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序 三 狗咬狗,一嘴毛

  狗咬狗,一zui毛

  “小姐,快点,请安的时辰都过了,小姐”阿采拼命摇晃还在熟睡中的杨冠。

  “什么时辰了?”杨冠迷糊的揉着双眼,头发蓬乱的坐起来。

  “卯时都过了。”阿采有点责备的口气说。

  “啊?才卯时啊,太早了”杨冠不耐烦的就地躺下。

  “小姐,洛阳的卯时就不早了,和天山时辰不一样。”阿采连拉带拽的托起杨冠。

  “现在是向皇后娘娘请安的第一天,可不能太迟。”阿采麻利的已经在帮公主穿鞋了。

  穿戴整齐的杨冠连走路都是东倒西歪,一直由阿采拖去芜扶殿。

  一进芜扶殿大门,就听见佛堂敲钟声。徐徐香火气萦绕鼻息。杨冠一下子清醒了许多。阿采拉下公主,跪在早已准备好的软垫上。自己则退到一边跪下,几乎不让人发现。

  “机灵的丫头,才进宫就ting上道的了”杨冠扭头笑着想。

  在远处,一女子身着黛青轻络,云髻凤钗,缓步凌波迎面而来。

  “是冠公主啊!快快起来。初春的晨时,露水未退,甚是shi寒,小心凉了膝。”那轻缓之声,丝丝入扣,如黄鹂般温柔。

  “杨冠拜见皇后娘娘!”杨冠低头规规矩矩磕头道。

  萧后立即扶起,笑眯着眼说:“休要再客套,来,让本宫好好看看这如皇上顶冠明珠般的可人儿。”

  当杨冠抬起眼,这才看见萧皇后真容。肤如凝脂,蛾眉凤眼,朱唇欲滴,笑黡如花。这类绝色女子,是边疆塞外女子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嗯,好看。这俊婷的轮廓,这举世无双的眼眸。丫头啊,长大又是何等倾国倾城的佳人啊!哪个王孙贵族有幸能摘得此绝色呢?”她微微勾起芊芊细指,不咸不淡的转头与身后人谈论着。

  “皇后姐姐都如此褒奖,妾定也要瞧瞧。”那身后女子跨前一步,立于萧后旁。

  杨冠抬头望见那说话的女子,体态丰盈,珠圆玉润,同样吹弹可破的温润肤质,身着碧蓝衫裙,衬托出xiong前莹白更是尤为光鲜夺目。迷眉杏眼摄人心魄。在这样女人面前,怕是无数女人为之汗颜也。

  “哪有姐姐说得如此这般。一黄毛丫头而已。还没张开呢?”那女人斜眼瞟了杨冠一眼,打着青萝小扇遮住桃hua瓣的zui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这女人是何人?敢对本公主如此嚣张。连在皇后面前也敢肆无忌惮。杨冠心厌的想。

  “她是陈妃娘娘,以后可得敬仰三分”萧后挽起杨冠的胳膊,轻声说。

  “姐姐还要诵经念佛,妹妹就不再讨饶,这就告退”陈妃说罢,行屈膝礼,完全无视公主存在,转身告退。

  “她就是这样的人,依仗着皇上的几天宠爱,就没了章法。冠儿切勿放在心上。”皇后淡淡的屈膝而坐,拉拉公主的小手,示意一起挨肩并谈。

  “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样小就没了娘。爹又是后宫三千无数,哪里还有闲工夫顾得上你。以后本宫这里就是你的家,本宫的孩儿都长大远飞了,膝下正缺个像这般乖巧的女儿,你我可是缘分啊。今后要多来这里,陪我说说话,本宫也甚是高兴。”皇后握住她的手,情深意切的说。

  此次与皇后的见面,让杨冠对这个陌生的环境有了一丝暖意。贤良淑德的外表,不免让人松了口气。

  “小姐,这皇后娘娘对小姐如此亲切。”阿采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拉着公主走在回寝殿的小径上。

  “她人还不错,ting好相处的,就那个什么陈妃,以后看见要躲远点,千万别招惹”杨冠提起儒裙,小心跨过个小水坑,叮嘱起阿采。

  ”娘娘乃后宫之首,为何要对一个小丫头片子这般客气。她一个没后台,没背景的无权无势小女孩,您还怕她?”萧后侍婢秀萝不削的说。

  “你懂什么。在这宫中,多一个自己人总比多树一个敌人强。再则,退一步,今后即使她会做出什么出阁的事,皇上能拿她怎样?大不了有昭一日,嫁去边塞,到时,我们又不会损失一兵一卒,何乐而不为?“萧后悠悠取下钗环,左右欣赏起镜中的自己。

