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八章

  第八章

  但见那是个账本。杨冠惊奇的接过那本子,上面清清楚楚记录着自己从在太子院借李世民钱两时起,到现在每一天的本金和利息?天啊!这不算不说,一算那是吓一跳啊!只记得自己本没借过多少钱两的,可经过这几年利滚利,那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杨冠不可思议的翻动每一页,张大的zui足可以塞进一个馒头。

  “李世民,你是有多闲?连这几个银子你都记着?”杨冠后悔自己粗心大意,那时就只知道赌博,赢了就到处充老大,散尽钱财给那些个小兵小将,居然忘还本钱。现在这就变这么大数目,足可以再买个”翠微别院“了。

  “我看看你有没有算错!”杨冠开始翻动仔细看看。哪知那只大手,立即拿过去,直接关闭上。

  “所以,看,你还欠这么大数目的账,有借就有还,再借就不难。如你这般行侠仗义的侠女,不可能连欠账不还就直接开溜的道理吧!那可与你口口声声仗义不服额!”李世民料定她已经生生困在自己手里,翻不过这五指山去,自信而坦然的走出书房,悠然去吃晚饭。

  “我明日出发去平叛,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他一边说着一边给她夹菜。

  平叛?是要去打仗的意思吗?怎么刚刚统一才三个月,又要打仗呢?“是哪里?要多久?”杨冠停住吃饭的筷子,不安的盯着他。

  “宇文化及勾结窦氏残将刘黑闼,在河北起军,父皇命我去征讨之。”他自顾自吃饭,说些话好像在说别人,与自己不相干般轻松。“少则一两月,多则半年吧!就应该回来了。”他望望天窗外,计算着时间。”现在开始上课,我走这几月你就有事可做了,不会再觉无聊。”

  原来,开这个小灶学堂,是怕我无聊啊!杨冠看看还在夹菜给自己的李世民,一阵绞痛,若有泪珠滚落:“你要活着回来!”她低低下头,咽下米饭。他惊奇看见此女子出乎意料的反应,本以为得知自己将离开她应该欢呼雀跃的,这种情况还真让他有点——意外惊喜。

  622年新春未到,刘黑闼在河北起军。其实这次高祖派去平叛的除了李世民还有李元吉,二人。只说这刘黑闼与宇文化及结盟后,刘勾结河北范氏一族,兵将不断强大,加之宇文素与突厥颜丽古德暗中和谈,得到突厥支持,派兵增援,唐廷为之震动,遂速速派出秦王主阵,齐王辅助征讨。但刘氏人马兵锋不减,三天内又接连攻陷邢州,魏州,莘州等地。

  正月,刘黑闼在相州自称汉东王。二月,李世民抵达卫州,刘黑闼多次派兵向唐军挑战,都纷纷挫败之。遂,唐军趁机节节进攻,刘氏被迫放弃相州,撤退到洺水,在这险要之处,看来一场硬仗无法避免。

  站在洺水,李世民抓起一把黄土缓缓落进波涛滚滚河流中,这已经是驻军一月有余,李元吉实在不知明明可以一举攻城,为何所谓主帅的李世民就是迟迟不敢进攻。“这刘氏小儿都已经被败落至此,我就不明白,你为何还给他以喘息的机会!你究竟在等什么?”李元吉站在他身后,急躁不安。

  “这打仗如烹小鲜,急不得。”李世民转过身来看一眼元吉,席地而坐,观看眼前的天险地貌。要说洺水,确实是个险要之地,两山陡峭笔直,中间断开几十丈距离,其波涛汹涌澎湃,浪花滚滚。而河对岸既是洺水城,乃建于山势高地,易守难攻,刘氏小儿进城就已经烧毁搭建高桥,唐军就此拦截。“现在我军如何过这河却是个问题!”李世民望着前方的洺水城,对元吉说道。这河流之湍急,用船?用筏子?用锁链?统统都不是办法。李元吉也是心知肚明。

  ”那我们这是要守到何时?总不能一辈子吧!“他有些不耐烦了。

  “元吉,你要记住,我们守,他们也在守。困于城中,没有粮草接济,他们比你我还急。”原来李世民早预料到城中物资接济是由赫城通道运入,早在通道伏进重兵,截断刘氏运粮通道。这样城中总有断粮一天,到时刘氏必定开城求决战之。

