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这是梦吗?梦中也有他?真好!上天对我不薄,还是把他也带入了梦里,还有那好闻的沉香木的味道。其实多想告诉他,我很眷念这样的味道,不想离去。既然是梦,就应该有梦的样子。既然在现实中我们不能在一起,那现在,我不会在梦里放过任XingAi你的机会。

  杨冠决定,要在梦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他。她要接纳他,她要狠狠爱一回。她shen.出唇,轻轻触碰那自己早就向往的唇,rou软温暖,滋味不错!她双手搂得更紧些,刚才是试用一下,现在要狠狠亲去。她用力向上,哪知还没自己动口,他居然就抢先堵住了杨冠的唇。杨冠心想,在梦里你都不认输啊!非得争个赢。好吧,我也接受。于是再紧紧双臂,抱紧他的脖子,享受着爱与被爱的快乐。舌与舌的相遇,像极了渴望已久的干涸大地如遇甘霖,开始的轻碰,犹如触电般让人悸动,再后来的悄悄试探,一次轻巧的回应,再大胆的前进,再欣然接受,直到后来的交相辉映。很好,杨冠从开始的婴儿学步到后来的渐渐熟练,他看着她,弯成弧线的眼惊讶她学习进度如此之快。

  随即打横抱之,轻放榻前,他匍匐在她身上,第一次安然享受这样近的距离,他又充满了微笑,杨冠最爱看他的笑,她轻轻捧起他的脸说:”这个样子最好看!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害怕你凶巴巴的模样。“她微微低下眼,似有无限委屈,又似撒娇。而那个人一听这话,只狠狠咬住她的唇,开始层层退去某人的衣裙,.......

  夜很安静,今晚很静谧。杨冠安心的睡着。可那两天没吃东西的肚子,吵闹主人必须起来进食了。她实在不愿睁开疲倦的双眼,可已经开始辗转反侧,全无睡意,而且酒劲上头,头痛得要命。她奋力爬起来,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喊头疼。但发现现在的自己,居然ChiLuo着身体,衣服呢?左右寻思,才发现身边男人已经坐起来,帮她找来外衣,披上。

  这是什么情况?杨冠酒气顿消,吓得还以为这还是梦,没有醒来。再看看他微笑一脸,还有那双深邃审视的眼,这是真的?杨冠不敢想下去。她轻轻掀开被褥,看见chuang单星星落hong,杨冠的心马上降到了冰点。原来那不是梦,那是事实。

  杨冠吞吞口水,尴尬的拢起被子,直拉起被子只露个头,小声说道:”那个,那个,我好像喝多了,有点不知所云。“她试探性的望望李世民说。

  ”你莫不是不想认账吧?“李世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是说,酒后所为,你万不可放在心上。“杨冠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我看你所为得很好啊!那些招数在哪里学的?“他满眼欣喜看着她。

  杨冠知道了,是自己酒后先勾引的他。那些招数?嗨!看阿爹那些嫔妃经常勾引阿爹,自己看也看会了嘛!

  ”反正事实摆在眼前,你做也做了,不承认看来是不可能的。你现在必须对我负责。“李世民一边拿来厚衣服给她穿上,一边说着。

  对你负责?李世民,你gao错了吧!杨冠完全被这话蒙了:”什么?我对你负责?吃亏的是我好不好!“杨冠简直不可思议。

  ”反正这夫妻也做了,现在起,你不能再说那些话。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他拿鼻子轻轻碰碰她的鼻子,无限温暖轻柔。

  ”我饿了。要吃红薯粑粑!“杨冠被哄得很迷离,她现在已经没有了理智,只能跟着心走,被心牵引起,慢慢走在一条既陌生又害怕的路上。

  还是那个他,站在厨房里洗洗切切,只是脸上更多的是满满的,浓浓的爱意。看着他做着这些本不该他做的事情,杨冠忽觉阵阵绞痛,又阵阵幸福。阿妈!你说只要我勇敢,我坚强,就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这样算不算呢?我觉得现在的我很幸福,很满足。

  ”外面还有呢,你还做?“杨冠指着外面刚才自己没吃的红薯粑粑。

  ”凉了,现在不能给你吃。你要吃热的。“一边说,一边夹起一块,再吹吹给她。杨冠羞红脸接过,吃一口,看一下眼前人。“李世民,我怎么觉得还是你做得最好吃?连嬷嬷都没你做的好吃!”杨冠吃完接着去拣二个。

  “到时候,你不要吃腻了?怎么办?”他顺势低头抵住她的额头问。

  杨冠还不太习惯两人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于是抓起一团面粉抹抹他鼻尖,笑着说:“那就把你凉拌!”