  ”娘娘您的意思是,利用她可以钳制陈妃。“秀萝恍然f大悟。

  ”能不能为我所用,还为时尚早。现在是骑骡子看马,走着瞧。“随起身,缓步进入纱帐。

  这年对于隋炀帝是不寻常的一个幸运年,这一年,建工大臣宇文恺在洛阳西面专为炀帝赏玩的大花园“西苑”建成。西苑两百里,园里人造海子,石山,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应有尽有。尤其别出心裁的是到了冬天树叶凋落时,炀帝派人用彩绫剪成花叶,扎在树上,这里就如四季常春般。

  这年,从洛阳西苑到淮水南岸的山阳运河“通济渠”终于开通。对于这桩桩大事,炀帝如沐春风。这年的上元节特别带上后宫宠妃,当然还有杨冠公主,坐上早已打造好的“蛟舟”,下江巡游。

  话说,这“蛟舟”,分为上下四层,船身有宫殿,宫室上百间,都装饰得金碧辉煌。

  紧随其后的还有各路王公贵族,文武官员坐的几千条彩船,更有装载着卫兵和武器,账幕的卫船。这上万条大船在运河上排开,船头船尾连接起来,竟有二百里之长。

  这样庞大的船队,怎么行驶呢?那些专为炀帝享乐打算的人早就安排好了。运河两岸,修筑好了柳树成荫的御道,八万多民工,被征伐来拉纤。还有两队骑兵夹岸护送。河上行驶着光彩炫目的船只,陆地上飘扬着五色缤纷的彩旗。一到晚上,灯火通明,锣鼓喧天,真是说不尽的豪华景象。

  江都,又一个繁华之地。虽已到亥时,可船内还是歌舞喧天。杨冠被吵得更无睡意。凭栏远眺,今夜也望不尽的灯火辉煌,加上宫人投入的无尽河灯,杨冠仿佛云游于星河中。她不禁张开双臂,闭上双眼,任自己的思绪无尽畅游在这星海。

  忽然,听见岸边有鞭子的抽打声和小孩的哭声,乎远乎近的传来。迷眼眺望,之见一个护卫正在抽打一个和15,6岁的孩子。

  ”住手,“杨冠指着那个士兵喊着。

  抬头看见高高在上的公主,士兵立马停止行为,跪倒在地。”以大欺小,算什么大丈夫?为何要鞭挞小孩?”杨冠仿着阿爹平时的口吻道。

  原来,这是附近村子的村民。因为炀帝命令两岸的百姓开始“献食“,地方官员就逼百姓置办酒席,并且数量和质量都要达到标准,如不履行或履行不到位,立斩之。而许多的佳肴,王孙贵胄根本吃不了,所以顿顿都被士兵刨坑掩埋。这孩子因为家里已无余粮上交,全家已经三天未粘米。加上母亲病重在身,孩子又听说,没有被吃过的剩食掩埋在这附近,就深夜铤而走险来挖。正在装包时,被卫兵发现,遭此毒打。

  是啊!杨冠也天天看见成堆的食物丢弃在地,又生怕会腐烂发臭,将士们就只有就地掩埋。想不到,村民饥饿难耐,饥不择食至此。杨冠命阿采拿来干净的饮食和盘缠,交与被打的孩子,忏愧的说:”抱歉!“

  打这以后,炀帝几乎每年出巡,乐此不疲。有时出巡甚至半年未归。杨冠已经烦透了那些紫醉金迷的无聊旅行,每次想到在江都遇到的那个被打的男孩和岸上费力拉纤的人民,她就罪感深重。

  每次想起那些惨淡生活的村民,她就情绪低落。以前情绪悲伤时就在天山上策马奔腾,而洛阳的皇宫可没有这等自由,于是她又找到了个宣泄的本事:爬墙爬树。登高望远的感觉让人心xiong开阔多了,少了各路宫女在耳边唠唠叨叨,多了一分孤独的自在。惬意不少。

  ”既然不爱与父出游,那就学学女儿家的活路嘛。冠儿已经是十岁的大姑娘了,应该有个姑娘样,整天爬墙爬树的,哪里有个公主样?万一摔下来如何是好啊?“炀帝摸着冠儿的头,担心道。

