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接到消息,窦建德与王世充两军今日汇合,用河北的粮草接济东宫。如果今日他们两军衔接上,我们这次总攻就没有希望了。因此,一定要把南下的窦氏大军拦腰堵住。“李世民与将士围住沙盘,指着一处关隘说。”内探消息,这里,武牢关!窦建德大队人马必经过这里。这个地方乃一方天险。上下都只一条道,一侧靠山,一侧全是悬崖峭壁,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名。窦建德定不会料到我们会从这里着手。现,我们可只带三千多精兵,扼住这武牢关,让窦氏进退两难!为攻占东宫,压住王世充援兵创造时间。”李世民指着武牢关地形,环顾四周观察所有人的反应。

  这时有犹豫不定的,有信心百倍地,有摸不清底细的,总之是各怀心思,各有打算。“不可再迟疑,贻误战机!大家速速行动起来。兵分两路,现在谁去攻克东宫?谁去武牢关隘口?”李世民左右观察着一人等。

  “东宫由我去!我等这一刻,已多时!”李元吉立马举手,赶紧请命。

  李世民自是知道他的打算,早就料到他会冲到前面,只稍稍一瞥,立马应允。“好!那东宫就交与元吉,做先锋大将,长孙侧翼跟上。至于这武牢关,我与尉迟带上三千精兵,咬金,叔宝在关隘外等候调令,有情况立马支援。其他一应人等由元吉带领,听令指挥。马上行动!”至此,调兵遣将安排结束,各方领命,开始了决定性一战。

  “这攻东宫可是大事,就这样轻易交与三公子,恐有不妥!”长孙不信任的对世民说道。

  “东宫本就丸卵之势,夺下东宫我对元吉的水平很有信心。再者,难道让他取天险,对付窦建德大军?”李世民一边束紧盔甲腰带,一边侧脸对长孙解释说。

  “只是可惜,这攻东宫的功劳白白落于他之手。要知道,我们厮守东宫一年之久,倒让他把功绩抢去,甚是可惜!“长孙皱着眉,心有不甘。

  ”不是还有你为他侧翼吗?你的功绩自不在他之下的。“世民浅笑之。

  ”我是可惜你,完全可以先拿住窦氏人等,再攻东宫,不知,你这是为何如此着急?“长孙越说越生气。

  世民哪里有时间管他之感受,他现在要争取一分一秒的时机。必须抢在窦建德大队人马进关之前,断住。现在,时间才是第一!

  武牢关。秋风飒飒,黄土滚滚。此关,狭窄而阴暗,只一线天可通道。两侧山石坚固,如一把利剑瞬间劈开之。而通关一侧,乃是曲折狭窄小道,一方悬崖峭壁,万丈深渊,让人唏嘘不以。此天险,不可大军车马击之,只身手敏健,武功高强,以一敌百军士小规模挑战,方有获胜良机。看着这险要地势,尉迟佩服世民敏锐判断。

  “所有将士埋伏于道狭两边,藏于草丛中,等我号令。”世民一边吩咐尉迟,一边找草丛隐身。所有将士立马隐于丛中,等待窦氏大军到来。

  外面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杨冠缓缓走出大殿,一眼看见文武百官立于道狭两边,都以期盼,希许的眼神看着这个待嫁新娘。萧后伸出手,主动拉住她的手,笑颜如花的迎面而来。那笑颜似乎和杨冠第一次见到她时没有变化。如果不是经过这一切世事,那一定以为是这世上最美的笑颜。可现在的杨冠知道,这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一切都是假的。

  当她低着头,提起茜素红的婚裙,准备踏上步撵时,萧后突然紧紧抓住她的手,低声说一句:”各自珍重!“,随即继续恢复如花容颜,欢送之。

  大婚花撵,大红遮帘缓缓落下,这如梦的东宫,别了!这让人欢喜过,伤心过,苦恼过,痛苦过,悔恨过的东宫,别了!阿爹,别了!女儿再也不会回来!东宫,后会无期!

