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九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亦不觉在这圣水池都有一年了。这一年,杨冠除了刷马桶,还是刷马桶。累了就席地而睡,饿了就连清水粥食也吃,可居然忙得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夏暑任由大汗shi透衣背,冬寒任由雪水冻红双手。现在的她动作飞快,效率极高,连灵芝和她比赛都只有输的份儿。不是要劳其筋骨吗?不是要空乏其身吗?就让磨难都来吧!我杨冠什么都不怕,我会ting住,会勇敢,会承受。只是在有明月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抬头,望着那一轮,心想,究竟有谁和自己一样,也望着同一月,想着同一人?而这一年,阿采会尽量抽出时间来看杨冠,并会带些糕点,坚果,其实都是些妃子,丫头吃剩的捡,不过杨冠并不挑剔,只要是阿采拿来的,就统统笑纳,与灵芝一道分着吃,要知道这可比浣洗司的饭菜好多了,哪里还有挑剔的功夫。这一年,双喜会时不时来浣衣局给嬷嬷带来好处,也给杨冠带来少许信件,甚至总会雪中送碳,拿来消暑丸,冻疮膏,也总是淡淡的笑着说:“二公子捎来的,叫奴才一定交与公主。”不过这些东西甚是好用,这一年,杨冠没中过一天暑,没冻过一次手。“李世民,算没白和你同窗一场,想不到你小子还是个外冷心热的仗义家伙。”杨冠每次拿出药膏,总会这样想。

  “杨冠,快起来!”天还没亮,嬷嬷就拿脚踢着还在熟睡中的杨冠。

  “什么?嬷嬷有何吩咐?”杨冠揉着双眼,乖巧的问。其实这一年杨冠学到最多的是,那怕自己再不情愿,对嬷嬷那是必须语气和顺,态度谦卑,不然就如刚进宫的宫女们一样,挨几顿板子,连走路都困难,可该干的活一样也不能少,实在划不来。

  “今日那个收圣水的人死了,这工作就你们去干!以后洗圣水池的差事换其他人。记得穿干净点儿!”嬷嬷说完,赶紧捂鼻离开。

  话说收“圣水”的,必须在寅时刚到,就到各个寝殿去收集。其实这工作说起来倒也简单,看来杨冠和灵芝这是时来运转了,终于可以不用整日里对着一堆马桶。于是两人一路欢呼雀跃,有说有笑。

  说这次算是“升职”的杨冠,干着新工作甚觉满意。除了不用再干那龌龊肮脏的苦差事,还有自己和灵芝总算是可以住上宫女房了,不用整天臭烘烘,甚至有热水可以洗澡,这叫不叫升职加薪呢?不过,杨冠心中总是嘀咕,这般轻松单纯的差事,为什么总有宫人在此丧命?不觉奇怪吗?

  当职匆匆一月过去,这日寅时刚到,杨冠就和灵芝穿戴整齐,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一路收集“圣水”自是简单,各个宫殿宫女都把“圣水”放于宫门外,杨冠一行只需提起水桶放入推车即可。可到芜扶殿,却不见水桶。“肯定是小丫头贪睡,忘提出了,灵芝,在此勿动,我进去喊人。”杨冠吩咐灵芝在外守着,自己提起裙角,蹑手蹑脚的走入殿内。

  可一进园子,还是空无一人,连个掌灯的都不在,完全一片乌漆麻黑。“有人吗?”杨冠轻声喊道,生怕惊动里面人的好梦。但没人应答。杨冠提起胆子继续往殿内走。以前自己来这萧后寝殿多次,自是熟悉,不至于迷路。本想抹黑进去悄无声息取走水桶就完事儿,可刚一踏进内室,不堪入目的一幕便映入眼前。

  只见那层层大红纱帐内,烛光妖娆,黄金凤chuang中赤身LuoTi一对男女。那男人可能已是醉酒,犹如一摊烂泥,这会儿呼噜声阵阵;那女人缓缓侧身坐起,依然是赤身胴体,YiSiBuGua。盯眼一瞧,那女人不是别人,就是萧后无疑,再瞧那男人,还会是谁,当王世充是也!杨冠一未出阁姑娘家,看到这般情节,自是手足无措,一心想要扭头就跑。这一转身,却被萧后发现,立马喝住来者,顺手扯起锦络寝衣穿上,走出纱帐,细眼一瞧,没想到瞧见此事之人是杨冠,“怎么是你?你为何会进殿来?”萧后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悄声问道。