  ”阿爹不必担心,女儿就是想透透气,上头可舒服了,阿爹不信也可试试。“冠儿挽着炀帝的胳膊说。

  ”透气也有好方法的,走,阿爹带你去个好地方透气。“说着就拉起冠儿的手,性子极高的说。

  东宫郊马场。御马监牵来一匹小马驹,低头勾腰伺^候公主上马。杨冠摆摆手,说”这幼马是小孩儿骑的,我早就不骑了,不要不要。“

  ”那就自己选选?“炀帝大手一挥,面带疑容的说。

  杨冠指着一匹鬃毛油亮,高大健硕的俊聪兴奋的喊道:”就它吧!今天就骑它!“

  ”额?你肯定?“炀帝笑着说。

  ”公主有所不知,这匹可是刚从突厥进贡的,野性未除。公主可千万骑不得。“御马监拼命摇着手回道。

  ”笑话,公主可是西域长大的,这西域人个个善骑射,这岂会在话下?“从马房走出娇声女子道。

  盯眼看,才知是陈妃娘娘。今日的陈妃,却是一身鲜红戎衣,贴身显得身姿凹凸有致,独辫马靴,一身干净利落,英姿飒爽。

  杨冠充满敌意的眼神,明显感觉内心的不爽。”好,你们就看好吧。“说完,翻身上马,刺马而去。

  却如御马监所说,这马野性未除。杨冠开始也和这坐骑争执一番。因许久未骑练,杨冠实在有些勉强,可一直不愿认输下马。一直记住焉波教的动作要领,夹紧马肚,缰绳勒紧,现在拼的就是体力和耐心。逐渐逐渐,马儿开始疲乏了,在马头稍低垂之际,杨冠用力一登,勒紧缰绳,扬场而去,只留给看热闹的人们一个潇洒帅气的背影。

  场边御马事们阵阵欢呼。炀帝看得呆呆的,张大zui,完全未料到,这个半大不大的小女子,居然有这般能耐和身手。完全被自己的女儿所震撼。而身边的陈妃,本想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子一个下马威,再随便显示一下自己的本事,结果没想到让这丫头占尽风头。

  ”皇上,李渊,李大人和他二公子也在郊马场挑马,现在请求晋见。“御马监垂首道。

  ”李爱卿啊,快快有请“炀帝看看远处立着的两父子招呼过来。

  因来得匆忙,杨冠还是穿着淡蓝儒裙,就这样清风鼓吹起轻络纱裙,青丝长长倘徉在阳光里;就这样轻盈洒脱;就这样被立在场外的少年看见。。。。。。。

  ”公主可否与本宫比试一比?“陈妃趁炀帝与李渊谈话之际,骑上骏马,策马立于杨冠面前。

  ”比什么?“杨冠不削的说到。

  ”就比谁最快跑到那个山头,然后又跑回原地。”陈妃自信的扬鞭指着远方。

  “好!比就比,谁怕谁?”杨冠用手背擦擦鼻子,不逊的仰头调马。

  从qi点到东边的山坡,杨冠都一直领先。看到自己胜券在握之时,杨冠回头笑颜以对。可说时迟,那时快。自己坐骑一声长啸,前腿向空中一蹬,还好及时勒紧缰绳,差点没把杨冠摔得四脚朝天。

  而此时,陈妃超越而去,比赛结束。

  “你作弊!”杨冠跳下马,愤怒的指着陈妃喊道。

  “陛下,臣妾说看谁跑得快,可并没说不能刺马tún呀。反正先跑到终点的人就赢啊。”陈妃娇滴滴的挽着炀帝的手说。

  “嗯!我看这场比赛是陈妃获胜。冠儿,你也很不错,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了得之骑术,值得嘉奖!这次比赛不过是陈妃一时兴起,闹着玩,下次与人打赌,要再考虑周详,千万不再与这非君子之人比赛。哈哈。。。。。。”炀帝说罢,直接被陈妃拉到账中,李渊唯唯诺诺,紧随其后,把酒言欢。却只留下杨冠委屈,孤单的身影。

  其实,他就站在练马场边,zui角浅浅的笑,观看着一切,不言不语,安静得几乎没有人察觉他的存在。。。。。。。

  ”陛下,高丽国因为今年遭受旱灾,加上内乱纷争不断,如今已经拙荆见肘,今年的进贡数目可能又会下降。“李渊看炀帝心情大好,随起身垂手禀报。

  ”李爱卿休要向高丽求情。你与高丽使节奎桥深交慎密,别以为朕不知。休要再为不相干之人求情。去年,前年,那年不是以各种理由一减再减,朕念涉政之初,高丽王也算俯首称臣,毕恭毕敬,少了不少烦恼也就作罢;而如今这是越来越不把朕这大隋之君放在眼里了。看来是时候给他们这些奴国一点颜色看看,不然还以为朕这皇帝是纸做得,任由小儿作威作福。“炀帝举樽一饮而尽。