  这边,窦建德大队人马行于通往武牢关关隘前,”将军,还是让属下去迎接公主吧。这武牢关甚是诡异,恐前方有敌军埋伏。这萧后也是,怎安排个这种地方迎接新娘,还口口声声让将军亲自迎接,太过挑剔。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还是小心为妙啊!“侧翼副将尤雄甚是担心。

  ”尤将军在害怕什么?“窦建德自信满满问。

  ”将军就如此信任那王世充和那萧太后?万一他两和李世民里应外合,设下圈套,让将军如何是好?还是让属下把公主马车驱来。”尤雄实在不放心。

  “无妨!区区王氏小儿如真设套,那本将军也有本事跳出圈套,李世民一青涩小子,不过一富家纨绔子弟,与我怎能比?不再话下!今日公主,我必须亲自迎接,才显出吾之诚意。你去,与本将军亲自迎接,意义自是大不相同啊!尔等休要再议,跟在我后便是!”说着,窦建德用力蹬马,兴师旦旦的走向武牢关。

  此时,尉迟已经看见窦氏大军浩浩荡荡来到武牢关口,因为道路狭窄,士兵马匹都只能勉强立于栈道。有许多士兵明显恐高,桩子不稳;有马匹也开始不愿继续前行,不听使唤起来。尉迟想这可是进攻好时机,但李世明把他一把拉住,示意还需等待。

  日上三竿之时,浩浩荡荡结亲队伍从东宫方向而来。尉迟看着世民,突然明白,他在等的不是窦建德,而是这送亲大队。

  只见东宫送亲队伍停住在关隘隘口,巨大新娘陪撵立于窦家军的眼前。窦建德春风满面,异常得意。威严自信的骑马走向杨冠。“公主,让在下好等!”温柔尽显又恭恭敬敬作揖道。

  主事太监奉上诏书,遂挥手示意,把马车交与窦建德之手。就在窦建德伸手拿住缰绳时,李世民大手一挥,示意立刻行动。

  只见李世民一行从高地俯冲而下,背后利箭如雨点射向窦家军,那送亲宫中人等,如何见过此种阵仗,立马抱头就跑,哪还管公不公主,保命才是正道。而这边窦氏一族,奋力抵抗,奈何道路狭窄,一时无法迅速调头回撤,只得与李世民硬拼之。但这李家军个个武艺高强,窦氏人等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见尉迟冲在最前,举剑一人就可抵百人,一剑一个,分分钟开出一处血道。而李世民一人之力,劈开众敌,一剑扔向窦建德。窦建德看准剑来方向,微微侧过头,那剑从耳边飞擦而过,一切都还在应付能力之内。

  窦建德看准此次李家军是冲着新娘马车而来,随即牵起马车就往关隘跑,但哪里想到,因马车巨大,在转弯调头之时,马车车轮落出跑道,右边轱辘完全偏出道路。那拉车之马,一脚踩空,完全倒像悬崖一处,这一匹马倒下,跟着的套头马匹,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统统跟着倒像悬崖。那马车哪里能承受如此多马匹的重量,遂立即跟着马匹就要坠入山崖。世民眼见大事不好,就在千钧一发之时,拨开众人,杀出重围,纵身一跃,跳上婚车,劈剑打开车盖,就见那人,那多年未见之人,如艳娇似火的花,盛开在自己眼前。

  杨冠顿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听一阵破裂声,自己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那是掉下悬崖的信号啊!杨冠感觉自己已经仰天坠入万丈深渊。只满眼见的人,是他,是那个一直就叫她等着的那个人!是的,他来了,他没有食言,他来救她了!他伸出手,瞪着眼,看着她,要她活着,活下去。她也伸出了手,伸出去,指尖与指尖相碰,只一瞬,又分开。杨冠没有够着,她还在继续往下滑落。可那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放弃,他抓住马车一处飘带,一纵身,跳下悬崖,努力伸出大手,刚刚好,抓住了,杨冠抓住了,虽是冰凉,但心却稳定了,踏实了。我们没有死,我们还活着。

  之后,他一把拉起她来,夺下一匹马,把她居然像货物般仍上马背,那力量之巨大,让她完全料想不到。杨冠被倒伏在马背之上,他一把向下按住她的头,不让她看前方情况,一跃上马,冲向,来的方向。

  可那窦建德如何轻易放过,一把利剑,刺向李世民。不料马背上多一人,活动不方便,被他一剑划破手臂。李世民只一个回马,横起一刀,砍断窦建德坐骑一条腿。窦建德一个俯冲,冲下马来。趁此时,李世民勒紧缰绳,策马而去。然,又有各路李军牵绊,窦建德只得眼睁睁看着新娘被别人抢去,消失在黄沙中。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