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确如杨冠所言,唐军从破晓时分起就开始了大规模转移。经过昨晚滔天大火,今日转移速度很缓慢,也很萧条。杨冠早早站在城楼上,观望着大唐转移的身影,五味杂陈,翻江倒海,总不是滋味。

  想李世民征战无数,战无不胜,如今却未曾料想输在区区一女子手上,甚至是溃不成军。杨冠自嘲般微微一笑,心中念到:李世民,你可曾想过,终有一日,我们会是这般交手?你可曾想,火烧战营之人会是我?但愿你永远不要知道,也永不再交手过招。

  玉门关回退二百里,大帐中将领正在争论不休,商量应对策略。李世民却只坐上位,听取各方不同意见,一言不发。正当大伙儿争论得面红耳赤时,宇文蔺佳急急拿着一段竹制之物而来,立于帐中,有新的发现。

  太宗速速令诸位战将退之,冷静听取蔺佳结论。

  “陛下,这是今日捡到昨晚敌军所用兵器残骸,陛下请过目。”但见蔺佳递上一段竹子材质的物件,李世民一脸疑惑道:“此乃何物?”

  “这是昨日敌军纵火工具,陛下有想起这个东西像何物一部分吗?”蔺佳继续逼近问道。

  “是你的巨型纸鸢吗?”李世民拿起竹子一端问道。

  “陛下英明!这就是以前我和姐姐一起制作的巨型纸鸢。”蔺佳两眼放出光彩,兴奋异常。

  “你是说,此次纵火可能是她所为?但凭此物如何断定?纸鸢能做之人甚多,许是巧合。”李世民完全不能相信,区区一小女子,真能有这样大本事?

  “陛下,能做之人不止我们,我承认。但这东西,是纸鸢的尾部,看它的造型,如燕子剪刀尾,这是当时姐姐的构想,她希望做成燕尾状,活动更加灵活自如。难道这也有巧合吗?那巧合未免太多矣!而这个巨型纸鸢,姐姐还起名“飞燕”,看,这是从另一只未烧着的纸鸢上取下的纸张。”蔺佳取下腰间之物,李世民一看“飞燕”二字,颤抖手,不敢置信。

  “这连起名都是巧合,不能够吧!”蔺佳摊开双手,理性分析道。

  难怪,这纸鸢从玉门关悬崖直冲正中主力而来,难道早已知晓,粮草就放在主力之中,居然是冲着粮草而来。这不禁让李世民想起那年与突厥之战,在别院手把手教她作战之术。当年她还问过自己”若是你,你会习惯把这粮草放在何处?“自己当时还说什么“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现在想来,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自己将自己埋葬啊!

  他微微摇头,淡然发笑,“不错!不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个杨冠,知我者,非你莫数!”

  看着陛下这般神情,原以为讲出实情,陛下定会伤透心,而现在看来,到底是心伤还是欣喜呢?蔺佳实在有些看不透。

  被唐凤欣喜若狂一路拉着,穿过甬道,穿过黑暗,穿过草甸。没有解释,没有说明,没有顾虑,杨冠欢喜看着满脸喜悦神色的唐凤,展开如花笑颜,银铃般笑声洒落一地。杨冠喜欢看她如现在这般,大红菱萝衣裙,柳腰紧束,恰到好处修饰出女子姣好身材,青丝随意披在女子肩,还特意系上一般鲜红的光洁缎面丝带。这般才真正像同龄女孩儿的模样,无忧无虑,无畏无阻,如火灿烂,燃烧青春和生命。

  “不行啦!我跑不动了!唐凤你难道不知我是个孕妇?哪里与你一般身手矫健。跑不动了!”杨冠喘着粗气,站在草甸,佝偻身躯,一副痛苦样。

  “这也太不堪了吧!才跑如此短,就认输?”唐凤不甘的嘲笑道。

  “认输?想当年我也与你一般,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是现在特殊原因,我绝不认输!”杨冠大手一挥,艰难撑起笨拙身体,缓慢向前走去。

  一边喘气,一边漫步在草甸,天山的风清软温柔,扶起女子们的衣裙,修长飘逸长发在风中舞蹈。一派秋高气爽,杨冠笑着道:“我们这是去哪里?还要走多久?”

