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自从宇文化及和王世充统领各部,架空一切后,这宫就不像宫,王就更不像王了。杨广整天更是以酒为乐,不问世事,甚至对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脑袋,妄言:“好头颅!不知谁来砍取?”完全等死的状态。

  又是一年的上元节快到了,今年宫中的节日气氛陡然锐减,再也没有大红灯笼高高挂,更没有了歌舞声色。以前的大臣朝贺纷纷,灯谜猜字喧哗,烟花炮竹声声,全然消失在这严寒的空气中。就连起码的大鱼大ròu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是清淡寡菜。宫中的宫女,太监更是饥不果腹,个个如打焉的萝卜,连宫中Ri清扫工作都是凑合将就。

  杨冠和以往一样,永远呆在她应该呆的地方,大树上,院墙中,而这一次却没有了惬意,多出的只是伤感,永远排挤不了的伤感。她遥望着长安的方向,总是回忆在太子院那些蹉跎时光,有荒唐的,有欣喜的,有可笑的,有意义的。。。。。。。不知不觉就潸然泪下,泣不成声。她多希望自己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在太子院逍遥自在,与朋友海阔天空,而现在的自己却必须关在此处,卷入一场回不了头的风浪,生死未卜,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是命运的选择而已。无奈!奈何?

  “呜呜。。。。”不知是哪里的小宫女在哭泣,杨冠断断续续听见哭声,心想自己都已经够悲惨了,居然还要听到别人的哭声,好不容易咽下去的眼泪又勾了出来。向哭声方向望去,只见在旁边一柏树下,几个半大不小的宫女围成一圈,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侧耳倾听,一人说道:“我都半年没有家中消息了,不知在关中父母兄弟是死是活?上元节本是家家团圆的日子,宫中干活虽辛苦,可年年都还能在节日收到家中来信,还有母亲做的元宵面,现在呢?恐母亲早已死在唐军手里了。”说着说着,她已泣不成声。

  其他女孩见此情景,更是哭成一片。那个最小的女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大喊:“我想回家!我要回家!”旁边一位稍大些的姐姐立马捂住她的zui:“你不要命了?被人听见,小心脑袋!”说完更加低声细语:“我在旁门看差那里听说,他们守卫士兵有好些悄悄跑掉了,就是想回家看看,有些捉回来的,就被.......”她缓缓做着割喉的动作。几个小女孩吓得直哆嗦,都不敢轻易言语,低头姗姗离开。

  杨冠一边细细体味刚才宫女的这番对白,一边跨门而入,看见阿采正在布置寝殿,惊喜万分:”阿采,你从哪里弄来这些好看的?“

  ”是往年剩下的,觉得丢了可惜,不想现在居然派上用场。看您Ri愁思,看见这些定会高兴些。“阿采一边挂起灯笼,一边笑着答。

  ”阿采,中原人特别看重这上元节,这天一定会全家欢聚,团团圆圆。我看宫人们因为我们不能回家与家人一起过节,实在太可怜了,不如我们想想,为他们过个有意义的上元节,可好?“杨冠眼冒光彩,抓住阿采衣袖说。

  思来想去,杨冠突然想起刚刚有个宫女想吃母亲做的元宵面,她便下定决心要为这些宫人们做一顿元宵面。

  想到不如做到。这本就是杨冠的至理名言。所言不虚,马上拉起阿采和殿内其他宫女来到御膳房,不顾厨子反对,抡起袖子,说干就干!

  你来和面,我来揉;你来混馅,我来包;你来烧水,我来舀。一阵忙完,又一锅。整个厨房都是叽叽咂咂,欢声笑语。真是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欢乐了。杨冠一个喷嚏,满脸的白面,还笑称自己现在完全就是小白脸了,逗得大家更是笑得前俯后仰。阿采看着公主久违的模样,顿觉这样的时光不要流失,能停止此刻该有多好!

  趁着元宵热乎劲儿,大家找来推车,装上美味,看见宫人就送,看见卫士就舀,忙得是不亦乐乎。宫中当差们先是一愣,完全没想到这公主殿下还有如此慈爱细致之心,为还在天寒地冻的宫人们送来一阵温暖。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啊,对于这些微小蝼蚁般的宫人,本应是无视存在的,可冠公主居然想到大伙儿,还雪中送碳,为本就饿得饥肠辘辘,冻得手脚麻木的宫人送上及时的一分尊重,大伙儿无不深受感动。

  累完一天的杨冠连衣裙都懒换,直接倒chuang就睡。阿采一边为她脱鞋,一边笑着说:”公主才好笑呢!人家是宫人伺^候主子饭食的,您可倒好,今日主子伺^候宫人饭食。传出去岂不笑话?”

  “管他的,要笑就笑吧!我才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呢!我倒觉得这次回宫,今日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也最有意思!阿采你说呢?”杨冠渐渐声音缩小,直到只剩下呼吸声........

