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再说长安,从东宫传来喜报,隋帝被杀,众大臣皆欣喜。纷纷劝说李渊即位。李渊在一番虚情推诿之下,改国号为唐,欢欢喜喜继皇帝位,号高祖。

  只说这加冕仪式在战时只能简简朴朴的进行,不过也是应有的环节一处不少的按程序完成。虽是战争时期,但许久没有这样的热闹喜事,所有人等,上到文武百官,下到各路百姓,都是齐聚欢腾,发自内心的高兴。军中军士点起篝火,围火起舞,市井更是张灯结彩,舞龙耍狮,一派祥和瑞气景象。

  李世民站在城墙上看着身外这般情景,再举头望那轮明月,想起这一路走来的不易,想起今日的成就之伟大,本应和这所有人同庆,可为何无此心情?想起了那在太子院的时光,还有那么个人。曾几何时,也是同一轮明月下的那个人,站在一树樱粉海棠下,青裙灵萝;也是这轮明月下,树上坐着的对影成双。月的光如此明亮,像极了站在阳光下的那个她,温暖纯真笑颜,痴痴傻傻不谙世事。还能坚持吗?你!现在还好吗?

  不觉一件披风从背后袭来,回头却是蕙芷笑着道:”初春夜最是寒凉,夫君可不能在紧要关头病倒了。“

  世民只淡淡一笑,遂又继续望着明月,继续他的沉思。蕙芷早以习惯了这样的夫君。他待人有礼,相敬如宾,你总是挑不出他的缺点,他的不周到,但却永远像是隔了一层纱,走不进他的心里,更是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小认识的这个他就是如此,智谋过人,有胆有识,英姿俊朗,年幼时就总是让人不由得想亲近,却又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就这样,不远不近,不咸不淡。也正因冷若冰霜的性格,自己又对他多了一分好奇,免不了有意无意的想亲近。如今得偿所愿,那怕他再如何冰冷,也终归是自己的夫君了。知足必福报。

  “公子,休要擅自离开长安!”世民和蕙芷忽然听见守城卫士正在发话。低头看去,原来是元吉硬要打开城门,冲城而出。

  “大胆!竟敢拦本将军的路!”元吉气急败坏的正要扬鞭挥向拦路将士,却不想被身后世民一把抓住手臂。

  “你为何拦我?我要去洛阳,我要去把那狼狈为奸的两小人杀个痛快!额!我想起来了,你不会是对她也有点意思吧?怕我抢了风头不成?”李元吉醉醉熏熏,桩子不稳,摇摇晃晃的说道。

  “喝醉了,就进账休息,休要再耍酒疯!”世民一把拉住将要摔倒的李元吉说道。

  她?她是指的哪个?蕙芷有点跟不上他两的节奏。

  “李世民!我且问你,攻打洛阳,你一拖再拖,是何居心?你听说了吧!杨氏一族已经被那两个奸臣赶尽杀绝了,如不是因为她一介女流之辈,怕是性命难保。她现在在深宫里不知受着多大的委屈,多大的罪。甚至深陷囹圄,生不如死,一想到这些,我就受不了!我受不了!我定要豁出性命,也要把她救出来。”说完,元吉一把抓起缰绳,一跃就想上马,不想被世民一把拉下,按压在地。元吉不服,也使劲想挣开束缚,于是两人相持不下,扭打在一起。蕙芷从未料到这两兄弟今日会遭如此情景,赶紧劝阻不赢。但根本无用,这一仗是在所难免了。

  一阵相持之下,元吉体力慢慢耗尽,力量开始减弱。世民用力拉起元吉抵于城墙角落,任他无休挣扎,只一臂力扼住他咽喉,完全动弹不得。

  “现,宇文化及大军四十万,而我们虽有二十万大军,还要顾忌突厥等人来袭,必须分出部分防止外敌,你说我们凭什么进攻东宫?请你告诉我?”世民吼道。这一吼声,连蕙芷都被镇住了,她从认识世民时,就未曾看见过他发如此大脾气。

  元吉一听现状,是觉有理,缓缓放下双手垂于两边。世民见他不再挣扎,遂放下手臂,语重心长的说道:“杨家一门本就当诛,但她不是没死吗,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段经历本就是她应该受的劫难,一个人需要经历磨难才能长大,成熟。躲不过,逃不了,但只要活着就有可能!一切都会过去的,她,会好的!”世民微微哽咽了一下,说到“她会好的”时,怎么连自己都没自信了?

