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十七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七章

  大雁南飞,又飞回。一年时光就此而过。不觉已是公元617年。

  这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每一个好儿郎都是命运的转折,这是年轻人的一年。这一年江湖豪杰并起,五湖四海并乱。大江东去,浪涛滚滚,有无数英雄在这大浪淘沙中崛起,也无数英雄尽折腰。来吧!风浪再来得猛烈些,让那英姿少年们大展拳脚,千锤百炼,为实现理想,为完成抱负,为保护家园,为战出一方新世界!

  这年,李密大胜张须陀,大隋猛将战死沙场,又为走向悲怆更进一步。这年,李密东取兴洛仓,(东都洛阳的最大粮仓,洛**资的保证)开仓放粮,尽得当地百姓拥戴。这一年,河北窦建德如一匹黑马,持戈而战,打得隋军节节败退。这年更是李家军的一年,这一年,他们,都在迅速成长。

  山西太原,长孙府。

  长孙无忌站在妹妹的闺房前,轻轻推开虚掩的门,一屋素洁高雅,书香萦绕,”这里全不像个闺女房,完全书斋一间。“长孙刚跨进门槛,便被这一屋书家典籍所震撼。

  ”妹妹这简直是要当女宰相啊!几月不见,书籍是快铺满屋啦!“长孙最是佩服其妹,蕙芷。却说这长孙蕙芷,虽是一介女流,但绝不是只知描眉刺绣,风花雪月,小情小爱的无见识之小女子。此女知书通达,博览qun书,见识广博,关键还名目善睐,冰雪聪明,实属世间难得出尘之人。

  ”哥哥,幸苦,一路车马劳顿,今日定要好好接风。”蕙芷看见大哥前来,立马从书几前站起请安。一请完安,似有未言之语。

  “哈哈哈,我就知道问我幸苦是假,问李世民是否回来是真啊!”无忌一边说着,一边挑衣坐下。

  蕙芷心想哥哥定要拿此取笑一番,却并无尴尬,反是大大方方继续说到:”哥哥说我关心,你就不关心?哥哥正需向世民这般果敢将相之才与己一道共赴前程,难道哥哥就不急?“

  ”果然是蕙芷兰心的女娃啊!哥哥这些心思,骗得过别人,却万骗不过吾妹啊!“无忌仰天长叹,若有所思。”蕙芷,你想好了吗?真的想好就是他了吗?做出的决定,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生死无论,李家和长孙家就连成一气,以后一荣具荣,一损具损啊!这可是一场豪赌,妹妹可想好?“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蕙芷坚定的目光,使无忌更增添了几分信心。

  这边说,李世民从太子院离开,就与元吉兵分两路,元吉不顾世民反对,毅然决然去了河东,投靠大哥建成。而世民日夜兼程,快马加鞭,在五日后赶回了太原,与父李渊汇合。父子一阵寒暄不在话下。

  第二日,世民便早早敢去县衙报道。立于堂前,作揖请安,甚是恭敬。

  “看来这太子院没有白学嘛!礼仪仁孝学得是有模有样,分毫不差啊!”只听堂前那人一声甚是洪亮。待转身面向世民,才恍然:“无忌兄!”如此这般旧友相见,分外亲热,不在话下。

  “世民兄,今ri本人收了位囚徒,此人罪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为兄实难定夺,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如交与世民兄来裁定?”长孙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世民来到牢房。

  一跨入大牢,一阵昏暗潮shi,发霉酸臭味扑鼻而来。打开牢门,在里间坐着位中年男子,他一回眸,世民马上认出了他来:“刘兄!”且说这囚乃刘文静,他本是瓦岗起义军李密的舅子,因李密反贼难除,刘文静本是太原县令,也被株连,打入这大牢。他和世民在太子院之前就十分要好。曾在打猎途中,世民险些被虎伤,是刘文静二话不说,在紧急关头就他一命,在这过命的交情下,他两是无话不谈,无牛不吹的知心朋友。

