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杨冠缓步靠近坐在桌旁的那人,借着烛光,才看清他的脸来,他是,他是——窦,建,德?杨冠不敢肯定,他居然是在芜扶殿那晚有一面之缘的人,是当时那样英俊FengLiu的人,是自己差点嫁与之人。他面带倦容,眼窝凹陷,面颊瘦削了许多,还有略显凌乱的发丝,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杨冠,什么是秋风落叶。

  “冠公主,看见你还活着,真好!”他说话了,杨冠似乎记得当时的他说话声音非常好听,透着温润如玉,可现在声音中带着丝丝沙哑,满是沧桑。

  “窦将军?”杨冠还是开口了,她不知自己现在该如何称呼他来,心想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她又回头看看李世民,而那人,站在门外,对她只微微点头,鼓励她继续谈下去。

  “这是我最后的心愿,想要再见见你。看看你是否还好好的活着。”窦建德看着杨冠,眼中摇曳烛光,满眼的欣喜。

  “我很好。你说,这是你最后的,为什么是最后?”杨冠有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这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再见到你,跟你说声,抱歉!”窦建德低下头,杨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听清他喉咙中有颤抖的成分。

  “为什么对我抱歉?你没有伤害过我,也从未对不起我。窦将军,您千万不要说这些。”杨冠不太理解他的态度,一边又回头看看李世民是否还在。还好,他,还在。

  “我从未问过你的想法,只一厢情愿以为自己可以给你最好的一切,其实不过只是为了满足一己私心。为了证明自己所谓的大义罢了。你本善意救我于危难,我却才差点陷你丢掉性命。你可否原谅我?”窦建德看着她,眼光火烛闪烁更加剧烈。

  杨冠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冲击得无所适从,她拼命摆着手一直说:“将军千万不要这样说。我从未怪过你。王世充若不是把我嫁于你,他还会把我嫁给其他人的,只要是对他有利,他什么都干得出来。所以更谈不上原不原谅。将军不要折杀小女子了。”杨冠再看看李世民,一脸无助,彷徨。

  李世民径直走过来,拉起杨冠的手,紧紧握在自己手中,对窦建德说道:“今日,你的要求我已达到。将军上路无憾吧!“再拉起杨冠就冲出牢房。她连最后一声告别都还没来得及说就已坐在马车上。

  杨冠的手还是很冰冷,身体似乎打着颤。那只大手紧紧握着她,很想让它暖和起来。杨冠从思绪中清醒,固执的抽出手,低下头说:“他是个好人。能不能不死?”杨冠细丝的声音,仿佛在哀求。

  而他只是望着移动的明月,淡淡说道:”这个世间,不会因为你是个好人而得善终。很多时候,因为各自的立场不同,拼得你死我活,甚至身首异处。“

  “所以,成王败寇,是这个道理吧!”杨冠还是看着自己的鞋,不再面对他。

  一路还是像冰一样冷,在这样春意暖暖的季节里,这分明是不正常的。李世民一路观察着她,看她到底要这样坚持沉默到何时?一向叽叽喳喳的杨冠,这样绷着,能绷到什么时候?

  “你回去吧!我已经到了。”杨冠指着“翠微别院”的牌扁说道。

  李世民反而无言以对。自己从未面对这样的杨冠,看着她一脸严肃,拒人千里的样子,李世民还真手足无措起来。他只得呆呆望着她进去的背影,看见月光照射在她淡紫色的斗篷上,显得凄凄沥沥,冰冰凉凉。

  还说这事情有它的两面性。李世民人等自一统以来,就被高祖雪藏,若无要战,直接就把秦王众人高高挂起。秦王所有文武官员派发的官职都无扼要,甚至连刘文静这样的重臣都想尽方法分开之,生怕一日,秦王力量汇聚,对太子府造成不可估量的威胁。李渊确实是害怕了,一步步看着杨广篡权夺位,造成整个大隋的灭亡,他还真是怕,怕有一天,李世民也会如杨广之流,谋权篡位,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国力不稳,如内政再出差池,不堪设想。因此,他开始一系列的帝王术,当然运用最多的就是——均衡。削去秦王的实权,尤其是兵力,文职工作最是适合。这样给太子建成更多的时间,让他成长,让他壮大。均衡,李渊很得意自己的能力。

