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二章

  第二章

  越靠越近的俊朗脸庞,一双真诚炙烈的眼眸,杨冠有些心旷神怡了,她浅浅低下头,有种莫名的悲哀。那越靠越近的人,杨冠要迎上前去吗?不,不行!我不能!

  杨冠扭过头,起身悠然离开。“李世民,你这里能洗澡吗?我想洗个热水澡。你看,我全身都是土,全身都是。”她拉扯着衣袖,专把最脏的地方给他看。这一池湖水,就这样被她打破!

  坐在灶火旁,李世民在无趣的加着柴,杨冠蹲在他身边,看着越烧越旺的火问:“这里是哪里?”

  “长安,骊山一端。”他继续加着柴,又是一种冷冷的语气。

  “我们在长安?”杨冠有点匪夷所思的说:“我要在这里呆多久?我什么时候能自由?”

  “杨冠,我且现在就告诉你”他正对着她,语气严肃而认真:“你现在叫:前朝罪人,从现在开始,满世界的人都在缉拿你。出了这个院子,外面豺狼虎豹张开大zui,正等着抓你归案,好去领赏。你可知?如果你现在走出去,说不定就已经有人在等着你自投罗网了。你被捉住不要紧,但你会将我一并连累,那叫私藏要犯,会被株连九族的,你可知厉害关系?还有!我不是吓唬你,这外面真有豺狼虎豹。”李世民起身站在锅前,开始舀热水。

  “那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总不能呆在这里一辈子吧!”杨冠都快被吓哭了。

  “等到尘埃落定,等到时过境迁,等到所有人都对你那点事儿不感兴趣为止。”他端起一盆水,倒入桶中。

  杨冠嘀咕着那些话,忽然看见他胳膊上的刀伤,“你受伤了?”杨冠握住他的手臂,惊讶的说。

  “无妨!一点小伤,还伤不了我。”他不以为然的瞟了一眼手臂说道。

  “不行,不处理,伤势会加重的。”杨冠随即拿出腰间的手绢,用打好的热水轻轻擦拭那伤口,再用干净的手绢包扎上。“好啦!应该不会有事了。你出去吧!”杨冠自信而肯定的说。

  李世民不明白,她这是转变得如此之快。“我要洗澡啦!你,出去!”杨冠指着门外,又变回那个只知道发号司令的公主。可当他准备跨门而出时,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可以,就呆在门外吗?我,我害怕!”她堆出一张甜甜的笑颜,请求道。

  泡着温暖的热水,杨冠浑身的倦怠缓缓蔓延开来。阵阵酸痛如逃跑的蚂蚁,从那身体里一点点钻出来,跑到不知名的地方去。“李世民!你还在吗?”杨冠突然睁开眼,不安的问门外的人。

  “嗯!”他只轻轻回应一声。这一声是那样的温和,那样让人心安。她又闭上双眼,心安理得的继续泡澡。

  “李世民!你还在吗?”一会儿,她又不安起来。

  “嗯!”他还是这一句回答。

  “李世民!你还在吗?”杨冠不厌其烦的老是问。

  而他也不厌其烦的次次回答。杨冠知道,他在,他还在,这样真好!真好!

  眼前这个女人穿着自己宽大的衣袍,抱着一堆破旧的

  嫁衣,让李世民不禁想笑出声。“去当和尚,扮相还是可以的。”他说完,仍给她一chuang棉絮。

  “我这是要睡哪?”杨冠看着那张狭小的chuang,以为自己今夜可能就要在那小chuang委屈一晚了。

  “睡书房!”他指着走廊另一头,不假思索的说。

  杨冠眯眼看着那黑漆漆的房间,走进一看,连个chuang都没有!“我睡这里?chuang都没有。”杨冠捡起快要落地的棉絮超级不满的说。

  “我是主人,这里我说了算。”他一边说,一边回房关门睡觉。

  看来这公主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啊!也罢,也罢!先将就一下吧!毕竟自己没有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而且还活着,这就足够了!杨冠铺好chuang铺,悠然而满足的睡下。

  “公子,不可啊!公子不可近内殿啊!”太监徒劳的阻止着李元吉拖剑冲进内殿。

  此时,萧后坐在扶椅中,镇定自若,仿佛知道李元吉会闯入一般。“李大将军所谓何啊?如此气急败坏?”

  “我在武牢关寻遍了,都没找到。说!你们到底把她弄哪里去了?”李元吉双眼火光,一只手抓住她的衣领,急得几乎想杀人。

  “我说过,那要问你二哥。我只负责引荐,其他无可奉告!”萧后笑着,用力推开李元吉的手。

  “说!你们的计划是如何?你和李世民私下有什么交易?说!”元吉拔出剑,直接抵住萧后的咽喉。

  “我要见你父亲。见到,你自然便知!”萧后不惧威胁,镇定而淡然的盯住元吉道。

  “嗖嗖嗖”,一阵阵利剑声不断传入杨冠耳朵,她警觉的爬起来,惊恐的睁大双眼,心想:这是有人闯入吗?是有人发现我了?要来捉我?杨冠瞬间爬起来,站在铺上,没了主意。

  可当她没听见有人声吵杂的时候,悄悄迈开腿,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寻去。

  天已经大亮了,左右顾盼,也没发现屋内有什么异样,除了一屋子书,就什么也没有。缓缓推开门,蹑手蹑脚走在门廊,还是空空如也,可这李世民,跑哪里去了呢?再大胆往前走一点,却看见庭院里,那翩翩公子站于海棠树下,正专心挥舞利剑,一招一式完美JingYan。欣长身段,银色宝剑,互相照应,互相衬托。飘逸手法,轻巧回旋,阵阵迎击,挑起樱粉海棠,hua瓣飘洒一片。

