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十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章

  翻出箱底那许久没照看过的香包,这是自己最喜欢的香包,因为那上面有阿妈亲手绣的小英花,淡淡的紫色,还在摇曳着小手,还在微笑看着如今的杨冠。朦胧一双眼,模糊的视线,遮住那美丽的小英花。抚摸起浅紫的丝缎,仿佛能感受到天山的雪,天山的青草,还有山坡上的小英花。打开尘封已久的绣包,还在散发淡淡的英花气,是如此的熟悉,又如此让人怀念。那躺在里面的诏书,还乖乖等待它的主人来开启。一张诏书,是阿爹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居然是自己一厢情愿硬要来的。摸着诏书上的字,李建成,你可知,你曾经是属于我的。一卷丝绢,“南有蓼木,葛橸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南有蓼木,葛橸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南有蓼木,葛橸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那曾经自己的字,还在那里,如此清晰,这分明还在提醒自己当时的失落和沮丧。心痛的感觉就是这样吗?我现在明白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写下这最后的话语,杨冠放下笔,吹吹还未晒干的笔迹,最后郑重其事地折好,放入绣包。

  走出房门,推开满世界的青绿,一院子的生机盎然,杨冠明白,往事不会让自己死去,她还要看一世界的精彩。不要为过去而枯萎,你会坚强的和过去说再见吗?杨冠,你做得到吗?她问着自己,不断问自己这问题。迈步院中,她站在已经一树茂盛新叶的海棠树下,顺手拾根小棍,蹲在树下,开始专心挖起坑来。许久,已经成个不大不小的洞坑了,倘若死只猫,这坑也够了吧!杨冠看着这个坑,仿佛看见坟墓,把香包放进坑中,就如自己珍视已久的朋友躺进了墓中。撒上一把黄土,愿你安息。杨冠,愿你的爱情安息!李建成,再见吧!再也不见!

  “公主这是在埋什么东西?秦王已经回府,他不让我打扰你,说你困了,在睡觉。”灵芝困惑的看着满脸泪水的杨冠。

  “一段往事。埋一段记忆而已。”杨冠擦擦脸,不看任何人,转身离去。灵芝看看黯然离去的公主,又看看那个已经被磨平的地方,疑惑不解。

  “老头子到底是何意思?刚刚平定,就驰传入朝。还兵属齐王管辖?这到底是不是亲生儿子?需要打仗时就封个征讨大将军,现在平定,就收归管辖!当我们这干人等是什么?”长孙愤慨的扔下诏书,全然不顾忌书房中还有李世民,房玄齡,杜如晦,刘文静等人。

  “现如今,刘兄也要派往元帅府当司马了。刘兄,裴寂这老姜动作是相当快嘛!”房玄齡嘬口茶,看看对面的刘文静,一脸可惜。

  “我倒无妨。官阶本不是刘某所追求。建功立业岂会拘此小节。只是刘某担心之人,必须还要更加小心啊,休要被抓住短处。太子和齐王如今虎视眈眈,正盯住秦王您,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夫此去事小,秦王需更加小心谨慎为大。”刘文静皱起眉头,干掉杯中清茶。

  李世民依然立于窗前,背对众人,看那满世界的绿。他反倒没被吓到,这本就是他预料中的结果。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父亲。他知道他的忌惮,他的顾虑,他的权衡。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至少我还是他亲生儿子,他是不会对自己下狠手的,至于李建成和李元吉,一路牵牵绊绊,猜来猜去,斗智斗勇,他早有点厌倦。不如先做好自己,不问结果,应尽的本分做好,再做打算。

  “诸位,为国效力乃我辈之荣耀,解甲归田正说明国之稳定。世民不悔。利益得失不过烟云,大丈夫何需计较?然朝廷需要建设之人才,诸位应与世民共图建设,还大唐繁荣昌盛才是正道。”李世民手举茶斗,邀众人共赴大业。

  刘文静大手一拍,连连赞同,欣赏之光一展:“好!我就欣赏世民这般超脱境界。不计得失,无论成败,遇事全力以赴才是真男儿,干!”刘文静以茶代酒,一饮而尽。

  长孙无忌,房玄齡,杜如晦相互传递一个眼色,不止可否,一饮而尽。而这一切,李世民自然看见,不予言表。

  邙山东,站在分叉路口,李密感慨万千,调转马头,面向文静,似千言哏在心中。“文静,你真的决定留下?要知道,如今大局已定,你,刘文静再无可用之处,在这样的虚位,真能处之?不如与大家一齐,卸甲归田,不问世事,方得自在。”李密终于还是开口说出心里话。

  “姐夫,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直。我不犯他,他自找不到我之短处。姐夫尽可放心,文静定安之。”刘文静很自信。他认为只要自己安分守纪,做好分内事,无争权夺利之事实,没有人敢对国之最大功臣做任何不堪之事。但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等待他的命运是如此不公,如此冷漠。

  盛春的夜,不觉月已经挂上了枝头,半弯起的镰刀形,像极了美丽姑娘的眉。杨冠坐于案几,一直低头写着夫子安排的功课。她无心欣赏今晚月的美。这已经很多个日夜她没抬头看窗外的事物了。她很忙,忙着读书,忙着写字,忙着没有时间发呆,忙着不去想不该想起的事。灵芝站在门口,从未见她如此用功,如此努力,完全以为这是要去当女状元的节奏。眼看秦王殿下来过无数次,她都以各种功课为理由,拒绝一起吃饭,一起说话,一起做很多事.......灵芝真为她着急了,这像是做了魔,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

  忽,一个人影从身后走入房中,灵芝这才认出,是秦王殿下来了。“公主,秦王,秦王殿下来了!”灵芝喊着正在用功的杨冠,她才缓缓抬一下头,看一眼:“你来了?”就又继续放下眼睛,看书。灵芝懂事又自觉的跑出房,给秦王一个脑袋不对劲的动作,立马走人。

  “都已用功多日,今日不必再看。”他关上她正在看的书,拉起她,找来浅紫斗篷,直接给她穿上。这是要去哪里吗?杨冠有点迷惑了,不知他要干嘛?“去哪里吗?”她看着还在为自己戴上斗篷帽,系上蝴蝶结的李世民:“去了就自然知道!”一边系好带子,一边握住她的手往外走。

  他今日的手很温暖很rou软,握住的力量很强,让杨冠想一直这样拉住,走到哪里都无所谓。可她走在院子里,一阵清风吹过,似乎吹醒了她一般,她停住跟着的脚步,缩回拉起的手,握握帽檐道:“走吧!”让李世民顿感陌生而失落。

  一路马车无语,李世民本以为带她出来,她会欢呼雀跃,心情至少好点,可一脸冰冷却让自己无言以对。不知说什么好。

  带着,来到一间地下暗室,回旋楼梯转得杨冠有点头晕。他走在下面,shen.出手想拉起行走有点费力的杨冠,可她只顾提裙走路,让人怅然若失。“这里是长安地牢。”他们站在阶梯下,他看着她说道。

  一阵幽深巷道穿行,来到一间稍显光亮的房间。杨冠盯眼看着屋子里坐着的人,在脑海里搜寻这是所谓何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