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第三章

  

  第三章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平静安宁的生活中不敲门的闯入,直接得像个强盗,来得那样的突然,不容有半分思量。因为她,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混沌;因为她,你所坚持的,你所奋斗的,你所维护的原则,逐渐在不经意间荡然无存。而她却无知的站在阳光里,笑着。

  “现在同学们,拿出笔,记下这段关于齐桓公的注解。”说完,夫子已经开始缓缓念起。

  “笔呢?”杨冠翻完布袋都没找到一只笔。啊,定是和这人争执时掉的?又或者是看帅哥时掉的?杨冠已经抓耳挠腮了。侧头看见同桌桌上大小粗细毛笔一字排开,发现自己还有救。

  “呵呵,同学,可否借笔一用?”一边说,一边自己shen手抓住一只。

  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一把按住笔头,杨冠是扯也扯不掉。”这小子好大手劲啊,定是个练家。“她心里嘀咕道。在一番争执时,没想到杨冠猛咬一口,恰好咬在少年手臂上。少年本能的手一缩,笔就这样抢到了手。杨冠还以胜利者的姿态,做了个鬼脸。少年先是一愣,再一脸嫌弃加愤怒。

  悠悠阵阵,断断续续,沉香木的味道飘来,很是好闻。寻思着是这小子的熏香味吧。臭小子,人品不怎么样,品位倒也不差,杨冠上下打量着这个目不斜视的人。

  “兄台,认识一下,本人殷冠,敢问兄台名号?”杨冠本想下课后通过沟通能解除彼此嫌隙。可冷脸这位仁兄用笔敲敲桌右角,白底黑字豁然写着“李世民”三字。“切!有什么嚣张的,zuiba哑了?连回答个问题都不用zui的?真不知道礼仪仁孝学到哪里去了。”

  放学后,几个同学把杨冠团团围住”嘿,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杂种?哈哈哈“其中一个先发话。

  ”没见识,一qun井底之蛙。“杨冠轻蔑的说。

  这下把那人弄恼了,另一个愤愤又嚣张的说:”大胆!你知道与你说话的是谁吗?这可是王相府的王公子,竟敢如此嚣张。”

  “姓殷的,有什么可嚣张的?不过就是皇帝陛下的一颗小棋子,叫你去死就得死!呸!”那人继续道。

  “额?我倒要听听,你家又是多大的棋子啊?”杨冠双臂抱起,靠在被他们堵住的门边。

  “臭小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当我是病猫。”那个看似他们老大的说着就开始动手。

  杨冠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人的中指,用力往下一掰,只听见杀猪般的吼叫。哼!这场景姑奶奶见多了。想当年本小姐恶斗草原12霸时,你小子只怕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呢!这招焉波哥哥教的甚是好用,早已被练得出神入化,只是这些年久不用,还有点生疏了。

  “嗯!这只猫确实病的不轻。要好好治治。”杨冠更往下掰着。

  “兄台,饶命。原来兄台是武林高手,小弟佩服佩服。”那被钳制住的人哀求道。

  “实话告诉你们,本公子现在在这里只想安静安静,不想再惹出事端,各位请多担待些,大家以后都是同窗,抬头不见低头见,毕竟闹出事来对大家都没好处。”杨冠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做事学着留有余地。

  看着公主终于出来,阿采那颗悬着的心才算安定下来。“公子今日可还顺利?没出什么意外吧?”阿采接过书包问。

  “顺利!我是谁呀!当然一切都摆平啦!”杨冠坦然的拍着xiong脯说。

  一进太子府,放下书包,就听见太子妃歆亦在屋外边走边喊道:“妹妹下学了?快快与我一同去热闹热闹。”

  还没等杨冠解释,其实夫子安排了大堆课业需要完成,就已经被她直直拉去。

  原来是来听说书了。盘腿坐于榻前,歆亦熟练的摊开面前茶几上的瓜子干果,塞到杨冠面前,”今儿请来的可是长安最卖座的说书先生,人家想请都请不到呢!“歆亦抓起一把瓜子儿嗑起来。

