在门外的狮子聪,他们飞奔而去,至于去哪里?穿着新嫁衣的杨冠并不在乎。她只愿就这样,抱住他,四周伴随沉香木和青草味,一路驰骋。去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他,只要有他,哪里都是家!

  狮子聪停在了山崖处。从这里,可以望见整个长安,还有延绵不绝的山脉。今夜繁星点点,合托起圣洁的月光,长安很安静,没有人为的灯,也没有瞬间即逝的烟花。而只有自然的永恒——永远都在的星和月。“好安静,静得只能听见我们的回音。”杨冠下马走到山崖边,环看四周笑道。

  他穿过黑夜的雾色,缓缓走来,借着月光,杨冠看见他一脸严肃,一脸郑重。“我认为,成亲是我们两的事,不愿有人干预和打扰,就想安安静静和你在天地之间,山为媒,月为鉴,立下誓言,一生相守。并不是因为现在只能如此,只是早就想过千百遍,就想只有你和我。你可不悦?”

  杨冠看着他,像个读书少年郎的青涩神情,笑笑,牵起他的手,拉他跪下,对着那轮明月说:“她看着,我们接下来说的,她可都听见。不能食言额!”

  他捧起她的脸,头挨着头说道:“想好了?我们以后可就绑在一起了!”声音中透着颤抖,让杨冠有种不安的情愫。但她握住他的手,坚定的紧紧握住,望着明月道:“我杨冠向您起誓:我愿和眼前这个男人携手共度此生,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尊他,敬他,一生终相守。”

  他抓住握紧的手,十指相扣,信心满满的宣出自己的誓言。此时的杨冠被无限的幸福冲击得无以复加,至于眼前人说的,她只记得是种种海枯石烂,不离不弃。

  是啊!所有的爱情讲到这里都是相似的,而不得善终的爱各有各的不幸。杨冠现在还憧憬在对未来的无限美好向往之中,她还不可能预料到前面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迎接自己。而其实站在山崖上,来到悬崖边,这般的场景,本就是老天早就在预告她,悬崖勒马才是道理。但她又怎会知道呢?她完全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在这般完美男人前,晕倒的女人又何止她一个?

  “杨文干?哼!太子,你看看,这可是你手下之人,你如此气重,看看吧!看你是如何在看管你的下属!”李渊一把扔出奏折,直接丢在李建成脸上。朝堂一片肃静,显得李渊的回音更是威严。

  话说,李渊因头痛旧疾发作,暂到洛阳仁智宫疗养,留下太子在长安料理一切朝政。而太子建成因为对付秦王的势力,开始私自招募各地和长安骁勇卫士两千余人守护太子府,分别屯守太子府左右于长林门,号称”长林兵“。杨文干曾经宿卫太子府,与太子关系密切,所以太子就趁皇上率领一干大臣去洛阳之际,私下命杨文干召一些健儿送到长安,用以防止发生意外事故。实则是防秦王府有大动作矣。但,历任皇帝都会非常忌惮太子结党营私,何况是组织军队?结果,此事被秦王府人等揭发,杨文干一看不行,必死无疑,立马举兵反叛,攻陷宁州。

  ”你组织这干人等是何目的?是何居心?“李渊重重拍着桌子,怒目指着李建成。

  而太子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脱掉干系,这是他的部下,组织军队证据确凿。现在的他,只能伏于殿下,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悔恨交加才是上策。李世民站在qun臣前,只拱手立之,冷眼旁观,再无辩解。

  而元吉,本就和建成感情深厚,结成同盟,如何能看见自己的大哥如此获罪。遂极力开脱之。但说李渊,其实并不是安心要治建成大罪,太子素与Lao二不和,这组建军队就是防Lao二所为,李渊自是明白,只是不想建成用这样的方式太明目张胆,太过显眼。遂李渊必须提醒和阻止他,不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加之,裴寂,封德彝这帮人为之极力斡旋,此事才算消停。

  只是,这奉命追讨的任务由谁去完成,成为朝臣讨论的焦点。有人支持太子殿下亲自戴罪立功,征讨之;有人劝说还是请作战有经验的秦王殿下,征之;也有齐王主动请缨,为太子除去小人。在李渊左右思量下,还是命李世民出战征讨,速战速决,永绝后患。

  ”皇帝陛下这招用得甚好啊!晓得自己偏袒太子,众大臣不服,命你前去追讨。一方面堵住我们的zui,一方面又保存了太子。陛下这招平衡之策难道用不烦吗?“房玄齡摇着头,完全不可思议。

  ”皇上是有意保太子,我们能如何啊!太子之过就一笔勾销,我们却不能犯一点错啊!“长孙看着秦王,一脸的无奈。

  ”不过,现在我们也算是和太子府打个平手。他们砍掉刘文静,我们也割断了杨文干。以后,重新洗牌,另作打算吧!“杜如晦平静的说。

  而李世民只是坐在案几旁,自顾自的写写画画,一边听这几个老头抱怨,却一句不说。长孙无忌看着zui角满满笑意的李世民,顿觉他这段时间都是这般神情,如沐春风,精神爽朗,甚觉奇怪。以前不苟言笑,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现在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诸位,就先说到这里吧!我即刻启程去宁州!”他放下笔,一脸春风。

  一干人等纷纷退下,世民只把刚写好的信件仔细折好,装入信封,遂命令双喜送往“翠微别院”。双喜一听,立马心领神会,拿起信件退下。

  却说双喜走在秦王府院,面前突然跨出一个人,盯眼一看“原来是长孙大人啊!”双喜一脸笑容,很自然的把手中信件往身后藏。

  长孙本就是擅长察言观色之人,这点小动作哪里逃得过他的眼。心中盘算,这小子肯定有事相瞒。但并不表于色,只一贯冷冷作风,轻轻点头,让双喜过路。

  看着双喜急急走出秦王府,立马命身后贴身侍卫,“看见了吗?远远把他跟上,不要露出马脚。去了哪里,立刻回来禀报。”侍卫只郑重点头领命。

  说双喜匆匆来到“翠微别院”,通报秦王今夜已经领命去宁州平叛。双喜看着杨冠一脸失望,偷笑着拿出信件递给她,杨冠打开一看,立马乐不可支起来。双喜甚觉奇怪,这公主为何大笑?难道秦王写的都是笑话?遂也想凑拢来看个究竟。杨冠看他又想八卦,立马捂在xiong口,一本正经说道:“双喜,你是不是该回去了?”逐客令一下,双喜只得讪讪离去。

  等没人打扰,杨冠再次打开那信纸。原来,一张画了一棵和院子一模一样的海棠树;一张,写满了字,全部都只一个字——一个“冠”字。回想那日他手把手教自己写这个字时的情景,杨冠真是遗憾自己当时为何就不迎上去呢?害得两人白白浪费那么多可以相亲相爱的时间。自己当时真是太傻,太不懂珍惜了。

  越看越觉脸红,有点不好意思的杨冠,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放在zui上,原来还能闻到沉香木的香气。杨冠惊讶于他的细致,更惊讶于,自己现在完全被这男人吞噬了,她不再是原来的杨冠,她不再向往自由,她只愿在这里好好守住他,不再让他离开自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