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走进太子院,这里已今时不同往日。门厅冷落,阁楼萧条,那尚学苑的招牌也在某日暴风雨后摇摇欲坠了。打开门,迈入学堂,上课场景不觉还在眼前,夫子在案几自顾自的念书,下面睡熟一大片,仿佛大家的呼噜声还不觉于耳。可又为何让书桌染上尘埃?坐在自己曾经的位置,仿佛身旁的人还在和自己抢那只笔,而学堂的各位也还在谈天说地;走在回廊,望向那边的墙角,以前最是热闹赌馆,而现在却也空空如也;阁楼的窗结满蛛丝,悠悠晃晃,蔽日的竹帘也破洞百出,满目疮痍。这里因为战争已经空无一人了,所有世家子弟都各回各家,各跑各路。文帝之后,太子院第一次没有夫子,没有学员,什么也没有。却只剩下青青翠竹,淙淙崆鸣。

  一路走来,杨冠不觉落下泪,一种莫名的惆怅萦绕心间。她多希望还是那个当年的自己,蹉跎岁月,闲散时光。奈何只留下幽幽回想。

  ”公主,快回去吧。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还是先回去吧!“阿采不放心公主一人在外,一边为她披上斗篷一边说。这三伏大热天的为何披斗篷?实则时局太乱,长安城已经到处打砸抢烧,奸淫虏虐,完全陷入了混乱。

  ”阿冠,听说了吗?“歆亦看见她平安回家,拉着她的手说。”李家也造反了!”歆亦目光坚定,深信不疑。

  造反?怎么可能?李世民,李元吉?他们曾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怎么会造反?可是回想那日,见到李世民最后一面,他那什么选择之类的话,不觉里面大有玄机啊!原来,原来他所说的选择是这个意思啊!杨冠这才恍然大悟。可自己居然还鼓励他,让他强大,相信他一定会成功?天啊!这是犯了多大的错误啊!李世民啊,李世民,你是何时动的这等心思?你们这是商量好了要一起造反吗?那我们之间的友谊又算什么呢?难道有朝一日,我们见面要刀兵相向吗?还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杨冠顿觉一阵眩晕,眼前漆黑一片。。。。。。。

  八月久雨终放晴,唐军一早沿着山边小路,急行军来到霍邑城边。李渊先派建成率领几十个骑兵在城下挑战。那守城者宋老生一看唐军人少,立马轻敌,亲自带了三万人马出城迎战。看他出城,李世民突然从南山冲下,一路居高临下杀将而来,顿时黄沙漫天,声吼阵阵,把这宋老生人马冲的是七零八落。宋老生想急忙调头回城,哪知李渊已经占据了城池,紧关城门,宋老生走投无路,被唐军乱枪刺死。

  唐军在霍邑一战,让西行城池为之丧胆,纷纷开门投降。唐军一路杀过,并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却是军纪严明,劫富济贫,深得老百姓之爱戴。攻进城内,百姓积极配合,军民一体。自不在话下。

  现在,唐军直指长安,蓄势待发。

  坐在黄土城墙上的李元吉寂寥而愤慨的喝着一坛杜康酒,这已经是他今晚喝下的第五坛了。望着云淡风轻的月光,其他将士正在山坡点起点点篝火,唱歌跳舞,把酒言欢,而他只是一口口灌下的苦酒。想着让自己醉吧,一醉方休,睡一觉明天继续骑马打仗,可这酒却越喝越清醒,越喝越无味了。

  “三弟,让大哥好找啊!居然在此自得其乐,落得清静!”建成笑着大步向前,与元吉并肩屈腿就坐。

  “李世民还真是会打算,差我们做些诱饵事,决定性时刻他立即冲来,控制局面,风头占尽,功劳都到他那里去了。“元吉猛饮一口。建成只是淡淡一笑,不言语。

  “还是大哥幸福啊!自得娇妻美娘,两情相悦,成家后才可放开拳脚,大展宏图。我们三人中只大哥让人艳羡之!”元吉一半醉话,一半醋话,建成听得是云里雾里,深觉好笑。

  “额?听三弟这意思,可是有意中人了?”建成仔细揣摩着元吉的话说。

  “嗨!奈何我心向明月,明月。。。。。?”元吉看着这轮无暇的月,脑海的回忆万千。

  “我听说那个在太子院与你要好的殷公子实则东宫公主杨冠也!真是太不可思议!”建成一切了然于心,故意说这话试探试探他的心意。

  “大哥,求你件事,可答应?”元吉虽在家排行小,但从来是家里的掌中宝,父母迁爱,哥姐照顾,要说他是蜜糖罐里长大的也不为过,加上自己从小乖巧聪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从未求过人。建成看着元吉微醉的脸,认真听他接下来说什么?

  “到时候打到长安或者东宫,能不能让我先进去?让我来打头阵。”元吉说这话时就清醒了不少,显得那样真诚又忐忑。

  “你,你是想找到她,带她出来吧!”建成完全明白他的心思。

  “我保证完成好任务,绝不给你们掉链子。只是我放心不下的人就只有她,如果其他将军先杀进去,万一伤到她,怎么办?她本就是烈性子,遇强则强的性格,我担心她一时想不开,拔剑自刎。”元吉满脑子想的不是别的,就只有她而已。

  建成看着这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三弟,突然觉得他长大了。以前小时候,好吃的,好玩的,都占为己有,从未考虑他人的想法和感受,而现在,他居然会担心他人,为他人考虑,谋划。但更没料到他对这个公主如此上心,本觉就一女人,他喜欢到时绑来送与他便是,没想到他处处为她考虑,似乎愿为她做一切。这到底是好是坏呢?李建成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这莽撞稚气的三弟,终于长大了!”建成拍着他的头,就像位慈祥的父亲。

  “咚咚咚.....”一阵沉闷的敲门声,惊醒了还在熟睡的阿采和杨冠。阿采披衣出来,只开一缝,从外面探进四儿的脸,四儿是太子母妃歆亦的贴身丫头,一般她这等级是不会轻易出来传话的,看她急切的脸,阿采放开大门,好奇道:“四儿姐姐,这样急,所谓何事?”

  “主子让我来告知公主,接到洛阳密报,明日会有精甲护卫从洛阳赶来接应我们回东都。听说李家唐军快打到长安来了,长安快守不住了,今日务必收拾收拾,明晚就撤。千万保密,切不可外泄!”四儿悄声耳语后,急急而去。

  杨冠一边收拾,一边想,万万没料到,李家的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回到长安。而这一切只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到底是李家军太厉害,还是阿爹太无能呢?杨冠也想回到阔别已久的东宫,看看阿爹是有多么伤心,失落。自己定要在这个最困难的日子,陪着他一起度过。阿爹?你可好?

  “公主,我刚才在大门口有人塞个东西给我,打开一看,是写给公主亲启的信。”阿采惊惊慌慌的关上门,塞给杨冠一封信。

  “今晚亥时,在太子府后竹林,见面自会知一切。请务必相信,绝无恶意,切相信!”杨冠反反复复研究这信所谓何人?所谓何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