  今日讲的是: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虽杨冠不知关云长所谓何人也,但故事本身却实在引人入胜。杨冠那是听得如痴如醉。阿采都进来催了好几次,”公主,再不去歇息,怕是明早起不来了!“但杨冠依然嗑着瓜子儿,盯眼望着说书人入神。

  ”再讲讲,从头讲起。这关云长是何人?“杨冠冲着讲完的说书人道。完全不理会阿采的提醒。歆亦本以为这市井说书之人是个善讲公子小姐,风花雪月之类的,结果是讲了一晚上的金戈铁马,qun雄争霸。所以,歆亦听到一半就姗姗离场了。可杨冠是一阵叫好一阵,可伶那说书先生那苦茶是一杯接一杯。直到子时杨冠才依依不舍离场。

  第二天,很显然,必须迟到。站在课堂前,当着全体同学,夫子是重重的一顿教尺,和数落。这读书人就是读书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所以,野蛮公主自然是听得云里雾里,之乎者也。夫子一声回座位,她居然雀跃般落座,引起身后窃窃笑声。身旁这位又是一阵轻轻叹息。

  “拿出《易经》,读出乾卦来。”夫子坐在授课桌后,举起的书几乎挡住了脸。

  易经,易经,易经?书呢?啊!书没带,早晨走得太急,拿错了。。。。。杨冠狠不得抽自己两下。这次又不自觉的双眼瞟向旁边。

  “这位兄台,一起看,一起看。”杨冠理所当然的扯过他的书。

  当才扯过来一点,就被这不识相的又重重扯了过去。杨冠历眼盯着他,狠得牙痒痒。“与他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嘛。”满脸挤出笑容,说完继续扯书。

  就在两人各不相让时,夫子大声说:“殷冠,来解释一下这句所谓何义?”就这样,扯书的手顿时停在了空中,良久,良久。

  迟迟站起身来,支支吾吾,自己完全看不懂这所谓何。一直盯住不识相的那人,希望得到支援。可这位目不斜视,完全不理采某人的尴尬局面。无奈,只好硬起头皮道:“就是让人好好学习,自强不息的道理。”因听到一字半字,灵机一动,脱口而出。

  “嗯,虽话直白,不过大意如此。算过。“夫子说完,杨冠唏嘘一声,落座。

  终于等到下学,杨冠叉起腰,堵住李世民的去路:“喂,大家同窗一场,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男子汉,大丈夫,心xiong如此狭窄,以后何以为大事?”杨冠故作厉害严肃,直接与他刀锋相对。

  “你这小子,自己上课又不带笔又不带书的,还怪别人心xiong狭窄?如你这般不思学业,又何谈为大事?莫名其妙!“又是那个绿衣小子在那里张狂。

  这话也说得恰如其分,实实在在。杨冠被问得哑口无言,竟不知如何以对。还没反应过来,那两兄弟早已远远离去。

  “哼!谈何大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本小姐的大业从你两小子这里开始!看你瞧与不起!”杨冠抬起下巴,仰首tingxiong,开始了运筹帷幄。

  从这天起,杨冠放下虚伪,放下身段,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开始“破罐子破摔”。搅得李世民不得安宁:首先,上课永远不用带笔了,直接抓起他的笔就写,没有商量,没有道谢;其次,课本永远带错,《周易》抓成《中庸》,《诗经》拿成《孟子》,然后就理所当然的扯过李世民的,和看?做梦!反正他也不用看,什么都了然于心,杨冠都甚至怀疑,你李世民都不用费那劲来上课了,自己办个私塾也搓搓有余;再次,上课打瞌睡,似乎瞌睡才是正经事,听课?算了吧,反正也听不懂,没垫子,顺手扯过他的书,垫在头下,这样舒服多了,一觉醒来,呵呵,不好意思,把书弄shi了。

  就这样,这个人居然还无声忍受着。也没责备,没埋怨,没惩罚,永远都只是稍稍皱眉的动作。完全出乎意料啊!本以为用这样的方法可以让他毛躁不安,申请换位置,这么看来这人的修养真是太好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