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十四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四章

  一进太子府,就看见府里上上下下,忙进忙出“是有什么大人物来吗?”杨冠抓着一个下人问。

  “太子今日吐血了。公主快去看看吧!”仆人悄悄小声说。

  一进太子寝殿,就看见丫鬟端着一盆鲜血,头冒汗珠,表情严肃的冲出来。

  “都用盆装了?看来比阿妈严重多了!”杨冠紧张的慢慢走进寝殿。

  里屋昏暗而憋闷,那是太医嘱咐不能敞风造成的。层层帷幔里只听见杨昭肝肠寸断的咳嗽声,让人揪心。歆亦靠在红木的扶手中,虚弱而苍白,空洞的眼神透着绝望。”嫂子,大哥会好起来的。你要坚强些。”杨冠抓住歆亦的手,不知该如何劝慰。

  ”阿冠,我害怕,好怕会失去。“歆亦惶恐地盯着杨冠,仿佛盯着希望。

  ”不用怕,一切都会好的。“杨冠把手握得更紧。那双冰冷刺骨的双手,杨冠想让它暖和起来,可怎么也捂不热。

  第二天,从宫里来的御医端着一碗汤药跪在杨昭chuang榻前。”殿下,这药丸老生刚来之日就觉蹊跷,这几日都在研究这药丸到底是何物构成。现在结果确实出乎意料,没有想到里面居然有硝石,此物计虽微量,但长期食用可以堆积在身,无法排除体外,天长日久,积毒太深,已侵入五脏。“御医垂下头,无可奈何的说。

  ”原来是那术士下毒?“太子恍然大悟,却说这个从瓦岗战场上捡来的术士其实并不简单,李密先投毒于河,让身处下游的大隋将士饮下有毒之水,在战事岌岌可危之时,恰好来个”妙手“道士,为其解毒,解战势于危难,骗取杨昭的信任,再献丹药治病于太子,步步深入,让杨昭深信这乃神丹回春,却怎料日复一日,中毒深沉,无药可救。

  ”他居然是李密安cha.进本太子身边的一匹狼!“杨昭躺在云被中,悔恨交加。

  隔天,这个千人捉拿的江湖术士被擒拿归案。次日,五马分尸。

  一月后,太子杨昭——薨逝。

  杨广虽悲痛万分,但考虑现在局势动荡,风雨飘摇,需尽早立下新的太子位,才能稳定人心。另立他子,恐各自不服,门阀自残,随即班昭传位于杨昭之子,杨侑,称继太子。免去兄弟纷争,再生事端。

  从长安一路护送到洛阳,杨冠一直不离歆亦左右。直到送入皇陵,平安回到长安。自不在话下。

  太子妃已经三日茶饭不思,终日未寝。打开寝殿虚掩的门,室内一片凌乱,一切东倒西歪,纱幔被风掀开一角,她一人就坐在冰冷的地上,只穿一件雪白寝衣,衬托得本就雪白的肌肤更加苍白羸弱,要知道这可是冬天,难道她感觉不到寒冷?想起昔日叽叽喳喳,笑逐颜开,爱听说书的歆亦,杨冠心中阵阵酸楚。

  “嫂子,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都要向前看!还有侑儿,他还那么小,幼年失去了父亲,难道还要再失去母亲吗?外面,二皇子杨暕,三皇子杨昦,正在虎视眈眈的紧盯着这个太子位不放,如果现在就被打倒,谁来守护他?如果你再不坚强起来,一死了之,侑儿现在走出去立马就会被无数人碾压致死,你信不?有多少人觊觎这个位置?有多少人在看着他从上面掉下来?你知道吗?”杨冠捧起歆亦的脸,满眼水泽。

  话说歆亦乃上官一族,这个上官家族是开国元勋,在文帝之时,风声鹊起,一代名相。杨昭乃是文帝钦定太子,所以自然指婚与先皇最亲近的上官丞相家。歆亦自幼就与杨昭成婚,两人朝夕相处,似妻似友,加上歆亦天真可爱,单纯善良,所以杨昭是恩爱有加。两人这些年神仙眷侣般惹人艳羡。而现在的上官家,已经今日不同往时,自不能与文帝之时相比,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歆亦现在唯一的靠山就只有自己的娘家人了。

  一大早,歆亦就驱车前往上官府,与自己哥哥商量对策。

  自然,杨冠就担起了幼儿老师的职责。可这三岁毛孩儿,还真是没带过,一会儿哭一会儿闹,自己才带一晌午就累得皮打zui歪,叫天喊地。“这样不是办法,你娘这一走就是三五天,让我带三五天,那简直是要了本公主的命。”杨冠叉着腰,喘着气。可小太子只是笑着跑向水池。

  “那里不能去,危险!我这老腰啊!“

  一番争斗,杨冠总算把这奶娃带到了太子院。这里有夫子,这里有雉学苑,”我怎么没早些想到这个地方?“杨冠佩服起自己的聪明。

  ”小蔺佳。你不是要和我们比赛纸鸢吗?那就放马过来吧!“杨冠举起在街头随便买来的风筝,就想和这一天只知道做纸鸢的小子一绝高下。杨侑看着甚是稀奇,拍手直嚷嚷要一起玩。

