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六章

  第六章

  只见李世民手指一圈,放在zui里,一阵嘹亮的口哨响彻云霄。只听见,那马儿一阵嘶吼,李世民长舒口气,他知道,一切还在自己射程范围内,还好,还好!

  马儿徐徐飞奔而来,还载回那个女人。她一脸失望,一脸狼狈。他直直盯住她,她从未见过他这般眼神,透着冰冷刺骨,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他冰冻住,使她无法动弹。

  他只单手撑住马背,纵身一跃,骑上马来,环住她身体,抢过缰绳,奋力一蹬,扬长而去。马骑得很快,现在的速度,杨冠倒有些害怕起来,风吹得眼睛都无法睁开,她转过头,惊恐的看着他,哀求道:“慢点,慢点,行吗?”

  可那人根本不看她一眼,一副威严不容亵渎的样子,“你不是想领教它的极限吗?现在就给你演示看看!”他继续快马飞奔,一圈一圈,在金黄的草原不断加速度。“我错了!我错了!再不跑了!求你,别再加速了,求你!”杨冠一把双臂环抱住他的颈,整个脸贴近他露出衣领的脖子,泪水浸shi了他的衣襟。让他有种心软的冲动。

  慢慢平静下来,马儿也大口喘着粗气,杨冠被吓得一直就这样死死环住他的脖子,委屈,焦躁,茫然,现在统统化为泪水,一遍一遍浸.透他的衫,“你这是在为种种过往伤心呢?还是在为逃跑失败流泪呢?”他微微低下头,说话的唇已经挨着她的额。

  杨冠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才发现已经停止了,一切结束了。缓缓地才意识到自己抱着那个人,还那样紧紧的,居然尽在那人怀里。她赶紧用力一推,却因为是马背,扩展的空间有限,推也只能推离一个怀抱的距离。

  “好!我偷跑一次,你占我一次便宜,咱们就此扯平,总行了吧!”杨冠一边愤愤的说,一边下马来,快步往“翠微别院”方向走去。

  “占便宜?小姐,是你占我便宜吧!衣领都被你哭shi了,你这女人还有理了?”李世民完全不可思议。

  只看她迅速转过头来,擦擦鼻子,瞬间微笑着大喊:“快走,肚子饿了,我要吃饭!”随即走得更快起来。

  李世民漫步在她身后,空挥一鞭,自嘲似的摇着头,这次他彻底明白,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却说尉迟将军在奴隶市场等候一夜,清早但见各路人贩纷纷开始搭台设点,要喝叫卖,开始了一天的“生意”。监视一路点头哈腰,跟在尉迟身后,不敢多言语。只说那些生意人见监视又来市场,还以为他今日又有好的货色送上门,纷纷大声招呼:“大监!今日又有鲜货?如有,可要想到在下啊!”

  尉迟转过身来,一脸审视,威严,看得那牢房监视冷汗直冒,只得尴尬笑之。

  “监视,我却把话撂下,这两姑娘一日找不到,你一日就继续找。且给你十天,如若再找不到,本官再参你一个假公济私,中饱私囊之罪,你恐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说完,尉迟背起手继续前行。那监视,一阵哆嗦,擦擦额头汗珠,无言紧跟。

  这监视一侧头,忽看见叫卖奴隶的那商家,顿觉眼熟,“将军,就是这个老板,当时那批宫女,就是卖给这人的。”监视大喜过望,指着前头那个人。

  一阵威逼利诱,才从那人贩口中知道,两个姑娘早在前两日就已经卖出。至于卖给谁,因出来卖奴隶的都不是主人本身,全是些家仆,所以也不得知到底卖到哪里。尉迟寻人的线索又断了。现在只得从长计议,另作打算矣!