  “你知道她的状况!”元吉瞪大不信任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你一直都知道!”元吉冰冷而尖利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是,对的!一直都知道。可那又怎样?知道也无力拯救于水火,只能找个替身,默默远远的站在黑暗处,关注着,不能出头,不能帮腔,甚至还要阻止她的反抗。想来甚是好笑,经过这些年,本以为自己不断奋斗,不断壮大,保护一个女人应不在话下,可现如今还是只能袖手旁观。自己这些年究竟在做些什么呢?连个摇摇欲坠的东宫还攻不下。这些年似乎自己什么都没做,一无是处!世民看着元吉,顿时满腔话语突被堵塞,不置可否。

  “李世民,我且告诉你,大隋虽已灭,但她永远是堂堂公主身份,你以为她有一天,真会低下头颅给你做小?别做梦了,她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元吉看看站在一旁的二嫂,再无话语,愤然离开。

  蕙芷站在他身后,许久,许久........他未发一言,只一个萧瑟的背影,一个落寞的身形。蕙芷知道了那么一个人,有那么一个人悄然住在某人心中..........

  杨冠走入圣水池,眼看着堆积如山的马桶,她真不知拿这些如何是好。先要做什么呢?用什么打扫呢?她一边操起衣袖,一边左右思量。忽听墙角一阵“刷刷”声,循声轻轻走去,看见一个12,3岁的小女孩正在用笤帚使劲刷着。只见她用头巾捂住口鼻,捞起袖子,坐在小凳上,把桶放于两腿之间,操起家伙,弯起腰用力刷着,并不时从旁边舀来清水,继续扫刷。

  杨冠顿时开窍,也学着小女孩的打扮,拿出头巾蒙住脸,再从墙角捡起笤帚,开始寻找目标。

  “还愣着干嘛?新来的?这些今日酉时都要刷完,还不快快干活。干不完,饭都被抢光了。”小姑娘一边抱怨一边继续刷。

  杨冠心想,在这种情形下,你居然还可以想着饭菜,委实也是个人才啊!不觉敬佩三分。可这第一次要端起这些秽物,杨冠实在下不去手。正在寻思是左手拿,还是右手抓的问题。

  “这里就你一人吗?小姑娘?”杨冠最终决定双手端下一个马桶,开始干活。

  “前几天还有个人,后来她的活老是做不完,没饭吃,总是挨饿,还被嬷嬷打,冬天最冷的那几天没ting过去,死了!”小姑娘不以为然的说。

  杨冠这一听,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一想到自己如果也洗不完,不会饿死或打死,嗨!算了,还是加紧干吧!学着小老师的样子,开始拼命刷。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如山的桶终于在酉时全部完成了。杨冠累得腰都直不起啊!再闻闻身上的味儿,天啊!自己都快嫌弃自己了。如果能洗个热水澡该多好啊!

  “我们吃饭去!”小女孩欢呼雀跃的说。

  什么?还有心情吃饭?杨冠完全不理解这小孩儿怎么只想到吃?只见小姑娘从别处领来饭食,递给杨冠:“你吃吧!我再去端。”

  杨冠涮了一天马桶哪里还有胃口吃下去饭,只笑着对她说:“我不饿,你吃,你吃。”小姑娘瞬间端在自己口中,拼命刨食。

  看着这个自己都已经累得不行,居然还想着为别人先端碗饭菜的善良姑娘,杨冠有些不解:“你为何会在这里干这伙?以前不是都是太监们干嘛?怎把个如花姑娘弄来干这等粗活?”

  却说这小姑娘名唤灵芝,本是被分到浣衣司浣衣的,可听说原来清扫圣水的太监有日在某个寝殿收桶时,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被立马处死。而灵芝本就是浣衣司最小的丫头,洗衣动作又慢,大家就专欺负她,让她和另一名有残疾的宫女来干这粗活。

  “不该看的东西?”杨冠心里直嘀咕这到底是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夜晚,躺在粗鄙简陋的茅舍,灵芝已经呼呼大睡,进入梦乡了。杨冠坐在全屋就只有一张竹席的所谓chuang上,靠在黄土不断落下的墙,却怎么也无睡意。忽然想起那双喜递来的竹管,才摸摸腰带,那小竹筒居然还在。拿出它,打开竹管一端,扯出一小块丝绢来,就着昏暗的烛光,看见上面工整写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也。”

  “动心忍性?”杨冠仔细体会着他写的每一句话,想这世道,只这句最是应景。

  “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李世民,你猜对了,我现在真的好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