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九章

  第九章

  杨冠用棉被遮住自己的脸,“我想吃那个红薯粑粑。你做吗?”躲在棉被一角,她从里面窃窃钻出一句话来。

  只觉他缓缓坐起,猛然掀开被杨冠扯住的被角,豁然开朗。杨冠看见他那轻蔑无奈的表情,知道他一定会起来做的。“想,一个战功赫赫,驰骋疆场的将军,疲惫几月,不禁连个片刻假期都没有,还要与你做饭食,世上恐只有你有这般残忍。”一边心不甘情不愿的穿起衣衫,一边埋怨道。

  杨冠吃着一桌子可口饭食,拿起红薯粑粑咬上一口,顿觉香糯甘甜。“嗯,还是那个味儿!好吃!李世民不如你教教我吧。到时我离开这里也好有得吃啊!”她只顾自的享受美味。那人的筷子却在空中顿了顿,索然一句:“你这般笨,怎能学会?怕还没学成,就毒死一qun人吧!”他继续夹起菜,放在碗中,无心再吃。

  “欸!别小气嘛!你不教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我会了就自然不会缠着你做啦。如果我会做,以后做给你吃,你就有现成的可吃,多好!”杨冠继续大口吃饭。

  听见这最后一句,李世民眉头顿时舒展,眼角微微扬起弧线,继续夹起菜,欣然地看着这个狼吞虎咽的人。

  “来!把夫子教的与我讲讲。”李世民轻松落座“会背哪些了?背来听听!”他抬起头,坦然一笑。

  杨冠狠狠瞪着那人,忽显出一张嬉笑脸,开始大声背诵。把那几月背过的《论语》,《孟子》,《千家言》都背了个遍。自信满满的趴在案几,侧脸骄傲的说:“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这几月都可以背这么多了,我是不是很乖?”她瞧着那人,希望他会如夫子样,拍拍她的头,点头称赞。自己就如同受表扬的小孩子,乐开花。

  而那人,只是审视的看看桌上的书籍,继续说道:“昨日看你在背《出师表》,今日可会背了?”杨冠一听分明是为难自己,鸡蛋里专挑骨头,一把扯过书,只露一张鬼脸,继续用功去。

  突然,门外一阵敲门声,杨冠随即欲去开门。却被世民一把扯住手臂,摇头阻止:“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不会回来,定是有生人来此。你先回避,躲在屏风后面,千万不要出来。”他一边把她扯往身后,一边缓缓走去开门。

  “二弟,真是好兴致啊!”打开门,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李建成也。

  “二弟这仗都已经结束,手下战将都已回府报道,二弟居然藏在这里,还不回府,大哥今日定要看看,这是个何等逍遥自在之处,让二弟这般留念啊?”不等李世民招呼进门,李建成就已经大步迈进院子,四处张望,观察一切。

  “原来是大哥到访,小弟有失远迎。大哥请里屋坐谈。”稍稍缓过神,李世民不露声色的迎客上门。

  李建成背起双手,大步走来,审视的目光透露出他的目的。:“二弟,此处甚是要得啊。田园山水,男耕女织,好一派世外桃源!”他说话声音很大,仿佛不止说给李世民一个人听。

  “此处乃是许多年前为董嬷嬷建。后来我经常在此狩猎,就习惯呆上一段时日。每每一场仗结束也在此小憩一下,就当消遣放松!”李世民屈腿坐下,倒来茶饮。

  李建成刚端茶,忽看见案几一双茶杯:“难道二弟此处还有客人否?”李世民只轻瞄一眼李建成死死盯住的杯子,不紧不慢的小嘬一口道:“董嬷嬷刚与弟话些家常,此时可能去林子采果子了。”

