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十七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七章

  今夜,红烛摇曳,朱帐朦胧。坐在chuang榻的新娘子正在等着她期盼已久的新郎官来揭开盖头。低首含颚,握住鲜红的裙角,泯笑如花的唇,上下起伏的扇面睫毛,婉婷如在梦中般不敢相信自己真就嫁为人妻。还是嫁给了全长安所有姑娘心中的王子。是的,他注定是我程婉婷的。从小时我就知道,他只属于我。

  还记得在太原时,都是半大不大的孩子。每每自己被其他孩子欺负,他总能想办法帮自己解围。有次,一个大户世子欺负了婉婷,他还撒尿和泥,趁那人在私塾呼呼大睡时,把和好的稀泥涂了他一脸。狠狠教训了那熊孩子,也帮自己报仇解恨。而现在,是不是老天为报那时恩情,最终让我嫁给你呢?李元吉,你如果进来,掀开盖头,看见今日精心打扮的我,是不是不敢认了呢?因为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长成了真正的女人,来迎接我的男人。你看见现在的我,会觉得美吗?你会多爱我呢?李元吉,你为何还没来呢?

  婉婷一直这般坐着,生怕自己站起瞬间她的夫君就会进入洞房,那就很尴尬了。她要把最好的一瞬留给掀盖头的那个人。但这腰也坐酸了,背也坐疼了。婉婷不停垂着自己的腰,越来越失去耐烦心,越来越大声的开始抱怨。“小姐,还是先睡睡吧!这都三更了,齐王怕是被一众军士拦住,脱不开身。”小丫头都实在坚持不住了。

  不行,怎么能先睡?这可是我洞房啊!万一睡着他回来,看到我这般,该多失望啊!随即,婉婷继续ting起xiong膛,正襟危坐。

  忽,不知何时,洞房的门终于开了。”齐王殿下回来了!“小丫头总算松口气。

  可哪知,齐王殿下被太多人灌酒,喝得是醉醉熏熏,走起路来是颠颠倒倒,唤也唤不听,是叫也叫不醒,完全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小丫头只得叫来太监把那齐王抬到侧房休息。

  满眼艳红的洞房,只剩婉婷一人,她垂手站在房中央,看看那张铺满鲜红喜被的大chuang,再看看早已离去的那个人,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嬷嬷说了,今日哭不吉利,遂又只好把眼泪吞回去。李元吉,你还我的洞房花烛夜。

  却说,自从那日李世民拉起杨冠去观景台看烟花后,就再没来过“翠微别院”,连着双喜也人影都未看到。现在的杨冠反而落得更自在。除每天必须的功课外,她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养蚕上,见不到人影也好,连她都可以背起小背篓去附近山林找桑叶,这样也相对减轻了灵芝的负担。桑叶在骊山随处可见,仿佛连桑叶都是为杨冠今日而生的,她很满意,很满足。

  她已经把全身心奉献给了养蚕事业,并也开始留心身边的各种纺织物件。董嬷嬷原来在府中是个纺织高手,许多丝质品她都能如数家珍,一字不差。杨冠跟着嬷嬷学习了许多知识。不光光是桑蚕丝,还知道了像棉丝,麻丝,新罗丝,淮南丝等等各种丝质物的不同,各自优劣。

  她摸着上次李世民送给她的那件湛蓝衣裙,看着远方呆了很久,灵芝送来香炉,瞧着已经发了两个时辰呆的杨冠,走进悄声问:“公主,是不是想秦王了?不如让灵芝找来双喜,让他通报通报?”杨冠斜眼瞟一下灵芝,笑着说:“你个小娃娃,知道什么?尽想些不着边的话。我想的可不是风花雪月这等事,我想的可是件大事。”杨冠神秘一笑再不言语,又继续低头沉思。但灵芝见秦王已有三月未来别院,却也不见公主着急,反而急死小丫头片子。

  转眼已到蚕虫结茧的时节,长安农家家家户户都在收集劳动一季的果实。因为今年入春气温平缓,甚少起伏,桑叶也长势茂盛,蚕虫更肥旺。看来确实是个丰收年。杨冠看着灵芝背着满满背篓蚕茧,一次次从别院运往泰安镇,就仿佛看见数不清的钱财涌向自己。杨冠,再干一年,你就有可能解脱升天啦!

  李世民,就这样!很好!就这样对待我!但愿你今年都不要来走动,等到我有实力说再见那天你再出现,这样最好!杨冠念叨着,走进别院,继续自己的研究。

  傍晚,灵芝背着背篓锤头丧气的走回院子。杨冠见她回来了,急忙从储藏室里钻出来,满脸欢喜的问:“怎么样,今日收获大吧?”可看着灵芝一脸恼怒,杨冠甚觉不解。

  原来今日蚕茧的价格不因丰收大增,反而大幅度降低了。去年还15文一斤,今日只12了。杨冠看着灵芝心急的样子,不觉有多吃亏。反倒安慰她,:“这蚕价本就是随市场供需而来的,丰收就证明大家今年货物多,多了,价格自然就跨下来了。本就是自然事。不过现在损失部分利润,但这个价格我们也还赚啊!说不定明日价格又涨回去了。”灵芝听见还会涨,立马由忧转喜起来。

  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某人预料般走向。这场蚕丝降价风波是一波高过一波,一浪高过一浪。先有15一斤降到12一斤,然后是10文一斤,9文,8文,直到现在垮到了史上最低的5文。要知道,这蚕丝可是长安,乃至中原经济的命脉。中原丝绸自古有之。从汉朝起,汉武帝就开创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世界各地商队那是慕名而来,趋之若鹜。丝绸的价格更是居高不下,国之根本。现如今,这丝价不升反降,虽是时局影响,但垮到如此离谱,就实属不正常矣。

  杨冠算算,从买蚕卵到蚕结茧,不算人工,其他必要开销,这5文一斤,确实是让养殖户亏得吐血也。农户只有收拾新丝,储藏之,想等价格再升上去再做打算,可连续几月,这眼看都到立秋时节,蚕丝依然卖不出去,市场价格还在一路下滑,现在居然降到2文,两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连桑叶钱都不够,还谈什么生计?农户很多因保管不专业,造成大量蚕丝发霉腐烂。现在灵芝说外面是怨声四起,养蚕户好多把蚕丝倾倒臭水沟,一片萧瑟哀怨。杨冠也很着急。这几月的努力怎可白费?眼看气温高居不下,这一筐筐蚕茧无人收购,更是无人问津。但市场上出现的2文一斤的蚕茧却扶摇直上,卖得相当叫好。难道真有人做出如此便宜的丝?不对,成本根本就不够!那这些如此便宜的丝绸从何而来?而且是源源不断,如涛涛洪水般涌入长安,这样多的数量让人不得不唏嘘。

  她抓起衣角,越捏越紧。突然,她摊开抓紧衣角的手,看着这一抹湛蓝的衣料,她似乎有点头绪了,但现在还很模糊,到底是什么头绪?杨冠还需再理清理清。

  这几日,杨冠再不过问蚕茧价格的事,只让灵芝继续去市场打听消息,并让灵芝带回一些低价蚕茧回来和嬷嬷做研究。更让灵芝买来许多各类麻线和棉线,甚至是蟄石粉,滑石粉,香粉。有时还烧出一锅水,把东西放进去,在捂着鼻子跑出来,弄得满厨房乌烟瘴气,有时又把锅里的全部倒掉。灵芝是越来越看不懂她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