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二十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章

  朔北的夜,草原大帐外,篝火在熊熊燃起,火焰挥舞出刚劲有力的臂膀,仿佛招摇着突厥好汉快快来一场疾风劲舞。草原的男儿团团围住高大的火苗,跳出豪放任性的鹰之舞蹈。

  坐在高坐上的颜丽古德正在大口吃ròu,大碗喝酒,与qun臣将士在战前最后的欢歌。左侧落座的安驥利今晚一言不发,他苦闷的喝起马奶酒,斜眼看着颜利古德身边伺^候斟酒的女子,他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却说这安驥利乃突厥大汗颜丽古德同父异母之弟。为人也算骁勇好战,野心勃勃。但因不是长子,无奈居人之下,但一身好武艺可惜长长被颜丽压制,极少在草原之战中显身手,施展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再说他看着的那女子,本是并州买来的家奴。因无意听歌声优美,甚是宠爱。但在一次家宴上,本是利用歌姬一展自己本事,却被那颜丽一眼相中,必要之。无奈自己权势稍逊,只得拱手让人。现如今眼看MeiYan娇娘成了颜丽账中人,对于他来说,女人事小,脸面事大,这般羞辱,不顾情面,安驥利心中燃起的怒火绝不比今晚的篝火小。

  他不断大口喝酒,怒向远方,他似乎在用这种格格不入的方式宣布自己的不满,自己的反抗。

  李世民站在并州城门,背起双手,看着这轮和长安不一样的月。遥望前方那一望无垠的草原,顿觉心之辽阔。但摆在眼前的问题却让风景变得不再让人欣赏,以后的战事,让他无心笑看风云。

  现在的突厥已经不再是小打小闹的少数民族了,它开始变得强大起来,经过灭隋缴寇,大唐的实力其实是锐减的。要想真正打赢这次仗相当不容易!加上李渊的均衡权术,造成兵力分散成两股,不可能集中大批军力为之抗衡。唐军只得30万,而颜丽古德是60万有余。并州一战实力悬殊,不可小觑。这场仗如何打?怎么嬴?摆在李世民面前的是块硬骨头!

  “秦王殿下,已经三更了,您还是早早休息吧!”尉迟站在他身后说道。

  “尉迟,那个阿采姑娘可有消息?”李世民站在炮台看着远方一边研究地势。

  “臣在奴隶市场查找了很久,抽丝剥茧般找到最后交易的老板,他声称是卖到了并州,之后就失去了线索。”尉迟很是为难的汇报道。

  “继续找吧!只要知道是在并州就好办。就怕从并州直接卖到突厥,就很麻烦啊!”他还是继续看着城外的黑夜。

  话说这并州本是中原与突厥交界之地。两族百姓都会在此地赶集买卖。因此这里有朔北最大的奴隶市场,在和平时期,这里无论是汉族战奴还是突厥奴隶都会在此倒卖。但现在因为战乱频繁,倒卖集市都早已经关闭,再无双方穿梭痕迹。

  这几日不断有突厥前来挑衅,叫嚣城下,目的是让李世民快快出来应战。但如今却不是硬对硬汇战的最佳时机。兵力如此悬殊,如何才能稳操胜券才是李世民现在考虑的。他打仗从不打没有把握之仗,在形势如此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机会。

  “尉迟将军可否听过安驥利此人?”秦王背对着尉迟站在战图前,望着一路战况。

  “交过手,此人年轻气盛,又好战,在战斗上很是卖力,看来有野心,积极上位。”尉迟思考后说道。

  “上位?此人想要上什么位?是只愿做区区大将甘于人下?还是,更高之位呢?”李世民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尉迟,面带微笑。

  尉迟立马领悟秦王之寓意。大家商议后,秦王随即命房玄齡为突厥使节,连夜策马,悄然赶往安驥利账中,请求会谈。李世民早已摸清安驥利之野心,笃定他两兄弟必存嫌隙,凭房玄齡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安驥利与唐军秘密定下盟约,以唐军为安可汗支援,助安驥利推翻颜丽古德政权,承认安驥利为突厥可汗。事成之日,安,李双方定下盟约,突厥退出河东二百里,以渭水为界,两族之间和平共处,互不干扰。

