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却说杨冠端起那金御酒樽,就往自己zui里送。只一只雪脂玉手飘然接过刚粘唇边的毒酒。杨冠睁开眼,发现这接过酒樽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萧皇后矣。

  “这杨家的男丁都死绝了,连个女娃都不放过,汝等还真是残忍!”她缓缓端起毒酒,坦然倒在地上,悠悠的笑着说。

  她这是要救我吗?现在这般情景,她自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她凭什么救本公主?刚才嫔妃们全数到齐时,却没见到皇后啊?她刚才在哪里呢?而现在又是何时进来的?难道是自投罗网?她如此精于算计之人,这样的情形下,还不快快脱身,自求死路岂会是她的作风?杨冠不解的看着这个谜一样的女人。

  “这姑娘还是先留着,说不定哪日能派上用场呢!”萧后用手指轻轻挑起杨冠的下巴,极其欣赏的目光说道。

  “一个小女人,有何用处?”王世充走到杨冠跟前,不解的观察着说。

  “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女人最是有用。说不定以后抵你千军万马呢!“萧后轻佻他一眼,顿觉这色迷迷的男人浑身su^麻,狠不能马上进账行夫妻之事。那一脸表情如此明显,让杨冠这未经世事的小丫头都看懂了。

  ”确有特别之处!可以一用!“宇文化及走下台阶,略感兴趣的瞧了一眼杨冠的眼睛:”不过,今后没有阶品待遇,需自食其力。我可不养前朝人等!“宇文说完,背着双手,大摇大摆的离开大殿。

  既然宇文化及都已开口,王世充也不好再剥了萧后面子。但实在不明白,萧后留着这个遗孤作甚。再思量,不过一女子,料定掀不起风浪,暂留之,也无妨。于是顺水推舟,就当做人情了。

  且说这萧后早在长安沦陷时就已窥见当今局势,未雨绸缪,先发制人。说是良禽泽木而栖也罢,说是见风使舵也行,不论怎样,她逃过一劫,让杨桐免于一死,她还保住了萧氏一族,更捡回杨冠一条命。至于贞洁,至于尊严,至于体面,这又有何干?抱住名节,保不住命,拿来何用?萧后淡然看一眼杨冠:”就派到浣衣司,嗯,浣衣都便宜她了,就去清扫圣水,便是。“她侧过脸,对秀萝吩咐完,就姗姗离去。

  次日,王世充立萧后之孙——杨桐为帝,继续打着大隋的旗号,对抗起义军。

  说杨冠,被削去公主爵位,贬为宫女,一切来得太快,不容她有半分思量的时间。现在的杨冠比阿采都不如。阿采好歹是主子室内侍女,粗活累活都不沾的。而她现在就是个连给宫女太监洗衣都没资格的最低级宫人。

  “阿采,你还是回去吧。出来太久小心被骂。”杨冠站在浣衣司衙大门外,接过小小包裹,欣然一笑。

  看着昔日锦缎绫罗穿戴惯了的杨冠,现如今只着一身粗麻灰暗素衣,平日头饰金玉凤钗,现在却只有青丝微微绕于身后,毫无修饰。这等朴素,简陋的装扮,阿采看得心酸难受,顿时滚滚热泪满面。“好了,别哭,好歹咱们都还活着,不是吗?一切都会好的,一定!”杨冠摸着低头哭泣的阿采的头,安慰道。

  “公主这次真要忍耐些,遇事可别再强出头了。这里再没有李家公子可以救公主了,您千万收收性子啊!奴婢只要一有机会定来看望公主。”阿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不放心的嘱咐道。

  是啊!以前曾经也有人这样说过,“以你的性子,我不在你身边,不知还会闯出什么祸来。”想着这句,总觉有种莫名的悸动,又一种莫名的期盼来。

  一边思量,一边走进了浣衣司大门。那浣衣司以前自己从未想起过的地方,也最是被人遗忘的角落。只见待洗衣裙堆积在大院的四个角落,个个堆积如山,四周层层叠叠搭起竹竿,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衣kù,中间的水井就有五口,只看见局里浣衣宫女各司其职,打水的打水,撮衣的撮衣,完全沉浸在各自忙碌的工作中,无暇看这刚来的小丫头。