  “姐姐这纸鸢可能飞不高的。”小子装着一幅内行样说。

  开玩笑,本公主的纸鸢那是买的东街上最好的那家店,找老板要的也最贵的了,你居然说不好?杨冠倒要听听他作何解释。

  “姐姐,做纸鸢骨架,纸质固然重要,可外观的流畅性才是制胜的关键。你这骨架用的是萧山楠竹,又韧性又轻巧,纸乃淮南油墨纸,也是坚固。可这蝴蝶造型,却实乃飞不高也。不过是闺中小姐逗趣之用,比赛?肯定淘汰!”蔺佳说得有理有据,倒让杨冠目瞪口呆。

  确实在选造型时,自己凭着个人喜好,选了个花里胡哨的,根本没多考虑,现在他这一说,才让杨冠恍然大悟,确实长了知识。

  “那,你说的这样有板有眼的,你做的纸鸢又能如何稀罕?”杨冠实觉没了面子,反驳道。

  蔺佳只是缓缓牵起她的手,朝向谷仓方向走去。

  一进谷仓门,好家伙,这里除了堆砌一屋的稻谷农具,就是墙壁上挂起的无数龙骨,鸢纸,连地上都是纸和竹片。杨冠记得上次来这里时不是这般情景,现在这里完全像个纸鸢操着间啊。

  “这里是那个世民哥哥为我找的工作间,姐姐看,是不是纸鸢的世界。”蔺佳自豪的说。

  杨冠看着这一屋自己说得上来的,和说不上来的工具零件,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些都是小儿科了,我现在在制造更大的纸鸢。“他拿出自己构想的稿纸递给杨冠。”就是这样的,它大到可以载人上天!“

  杨冠不可思议的看着图纸”这个可以上天?“

  ”现在还在试验阶段,等真上天了,就邀你来看!“蔺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小子,你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啊!怎么,遇到什么瓶颈了吗?“杨冠看着小小年纪皱起眉头的蔺佳。

  ”就差一步,这东西对纸的要求极高,现在普遍所用之纸都达不到抵御大风的能力,爹又不帮我,还嫌我不务正业,不思进取,整天让我背四书五经,在纸上我已经没有时间研究了。要不是世民哥哥看我对这些兴趣极高,给我找了这个地方,恐怕我这些个宝贝都要毁于家父之手了。“

  ”蔺佳,你以后长大要做什么?”杨冠低头看着他。

  “我想造出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就像鲁班一样。”蔺佳眼里闪烁着光芒。

  “那你会被你阿爹打败吗?中断自己的理想,放弃自己的梦?”杨冠和蔼的摸着他的头。

  “我不想,但是爹。。。。。。”蔺佳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不如做到。这是我的座右铭,蔺佳我将它送给你。只有一天你真正做到了,让世人看见,你才有资格告诉那些曾经试图阻拦,破坏,嘲笑你的人,你们都错了!”杨冠坚定的眸子不容置疑“让我们一起来努力!我想帮助你,完成这个梦!”

  从这天起,杨冠就像变了个人,整天带着杨侑来到谷草间,和这小蔺佳厮混在一起。经过几日奋战,他们先用楠竹搭出了巨大的龙骨,立于院外。这骨架巨大,就像一只干死的巨鸟。还在等待着它的主人赋予它重生的生命。

  最难的是纸了,市面上制造的纸无外乎是淮南纸或宣纸,都不能抗击强风和太大重量。要解决这个难题,杨冠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李世民。“他很聪明,什么都知道,兴许他知道怎么办!”杨冠自信的告诉蔺佳。

  结果被强制拉起来的李世民真是一语道破玄机:“既然这些纸各有优劣,那就把他们集合起来呀!各自发挥各自的优势,再试试啊!”李世民双手叉腰,锁住眉头说。

  于是乎,三人把每种纸都利用起来,折叠重合,一层套一层,再给这鸢套上外套,看着像是给它穿了件衣服。现在这只干死的纸鸢居然重新焕发了生机,它又活过来了!

  带着初级成品,他们三人站在高高的骊山山顶。”我来吧!是我让你坚持做出来的,现在就该我来”吃这第一只螃蟹””杨冠虽说得英雄豪杰,但两条腿在不停打着抖。

  “我来,我是发明者,要试也是我试。”蔺佳英勇的说。

  “你俩站远点看,就三个人,一个小孩,一个女人,要来也该我来。”李世民把他两扒开,套上安全绳,爬上纸鸢。只见他回头稳步跑出一大段路,再坚决果断的向山崖方向风驰电测疾驰而去。观看的二人,那颗快从嗓子里跳出的心跟着他的一举一动急跳着,仿佛自己就是驾鸢之人,也迎着风呼啸而去。

  眼前满是这无线之鸢乘风破浪,它自由,它骄傲,它奔放。

  它时而迎风直面,时而侧翼回旋,时而俯冲向下,时而傲气上ting。巨大的鸢,处于那湛蓝的天,乎显得是那样渺小,乎又显得那样巨大,钻云破雾,敏捷灵活,驾鸢之人是何等的身手和魄力。杨冠看见这梦想的实现,顿觉眼眸盈润,饱含泪水。

  “这鸢还需改进!”杨冠站在巨鸢前研究着。“看过燕子的剪刀尾吗?如果把这丑陋笨拙的尾翼改成轻巧灵活的燕尾,那一定更好!到时一定取名”飞燕“可好?”杨冠笃定的神态,完全沉浸在发明的世界。

  蔺佳和杨冠永远想不到未来的走向,依然肯定还有那么一天,他们能一起共同完成梦想。可未来命运的推手却永远容不得你半分的思量,更像无形的巨浪,推动着每一个人,奔赴各自不同的战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