  李渊恐扫了炀帝之兴,只得作罢。

  秋去冬来,春暖花开。一年又一年匆匆。不知不觉,时光又走过两遍。12岁的杨冠,几乎快一整天都会呆在树上,遥望着宫外的山水屋舍,再远眺,寻着天山的方向,闭上眼幻想自己还躺在天山的草甸上,舒服惬意。而这两年来,炀帝两征高丽,却均已失败告终;加上因征讨高丽,全国百姓劳役赋税更加深重,导致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于是反声四起,各地农民领袖正在蠢蠢欲动,誓与大隋抵抗到底。。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砍头何所伤。”这是杨冠在郊马场无意听见的。躺在树上,闭上眼,这歌谣时断时续的在耳边响起。阿爹与文武百官已经忙着收拾残局,分身乏术,无暇顾及其他。

  “公主,奴婢终于找到您啦。阿采姐姐命奴婢奂公主去芜扶殿一趟。公主快下来吧!“下面的小宫女拿着手绢挥手道。

  ”知道啦。我这就去。”杨冠一边答应,一边穿着顺手脱下的鞋。

  要知道,这两年,萧皇后对杨冠那真是“视如己出,无微不至”。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只要杨冠喜欢,都毫无保留送之。更亲自教授穿衣打扮,描眉刺绣。虽对皇后敬意满满,可自己对这些永远是学不会,不是把自己化成黑夜恶鬼,就是刺花当刺血,完全不上道,自己也对这些厌恶至极。一听说又是皇后娘娘召唤,心想准没好事。

  “娘娘,听陆御医说,陈妃又有喜了。现在朝廷内忧外患,皇上Ri心烦意乱。陛下昨日听说陈妃有喜立马欣喜万分,看来皇上封她个贵妃尊衔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如果她真成贵妃,她那嚣张跋扈的样,加上她那前朝陈氏一族,恐对娘娘不利啊!”秀萝凑近萧后细声说。

  “那就瞧瞧吧,是谁把谁拉下马,还说不定呢?”萧后笑着泯着茶不经不慢的说:“你忘了,咱们还有一颗棋子没用呢!现在是该她出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秀萝心领神会,睁大双眼靠近萧后,倾听主子的吩咐。。。。。。

  杨冠刚一踏进芜扶殿寝殿,就徐徐听见有细细哭声。循着那声音的方向,看见皇后娘娘跪倒在塌前,暗暗拭去眼泪。

  ”娘娘?你又为何哭泣?“杨冠走上前,蹲在地上问。

  ”哀家新得进贡的枫丹su,本想着送与陈妃娘娘分享,随命令秀萝送去。可当秀萝回来时,陈妃急急地派人来,说是秀萝趁人不在殿里,偷走了陈妃娘娘的御赐金钗,还说那钗十分贵重,要秀萝去问话。我虽为皇后,遇见这事也只能让秀萝去当场对质。可碍于皇后的身份,我也不好亲自跟去。秀萝是哀家娘家自小就跟着的婢女,她的为人本宫自是清楚,只怕陈妃这是有意挑事。“萧妃焦急万分,梨花带雨。

  ”那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帮什么忙吗?“杨冠问道。

  “这次请你救救秀萝,因为你的公主身份,也只有你可以救她与水火。”皇后抓住杨冠的双臂,恳切的说。

  看着皇后从来没有这样不知所措的表情,也联想到如果这次被冤枉之人是阿采,自己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去救援的。遂,杨冠点头答应。

  走在御花园的李渊父子,焦急的等着汪大监的回话。这时,汪大监迈着碎碎的步伐向他们走来“皇上在御书房,请李大人遂咱家来。二公子就请止步吧,在此暂且等候。”

  “你休要乱跑,在此勿动。”李渊回过头来命令道。遂跟着大监向走廊尽头而去。

  李家二公子站在绿廊中,瞟见下面石山旁一衣着华贵的妇人正在训斥一位宫女。“看来是位皇妃在教训人了。”李家二公子猜想道。

  可正当这位皇妃抬手准备向那婢女打去时,不知从哪里冲出位侠女,挥出一手,打向那位皇妃。第一眼就认出那冲出来的女子居然是上次在郊马场骑马的小丫头,这就有好戏看了。李家二公子双手抱臂,靠在廊柱旁,准备看一场前所未有的好戏。

  “大胆!”陈妃指着打自己一脸的杨冠。“来人,还不快把这不知天高低厚的小丫头片子给本宫拿下”可说归说,这可是皇上心爱的冠公主,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人敢上前。看手下人都不行动,陈妃再也忍不住,不由分说地和杨冠扭打在一起。杨冠那会示弱,一头撞去,两女人就这样你抓抓头发,我抓抓衣服,如市井老妇,丑态尽现。

