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三十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章

  却说这烈日长安,毒日当头。因久未降雨,现如今需打通渭泾两河,以解城中百姓燃眉之急。而开拓河道,本就是消耗军力之事,现如今,唐军整装待发,正做好与宇文决一死战的准备,怎能因为区区护城河而放弃大好时机。于是乎,刘文静,长孙等人与李渊一合计,决定此次开通河道之要事交由长安原旧部人等。其实说白了就是把这体力活交给战俘来完成。

  原长安督守乃济河老将军,此人也算是战功赫赫,英勇之狮,然大隋大势已去,穷途末路,在长安一战中败给了李世民。唐军多次劝降下,济将军并不买帐,也绝不做买主求荣,厚颜无耻之行径,遂降为战俘,现如今只能与旧部不降将士一同沦落到泾河,挖泥淘沙,苦难无尽。

  说这,李密旧部程咬金与秦叔宝,因李世民乃慧眼伯乐,极其赏识李密旧部,本想在李家唐军中大展拳脚,施以报复,但是奈何李渊,李建成等人的陈见嫌隙,他两到此快两年都无任何战功,甚至真正参与的战事更是有限。“汝说,他们是不是还在防着俺?”程咬金一脸愤怒,不解的冲向秦叔宝。

  “你我本是山野村夫,在他们这些正规军中本就是邪门歪道,对咱们轻视自然是正常。好在二公子不嫌不弃,你我还能沙场练兵,已属庆幸了。你小子别要求太多。保不定哪日真正开战,总有你我出头之日。急什么?”秦叔宝胯下马来,席地躺于草丛间。

  “你倒是逍遥自在,不急不噪。可惜了俺这一身武艺,无处施展,今日实在想找人比试比试!”程咬金一边说着,一边shen展雄健双臂,看得出那无限蛮力是要呼之欲出。

  不料,听见远处传来鞭挞之声。循声望去,但见一年迈老兵正在被监视长鞭挞。正当监视长打得起劲之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把抓住监视挥动在老者身上的皮鞭,一阵呵斥道:“欺凌老弱,其罪当诛!”那一握臂力,哪是个区区监视能够承受的?疼的那监视哭嚷着赶紧求饶。

  “咬金,咱们万不可给二公子惹祸端啊!”秦叔宝一把抓住咬金肩,焦急而担心的说。程咬金听说这话,才又想起李世民为李密旧部人头担保一事,想起这怕惹出事来,连累了二公子,立马松手放人。且看这被鞭挞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济河,济老将军。

  “原来是济老将军,你感觉可还好?”程咬金认出了这位曾经与自己交过手的老将士。那时在邙山一战中,老将军还以一抵千军士,厮杀酣战,硬生生杀出一道血路。那时的程咬金就深深记住了老将军的英姿,深感佩服尊敬。而现在却被这些个无耻小人欺凌,程咬金更是恨上加恨,手夺马鞭,挥向那些奸佞小人。

  这山野蛮夫要是发起毛来,哪里是秦叔宝能够拉扯动的,连拉带劝,都没消他火气。一阵解恨后,咬金喘着粗气:“一人做事,一人当。回去告诉汝等将领,今日之事,是程咬金一人为之,要杀要刮找俺便是,休要连累他人!滚!”那被鞭刑监视,那是连滚带爬,瞬间消失在河边。

  此后,咬金与叔宝照料济老将军回到帐营,在一阵自我介绍后,英雄们那是相见恨晚。谈古论今,海阔天空,自不再话下。

  “一人做事一人当。休要加罪好人。”果然,这被打监视把咬金告到李建成处,这李建成正愁抓不到Lao二的短处,这人是你账中人,私自动刑鞭挞差使官员也是罪行,当初你也作保,现在出事,正好一并置办。

  这程咬金与世民跪于账中,让李渊很是作难。眼看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时。这李密旧部将领,甚是骁勇之辈,李渊其实并不想这时来治罪于他。可顾忌建成与大唐军士颜面,该如何权衡?李渊左右为难啊!