  “听着这话一语双关额!”他竖着抱起她,放在灶台,拿一个塞在她zui里。杨冠今日怎觉得这粑粑比任何时候都甜呢。

  一阵风卷残云,杨冠很是惬意的躺在榻上,摸摸吃饱的肚子,还是觉得吃饱喝足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听着厨房洗洗涮涮的声音,杨冠顿时有种家的感觉,很安全,很温暖。

  看他回到房间,自然的躺在自己chuang榻上,杨冠很警惕的坐起,有些不知所措“你今晚不要在这里,灵芝她们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你还怕别人知道?嗯,要不,咱们弄个成亲仪式,这样就不担心了吧!”李世民拉下她,躺在自己怀里。

  这一夜他们都没心思睡觉,那轮明月照在窗前,照得满屋亮堂堂的,照在一对新人身上。

  “太子院那些人现在都怎么样了?”到这里以来,杨冠还是第一次提起太子院人等。

  听他讲起认识的一干人等,有监禁的,有升官的,有砍头的,也有贬为庶人的,引起杨冠一阵唏嘘,“王世充那儿子呢?就是王沛霖?”杨冠趴在他身上,很想知道这个浪荡公子的下场。

  “在JiYuan一个JiNv房中搜出来。”李世民望着窗外的月光说。

  “坐牢了?砍头了?”杨冠饶有兴致。

  “被我阉了。”李世民盯眼看着她。

  杨冠猛地坐起,吃惊的看着他,随即又被他拉下来,并肩躺下:“他敢对你做这等暴行,你说我阉不阉他?省得再去祸害他人!”

  杨冠一听,总有一丝怅然,心想:你倒不如把他拉去砍头,来得痛快。

  如今的并州总算换来一时安宁,百姓大多纷纷回到家乡,安居乐业,大街小巷人声重新鼎沸,奴隶市场是最先回来开启的市场。因为战争,人口锐减的突厥贵族,正在利用宝贵时间挑选奴隶。尉迟身挎大马走在市井大道,想着这秦王殿下要找之人到底会卖去了哪里?人海茫茫,如何能寻之?看来只得家家去问,户户去寻,实在一个头两个大。

  走在北大街,这里酒楼,花楼不绝,处处显示出繁荣兴盛,尉迟只感慨,这样的平和还能持续多久?忽,一断断续续的歌声传入耳朵。那歌谣还是自己熟悉的那首汴州民歌。还是余音绕梁般动听。尉迟不觉想起那日在突厥可汗安驥利帐下遇见的那位女子,那吐字方式,那换气顿点,完全一致。难道真有一模一样声音之人。于是颇有兴致的循声而来。在聚贤酒楼上,高楼亭阁之上居然一眼认出了那位,确是在突厥帐外歌唱的女子。

  今日的她还做白色绫罗长裙,站在各位看客前,唱起那首歌。她面无表情,目不斜视,自顾自唱完,仿佛歌唱只是一件赚钱的任务,没有情感,更没有笑容。这样子的歌女,自是不讨各位看客喜爱的,大爷掏钱就是来找乐子,不是来看姑娘脸色。更有甚者,抓起酒壶就直接灌向那女子喝。在一番反抗一阵责骂中,只见女子转过身,纵身一跳,从高高酒楼亭阁毫不犹豫跳下。要知道,这并州虽是不大,但唯独这聚贤酒楼甚是拿得出手,这楼高五层,楼观飞惊,甚是雄伟壮观,因此如若从此楼最高处摔下,那绝对必死无疑。因此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尉迟策马飞奔而来,算好女子坠地位置,双手一捧,稳稳当当接住美人。那姑娘惊魂未定,睁大双眼,回望此人,也惊叹此人真乃神人也,这般寻死,也能精确接住。而大街往来过客更是纷纷鼓掌,交口称赞公子武艺高强也!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