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却说杨冠看着李世民建鸡舍,做木工的情景,不觉想起了远在洛阳落于唐军手中的宇文化及的小儿子宇文蔺佳来。遥想当年与蔺佳小娃娃一起做纸鸢,还一起研究做出超级“飞燕”,甚至载着人可以飞上蓝天的那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代,杨冠内心就如翻江倒海般不是滋味。

  “还算好吧!现在宇文化及联通突厥里应外合,和刘黑闼已经在北方卷土重来。只要宇文一天不被抓回,他们全家老小就关大牢一天。只怕这宇文终有兵败一日,到时他们就很难说了。”李世民一边夹着菜,一边看着远处,意味深长。

  “可以救救那孩子吗?他还那么小。他又很聪明。如果善加教导,他以后一定是个比鲁班还有贡献之人!”杨冠不觉抓住李世民的手腕,诚恳的说。

  李世民看看她抓来的手,笑着看着她。杨冠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点逾越了,忙缩回,只低头吃饭。“杨冠,我觉得你在回避一些事情。”李世民放下碗,更加认真的看着她。

  杨冠预感他将会说的话肯定与自己不利,赶紧收拾碗筷起身走人。“你在回避自己的心!甚至是在逃避!”他随即站起,抓住那人的胳膊,低下头说道。

  杨冠不能再在这里听他说起自己不愿谈起的事,抬起假意坦然的笑脸:“夫子今日交代的功课很多,我去用功。”立马闪人。

  就这样,一个躲,一个追;一个藏,一个猜;一个逃,一个找;这两个仿佛永远没有交集点的两人尴尴尬尬的,不冷不热的,总算走过了这还算太平的一年。

  李建成和李元吉两兄弟在讨平刘黑闼最后反击战中,一举大获全胜。而且,通过这次漂亮的收卷残局,李建成也在军队中建立起自己的威望与人脉。幽州总督罗艺,庐江王,幽州大都督李瑗,都与李建成建立起了不可撼动的同盟。而李元吉更是和太子大哥连成一气,生死不离的感情。在此概不累述。

  却说收复失地,剿灭叛党,连宇文化及也在山东自刎身亡,唐军上下欢腾一片。上元节的长安更是从未有过的喜庆。高祖大为高兴,大赦天下,军民一派歌舞升平。

  而今日太极宫中,各路花灯点燃整个宫殿,仿佛不夜城般热闹。李渊坐在高高龙椅之上,一边欣赏歌舞,一边感受着彻底的平和安逸。看见自己一众儿女子孙围绕膝下,嫔妃妻妾伴随左右,qun臣拖家带口坐于花坛谈笑风生,他心情之舒畅,之享受,无以复加。

  在台下,长孙落座在文官qun臣案几旁,看着自己的妹妹使个眼色,蕙芷望望哥哥这边心领神会,遂起身来,在歌舞结束的间隙,立于父皇脚下,屈腿行礼。众人都听着这儿媳妇有何大事需请奏。世民更不知蕙芷作何打算。

  “父皇!儿媳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父皇可否听听儿媳一言?”蕙芷停下等待李渊发话。

  李渊本正是兴头,必料到这会说话的儿媳今日定会锦上添花,于是酒意微醺的爽快吼道:“蕙芷,但说无妨!”

  蕙芷立于皇帝嫔妃之下,qun臣之上,微微屈礼,继续说道:“今ri本是大唐之大喜,太子与齐王殿下凯旋而归,举国欢腾。而齐王之两次征战,追讨叛军,功勋赫赫,真乃神勇战将。如今自是无数长安世家闺秀为之钦慕人才啊!儿媳看着元吉弟弟一步步长大成人,自相处融融,不想也坐起一个当姐姐的差使来。齐王殿下现如今二十有余,也当成家立业之齡,可因保家卫国,现在还孑然一身,无个贴心人照料,让我这个当嫂嫂的很是汗颜啊!因此,想在父皇处求一门喜事,不知父皇可否成全?”