  “刚来的杨冠?”那总管监视嬷嬷上下打量着杨冠问道。

  杨冠抱着包裹,只微微点头。看这总管嬷嬷约莫四十有几,一身青灰低值绸裙艰难系于肥胖腰中,在看那脸,圆盘脸颊,细眉细眼,抵榻大鼻还闪闪着油光,一张与其他极其不和谐的小zui,单薄而灵巧,看得出平时的巧言吝啬。“你工作不再这儿,跟我来!”监视说完,背起手,摇摇晃晃的已经走在前面。

  一路行之,处处是chuang被挂单晾于左右,忽而从布中钻出宫女拍拍打打,忽而钻出奴婢举手晒挂,忙得不亦可乎。在一门外站立住,只见门上牌匾写“圣水池”三个大字。

  “圣水池”?这是专为阿爹洗御花园水池的活路吗?杨冠正想着,那嬷嬷打开门,忽,一阵恶臭不觉扑面而来,刺激的空气连眼睛都睁不开!”哇“杨冠顿时一阵恶心,立马掩鼻蒙zui。

  “怎么?嫌弃?”嬷嬷侧脸瞟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问。

  “嬷嬷,可能您gao错了,皇后是让我清扫圣水,不是这里吧?”杨冠指着前方堆积如山的马桶,欲哭无泪的说道。

  “你以为,圣水池是个什么稀罕地儿?告诉你,你一个前朝俘虏,没死就不错了,洗个马桶那是老天爷恩赐你!”嬷嬷捂住zui,站得老远。

  杨冠顿觉这萧后实在可恨,现在羞辱自己更是体无完肤,愤怒火气就往上扑,握紧拳头,就想找那女人算账。可是刚一抬脚,却被一人拉住胳膊。

  回头看,这就是个15,6岁小太监,心想,你拉我作甚?只听小太监先发话道:“嬷嬷,让双喜好找啊!伙房桂双喜向嬷嬷请安!”说罢,就是深深作揖行礼。

  杨冠但听这人名,突想起这不是那晚在议事厅外被拽出的那个家伙吗?他可是自爆是李家二公子派来的眼线啊!

  只见桂双喜把嬷嬷拉往一侧,从袖中掏出一袋银两,笑着说道:“嬷嬷,这前朝公主乃是在下一救命恩人,本人实在不忍见恩人落难至此,但能力有限,只能能帮则帮了。嬷嬷暂且笑纳这些,日后再与嬷嬷送之。还有,您看,我一伙房管事的,就这点权利了,您还莫笑话。日后这恩人,还请多担待些!”一边点头哈腰,一边从腰间取下口袋。那管事嬷嬷打开一看,一块五花腊ròu,真是不肥不瘦,闻着味道正香。嬷嬷颠颠左手钱袋,闻闻右手佳肴,顿时眉开眼笑,使个眼色,快步走人。

  只说桂双喜鞠躬来到杨冠面前答道:“公主可还记得双喜?”

  “记得,你是李世民.........”正要说出口,顿觉还是心知肚明好,万一隔墙有耳。

  ”公主记得就好!“桂双喜一边答话,一边拉着杨冠来到门旁一槐树下。

  ”公主落难,我家公子自是晓得,公子飞鸽传书,还请公主忍耐,等公子相救的一天!这是公子让奴才转交的,并嘱咐要公主一定背下来。公主收好!“双喜从腰间拿出一小截竹管递给杨冠。

  她接过竹管,顿心中阵阵酸楚,委屈的眼泪滚滚落下。”公主莫急,定会有重见光明的一天的。双喜也会想办法为之周旋,暂请忍耐!”双喜下跪叩头便匆匆离去。

  “这是哪门子公主啊?如今都沦落到给别人洗马桶的地步了。以后的日子该如何过啊!”杨冠望着天,长叹一声。

  初春的阳光温暖又短暂,瑟瑟凉风开始袭来,仿佛告诉自己,春还要些许时候,是多久?还未可知,且需耐心等待!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