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却说长安,今日倒来了位贵客。这人便是瓦岗首领——李密是也。说这李密本盘踞兴洛仓,粮草丰足,将士勇猛,这几年围绕着东宫活动频繁,多次打败隋军。他也算天下一霸,加之好好经营运筹,以后大隋彻底灭亡,那与唐军也是成鼎立之实力也。但李密此人,骄傲自满,急功近利,又与将士们互相猜忌,不顾众人劝阻,刚愎自用,在与北上的宇文化及交战中,力量大大削弱,实力锐减。王世充看准李密猜忌心重这一致命弱点,发起一次袭击,彻底打垮李密大军。在此概不累述。而今,李密只能带着残兵败将,在左右无依之时,得以刘文静引见,才一路向西,逃亡长安,投靠唐军而来。

  而李家势力却对此次议和,意见相悖,两方势力争执不下。李世民劝父亲一方面稳住李密人等,来者是客,以礼相待,二来,李密军中英雄辈出,只要善加利用,定如虎狼之师也。万不可拒之门外,失掉人才。两方实力汇聚乃天助大唐。而李建成和李元吉坚决反对,认为这是引狼入室,李密小儿当初可以背叛主子,称霸一时,今日也定将背信弃义,万不可留于账中。至于那些个山中匪寇,完全是邪门歪道,不值一提,更不可加以重用。这一来二去争执不休,直至深夜。

  “那这样,瓦岗人等留于孩儿帐下,如有差池,我定一人承担!”李世民拱手弯腰立于李渊面前,坚定的说。

  “你承担?你承担得起吗?”元吉站在一边,翘起二郎腿,轻蔑的等着看李世民的笑话。

  “我以项上人头作保,如有任何瓦岗人等做出有损唐军之事,我一命抵之,这样总可以吧?”李世民眼光扫向两兄弟,冷冷的说。

  李建成听见他居然以自己性命担保,这却是个好机会。正愁抓不住你短处,今日你居然送上门来。回想那瓦岗秦叔宝,程咬金等人,性格冲动,又好战,还怕假以时日找不到打击你李世民的痛处。“好!既然世民开口至此,为兄的也不好步步相逼。你答应收入账中,那就依你。不过二弟你可说了,有任何差池你是要负全责的呀!”李建成站起身来,拍拍世民的肩,似笑非笑的说道。

  就此开始,世民账中便又多了各路英雄豪杰。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生机勃勃。自不再话下。

  许久,东宫殿内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等着自己的到底会是何种死法。杨冠被钳制得紧紧的,根本没有动弹的空间。她一直死死的盯着躺在殿中央的父亲,居然还希望他忽然能苏醒过来,重新获得新生?杨冠啊,杨冠,你可知现在的你,已经死到临头了?你可知自己将以何种方式死在这里?豆蔻大好年华,就将自己的一生停在这般年纪?也好!也好!至少永远是青春的,没有容颜老去,没有孤苦无依,也罢!也罢!阿妈还在天山等着自己,仿佛眼前就浮现出阿妈的脸,她一点都没变,还是一朵“天山雪莲”,她微笑着,那样的温柔,那样圣洁美丽。阿妈!小英来找你了,好吗?你一定也欢喜吧?阿妈!这里好可怕,带我走吧!带我走!..........

  但说,一纵队太监缓缓从帐幕里钻出来,个个手端金色托酒御盘,盘中各盛金色御酒壶樽一套,杨家人等抬头窥见,立马知道自己的结局所谓何。当纵队人马悉数到齐,一字排开,立于跪地人前,王世充沉稳缓缓走到杯酒跟前,举起其中一杯说道:“今,我本替天行道,斩出逆天之人,尔等休要记恨!欲带其冠,必承之重。汝等骄奢淫逸一世,而今,成王败寇,本该弑杀之,吾念曾经君臣一场,各位就各饮御酒一杯,也好安心上路吧!”说完,躬下腰,举酒潇洒倒于地,就当敬杨家诸位,快快上路。

  一听这番言论,杨家人等沸沸扬扬,吵的吵,闹的闹,骂的骂,嚎的嚎。杨冠怎觉这不是审判现场,倒像杀猪场?已为鱼ròu,还有反抗的能力?不如眼一闭,痛快饮下苦酒,来得更痛快,更尊严。

  “我看诸位还是省点力气,好黄泉地下快些赶路吧!”王世充眼见无人自觉配合饮酒,大袖一挥,背过人qun,向士兵点头示意,祭酒仪式现在开始。

  第一个祭酒之人,杨暕。但见他衣衫凌乱,披头散发,垂头走到酒樽前,颤抖着手接过毒酒,斜眼瞟向王世充,悔恨而狰狞的说:“王氏小儿,本王错信了汝等,让奸吝小人当道!不过今日我辈之结局,哪日定是汝等下场。小人休要嚣张!本王在黄泉路上定等着!”说完接过酒樽痛饮之,摔杯肃然席地而坐。不久,双唇黑紫,皮肤发青,抽搐几下,倒于地,气绝生亡。

  看此情节,杨家上上下下那是闹得更加欢腾,见诸人不合作,王世充指着人qun大叫喊道:“灌!给我往下灌!”,将士领命,立马开始实施强制措施。杨冠看着杨氏一族被三人小绑,五人大绑,士兵抓住狂扭脸颊,冷铁兵器敲开紧咬牙关,直接一壶就往口中倒去。被强制灌酒的,立马倒地口吐白沫,七孔流血,全身抽搐几下,就不再挣扎。看那杨昦,才12岁的年纪,硬生生被灌下毒酒一壶,瞬间生机勃勃的年轻生命就只剩下一副沉沉皮囊,生命尽变得如此轻贱,如此脆弱,瞬间就泯灭人间。

  “把酒给我吧!”一声轻缓又无奈,一声镇定又绝望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不自觉把头转向嫔妃那边。且看见陈妃娘娘高高抬起手,淡然的看着炀帝方向。

  “额?陈妃娘娘这是要殉葬?”王世充缓缓来到陈妃面前。

  “我乃陛下钦定,乃是大隋的皇妃,昨日是,今日也是,以后千千万万年都是,岂可被他人亵玩焉?”她一边说着,一边坦然而庄严的走向酒壶的方向,粉藕玉手拿过一壶,不紧不慢的倒在精致酒樽中。

  杨冠从未见过这模样的陈妃。平时只顾与她斗来斗去,却从未真正看清她的真面目。现在的她,就如一位大义凌然的女英雄,在敌人面前,面对生死,不卑不亢,视死如归。陈妃猛地抬起头,高高举起樽,扬起俊秀下颚,一杯顿时倾泻如口。

  “陛下,你且等一等环儿,臣妾绝不让您一人在另一个世界孤独一世。臣妾这就来,您等等我!”她走到杨广尸首旁,一路躺下,挨着他的xiong膛,笑颜如花,闭着如同睡美人般,只zui角一行鲜血徐徐流下,如开在雪白冰山的一排杜鹃花,装点得她是如此美丽动人。

  现在轮到杨冠了。那将士粗鲁的shen手想继续抓起她的脸,如出一辙的把酒倒入,结束使命,尽早回去交差。却未见杨冠挣扎,她只镇定的说:“都将死之人,逃是逃不掉的,我既为堂堂公主,死也要尊严的死,尔等放开,我自己来!”说完,举起酒杯,想一口饮下,一了百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