  “世民与嬷嬷感情甚是好啊!倒显得为兄与三弟薄情寡意矣!”他轻嘬一杯,怅然的望着远方,不觉想起很多旧事。

  ”今日大哥此番而来,不该只是叙旧的吧?“李世民一眼盯住李建成,希望他尽快切入正题。

  ”听说前几月二弟向封家要去一小家奴?为兄甚感诧异!二弟一向不理这些闲人事,为何主动去讨要个小奴婢?难道这奴婢有何出处?“李建成搁下茶斗,满眼自信的看着李世民。

  ”额!那小女奴本是蕙芷幼时女仆,因得知此女辗转在此,才托我要之。“李世民浅嘬一杯低着笑眼答道。

  “二弟,这杨家旧部,如今是死的死,散的散。只唯独一人还不明行踪。那元吉终日吵着要寻遍天下角落,你说,这如何是好?”建成看着李世民,继续道:“如二弟知道这女子下落,定要缉拿归案!没曾想,一小小女子让元吉如此失常,整日像失掉心魄。使窦建德三十万大军在武牢一战全军覆没,可见狐媚之术甚是了得。此人如不除之,定酿大祸!寻古论今,有多少此等狐妖祸国殃民,陷生灵以涂炭,二弟自是知道厉害关系。万不可因一女子失掉兄弟感情啊!”李建成缓缓站起,兴步走向屏风,李世民见势不妙,一大步跨来,想单手阻止李建成掀屏之手,可还是晚一步,他已经掀开一窥内屋之情景。

  可内屋空空如也,什么异常情况也没发现。遂背起双手,索然转身,:“二弟,为兄这般语重心长,你可知兄之心意?”

  李世民微微沉下一颗心,作揖道:“兄所言极是,弟必铭记在心。只确无此女踪迹,如寻到,定报之。”

  李建成确心有不甘,但又不好贸然再呆在此处,只缓缓扫描一眼此地,一脸疑虑重重,:“这便好!如今骊山这山头父皇赐予你,为兄倒是艳羡啊!哪日也去照着,寻一世外桃源,也做这般神仙清闲清闲,甚好!”遂索然离去。

  关上门,李世民才舒口大气,不觉后背被冷汗已经浸shi。忽反应过来,此女子究竟藏在哪里?这一屋居然悄无身影?翻看周围都不见她去向。四处寻找,最终打开衣柜,那小女子竟然还乖乖卷缩成一团,好好藏在柜中。李世民笑看她,这才松口大气。

  可她已是泪流满面,低垂得不能再低垂的脸,大颗泪珠不断落下,把坐下衣物都已浸shi。李世民不解这都已经危险解除了,她为何还在紧张苦恼?“没事了,他走了。”李世民拉出她,更加疑惑的看着她。

  杨冠不愿别人看见自己的落寞和失败。一段尘封已久的情愫,像苦口的药从胃中翻涌出来。一段苦恋,本就不关他人事,从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相思,一个人在哀愁,没有人能帮得了忙,“李世民,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帮不了我。”她望着李世民疑惑又关注的眼睛,只淡然的一句,悄然走回房中,关上门,她需要独处,需要一个空间,让自己放任大哭。

  他说我是狐媚之术?他说我祸国殃民?他说我陷生灵于涂炭?他觉得我罪该万死?李建成,你为何如此恨我?如此想我死去?我,杨冠,自认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更没做过伤害你之事。我一直为你祈祷,只愿你好,只愿你幸福。可为何你会如此看我?倘若终有一日,你抓住我,真会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吗?那会是以何种手法?是像阿爹一样,一道白绫?是像杨家人等一样,毒酒一杯?还是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或是凌迟?杨冠不敢再想象自己以后命运的悲惨。可换着是自己呢?李建成,你如果是在我手里呢?我会想你死吗?不,我不会,我只会救你,想尽一切办法救你!杨冠越想越悲哀,越想越可怜,越想越觉自己的失败。她开始痛哭,痛痛快快的大哭,仿佛如此才能重获新生,破茧而出。

  他站在门廊,听见那人在屋内的声音,他只能任由杨冠发泄,也许这样她会好受点,也许这样她会感到安全。“杨冠,我不会让你有事。这里是你的家,你哪里都不会去!只在这里。”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