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二十三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三章

  “公主,今日是陛下特意为公主平安抵达东宫安排的洗尘宴,洛阳各大门阀贵胄都会齐聚于此。公主乃今日主角,不去恐有不妥,老奴也不好向陛下交代啊!公主殿下还是饶了老奴吧!”汪大监跪于杨冠脚下,诚恳重负的求道。

  “有什么可庆祝的?国将不国,他还有心思洗尘接风,真是无药可救!”杨冠一边擦着匕首,一边淡然的说。

  “公主可不能再讲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啊!陛下心中并非公主所想,陛下其实是感回天乏术,所以才Ri借酒消愁啊!这多日,只公主回宫,陛下才眉头略微舒展”大监已经趴在地上,头冒汗珠。”今日殿内来的都是朝中重臣,连常年在外的宇文将军都捷战归来,两桩喜事,陛下今日心情大好,今早传膳,连酒都未叫之。公主千万不能败了陛下的兴头啊!“汪大监连连嗑着头。

  宇文将军?宇文化及?杨冠开始有点兴趣了,在心里打起算盘来。话说这宇文化及,自幼家世官宦,皇帝的大公主都嫁与其弟。他文武双全,有勇有谋,战功赫赫。曾为杨广称帝立下汗马功劳。现今,瓦岗大军盘守兴洛仓,迟迟不敢进攻一尺之近的洛阳,都是有宇文化及与之周旋,次次击败李密进攻,才换来这东宫一时安逸和平。在杨广心中,有宇文在,大隋就在!可见宇文家的实力在朝中无人能及也!而今,杨冠一来终于可以见到心中战神般人物,二来可以劝说宇文将军助己,攻打长安,夺回失地,救侑儿于水火。这算盘打好,杨冠起身整理衣裙皱褶,屡屡头发,拉起汪大监,笑着说:”既然,阿爹如此这般盛情,我再推脱就显得我这当儿女的不孝了,那现在,说走就走吧!”说完,拽住大监的衣袖就往大殿跑。大监看着这公主变脸如翻书,不由得心有余悸。

  话说炀帝听那陈妃枕头风吹,为公主接风是假,实则是想借此机会为杨冠招募姻缘。眼看女大不中留,这已经留来留去,快留成愁,还是及早做打算,速速招个驸马,把这不听话的“女中豪杰”快快嫁走,落得清静安逸。所以这天的接风宴那是各路贵族齐齐上阵,关键是各家显贵公子全数到场,场面那是相当热闹。皇帝招女婿,大臣自然是心领神会,想攀附龙凤的,想升官发财的,都送上适婚宝玉,定来此一绝高下。

  杨冠看此情景,慢慢才看出门道。那年轻公子有的风度翩翩,有的英姿勃勃,有的油腔滑调,有的拽文弄墨,有的居然是太子院学友,比如王沛霖一行人等,看得杨冠那是眼花缭乱,耳朵起茧。人家都是被蜜蜂蝴蝶的女人围绕,本公主居然被无数富家公子环顾,杨冠啊!这感觉其实很好!

  可自己的真实目的是在宇文化及,左右寻之,都未见宇文将军的身影,眼看酒宴舞会,推杯换盏,时辰已经不早,可这宇文化及还真是大头,都快宴会结束,他都居然还不现身,派头可真是不小。

  正当杨冠举酒寻思时,只听汪大监一阵宣:“宇文将军觐见!”杨冠立即抬头来看这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宇文将军是何等尊容。

  只见那位高大魁梧,身材健硕的身影,踏着沉稳自信的步伐,他身着金甲铠衣,朱红战靴,手持青龙宝剑,立于殿前。走进些,面容渐渐清晰可见,方正脸,利剑眉,炯炯眼,英ting鼻,再配上那常年征战,风吹日晒的古铜肤色,确实英姿不凡,威武异常。嗨!宇文蔺佳啊,宇文蔺佳,你怎就生的秀气至极,却不像你家父这般一半啊!杨冠心有万千感慨,如果不是年纪不惑,杨冠今日肯定招他为驸马了。当然这只是闲话之。

  只见还未等杨广召唤,宇文化及走上阶梯,来到皇帝身旁,也并无作揖叩首,直接让陛下转入议事堂议事。杨广心情不悦,索然离场而去。杨冠心有不甘,随即跟去看有无机会接近将军,达成心愿。

  只见议事厅中已有王世充等候多时,宇文将军沉默许久道:“瓦岗战事已久,终年鏖战,我方折兵不计其数,现兵力早已捉襟见肘,陛下手持羽林军数万,可为老夫所用,现老夫已立好派兵诏书,陛下只需玉玺加印即可。”宇文化及抖开自议圣旨,不屑的摊在杨广面前,语气不容商量和置疑。

  杨冠看着这一文一武两名重臣,双层夹击,阿爹完全无反抗之力。话说这羽林军乃是皇帝贴身卫队,是保护陛下及皇家基本安全的护卫队,直接受命于皇帝陛下,无人能控制把握。如果把此军从皇帝身边撤走,那就相当于砍掉杨广的双翼,化解杨广的保护膜,让他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人宰割。

  杨广自不是傻子,不会将唯一兵权交与宇文化及,万一一天宇文人等翻脸不认人,自己命休矣!这点厉害关系他是知道的。只见杨广抱住玉玺,死死揽入xiong怀,说什么也不愿交与宇文。可这两人:王世充钳住杨广左手,宇文化及掰开右手,居然可以与皇帝明争军权,抢夺玉玺。杨冠看此情景,立马提裙就想往前冲,制止二人大逆不道之行为。可正向前冲时,又被一人拉住双臂,使劲往殿外拖。

  拖拽之人,实为一个小太监,杨冠心想连个小太监都敢拦公主的道,虽说国之将倾,当真所有人都不再把皇家人等放在眼里了?遂准备破口大骂。可正当骂时,那小太监先细语道:“公主莫气,小人是李家二公子派来保护公主的,小人名唤桂双喜。公子吩咐小人,您最是行事冲动,遇事定要按住公主,勿闯大祸。公子派小人向公主传个话:”侑太子安好,望公主勿念,更勿妄动。“”说完,那小太监左右看看,低头垂手,悄然离去。

  杨冠更是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这小太监居然是李世民派来的?还口口声声保护本公主?连东宫守卫重地,他李家都有眼线,这里一切都有可能暴露在他们面前,一览无余啊!杨冠想一想,都觉一身冷汗!

  再来到议事厅,只看见他王宇两人,狼狈为奸,一番争夺后,声色酒ròu之人怎敌厮杀大将之力?杨广口喘粗气,终松开手,宇文化及坦然一笑,重重盖下印章,轻蔑一瞟“圣上”,裹上“诏书”,与王世充摔袖,大笑而去。

  杨冠一切都看在眼里:大臣的忤逆,阿爹的狼狈。她本想上前安慰安慰受伤落败的父亲,可奈何王者落败也有他舔舐伤口最后的尊严,现在的安慰只会在受伤狮子伤口上撒盐,痛上加痛,无济于事。又何用呢?又何必呢?

  今时今日,已经任人宰割。阿爹,你体会到了吗?以后,无数这样的屈辱,你会慢慢品味!杨冠暗然转身,满脸水泽,一路走,一路在心里念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