  久别重逢,兄弟自是感慨万千。在牢房席地而坐,世民居然在此和故友秉烛夜谈,无忌自是知趣,送来好酒,掩门而去,命人不许打扰。

  “这天下大乱,非汤武高光不能定也!”刘文静长叹一声,苦饮一口。

  “刘兄怎知无人?只不识此人也。今日吾愿与君彻夜长谈,共讨大事,岂不快哉?”世民举酒碰杯。

  “现如今隋主昏庸,荒淫无道,李密围东,盗贼蜉结,国将不国,而如有一人,振臂一呼,qun英响应,这四海不难定也!现太原百姓皆惶恐避盗,文静在此为官数年,熟识豪杰之士,一旦号令,可汇聚数十万人,如果加上令尊所掌之兵,可有十几好万,一令之下,谁敢不从?谁与争锋?”刘文静肆无忌惮的大挥衣袖,自信满满,这番言论JiQing慷慨。

  世民只管饮酒,笑而不答。

  “长孙兄好计谋啊!让在下与文静兄秉烛长谈,这里面是不是另有原因啊?”世民狐疑的眼神盯着前方的无忌。

  “哈哈哈,为兄只是怕世民这太子院许是呆久了,换了一番心智。怎么样?听得可否热血沸腾,你,想好了吗?”无忌凑前来,审视的看着他。

  “想好又怎样?没想好,又怎样?”李世民还是一如既往的狡黠。

  “想好,你我共赴之,必图大业,若没想好,那就各走各路,从此互不相干。”无忌甩甩衣袖,背对世民道。

  世民清楚,其一:长孙一族在太原实力雄厚,家底优越,如果自己李家要想干大事,那必须得到这般实力的家族支持,才可招兵买马。其二:自己在家排行Lao二,前有同样才华的大哥,父亲本就更看重建成;后有元吉,在家最是讨母亲欢喜,而自己却从小在这一左一右牵制之下,未受到父亲重视,母亲疼爱。这些年,不管有多努力,在父亲眼里全然就是辅佐建成,帮助家兄做出大事的配角;在母亲心中就是必须照顾弟弟的哥哥,仅此而已。他现在需要一个机会,不仅在父母面前挣得脸面,更是为自己正名的机会。而这长孙无忌确有火眼金睛,识得世民雄才,对于这少年来,实在感激之至。

  “如果我选择合作呢?”世民双手抱臂,依靠在门边镇定的说。

  “那就合作彻底些,你我联姻。拴在一根绳上。荣辱与共!”无忌转过身说。

  “联姻?”他没想到长孙会合作得如此彻底。

  世民背过无忌,站在书房的窗前。遥望窗外,惊蛰时节,万物复苏,整装待发。低头瞧见灌木下新番的泥土中有一物在蠢蠢欲动,似乎在用微小的身体告诉全世界,我的存在。那窗前的槐树,已经抽出了新芽,脆弱而JiaoXiao的嫩叶迎着阳光和风呼喊,它似乎在大声告诉世界,我要还这一世繁华,一世生机。仰天长叹,一路大雁越过山尖,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园,重振旗鼓,改造重建。这是一个寻求生存的时节,这是一个改天换地的大好时机,而踟蹰不前的原因究竟是何在呢?

  “世民,大好男儿志在四方,xiong怀天下,岂非小情小爱所能及之?大浪已经滔天,不是在滚滚浪中逐沙,就是一个翻滚将吾吞噬。放眼这个人吃人的世界,有多少人家,妻离子散,有多少妇孺老幼无所依靠,又有多少饱学之士报国无门?而我们,有能力改变这一切,还妻子一个丈夫,给孩子一方家园,让鳏寡孤独之人皆有所养,使有识之士抱负有路。我们有这个能力,只要我们一起,就如手中重拳,一击便可制胜,何不施之?仰起头来,要对自己充满自信,要对前途充满自信,打出一个新世界,是龙是熊只在世民你一念之间。”无忌轻拍他肩,语重心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