  一听此话,李元吉连忙放下酒杯,想起身回绝,哪知被在一旁的李建成拉住,使个眼色,让他沉着。

  “呵呵呵!蕙芷啊!他三兄弟早年丧母,这终身大事确实缺个如姐如母之人操心的,你所说这深得朕心,不妨讲讲,你这个嫂嫂给弟弟安排哪家好闺秀啊?”李渊大喜,放下酒杯,准备细细听来。

  “儿媳认为,三弟现如今生得是FengLiu倜傥,仪表堂堂,威武不凡,又身为”齐王“,能力地位,本就是长安贵家子弟无人能企及之。这一女子必须无论相貌,才华,礼数,家世,修养都要与之匹配,方可配上贤弟。父皇可赞成?”蕙芷望着高祖,xiong有成竹的说。

  “不错!朕这儿子,乃世间难寻。说说你的人选!”高祖大袖一挥,继续听。

  蕙芷一边说起,一边往qun臣方向走去:“依儿媳看,这程家小姐,婉婷,国色天香,聪慧过人,蕙质兰心,又家世威望,几代忠烈;唯此女,方可配之。”蕙芷走到程焕之女婉婷处停下,拉起程家小姐说道。

  那程婉婷羞涩缓缓立于案几,李渊轻轻招手道:“额!婉婷额,朕在太原时,只记得还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娃娃,如今都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来,快快过来,让朕瞧瞧!”

  那小女子羞羞的走上台来,一脸的红云。只见此女,身穿翠绿儒裙,身段较小婀娜,青丝秀发伏于身后,吹弹可破的细嫩肌肤,娥眉弯月,Nei小zui,娇俏可爱。李渊缕缕胡须,甚是满意的笑起:“甚好!甚好!果然是闭月羞花般国色。此程家与朕李家世代交好,更是开国建勋,功不可没!元吉啊!你可满意啊?”李渊斜眼看往李元吉,断定今日是喜上加喜。

  元吉此时完全一脸茫然,不知如何应答。如答不愿意,那绝对是扫了父皇兴头,今日qun臣定是不欢而散;如答愿意,这本不是自己爱的女子,怎会愿意?元吉左右思量,立马站立起准备好长痛不如短痛,必须一口回绝之。

  随即起身,作揖道:“儿臣建功立业,安邦效国之心愿未完成之日,便不愿考虑个人成家之事。”

  一听这话,蕙芷,长孙只是莞尔一笑,世民自斟酒一杯,李渊突然变脸,严肃眼色看着台阶下的李元吉道:“哪有不成家的道理?你看你两个哥哥,不都是先成家后立业?照你这样下去,如若国之不稳,全国上下一概男丁都不成亲娶妻了?这国还能称国乎?况且,现如今四方安定,和平共处之,你还有不成婚之道理?”李渊淡然看一眼台下的元吉,浅嘬一口。

  当元吉还想争辩时,建成立马拉住元吉衣角,赶忙站起作揖道:“父皇,三弟恐是太过大喜,却不知如何应答了。这婉婷妹妹自幼和元吉相识,也是青梅竹马,而今刚从战场一路厮杀过来,怕是还没缓过神来。三弟还不谢恩!”建成瞪眼盯住元吉,示意得非常明显。

  元吉看着建成如此坚定的眼神,再看看龙座上的父亲,还有在一旁筹划一切的李世民,李元吉握紧双拳,咬着牙关说道:“谢父隆恩!”

  新年就在这“祥和”的喜上加喜中度过。长安内外一片麒麟龙瑞。

  秦王府也在新年收到宫中贡礼。因长孙王妃这媒人做得甚是有功,今日宫中派来许多皇上赏赐之物。宫中太监们一路纷纷扛来几十大箱,各路好玩儿的,稀奇的一应俱全。

  蕙芷拿起礼单正在一一清点,世民从朝上下来,漫步踏雪进入正堂。看着如山宝箱一字排开,只摇摇头绕道而行。可不经意间,看见一打开箱中一匹湛蓝薄纱,顿时停下脚步。

  ”这是新罗刚进贡的,不如做身入夏薄挂,想必到时很是凉爽。“蕙芷摸着那匹新罗纱说。

  ”这匹我要了。双喜带上马车!“李世民说完,背手走人。

  蕙芷很是疑惑,他向来对这些琐碎事不理睬的,为何看见一块布就要了?这是作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