  “陛下,可容尉迟说句话?”但见尉迟敬德跨出一步,坦然立于账中,弯腰作揖道。

  “额?尉迟将军有何看法?但说无妨。”李渊期盼着他能说出点能解围的话。

  “其实那日程将军鞭挞监视官一事,尉迟是从头到尾亲眼所见的。那日,本就酷暑难耐,这监视官根本不管将士身体是否能够承受,连停下来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而济老将军本就年迈,体力自是不支,加上多年腿疾来犯,动作稍显怠慢。这监视就是拳脚相加,鞭挞不止。当时若不是程将军快手相助,我也定要赏那狗官一顿酷刑。所以,依在下之见,程将军根本无措。这等前朝旧官作风才应废除,扼杀之,怎可为难,声张正义之人?”尉迟将军娓娓道来,言辞铿锵。

  李建成听尉迟这番言论,那是相当意外。这尉迟和自己本是一道从于太子院,一道在河东建功立业,开拓疆土之人。理应和自己站在一边的,怎今日却要帮到李世民说话?尉迟,尉迟,你是糊涂了?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正要以此治住李世民,你是为何帮起外人来?

  李渊听完,终舒口气,大喜道:“尉迟这话说得甚好,深得朕心。这前朝旧习,本就是我军所不容。本着改变旧时恶行,才揭竿而起。不惜牺牲性命也要还这个天下以公正和光明。怎能让恶小人还继续当道啊?打得好!程将军,今日委屈你了。平身吧!”

  至此,此事算告一段落。大伙终于长舒口气。世民平身,抬眼看着尉迟,微微点头示谢。

  ”尉迟,你是不是糊涂了?这个机会多好啊!李世民可能会因此牵连,军力也会大打折扣。等了这么久的机会,你怎么?“建成指着得力战将,苦恼至极。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无偏袒何人,更不想加害何人!“尉迟一语双关的瞟向建成。

  ”那,你的意思是我小人了?“建成突然冷下脸来,背对尉迟,声音变得严肃而冷漠。

  ”公子,在下一介武夫,不懂权术,只知道保家卫国,鞠躬尽瘁。战场之争,各凭本事,正大光明。现如今,正是大唐用人之计,万不可为一己私心,误了战事才是正道啊!“尉迟真挚而陈肯。

  李建成闭上眼,长叹一声。他似乎有种预感,预感自己最器重的战友,终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这是不是就叫”道不同,不相为谋。”

  也罢,也罢!

  “公子,是咬金没听您的话,您就抽俺吧!您使劲儿抽!咬金如果敢吭一声,就不是大丈夫!”只见程咬金负荆请罪,跪于李世民账中。

  “嗯,今日不打,不如欠着,待罪立功就一笔勾销如何?”程咬金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兴致,“这好办啊!俺就怕没仗打。公子放心,俺绝不让公子失望!”说完,摸摸鼻子傻笑。让站在一旁的叔宝无奈的只有摇头。

  “咬金啊!咬金!你倒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人。”世民背着手走在长安月色中。

  “还有人与我很像?”咬金不以为然的说。

  “是这莽撞又仗义直言的性格很像!”世民满怀深情长叹一声,已经走向了树林里,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咬金和叔宝面面相觑,不知这公子所谓何人?

  且说杨冠被人连拉带拽的推入浣衣司。王沛霖立马怒吼浣衣宫女一干人等全部退下。进入内室,杨冠预感不妙,今日劫数看来是躲不过了。

  “姓王的,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要打,一对一。我杨冠奉陪到底。”杨冠松开羁绊,盯着一qun虎视眈眈的男人说。

  “谁说要和你打?老子且告诉你,老子这黑眼睛玩儿腻了,今日换换口味,尝尝鲜,看看蓝眼睛的是何味道?”说罢,招手命令手下粗壮大汉擒住杨冠,顺手抓来捆衣带,死死捆住杨冠手,拖往chuang榻,再将手绑于chuang柱之上。

  “王沛霖,你这个畜生,你敢胡来,有本事你放开我,这样绑着算什么男人!”杨冠开始害怕了,她不断挣脱,不断嘶吼。

  “你那点拳脚功夫我又不是没领教过,我怎么会笨到放你?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纵然你有天大本事,今日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他一边说一边示意手下人等快快退下。

  屋里现在就只有这两人。杨冠被狼狈束于chuang上,她吓得一身冷汗,只见那姓王的一边淫笑,一边先脱下层层外衣,再来开始拔自己的衣裙。

  她拼命挣扎着,嘶吼怒骂着。难道本公主今日就死在汝手?天啊!快救救我啊!”王沛霖,你这个畜生!你不要过来。滚开!“杨冠只得用脚狂踢不止。她拼命踢,仿佛这样自己的手就能摆脱一切。只看到王氏小人猛压住她shuang腿,不能动弹,开始撕扯她的裙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