  “公主,快醒醒!宇文将军差人来,让公主去大殿!”阿采神情紧张而严肃的狂摇还在熟睡中的杨冠。

  一听宇文化及差遣,杨冠猛地坐起来,头冒冷汗,心想怎么会让本公主去呢?这天都还没亮,找我去作甚?忽地,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出寝殿,只见几十官兵抄着兵器就站在门外候时多久了,

  ——抄兵器?在宫中,尤其是在后宫,那是被严厉杜绝的。现在这些人,明目张胆的带着家伙就敢进入后宫,看来今日确有大事发生。杨冠不停扫描着面前的每一个人,在心中打着算盘。

  那些士兵看见杨冠推门而出,立马上前压住她肩膀,掰住手臂,使她完全动弹不得。“大胆!连公主也敢造次!你们是何人等?”杨冠还在zui硬,做着垂死挣扎。

  ”这是宇文将军的吩咐,公主,小人们得罪了!“那领头的将士面无表情,看来这些话是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完全坦然镇定的脱口而出。

  就这样,杨冠被一qun男人押到了大殿。这时的大殿灯火通明,但以前的花里胡哨全然消失,有的只是一屋子的惨淡苍白。在大殿里还有许多被押来的人。这里面有杨冠认识的,也有杨冠不认识的。认识的有杨家二皇子杨暕及全家,三皇子杨昦及家人,还有曾在宫中走动的一行亲戚;不认识的看来也应该和这杨家脱不了干系。杨冠审视了一圈,脑筋转得飞快。

  这是杨家末日到了吗?是要审判我们的罪行吗?只见宇文化及高高坐在大殿之上阿爹坐的位置,旁边还坐着王世充这等奸臣。那阿爹呢?独不见阿爹?难道是连夜连晚接到密报独自跑掉了?杨冠不觉心中酸楚。

  正当时,一众将士押着杨广和大qun嫔妃来到殿前。看着阿爹一脸疲惫,狼狈不堪,杨冠直想立马冲上前,告诉阿爹,不必害怕,既然成王败寇,大丈夫死也要死得尊严,阿爹,还有我们陪着你,不必害怕黄泉路上独自行进。但那钳制自己的大手让人无法挣脱,只能这样看着他们的”表演“。

  “宇文小儿,汝与王世充狼狈为奸,朕并无亏待汝等,结果汝等反咬朕,现在居然还敢挟持朕及皇家人等,你们好大胆子!”杨广还在继续zui硬。

  “那是因为,有你,天理不容!你,罪当诛!今日,本大将要替天行道,把你这罪行滔天之人千刀万剐,以解民愤!”宇文坐于龙椅中,手指杨广,义正言辞,大义凌然。

  杨广掀开钳制的士兵,指着宇文说:“朕有何错?有何罪?”

  宇文这时并不言语,只微微向台下监视官点点头,监视官心领神会道:“汝,发动战争,穷奢极侈。相信奸邪,拒绝忠告;陷百姓于水火,使妻无夫,小儿无养,无数人流离失所,这种种罪行,难道还要再说下去吗?你若还要再听,恐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监视官洪亮的声音,把杨广的罪行细数道来,使大殿里每个人都能听见,一字不差。

  杨广甩开将士的牵绊,大袖一挥,一阵不削的狂笑:“哈哈哈,是,朕有罪?朕该死?难道你们这些小儿就没罪?你们这些人等,朕从未亏待过,试问你们中间哪一个没跟着本王享尽荣华富贵?你!宇文化及!朕哪里亏待与你,还有你王世充!修西苑,建运河,你们哪个没从中捞到好处?朕看你们早就盆满钵满,现在居然把所有罪过推在朕一人身上。你们干净!你们正直!哈哈哈,简直是最大的笑话,最大的讽刺!”看着阿爹醉醉颠颠的指着这qun大臣义正言辞,杨冠满含热泪,心中直念,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王世充冲下来,一巴掌打向杨广,随口冲他脸吐一口唾沫:“呸!死到临头,还zui硬!告诉你,我们一行人等是众望所归,代表所有子民,今日定要让你结束!结束暴政!”说完,一挥手,一qun将士手捧白绫立于杨广面前。顿时,大殿变得鸦雀无声,杨冠知道这不是梦,是现实。他们所有杨家人都是来观看阿爹死刑的。

  只见杨广无话可说,郑重其事地取下头冠,解下授带,盘腿坐于殿中央,坦然而平静的闭上双眼,含着笑意。执行将士将白绫熟练而快速的绕他脖子一圈,两圈,在两个大汉的左右用力拉扯下,炀帝的脸渐渐变红,青筋突起,牙关紧咬。

  杨冠不愿再看下去,她挣扎,她想摆脱,她不要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死去。她拼命呼喊着,咆哮着,哀嚎着,她顿时脑子里不断跑出与阿爹愉快骑马,愉快游玩的画面,她多希望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梦醒之后,自己还是那个自己,阿爹还是那个阿爹!虽他罪不可赦,但在杨冠心里,他就是一个慈爱,温柔的父亲,和其他父亲一样,没有区别。阿爹,不要,不要离我而去,不要再让我看下去了!求你们,求你们!杨冠呼喊着,模糊的双眼,只看见阿爹已经慢慢不再挣扎,他就像一具假皮囊,任人摆布,一动不动。阿爹!阿爹!杨冠总算摆脱钳制,一点一点爬向阿爹的地方,可当自己就要碰到他的衣角,却被王世充一把拉起,推入人qun。

  公元618年,隋炀帝逝。统治天朝三十八年的隋王朝宣告灭亡。

  ”现在,开始执行第二项!“王世充大手一挥,无数士兵大步走向前来,抓住杨家的每一个人,就像抓小鸡般,轻松,毫不费力。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