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正眼看去,那人却不是别人,居然是已经贬往洛阳之刘文静是也。只听裴寂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来到房间中央,向刚到此处秦王殿下拱手道清原委。

  刘文静这两年被派往洛阳驻守,本就觉被踢出中心地带,心有不甘。又常常与兄弟亲眷饮酒解愁。一日,在一家宴醉后吐怒言,拔出佩刀,劈砍厅柱,喊道:“誓杀裴寂老儿!杀一干忘恩小人!”,这话不料被失宠小妾听了去,又一日,与其弟家中作法,驱逐妖魔,这小妾遂告与长安裴寂,裴寂正抓不住这边的错处,现在倒是个好机会送上门来,怎可放过?

  听完这,其实李世民明白,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但裴寂已经惊动圣上,看来一定是打算来场大动作。李世民还看不清李渊的态度,现在只能按兵不动,不发一言。

  这边刘文静道:“太原起兵,我乃司马,与长史裴寂地位相当。如今裴寂官居仆射,而我东征西讨,封侯赏赐却与这一干人等相差甚远。但这些本是身外之物,刘某本就对此一概无所求。奈何裴寂小儿,你处处刁难,更是安插无数眼线在我府邸,你以为我不知?”

  听此话,李世民不断递眼色,让他休再说下去,可刘文静哪里管得了这些,所有不满不觉统统倒出。李渊听完,对群臣说道:“听刘文静此番话,显然是对朝廷安排极为不满,岂不是还要造反之?”李渊一脸严肃,瞪眼看着李世民如何应对。

  李世民一听“造反”二字,缓缓拱手作揖道:“刘文静在起兵之初,与儿臣先定下非常之策,事成才告知裴寂,京师平定时,二人地位和待遇确有悬殊。刘文静只是发泄发泄不满情绪,但造反之心绝无有之。”看着李世民极力在保全维护刘文静,高祖瞟一眼立于旁的各位,道:“我知,此人本与你是故交,尔等在太原就相交慎密。你自然现在要帮他开脱。刘文静此人才能谋略确实在众人之上,但,生性猜忌阴险,忿不顾难,其丑言怪节已经尽显。当今,天下还未稳定,外有劲敌,如若赦免之,必留后患!”李渊一拳打向扶手,一阵响亮。惊得众人纷纷低头,事不关己之。

  “哈哈哈。。。。。”只听刘文静一声大笑,响彻一屋。他大袖一挥,张开双臂,仰天长叹:“高鸟尽,良弓藏!世民兄,为兄去矣,尔等好自为之!”只见他说完,瞬间快步跑向对面墙壁,一头撞击在那墙上,就听一阵闷响,墙面留下一团鲜血,往下流出一个川字。

  李世民没有料到刘文静尽然如此刚烈。本想先让他拘留一段时日,再另寻打算救之。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已经选择了一死了之。回想曾几何时,自己在家不受重视,是刘文静一路鼓励,看重,并得到无数照顾,教导,与其说李建成是亲大哥,不如说刘文静更能担起一位大哥的身份。确和刘文静如亲兄弟般,没有他就没有今日之秦王,更无今日之大唐。可这一切来得太快,让自己毫无招架之力,李世民似乎被人在昏昏沉沉之时猛砍一刀,如断其一臂般生疼。

  他以为处处隐忍必时间见真知;他相信凭真本事,真能力尽忠报国,可换来一世安宁;他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定能消除一切忌惮和猜忌;他承受亲人排挤只求天下太平。是的,刘文静和自己一样,相信这样的方式能够化繁为简,息事宁人。“我所追求,只一个太平盛世也!”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这个世界通过自己能改变,甚至变得更好!但,命运的车轮无情的碾压每一个单纯的人,汹涌的洪水吞噬每一颗简单的心。裴寂,封德彝。这些人分明就是太子指使,早有预谋,早有安排。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刘文静,这是冲着我,李世民而来的。这场刑法,不是为你而设,而是设给我看矣!“