  那曾几何时,也见过一般场景,也是傻傻一般立于舞剑人前,看一世繁花,看一人英姿。杨冠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是心中太过思念产生的幻觉,还是真正又有人为自己起武?但那不是同一个人,不是!杨冠肯定,那招式,那身形,那舞剑的动作,不是他,不是!

  只一剑,划破自己的思绪,对着自己的方向,一剑刺下,他已经盯住了她,用剑不容置疑的对准她。杨冠倒抽一口气,两双眼相遇的瞬间,她顿时一转身,遮蔽在门廊立柱后,生怕他发现她在偷看。

  可那人早就发现,立即收剑,背过手,大摇大摆,不紧不慢走到立柱前,弯下腰来,审视起这个满脸通红的女子。

  “站在那里看免费表演,你看得很GuoYin嘛!”李世民盯眼盯着她,她只感觉满脸滚烫。

  被看到短处的女子,随即拨开那高大的身躯,只想低头赶紧离开。“站住!”居然叫本公主站住?杨冠实在是觉得混得怎么就这样失败。居然唤我站住,我就站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她立即笑颜转过身来。

  “大清早还披头散发的?你一女子,就不知道仪容仪表之重要?去把头梳好!”他摆着手,一脸无可奈何样。见她左顾右盼,遂扯过她的手,拉到内室,摆出铜镜,递来桃木梳。

  杨冠看看自己镜中那邋遢样,也吓了一大跳。“这跟昨日简直是鲜明对比啊!”杨冠摸着自己的脸,想起昨日自己精致打扮那时多么光鲜亮丽!“这命运还真是瞬息万变啊!今日就成乞丐了!”她一边看一遍摇着头。

  接过梳子,这是左盘盘,右梳梳,怎么每次阿采和灵芝都能很快收拾妥帖,而现在自己怎么对这一头蓬乱没了章法。梳着梳着,手也抬酸了,脖子也扭麻了,许久过去,连一个最简单的辫子也弄不好。杨冠啊,杨冠,你真是笨到极点了,丢人啊!她瞟一眼正在审视自己的李世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他看着看着,干脆直接接过梳子,跪于她身后,左手修长手指抚摸青丝,右手拿梳轻顺下去。一致一致来,一道一道梳理清晰,他梳头的力道运用得很合适,不过分用劲以免被梳人痛,也不过分轻浮,梳了跟没梳一样,就是刚刚好的手法。看着铜镜中的那个男子,仿佛他不是在梳头,是在把青丝织成锦缎,那样细致和专注。

  “一个女娃娃,尽然连自己的头都不会梳,出去被人笑死。”他蹲在前面,看着铜镜里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那其实是个极其简单的结,稍稍拢起发丝,在脑后只一个轻微的盘旋,这个头就梳好了。虽极其简单,但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像变了个人,比起阿采她们常梳的双结样式,不觉自己看起来长大了许多,变得清丽脱俗,空谷幽兰的气质。

  “以前当公主时,就是阿采负责的,在浣衣司也有灵芝帮忙整理。现在没人帮忙了。你说,像我这般多的杂草,干脆一剪了之如何?”杨冠瞪大双眼,很认真的问。

  “疯人!那有女孩子剪发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知道剪头代表什么吗?”李世民完全不知这人想的什么东西。“看来,还是要寻个人来才行啊!”他站立起来,摇着头,无可奈何的说。

  “李世民,你还有啥不会的?我怎么觉得你若去开个专替人梳头的铺子,也可行啊!还有不会的吗?”杨冠提起衣角,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

  还是一路跟着李世民,他穿戴盔甲,收拾妥帖,看着她呆呆的站在内室门口,他明白她的心思,拉起她,走到海棠树前。低下头温柔的说道:“我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但今日会寻个人来给你作伴,可好?昨晚说的话,你定记住,不可私自跑出这大门。出了差错,没人救得了你,紧记!”她听见他即将离开,就只留下她一人,一种孤独和无助,瞬间从四面八方袭来。她只落着泪水,紧紧拉住他的衣袖,死死不放开。“只走几天!我保证!”李世民shen.出修长手指,轻轻拭去她脸颊的水泽,心中一阵绞痛,幽幽而来。

  “救救阿采和灵芝,多谢!”她拉住他骑马的缰绳请求道。而他只微微但郑重的点头,便刺马离开。

  看着他策马而去,杨冠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是种苦涩?是种刺痛?她并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她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此离去。几天?几天是几天?他就说个大概。

  “我到底要数几天呢?”杨冠后悔没问清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