  杨冠经过上次逃跑计划失败,被生生捉回“翠微别院”后,李世民吸取了这次的教训,对她更是严加看守。甚至派来一对精甲护卫日夜看守这山头,但只令这干人等,于密林护守之外,不得靠近别院。既不能放入一人进来,也不得放走一个别院人等出林。守卫也只知这山头秦王占领守护,并不知自己守护何人。

  这几日来,杨冠也只是被那人强迫读读书,写写字,全都是这山野村夫不在行的活路。杨冠索然的翻着《论语》,两只眼睛盯着窗外发愣,完全心不在焉。这几日,他白天出去做做事,到傍晚就回到“翠微别院“和她一道吃晚饭,一边吃饭,一边问她今日看的书可有收获?读过哪里?背过哪段?完全全是一派家长查学的架势。

  ”我说!你就不能在吃饭时不问这些让人无胃口的事?想当年,我阿爹也没管过我这些活儿,今日你未必比我阿爹还想管我?“说完,她丢下碗筷,无趣的起身离开。

  却一双筷子挡住她的去路,:“那就去洗碗吧!”这男人并不看她,只让自己与她擦肩而过。

  杨冠从未听过这等笑话,想以前也是堂堂公主,洗碗这活儿,什么时候落到自己头上?“喂!李世民,你gao错了吧!叫我洗碗?想当年........”还没等她说完,那人已经递过来一张洗碗巾,一脸嫌弃的说:”想当年,也是当年了!你没听说过,虎落平阳被犬欺吗?怎么说,这里我才是主人。你住我的,吃我的,难道洗个碗,还让我来?“

  杨冠想想也是,这么多天,自己一直承蒙他的庇护,才没被千人唾,万人弃。嗨!还是要懂点事,杨冠,你就认命吧!可是,这洗来洗去,他一遍遍不满意,丢入盆中,一声”重洗!“,直接把她打回原形。

  “杨冠,我看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啊!这公主当得太失败啦,还是现在重头学吧!”他坐于榻中,对着一堆卷宗说。杨冠只轻瞟一眼这人,“切!”一声不屑。

  “过来!”看到杨冠端来茶就准备开溜,李世民及时的叫住她:“这本《论语》,看你也读了一段时间,现在从头读来听听!”直接举起书,丢给她。

  “你不是在看文书吗?我念不是打扰你正事?”杨冠突然找来很觉正当的理由。

  “我一向有个本事,就是可以一心两用。念吧!”他骄傲的用笔指着书说道。

  杨冠苦恼又完全毫无反抗的能力,只得硬起头皮,翻开书,念起:“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读完一句,又抬起头,看看这人。准备继续读。

  只见他用手悄悄桌面,皱起眉头,一脸不悦:“不是说,是念悦,不念悦,是念乐,不是温,是念运。杨冠,我说就一句,你怎么就念错三个?你这书是怎么读的?夫子当时怎么教你的?”

  “嗨!我乃一小女子也!这本不是我强项。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阿爹说我不用学这些,反正以后也没用。”她一边关起书,一边玩弄起他的砚台来。

  “那你的强项是什么?和纨绔子弟逗闹赌博?还是打架惹事?或是骑马逃跑?这些就是个小女子应该干的事?”李世民关上卷宗,很认真看着她,仿佛要认真与她探讨一下她的人生之路。

  杨冠眨眨眼,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了。“女孩子,知书达理,安守礼仪才是正道。人言:富有诗书,气自华。就是这个道理。像你这般,不学无术,趁青春年少还可糊弄一帮纨绔子弟,可有一日,年老色衰,你何以自处?”他完全像个大家长的身份,满眼的语重心长。

  杨冠盯着他,次次都感无话可对。突然她钻出一个理由完全可以把这个话题成功转移:“李世民,你家那个秦王妃,是不是就:富有诗书,气自华呀?”她嬉笑起,笑弯了眼,手捂住zui,好想大笑,认为自己这回又成功扳回一局。

  那人先是定定看着她,被问得太突然,完全不知如何招架,后又变成冰块脸,指着门外:“出去,出去!我看你就是缺心眼儿!”

  一听让她走了,杨冠高兴至极。终于可以解脱,回屋睡觉,兴高采烈的跑回书房。而他望向她走的方向,满心失落,皱起的眉头,越收越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