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却说,尚学院的结业考试来了。用现代的话说,结业考就是在完成了一阶段学业后,来一场阶段测试,考试过关合格者才能升入下个阶段。考核内容方式很古人,现场出题,围绕题目展开论述,优秀者方可获胜。

  学堂一片静缢,鸦雀无声。有人xiong中文采,自由挥洒,比如李世民;有人抓耳挠腮,愁眉苦脸,比如李元吉,王沛霖;也有甚者,干脆搁笔文章,酣然大睡,比如杨冠。

  这次的题目为《圣贤之学,何以治家》,很实事,发挥的空间其实很大。可这治家之学,杨冠完全不知所云,这得等旁边大神挥洒结束,再剩点残羹冷炙拿来一用。

  考试时间过半,同桌已经一挥而就,轻舒口气,这是示意已经写作完毕的意思。杨冠立马心领神会,在这关键的时间点,杨冠很是上道,突然聪明许多。轻轻扯过一张稿纸,开始照搬照抄起来。

  反正只顾上抄上面的字,至于到底写的都是些啥,完全不知其意,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只要抄满千字,就大功告成。一场抄写,只记住了”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家伙,写的很是好笑,夫子叫你写治国之举,你娃写什么舟啊,船的,所谓何啊?杨冠摇头叹息道。

  今日乃张榜之日。杨冠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反正是毕不了业的,早就做好准备继续留级。摇摇摆摆,涣涣散散的来到榜文前,本想这尚学苑二十来个,依本人这两年与他们的相处,这冠军非李世民莫属,其余人等恐无人与之企及。

  可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榜文上白字黑底俨然写着的大字是为何?从上往下看去,这写在第一位的人,却出乎意料的不是李世民,不是李世民那也该是个刘世民或者何世民啊?怎么也不会是王沛霖三个大字吧?”这简直太离谱了!“杨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凑到归文榜寻寻这王沛霖是何等超水平发挥,能写出什么旷世大作来。”哼!除非鬼神附身。”杨冠开始在榜文中寻找。

  话说这“归文榜”,乃太子院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把三个苑校的所有参与考试的学员的结业考文全都张贴至此。这一方面是让彼此学习学习,一方面又是为公正起见,把夫子所评分公之于众,师生之间相互检验是否有徇私舞弊,假公济私之嫌。

  再细看这所谓冠军的文章,杨冠啥也没看懂,不过一行字却映入眼帘:“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句本人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在哪里呢?杨冠猛地想起那不就是抄李世民草稿时看到的句子吗?关键是那个”水“字,那完全是李世民独有的写法,自己抄写时就发现他在写这字时是倒笔所写。两人文章共用一句,有可能是巧合,可这文字的书写方式不是所有人都一样吧!哪有如此巧合?

  “好啊!王沛霖,你一字一句抄袭也就算了,居然连抄写的功夫都不愿费,直接把别人姓名一改,就想偷天还日?”杨冠越想越气愤。

  再看署名为李世民的文章,光看那几个豆芽脚拼凑起来的字,那也绝对不是李世民的字啊!王沛霖缺心眼儿,夫子这般睿智的人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气愤,恼怒如燃烧的火焰,越烧越旺,杨冠在心里展开该如何两肋cha刀。

  学堂正在上课,杨冠从外面愤愤而入,一股火药味全体学员都能感受出来。啪的把那两篇从归文榜扯下的文章拍向夫子案几。

  “放肆!整天迟到还有道理了?现在居然连夫子都不放眼里了?”夫子瞪着向上的眼睛鼓得大大的,就像两只金鱼眼。

  “夫子,我且问你!这教书育人是所谓何?”杨冠理直气壮的看着夫子。”教书育人难道不是教人发奋图强,实事求是,正直大公?还是教人考试作弊,偷梁换柱,弄虚作假?夫子这样教一套,做一套?让在场的徒儿们如何处事,如何做人?夫子今日之举,难道不汗颜?不羞愧?不会晚晚噩梦缠身?“杨冠像个书中豪杰,言之凿凿的手指夫子,大义凌然。

  ”若你为人抱不平,两肋cha刀,先调查事实,理清因果,就这样冒冒失失闯入学堂,是何道理?礼义仁孝学到哪里去了?“夫子稳如泰山,一脸奈我何的表情。

  夫子啊,夫子,亏你是读书人,还为人师表,现在本公主非要揭下你们这些道貌岸然之人虚伪的面具,把事实公之于众,把你们的暗箱交易,黑色规则暴露在阳光下来。谦谦学子,寒窗苦读,怎是你们说顶包就顶包的?看一眼后排的李世民,沉着稳定,李元吉是低头不语,好!你们不为自己争取,我这公主却是谁也不怕,定要把他拉下马,不让不学无术之人得逞,不让这趋炎附势之人得意。于是乎,涛涛不绝,有条有理,不卑不亢。杨冠把这舞弊事实说得人人唏嘘。

  ”殷冠,你说你,不该管的闲事,你非要管。如你所说,如果此事是真,那被害之人李世民为何不站出来自行声讨,非让你这个不相干之人,来打抱不平?使你出尽风头?“夫子依然岿然不动,一副泰山不倒之势。

  杨冠盯着世民的方向,希望他能站出来,与自己并肩战斗,还自己一份清白,还这学院一份正气,还这长安一块净土。李世民你要勇敢,要坚强。要知道有本公主为你撑腰,绝对没有人能伤害你的。快!站起来!

  ”我没有写!这次考试我压根儿没参加!“李世民站在夫子案几前,翻弄着那两篇稿纸。

  什么?没听错吧?什么是没写?什么是没参加?明明自己的考卷都是抄的你李世民的,明明看你写下的那句话,明明那王沛霖的考卷是你李世民的字迹。居然是这样事不关己的回答。此情此景,让杨冠不觉想起了那年萧妃陷害自己的场景,这完全是如出一辙。难道这次自己又上当了?难道李世民,李元吉他们会陷害自己?不,这绝不可能!经过这两年的相处,杨冠对自己的判断力是有信心的,自己不会又看错人,不会,这次不会?

  想要张zui争辩,只觉李世民大手一把把自己拉住,示意现在该停止了,不要再争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