  果不然,到三月,刘氏开始在城中躁动不安。刘黑闼开城求战,而李世民早命人在洺水上游堵住流水,当刘氏大军在过河中央时,上游接到号令,挖开提坝,滚滚江河如洪水猛兽倾泻而下,那刘氏两万人马随即在洺水摆开阵势,与唐军大战。但水流巨大,刘军本就饥饿难耐,体力不支,外加这河水汹涌而来,自是被打得溃不成军,厮杀就死万人,加之淹死也几千,刘黑闼见大势已去,遂调转马头,往宇文突厥方向逃亡。李元吉随即攻进城中,占领高地。就此,刘氏叛乱暂时划一个段落。

  这几月下来,杨冠还真是没闲着。夫子每日按时授课而来,她开始还乖乖听话,认真听讲,功课也一字不纳。可才一月功夫,这身上的懒毛病又犯了。上课依然该开小差就开小差,该打瞌睡就打瞌睡。可这夫子可不是太子院那帮小人所及的,夫子一见某人不听讲,就是一棒子敲去,绝不心慈手软;一见某人打瞌睡,就是书本扔来,绝对准确无误;见某人背不出书来,就是抄写百遍,绝对没有商量。罚着罚着,杨冠有些觉得不对劲儿了,开始慢慢服夫子管教,毛病也开始逐渐减少。夫子听着杨冠乖巧背诵的《诗经》,《楚辞》,一边缕着胡子,一边说道:”小样!你这般顽劣小徒,我见得多了,岂有我扳不过来的!“杨冠怎么就觉这夫子是给自己定做的呢!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什么来着?”杨冠对着一窗明月,还在背诵明日夫子要检查的《出师表》,这都从白天背道黑夜了,还是记得七零八落的,越背越心烦起来。

  “猥自枉屈!”那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惊奇的转过身,看到他身穿金甲战衣,手持惊鸿宝剑,一脸的FengChen仆仆,但战士的英姿一览无余。她还从未认真见过他穿戎装的样子,今日这般模样虽满面FengChen,疲累不堪,但怎么就觉得这般好看呢?却让自己怎么也看不够。

  “有什么事吗?你这表情不对额!”李世民看见她完全不一样的神情,心想肯定在家又犯错了。“是表现不好吧!夫子罚你了?”李世民一边取下盔甲,一边疲倦的说。

  “你走了多久了?你可知?”杨冠接过他递来的盔甲,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种道不出的关系萦绕心间。

  沉默良久,杨冠乖乖抱起衣物出门,只听他幽幽一声:“四月十三天零九个时辰。”杨冠顿时停下脚步,不可回头,只低下颚,含笑而去。

  今日说来奇怪,灵芝没来叫早起,连一觉醒来,夫子也不知去向,整个早晨就在如此轻松般的睡眠中度过。杨冠爬起来,看见早就天大亮,一阵尖叫。吓得在内室的李世民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

  “别叫了!人我都支走了。我在马上行了两天两夜,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李世民随即走进房中继续未睡完的觉。

  “你把他们都支走,我们吃什么?”杨冠怯生生走近内室,看见那人居然还躺在chuang上不愿起来。

  “满院子菜,随便摘些都可以做一桌了,还怕饿死?”他shen.出手,露出修长的骨节,稍稍一曲手指,轻轻唤一声:“过来!”那温柔,深沉的一句,顿时让杨冠迷失了方向。那只shen.出的手,已经就是自己的方向。她接过那手指,只轻轻一触,温暖而又如电击般,杨冠不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就想接过这只好看的如大山般安稳的手。

  握住,那一瞬,一股风吹过,身体失重的往前倒下,一刹那,自己已经就这样毫无准备的躺在了他旁边,躺在了那一张窄窄的chuang上。这样的位置,第一次这种方式看着他的脸,很近,从未这样近的看见他的轮廓。浓密的眉,永远紧锁,仿佛一辈子都有处理不完的麻烦和问题;轻闭的双眼,细长,微微弯曲的弧线,很温柔,比睁开亲切多了;高ting的鼻梁最是好看,似乎在告诉世人,这个鼻子的主人很坚定,很主见,很固执;还有略显单薄的唇,这是薄情人的预告吗?有人说,有这样唇的人最是薄情?李世民你是吗?你会吗?

  “看够了?”他并不睁开眼,懒懒一句,倒让杨冠做贼心虚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最强咸鱼门主都市之穿越诸天次元资本家洪荒之老子是纣王三国之最强皇帝
淘新书:玄幻之最强老祖万能数据初中生都市之主播饶命我的身体是病毒向往的生活之学霸人生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