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四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

  杨冠走在回寝殿的小径中,沐浴着冬夜难得的月光,只觉连这月色也随着冬天的降临,渐渐凝冻,冰冷刺骨起来。那扑面而来的徐徐寒气,却夹带着丝丝梅香,又仿佛是在告诉自己,看这一派死样的冬,万物都已俱毁,但那细小生命却屹立不倒,酷寒之地也能散发阵阵暗香。不由得想起阿妈为何给自己起名小英。杨冠,你要坚强,要勇敢的走下去。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放弃了回天山的可能,那就把这牢底坐穿,看看自己究竟会走向何方,山穷水尽是否还能笑看风云!

  杨冠一边心中念叨,一边低头提裙步行。突然,从路边假石山里穿出个人影来,吓得杨冠就是一缩腿,差点仰头一跤。惊魂刚定,借着月光才真真看清这来者何人——原来是王世充那不成器的儿子,王沛霖是也!

  “大胆,姓王的,你居然敢吓唬本公主,就不怕本公主治你死罪?”杨冠一边喝道,一边准备就是飞起一脚踢向王沛霖。

  那狂徒就是侧身一闪,刚刚避过杨冠一脚。只见他一阵奸笑,双眼露出邪光,缓缓逼近杨冠,那一脸表情看得杨冠心里发毛,惊悚难测。停顿半响才听他开口道:”想不到这殷冠就是杨冠,本公子居然不知同窗多年的居然是个小妮子,甚觉有趣,有趣!看来你我缘分岂止于太子院?不过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那满口酒臭外加淫邪语气,直熏得杨冠胃里翻涌。她侧过脸,不再瞟一眼那狂徒,一阵不削笑声:”呵!几日不见,你小子居然又不知天高地厚起来,连本公主也敢如此造次不尊。太子院教训还没领教够?信不信现在本公主就费了你?”杨冠一边笑答,一边握拳掰起响指。

  那登徒子猛一退步,指着杨冠鼻子就是狂喊:“姓杨的,休要再张狂。本大爷告诉你,你这杨家已经穷途末路,没几天好日子过了,本公子今日是看得起你,才屈尊与你会上一会,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呸!”王沛霖越骂越起劲儿起来。

  杨冠看他酒意复加,满zui狂言,继续掰着手指,目露凶光缓缓向他走去,姓王的才意识到这黑黢马孔之地,自己又无后援支柱,渐渐心虚起来,但zui里继续JianYing道:“本公子还有要事在身,今日暂且放你一马,下次老子定找高手治你一治,让你再敢嚣张!”一边说着一边连滚带趴地快速闪人。

  看着那狂徒仓皇消失在雪夜冷光中,杨冠如雄鸡战斗的羽毛才呼的松懈下来,长舒口气,“嗨!连个都守世子都敢对公主一番调戏,这阿爹也真是无用之王了!”还记得李世民说得那句话“要想不被别人踩在脚底,自己就要变得强大。”正是说的当下啊!

  抬头,就在不远的前方,阿采提着灯笼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等候自己的回来,那温暖的光点和熟悉的身影才可以聊以慰籍。现在杨冠只得摇头叹息,也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吧!

  再说这长安李元吉,这几日就如热锅里的蚂蚁,站在城墙上焦躁不安,来回踱着步,越往洛阳方向看,心中的焦急之火就烧得越旺。考虑再三后,他遂提起红缨长qiang,快步去往马厩,恨不得骑上飞马,早日单刀直闯东宫,救小猴子于水火。

  可当他正要牵马缰绳时,一只手却先一步拉住缰绳。才看见阻止自己的人正是大哥建成。“大哥,休要再阻我,我心意已决,你们见死不救,我去!说好不连累大家,闯再大祸,由我一人扛,绝不连累李家人!”说完就准备去抢缰绳。

  “今日为兄绝不是要阻你英雄救美路,只是笑三弟好糊涂!”建成拉过元吉,坐于栅栏前,浅笑着继续说:“三弟,你以为你深入险境,就只是你一人之事?要说你能成功救美也就罢了,可那东宫外有宇文化及层层把守,内有王世充和文武百官团团包围,连一个苍蝇都难飞入,你又有何法子进去?即使你有飞檐走壁的本事进去了,能把她一起带出否?被抓砍头对你事小,你为红颜一死也可成就千古美谈,可她又何以自处?杨广生性多疑,气量狭小,判她个里通卖国都是轻的。到时救人不成,反被你害,你说你是不是糊涂?”建成耐心循序开导,元吉觉甚是有理,渐渐放下焦躁之心,平静了许多。

  “三弟啊,三弟,现在我们占领长安,东取洛阳东宫那是迟早的事,她乃一公主,在宫中自不会吃亏去。你大可放心吧!与其担心她在宫中安危,不如兄弟齐心,看看这洛阳何时打,又如何打法,好尽早取下那皇帝老儿的狗头,到时就是你我兄弟二人的天下,还怕她跑了不成?”建成拍着元吉的肩膀,继续道:“这二弟也不知是作何打算,现在攻占长安,居然不趁胜追击,反而歇兵止戈,还说服父亲大人另立太子?父亲居然还答应了,如今倒是事事听令于他?甚是不服!”建成手捡碎石,愤怒执向远方。

  这不禁提醒元吉那晚在太子府见到世民身影,心中思量,就觉这李世民居然也冲着杨冠而去,再回想那日在太子院与杨冠最后的告别,问她心中之人可是李世民时,她也是低头无语。这两件事联想起来,李元吉握紧拳头,发现其实外姓敌人已不重要,而这个兄弟才可能是最大绊脚石!

  “大哥也觉得二哥在故意贻误战机?”元吉瞪大眼睛问。

  “不知Lao二想的是什么?那日在父亲账中无意听说东宫安cha眼线的事,看来这东宫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中,他是有确切消息才不妄动的。这人沉浮极深,提前做好了碟者准备,父亲是言听计从,连我的劝说都不听,如此人不得不防啊!”建成立于马厩前,背手长叹兮。

  “他这是欲擒故纵吗?好个李世民,不仅会邀约战功,还有其他外心,士可忍,孰不可忍!大哥,只要能尽快让我攻打洛阳,小弟愿与大哥荣辱与共,肝胆相照!”李元吉拱手行礼,一心只想快快开战,哪管其他一切。

  却说李建成在军中本是威望甚高的领头将领,可经过西河与突厥一战,再一路厮杀,他李世民现在在军中战功赫赫,无人能及,各路将士无不心服口服,而自己这些年在河东建功树业,回到唐军后,自是低他一等,每战下来,感觉自己无论是在军将之中,还是在父心的地位都大不如前。眼看快攻占洛阳,千秋大业胜利在即,自己本是太子不二人选,大好江山唾手可得,他李世民这样半路杀出,会对自己有很大威胁,本是稳拿太子宝座,现岌岌可危也。眼下,自己只有联手元吉,一步步把他拉下马来,才是正道。李建成拍着兄弟的肩,不觉心中又松口气,现在有元吉与自己站在一边,左右支援,今后定能稳坐太子位,让Lao二野心不能得逞。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