  可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从秦王府领命编修隋唐史书工作后,这秦王府那是高朋满座,人才汇聚矣。他因编史,开始收集四方文士,以”锐意经典“”讨论文典”的名义收纳qun儒,比如当时的“十八学士”,这却是在为以后的政治思想组成智囊库和咨询局。

  因编年史,李世民一直在忙着各路文案事务。杨冠已经一月未见他身影了,自是落得清静。也少去了面对面的尴尬局面。她在埋下香包时,就做出决定,她要自由。终有一天,她要离开这里,飞出长安。

  我不是这里的人,这里的事都与我无关,这里的人更不能跟我有半分关系。我终究是要离去的人,我要像小鸟飞翔在蓝天,那些千丝万缕的情愫只能羁绊自己前进的脚步。我就是我,我是杨冠,我是自由的,我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人真正属于我。天山,终会回去。你不是说等一切尘埃落定我就可以走吗?好!我等!等到时机成熟的那天,我不会回头,我什么也不会留下。李世民,各自珍重。

  打定好思想,订立好目标,杨冠就开始了自己的蓝图。首先,要从这里离开,必须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而自己现在困在这里,连最拿手的赌局都去不了。如何gao到钱呢?不是还欠那家伙一屁.股债吗?总不能一走了之吧!杨冠自认为坦荡正气,绝不做欠债不还的小人,因此,现在必须想它法,挣钱才是硬道理。

  她在院子里踱着脚步,左思右想,甚是苦恼。灵芝看着杨冠似乎比前些日子又焕发出生机,很是高兴。

  一日,杨冠不经意看着灵芝在院子里摊开一堆叶子,不知这是何物,问:“灵芝,这是今天我们要吃的菜吗?”

  灵芝笑笑说:“公主,这人可不能吃,这是给蚕宝宝吃的。”灵芝拿起一片叶子给杨冠观看。

  “这是桑叶,蚕宝宝就吃它就可以吐丝,做成咱们穿的丝绸了。”灵芝高兴的说。

  “你要养蚕?”杨冠惊奇的问。

  “是董嬷嬷养的。每年春天董嬷嬷就会养好多蚕,到时蚕吐丝,就拿去卖,可以养活一家人呢!”灵芝说道。

  可以卖钱?杨冠一听钱字,顿时来了兴致,马上两眼放光:“这个可以卖钱?”拿起叶子不可思议的说。

  “姑娘不知,咱们大唐什么最是有名吗?”董嬷嬷端着一簸箕的白色东西走进院子。“就是这个了。”董嬷嬷指着眼前的东西说。

  杨冠看着那簸箕里的白色小虫子慢慢蠕动着,ròu乎乎,懒洋洋,慢悠悠的样子甚是可爱。“丝绸就是它做的?”杨冠完全大吃一惊。

  “这小东西可别小看它们。它吐的丝能卖很多钱呢!”董嬷嬷开始准备端起簸箕回家去。

  杨冠现在哪里听得钱字,拉住董嬷嬷说:“这一簸箕能卖很多钱?”

  “这一簸箕可卖不了多少钱,赚钱的多少要看你养多大的规模。”嬷嬷笑着说。

  “越多越好!”杨冠扯开嗓门儿说。

  灵芝捂住zui,知道原来的冠公主又回来了。“额?公主也有兴趣养蚕?”嬷嬷有点不理解。

  “有,有兴趣,绝对有兴趣!”杨冠拉住嬷嬷,耐心学习起养蚕的知识。

  万事开头难,杨冠自从迷上养蚕,就虚心从头学起,简直是废寝忘食起来。白天起得比谁都早,去储藏室喂蚕宝宝,晚上起来好几次,生怕蚕宝宝饿着,冻着。这一天天看着自己那一簸箕的蚕不停吃着桑叶,可就是不结茧吐丝,一脸焦急愁容。

  正坐在小凳里,托着腮看一堆蚕吃桑叶,杨冠一直嘀咕:“还不快快盖房子?快盖房子!”这时一张脸从旁边shen过来,杨冠差点和他脸挨脸。“我说这么久你整天在忙什么?原来在弄这些?”李世民有点诧异的笑道。

  杨冠顿时心虚起来,生怕这个神人看透自己的这点心思:“养着玩儿的,没什么,没什么!”她连忙摆起手,看着就是做贼心虚。

  “你有事!杨冠,你在心虚!”他对着脸看着她,眼里锐利的目光仿佛真能看透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