  安驥利寻思这是个好机会,本就是庶出的安驥利永远不可能有嫡出的待遇,回想自幼一次次身为庶出的母子二人遭到嫡出多少刁难,多少侮辱,就心中火焰陡然而升。一旦有大唐为之合作,自己定要坐上宝座;颜丽古德一干人等将再无翻身之日。到那时,定把此小人与那嫡出太后阏氏踩在脚下。至于与唐军之战,还是等自己坐上王座,再伺机而动也不迟。于是果断与房玄齡立下密谋,里应外合,除掉颜丽古德。

  当突厥兵分两路,颜丽带着六十万大军杀向原州方向,唐军两军左右堵住去路,与颜丽坚决交战,而颜丽打得正酣时,哪知自己的弟弟,安驥利从大军背后呼啸而出,与唐军首尾并进,把颜丽是团团围住,冲向目标,誓将全部兵力砍杀殆尽。顿时在渭水上是吼声震天,黄沙滚滚,尸横片野,血流成河。颜丽一干人等是从天明杀到黑夜,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后,统统倒旗而决。颜丽古德还在抵死拼杀时,突从身后一枪,安驥利猛然刺来,颜丽口中血顿时喷涌而出,带着一双凶狠仇恨的目光说出一句“为何?”随即倒在一片血泊中。

  这次唐军以少胜多,打了场漂亮仗,损失也最少。而突厥安驥利也得偿所愿坐上大汗位,因背后是大唐支持,所有突厥王臣无人敢反对,只得默认之。在便桥,李世民与安驥利签下了著名的便桥盟约。在此后,以约为先,两族人民也得到了暂时的和平。即日起,继续开始通商交易。

  “秦王为何如此匆匆班师回朝?虽签订盟约,但有些许细节还待商榷。今晚,安大汗还在城外设酒宴款待秦王殿下。”尉迟不理解为何如此着急招兵回京。

  “这是今日颁的诏书。皇上之命,谁敢不回?”李世民戴上盔帽,准备提剑走人。

  “皇上这分明是对殿下有所忌惮啊!连一天兵权也不放过,看得如此紧。”尉迟突觉自己话有点过,遂拱手道:“殿下恕罪,臣有点逾越了!”

  李世民只淡淡看眼尉迟,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无妨!我早已习惯!”说完匆匆召集人马,浩浩荡荡向长安方向而去。

  然而,回到长安的李世民并没有迎来鲜花和掌声,等着他的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一场yin谋。

  在丹凤门,李世民乘下马,将缰绳交予御马监,看高祖身边大内监袁使进亲自前来牵马,不由得心中一阵不祥。

  “秦王殿下可算是回来了。现随老奴来。”袁大监一脸微笑,完全看不出他心中所想,看着他指的方向也不像去往太极殿的路,再问大监其他都只微微一笑,无可奉告。

  估计离太极宫越来越远,李世民不觉心中一紧,默想,是何事,难道是兴师问罪?不对,在突厥一战,我们打得漂亮,应该不是这事?是长孙等人有把柄落入李建成之手?不对,长孙虽向来与太子府不和,但为人谨慎断不会在区区一月光景犯何大错。

  慢慢走向长安皇宫地牢,这里曾带杨冠来过的地方,阶梯潘延曲折,仿佛是个无底深渊。难道是,是杨冠被发现了?李世民完全不敢再往下想。心中一直祈祷,万不可是她,万不可!

  被领到一间幽暗深处的房间,大监只是垂手立于门前,房间的一处光束罩在高祖身上,看着父皇正坐在高坐,李世民心中一紧,连忙下跪请安。高祖幽幽一句平身,世民心中担心更甚。

  只见李渊大手一挥,一干将士架起一名男子立于秦王身旁。接着,裴寂,封德彝紧跟其后之。世民心中稍稍稳定,心想,还好不是杨冠,那此人是何人,与李世民又有何关联,又所犯何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