  “这丫头敢打皇妃,下面的人还不敢上前劝阻,看来应该是个公主无疑。”李家二公子准确的判断。

  这时,杨冠用力一推,陈妃未站住,脚一滑,摔在了地面。顿时一阵惨叫,宫女们看见也吓了一身冷汗,迅速扶起陈妃,就往寝殿送。而这时,通知皇上的太监领着皇上赶到现场。

  杨冠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呆住了“胡闹!陈妃娘娘身怀有孕,岂是你想打就打的?”皇帝气愤的训斥道。

  “是她先招惹的。她冤枉秀萝偷了她东西,在这里私自用刑。”杨冠指着跪在一旁呜呜哭泣的秀萝。

  “秀萝?那你说说,事实是如何?”炀帝指着秀萝说。

  “回陛下,奴婢只是奉皇后娘娘的命,前来给陈妃娘娘送枫丹su的。并无公主所说的什么偷东西一说。“秀萝坚定加肯定的回话。

  杨冠更本没想到有这样一幕”秀萝,我是来救你的,你不要怕那女人,你说实话。”杨冠面向秀萝,睁大双眼。

  “公主,奴婢真是送糕点来的。确实没有其他了呀!”秀萝冤枉的语气道。

  “那,刚才,她还准备打你呢?”

  “刚才是陈妃生气说自己吃带蜂蜜的食物会过敏,准备一手扔掉。”秀萝指着满地被踩碎的枫丹su说。

  杨冠不明白,为什么秀萝要陷害自己,自己明明是来救她的呀,她与自己这些年也是态度极好,今日这是为何?

  “还有人可以作证,皇后娘娘,是她告诉我的,让我来。。。。。”还没等杨冠说完,一巴掌就呼啸而来。

  “还敢妄语!”炀帝愤怒的吼道。

  “来人,把公主关进她自己寝殿,没朕命令,不得出来。”炀帝说罢,挥袖而去。

  “狗咬狗,一zui毛。笨蛋,又被人算计了。”李家二公子淡淡笑着想。

  陈妃肚里的孩子就这样被杨冠打掉了,杨冠也因此被圈禁起来。炀帝在怪罪自己女儿的同时,也并没多同情陈妃,只叹她明明知道自己是有身孕之人,还不知收敛,和小孩子扭打一气,有损堂堂皇妃的身份。至此,各打五十大板,炀帝自觉此时已解决。

  “姜还是老的辣呀”秀萝佩服萧妃五体投地。“娘娘不费一兵一卒就去掉两个心腹大患,一石二鸟,娘娘这招真是绝了!”

  萧妃轻蔑的一笑而过:”一个黄毛丫头,无权无势,占着皇上的宠爱就想在宫中安逸生活,这只是给她一点教训。我孩儿都没享受的待遇,她岂能安享!“

  这已经是杨冠被关的第三天了,”公主,您就吃点吧,都三天了,不吃会死的。“阿采隔着寝门焦急的哀求。

  只见一只大手接过托盘,回头原来是皇上”下去吧,让朕来!“炀帝命所有奴婢退下。

  ”是朕,还不快快开门“炀帝命令道。

  ”就不,每次你都相信她们,不信我。我再也没有这个阿爹了,你走!“杨冠大声说。

  ”冠儿,不是朕不相信你,只是你想想,陈妃的孩子是因为你而掉的,没错吧?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话,可因为这事把皇后牵扯出来,事情就闹大了。倘若朕相信你,那皇后就是捏造事实,扰乱后宫,她是朕钦定的皇后,她的身后不仅仅是她一人那么简单,那可是一个庞大的萧氏一族。在这样的情形下,权衡利弊,朕只能大事化小,你可明白?“炀帝耐下性子,娓娓道来。

  ”所以,我就是那个“小”了?“杨冠推开门,委屈的说。

  ”女儿啊!你像极了你母亲。不畏权贵,充满正义。可这帝王之术,讲的是均衡,不是眼里容不下沙子,明白吗?你看你,万事都如此冲动,不加细想。到头来,狗咬狗,一zui毛,划不来。“炀帝摸着杨冠的头发轻声说。

  ”说说阿妈的故事吧,好吗?“杨冠靠在炀帝的腿上,又变成那个只会撒娇的小孩。

  三天后,炀帝把杨冠公主送往了长安。。。。。。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明星特种兵之冷血教官三国之纵横天下海贼之史上最强海军万界之气运掠夺重回地球二次元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皮皮神逍遥小地主都市之死灵雕刻师最强咸鱼门主我的妹妹是女娲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