  而前面的女子,转过身来,飘洒青丝似火发带,灿烂回眸一笑,并不作答,随即一个转身,继续行走在风景金黄画卷里。

  湛蓝宝石阙镜,碧水烟波潋滟,远处轻俊矫健青云聪,乖乖立于湖岸石上,那立于骏马旁的男子,修长高大身影,英姿ting拔,似高洁之松,如正直之竹。

  唐凤已经驻足,满怀欣喜指着给杨冠看:“看!焉波回来啦!”那语气中自豪骄傲的心情一览无余。

  这银铃般的呼唤,远处人早已听见。他转过头来,望向女子的方向,先定定住,而后飞快奔向她们的身旁。杨冠呆呆看着他欣喜迎面而来,如同欢迎自己的回归。是欢迎吗?杨冠不自信,如现在这般狼狈,还会有人欢迎自己的到来?一如往惜的画面不断重复眼前,而焉波哥哥的话,还在耳边萦绕。是的,我回来了。你还会大开高昌大门,迎接我的到来吗?这如今唯一可以避风的港湾!

  唐凤走向奔跑而来的身影,她shen.出双臂,希望拉住盼望已久的那个人,告诉他,我很担心你,看见你平安归来,是自己最大的安慰,最大的满足。你也同样关切过我吗?思念过我吗?满脸水泽,想告诉他所有情愫,但双眼早已模糊,只能看着大概的身段走向自己。却,一个侧身与自己擦身而过,擦身而过?丝毫没有犹豫,半分思量,只是路过。

  他立于杨冠面前,惊讶诧异上下打量这个笨重的身体。但只一瞬,他大步跨向前来,shen.出修长手臂,一把围住她的肩,紧紧环抱在xiong膛。紧紧的,仿佛不再让她有挣脱的机会,永远不再离去。

  唐凤一泪滚落,不敢相信般盯着他的举动,只能这样痴傻满眼,不可置信。

  此时的杨冠却少有的平静,罕有的坦然。如回家见自己亲人,一切尽在不言中,只需道一句——别来无恙。

  许久只是紧紧圈住那漂泊已久的人。

  许久只是坦然依偎在如大山的怀抱。

  “就这样,你居然就这样从长安跑出,再一无所有,艰难一路,走回来?”焉波听完她的讲述,简直被身旁的人的所作所为震惊。而云淡风轻的杨冠莞尔一笑,望那脚下的曲曲折折,不过人生路过的小小考验罢了!她并不作答,也并不觉得有何艰难。

  “他,这次是针对你而来吧!”焉波悠远一句,陷入沉思。

  “只要不出意外事端,他要不了几日就会撤兵。我烧了他的粮草,没有接济物资,如此浩荡大军不出三日必退之。”杨冠自信满满,十拿九稳。

  “小英,你真的长大了!没想到你还能领兵打仗,运筹帷幄。”焉波弯笑眼眸,满脸欣赏。

  “那,就真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不相信你真能心如死灰,对他的感情真就荡然无存?恐怕一路走来,你却是在逃,逃避如何面对他而已。但,你有朝一日会发现,无论你逃得多远,他依然还住在你心里,不曾远离。”焉波轻轻推开杨冠紧闭的心门,希望她真能勇敢面对一次。

  “再深的感情也是罪过。我知道,我不过是走在一条赎罪的路上。越是身心的折磨,越是浮屠的虔诚罢了。但愿这般的我,能让他满身的罪过减轻一分。”杨冠不自觉热泪滚落。

  “那件事,不该你来承担。况且,你还身怀有孕,你需要孩子父亲的照顾,需要安定的生活。那些事,是我们男人应该面对,解决的问题,不该你一个弱女子来承担!”焉波看着身边的小英,心痛的藤慢慢爬上心房。

  “他现在是一国之君,江山之主。他不可以有事,更不可有罪。而我,不过是他生命中一匆匆过客,不必挂念!”杨冠坚毅又倔强望着远方。

  “你今后如何打算?”焉波抚摸着这个倔强小英的头,就如慈爱长兄一般。

  “回来,生下孩子,等到他能走路了,我们就去云游四海。我们要去看塞北的雪,江南的绿,戎狄的秀,还有蓬莱的海!”杨冠总算有了一丝笑意,满眼憧憬母子的未来。

  沉默许久,焉波一直盯着她,似有满腔话想脱口而出,但又不知从何谈起?思量许久,“让我来照顾你们吧!我相信我有能力保护好你们母子!”焉波低沉一声,似在mo索,似有坚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