  要想不被人踩在脚下,自己就要变得强大!”李建成,后会有期!“

  李世民把自己关在内室一日一夜了。杨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世民。他一向给自己的印象都是成熟稳重,甚至是超出年龄的沉稳。他又主意甚多,有勇有谋,感觉他是无所不能的超人。可如此坐在案几,一副落寞孤独样,杨冠真不知是哪里不对,但她敢肯定,他遇到了挫折,不,应该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她趴在门框,一边咬着手指,一边看着里面憔悴苍白的那人,心中疑惑重重。忽然,一只大手拍拍她肩,原来是双喜。双喜只微微招手,示意借一步说话。

  “公主可知发生什么?”杨冠一脸疑惑摇摇头,安静听双喜说。“公主有所不知,一向与我家王爷交好的刘文静,刘大人被皇上治罪了,当即处死。秦王亲眼所见。要知道以前刘大人可与我家王爷是比亲兄弟还亲呢!”双喜面露悲伤说道:“秦王殿下如失去兄长般,能不痛苦吗?这时是最需要紧之人安慰安慰的。奴才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公主可以陪陪王爷了,您进去陪陪他说些话吧!”双喜一双哀求悲伤的眼不断递给杨冠眼色,让她上去给里屋那人一点安慰。

  杨冠轻轻走到木门前,站在门外,看见一屋的萧瑟。是的,自己确实应该进去好好安慰他,抚慰他受伤的心灵。杨冠也曾经经历生离死别,也曾经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在自己面前慢慢死去,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她完全能够明白,她感同身受。迈进去,可,不能!杨冠缓缓缩回刚想跨过门槛的脚步,她不能!她不是害怕他,她是害怕自己,她害怕自己不能坚定的安慰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紧紧抱住他,告诉他,其实你还有我!既然是要注定离去的人,又何必做这些欲放不放的惺惺姿态?他,不是还有秦王妃吗?杨冠,你何必为他担心,你不会安慰,自然有人安慰!这不是你分内的工作。李世民,也许你会觉得我很残忍,很无情无意,很冷血。但,我们本就是没有关系的人,我杨冠注定不会留在这里,留在你身边,请你原谅。

  杨冠擦擦脸上的泪,紧握双手,缓缓转身离开。

  再说,突厥战乱已经平息。安驥利在草原上,渭水旁,今夜要举行盛大的酒宴,一来犒劳有功将士,二来邀约大唐要臣,联系联系感情,也好坐上可汗位之后能更好开展工作,三来必须彰显我,安驥利之功勋卓著,让所有人等不可小觑之。

  尉迟如约而至,落座于唐军将士之中,宴会一路都是篝火熊熊,豪迈欢畅,自不再话下。却等大家饮酒微醺之时,安驥利大声说道:“今日,乃本大汗与诸位难得聚首之日。下次还能如此欢聚却不知是何时矣!遂,今日,本可汗举杯再次和各位痛饮!”群臣包括来到贵宾纷纷共饮之。

  这时,安驥利的亲臣看现在正是自己邀功绝佳机会,遂大声请道:“大汗,臣今日新得一歌女坊,此坊中女声如草原的夜莺般动听,现在,此女献歌与各位宾客,可否博大汗与各位一笑?”

  那安驥利平日里就有一个爱好,极其爱听人歌唱,尤其是如夜莺般的女人唱出民歌,更是痴迷。虽大手一挥:“速速请出,与各位一展歌喉。”

  只见,一团火红中缓缓走出位白衣少女,她身材婀娜,长发飘逸,双颊微红,低头颔首,一派汉人女子做派。尉迟本欲将离去,不过看着在草原辽阔,月盈温润,微风吹拂下,这般佳人缓缓而出,不觉坐下,愿为一听。

  她站在篝火旁,四周全然安静,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那与明月交相辉映中的她,唱出了一首空灵哀婉的歌谣。这歌尉迟很熟悉,那是凉州的一首民歌,是自己家乡的歌。自幼就听自己母亲哼唱的歌谣。

  她娓娓之音,清脆不觉于耳,丝丝叩响自己的心房,激起无数美好记忆。她一颦一笑,吐字换气,是那样恰当,那样飘逸。仿佛从明月中走下的仙子,还唱起动人的歌。她的美,不像其他自己见到的歌姬般轻浮,也不是招摇,淡淡的,纯纯的,如同山中的清泉,干净,清透。说实话,他被眼前这个女人折服了。他更记住了这个女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