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十九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九章

  却说这样品还真是快,三天之内就送到杨冠手里。宫中织造果然不是吹牛的,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啊!杨冠摸着自己研究出来的布料,两眼放光,原来做出来的布料rou软丝滑又感觉凉爽。“好!可以大量产出了。”杨冠高兴的说。

  “那你来定个价吧!”李世民摸摸舒服的面料说。

  “价格?现在不能高。先以试用价来。让商队先尝尝甜头。到时,我说收,再收。还有,长安的淮南丝官府出面收购之,有多少收多少。这么便宜的丝,落入他人之手岂不可惜?到时,我看薛氏肯定坚持不了这个秋天,他一定如热锅上的蚂蚁,怕是以后再难翻身。”杨冠完全一副军师的面孔。李世民看着她,不可思议的说:”你在这院子里怎么还能想出这些?“

  ”隆中还有诸葛亮呢?我现在,像不像你的军师!“杨冠自豪的笑着。”不过,这技术可是我的,从现在开始,我要技术酬劳。就按每季五百银来算。我不贪心吧!”杨冠shen.出五根手指说。

  李世民那修长手指一把围住她的手,严肃认真的说:“你是整天掉钱罐里去了吗?怎么总是说钱?”

  杨冠也觉操之过急,遂抽出手来答道:”忠人之事嘛!不过现在才刚刚起步,一切还尚早,等有好消息我们再实施。”

  织造计划在如火如荼中开展。先是低价新丝闪亮登场,一场策划恢弘的朝廷宣传,让无数商家悉数试用。这不用不说,一用那是交口称赞。如今又是盛夏时节,不仅长安火.热,丝绸之路沿途各个国家更是炎热一片,大家纷纷进口这样便宜又实用的新纱,自然对传统蚕丝的需求大批量下滑。逐渐,淮南丝的需求失去了往日的辉煌,而因此一战,薛氏是把所有家底一齐用上,准备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今只落得损兵又折将的下场。日后也再难翻起大风浪来。

  正如李世民承诺的,杨冠在这小小发明上赚取了不少钱,看着堆来的银票,她第一次为自己自豪,也相信创新的重要。不过现在只能收好这些,计划已经完成大半,杨冠,你一定行!

  不过,还没高兴几天,7月,突厥已经在朔北集结大军,准备开战。因为此次对付的敌人是骁勇蛮横之师,高祖自不敢掉以轻心。在调兵遣将上,还只得请出雪藏已久的秦王殿下。因李世民与颜丽古德曾经定下盟约,打过无数次交道,眼下还只有李世民方可镇住突厥进攻。但李建成本就忌惮Lao二,怎可放心让他一路战绩赫赫,加之李渊现在唯恐Lao二掌管兵权,威胁皇位,所以,他又想出均衡之策,李建成屯兵北地,以备原州之寇;秦王驻守并州,防朔州方向来敌。军力牵制,把秦王兵将分散不少,李渊已觉安全稳妥。

  但他的安排忌惮,下面一干人等怎会不知?“这分明是派太子把秦王兵力钳制起来,让我们是有劲儿使不出,老爷子怎会就对秦王如此忌惮?这手心手背都是ròu,哪个坐这江山不都一样?”无忌摔开衣袖愤愤然。

  “何况这次淮南织造一案也是我们平定,这太不公也!”房玄齡因是织造司长,这次在淮南一战中立下赫赫战功。

  ”你俩还是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杜如晦端起茶饮之。

  ”要说,秦王殿下推广的新丝面料还真是甚好。我家那老婆子也用此料与我做这身夏衣,穿着很是凉爽,比起蚕丝遇汗就粘在身之缺点,确有改进啊!“房玄齡摊开衣袖,开始给各位大人宣传起自己的新衣料。