  “是谁在哪里?何人?”当杨冠正要开口时,内帐中那好色之徒突然一声吼。吓得萧后赶紧笑答:“没事,是我口渴,起身喝水。”等片刻,里面的人继续发出呼声,才立马拉杨冠出殿。

  “这里以后你不要再来。听见了吗?”站在行廊最暗一角,萧后小声说。

  “你以为我想撞见?一对狗nan女!”杨冠恶狠狠的看着萧后,两眼如利剑。

  “狗nan女?你还得感谢我这狗,不然你能活到今天?”萧后自嘲的笑着:“告诉你,今日不是我再救你,你就如那些宫人一样,刚才就又死一回。连死都不知为何而死!”萧后恶狠狠的抓起杨冠细小的胳膊,低声命令道:“下次再敢闯入,连神仙也救不了你!还不快滚!”随即一把甩开她。

  杨冠这才明白,那些宫人是为何而死:原来都是撞见她与王世充不堪一幕,被其杀害啊!杨冠一边想着一边已不知不觉跨出了寝殿大门。灵芝赶紧上前,瞧着杨冠这般惊魂未定的模样,担心的瞪大眼睛问:“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吗?”而杨冠不发一声,只是低头推车向前。

  说来也怪,经过那一次不巧撞见萧后苟且之事,杨冠不但没被嬷嬷为难,不降反升,现在都不再粘“圣水”一职,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浣洗丫头。

  不过这差事反倒没有那粗鄙活路让杨冠得心应手了,浣洗各宫娘娘,妃子的衣物,甚是为难杨冠。说这嫔妃都是绫罗金丝,丝,还分出无数大类,类又有各小种,有可以冷水洗涤的,也有必须温水轻浞,有可以皂角澡之,也有必须蟄灰与草木灰按一定比例之混合,加之特定火候熬制,再均匀涂抹在衣物表面,这工序之繁琐,知识之丰富,是杨冠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而更有甚者,居然连水都不可粘碰,只得运用滑石粉与香粉的混合,慢慢用手匀摇,直到污渍消失殆尽。一路学习中,杨冠总是gao错各种路数,不是遭嬷嬷一阵鞭刑,就是各宫嫔妃责罚,不是看在曾是一家人的面子上,她早死一百回了。

  却说这烈日当头,杨冠和灵芝又跪于簌毓宫前,因为把杨桐皇后的锦兰纱衣错当成淮南丝质,给水洗了,好好一件纱裙洗成了烂布条。要知道这可是皇后最喜爱穿的一件了。皇后殿里的嬷嬷硬要她罚跪在此,虽皇后也觉自己姑姑,不该如此,但又生性懦弱,不敢剥了嬷嬷面子。杨冠已经跪在此3个时辰了,其实她明白这已经是对她最轻的惩罚,心中并无怨言。只是这酷暑时节,烈日实在炙烤难受,不觉衣衫被汗shi透一遍又一遍。

  “哟呵!瞧这跪地之人是谁呀?”一阵浮躁轻佻的声音传来,一把青玉折扇抬起杨冠的下巴。睁眼原来是那王氏小儿,王沛霖是也!

  “一年寻思你一个大活人会跑到哪里去?原来是在当个浣衣司的小奴婢啊!来人啊!把这姑娘扶起来。”王沛霖不紧不慢的唤身后随从道。

  “公子,不用。现在是皇后娘娘发奴婢,是奴婢做错事在先,该罚!还请公子休管闲事。再说公子也无权撤了皇后娘娘的命!”杨冠低头,依然坚定正气的说。

  “落到这田地,还敢zui硬!那今日就看看本公子有无本事让你起来!”说罢,挥手命令手下人等连拉带拽把杨冠扯了起来,背过她双手,钳制起来。

  ”皇后娘娘,本公子今日向你讨个人去,不介意吧!那臣就领走了!”王沛霖料定内殿人无胆出来理论阻止,于是乎大摇大摆,招呼手下人等走出殿外。

  说这皇后本就是傀儡,小小年纪与杨桐在内室早就吓得浑身冷汗了,哪里还有阻止的威力。杨桐见姑姑被带走,看那人等走出殿外,立马快步跑下阶梯,扶起灵芝,“快去找阿采!”杨桐哆哆嗦嗦,语气中带着不祥。

  灵芝奔跑来到蕙昭仪处,还好阿采正在花园浇水,立马告知刚才情形。阿采急中生智,“快,去找双喜!”阿采拉着灵芝如箭奔跑。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