  ”也不知秦王殿下这是从何处找来的高人,发现此衣料,确实解决了大问题。以后定为丝绸之路带来新的契机啊!“杜如晦感叹道。

  而长孙无忌自是无言站在窗口,缕起胡须,若有所思。

  这边李元吉听说又要开战突厥,还高兴自己又可上战场一阵厮杀,以躲掉王府中这位刁蛮王妃。说那日新婚后,李元吉就一直躲着婉婷,更无洞房一说。每晚不是借口晚归,就是喝得烂醉如泥。反正就是不愿呆在王府。婉婷开始还耐起性子等他回府,后来麻木了干脆早早歇息。不过第二日大早的就冲入侧房,一桶凉水就给齐王淋来,打得李元吉措手不及。他实在忍无可忍,就想这仗自己说什么也要去,呆在王府,迟早气绝身亡。

  李建成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三弟这是欢喜冤家,总有一日,定会恩爱之。“听他淡淡话语,元吉更气,更气那李世民专门为难自己,”那日不曾想失手,不然,定要他命!“李元吉愤愤而谈。

  李建成摇着头叹道:”小孩子的把戏!你这般冲动,李世民虽表面不计较,但心中定给你我记下,他本就是睚眦必报之人,今后更要小心谨慎,万不可再做这徒劳之事!“

  要说程婉婷更是委屈,心心念念嫁与齐王,本想从此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可哪知会是如此结局,她一边向蕙芷抱怨,一边擦着眼泪。

  ”当初你非必嫁之,如今后悔了?是谁吵吵闹闹非此人不嫁?现在扮这可伶相倒怪罪于我?“蕙芷微笑着轻拭婉婷眼泪。

  婉婷那能收住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自己的心酸一股老全部倒出。

  ”都嫁人妻了,还跟个小孩子般,小心别人笑话。婉婷妹妹,这婚姻自古如此。本就是父母之言,皇上钦定,元吉一时接受不了也是合情合理的。当初,我与秦王也曾有过一段这样尴尬的时间。只是这要取决于你,是否愿意耐心等待,等到他能发现你的好的那一天。我们作为女人,本没有选择夫君的权利,还好,我们都嫁给自己心目中想要嫁的人,这是上天给我们最大的恩赐,要知足,方常乐。既然已嫁,那就只有守,这就叫“守得云开见明月”。”蕙芷望着窗外一片翠绿若有所思。婉婷抬眼看着本让自己视为神仙眷侣的蕙芷姐姐,不觉她也还有这样的过往。

  可没曾想,站在门外的李世民听见了这一切。他听着,很不是滋味,但自己又能改变什么呢?对于长孙蕙芷,他当初确实是利用了她,借助长孙家之力,在太原站稳脚跟。一路走来,蕙芷温婉贤惠,无可挑剔,又如自己在政治上的得力助手,无形中帮自己很多。全不求回报。可除了相敬如冰,以礼相待,却从未听过她内心真实感受。今日听来,阵阵酸楚,愧疚难当。他知道自己欠她的,欠很多,欠一个女子在世上最想要得到的情感。但除了这,他什么都愿意给她,包括荣耀和地位。李世民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能再次辜负这般人妻。

  “李世民,这尝试价可以结束了。我们明日就把价格提起来。”杨冠翻着书,幽幽的说。

  望着一轮皎洁的月光,李世民背着手看着窗外的一切出神。他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现在在思考的问题有很多。

  杨冠看他不回答,继续道:“跟你说话,你可听见?”他缓缓转过身来,忽而微笑着“为何提价?现在这样不很好?”

  “不行,这价太低了,农户都没什么可赚。而且沿路各国那些贵妇不是,凡不贵不买之,她们这样的心理,更要赚一大笔,不赚白不赚。”杨冠合上书,语气极尽老练。

  李世民望着这个有点陌生的脸,说道:“你这zui脸干脆做商人很适合。”杨冠一听,觉得他有点瞧不起商人,就想理论理论:“商人如何?商人就不能得以尊重?自古这些吃穿之物若无商人,像你这般公子怕是要饿死,冻死。商人有什么不好?凭本事挣钱,不偷不抢还不赌,多好!我这辈子就要做个商人。”杨冠理直气壮,像在教训人。

  李世民看着这个女子,感慨如今长大不少“我明日要出征突厥,吾不在时,你还是安分守纪吧!”遂shen过手摸着她的头,一脸担心与惆怅。

  杨冠一听他又要打仗去,本觉应是高兴之事,可心里总有淡淡绞痛失落,不知为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