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说道皇帝陛下正端起簸箕欲顺势与大娘拉拉家常,哪知,婆婆这般紧张的一把扯过簸箕,藏于身后,欲盖弥彰。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解的转向这个大胆的老太婆来。而糟老头一看所藏之物,却不是他物,正是臭丫头在此逗留期间,与老婆子一起制作的小孩儿衣物,鞋子。一想到这般,顿时一身冷汗涟涟。

  “回陛下,这些都是粗鄙之人所做,怕是污了皇上的眼。还不速速拿开!”糟老头抢过婆婆紧紧攥住的簸箕,狠狠瞪她一眼,准备立即退下闪人。

  “朕如何看不得?拿过来,”李世民弯笑一双眼,态度亲切又和蔼。

  糟老头眨巴眨巴小眼睛,颤抖双手,缓缓递与皇帝陛下过目。

  接过,顿时满眼鲜艳颜色,喜气洋洋。捡起一只虎头鞋:大睁圆眼,卷翘胡须,鹅黄皮毛,甚是精神十足,威武可爱。再翻开布料下,一件婴孩儿小布挂,鲜红夺目,xiong口刺绣平安结,精致小巧,心思独韵。

  “看来,老先生家是要添丁加口了吧!”他放下婴孩儿之物,双手递还糟老头问道。

  糟老头实在消受不起皇帝陛下如此礼数周祥的待人接物,想着自己本就区区山野村夫,如何承受得起皇帝陛下双手奉还之礼?但却只能低垂头接过,不再言语。

  “大胆!老皮头,给你脸面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啥人物?皇帝陛下如此这般,你居然还敢隐瞒?你一个孤寡老头儿,哪里来的儿女?还添丁加口?说实话!”府令说着就想挥舞拳头。

  糟老头连忙抱头跪于低下,吓得直叫“皇上饶命啊!饶命啊!这本是老夫在玉门关的侄孙女快要生产,老婆子为表心意,连夜加工赶制的啊!”糟老头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人,编出的瞎话就是能脱口而去,丝毫不留痕迹。

  “老人家,快快请起!”李世民亲自扶起糟老头,“相信老人家如真愿实情相告定告知,不必相逼。”怅然若失的说完,转身缓缓走出大门。

  看着李世民萧瑟失落的背影越行越远,糟老头心中顿觉一阵绞痛。不知不觉迈开腿,向前方欣长身影而去:“陛下!”

  一听呼唤,李世民停顿住,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匍匐在地的老头。

  “陛下,老夫实乃粗人,说不出个什么理来。不过老夫有一言相劝。”老头连连磕头,发自肺腑。

  “老人家请讲。”李世民蹲在老头身边,认真聆听。

  “若是陛下的,终归有一日还会回来。如若不是,勉强不得。但,老夫三生有幸,窥见陛下真容,也甚感陛下实乃千古难得一帝也!好人必有好报!相信终有一日老天定能入您所愿!”老头轻声所言,仿佛只能他两听见。李世民惊讶看着老头,转瞬浅浅会意一笑,郑重一句:“多谢!”

  黄沙漫天,呼啸的风吹出深夜幽灵般的声音。行在空无一人的沙丘,眼前满是黄沙,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不停呼唤糟老头,但除了黄沙还是黄沙,一个人也没有。

  杨冠不停挥舞双手,试图拨开飞扬的沙土,但似乎都是徒劳,永远都是未可知的世界。忽,一个东西滚动在自己脚面。杨冠停下奔跑的脚步,低头望见,那不是别物,却是一颗人头。

  那颗头,至于头的主人是谁,早已模糊不清,但还能看见那zui里还在喷吐出模糊的字句,而刀剑切开的脖颈还在不断喷涌出鲜血。杨冠大吼一声,死死抱住自己的头,连连后退。而那颗头,似乎像找到主人一般,继续往杨冠回逃的方向滚动。

  现在的自己除了奔跑就是奔跑,除了大喊救命就是大喊救命。而那头还在锲而不舍的追赶着她,就如宠物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主人,必须跟住,不得走丢。

  “喂!小英,小英,醒醒!”杨冠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回到梦境之外,睁开双眼,却发现唐凤坐于榻前,猛摇醒自己。清醒来,早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怎么?又做噩梦啦?”唐凤心情大好的拿来汗巾,扶起起身有些困难的杨冠。

  “你这就回来啦?”杨冠甚觉此人办事效率极高,如此这般艰难任务,居然区区半月就gao定之,实在不敢相信。

  于是乎,唐凤无比自豪的一一讲起在西突厥的奇遇来。尤其讲道与西突厥大妃的FengLiu韵事,已经开始有些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听得杨冠忽而一阵唏嘘,忽而又一阵大笑。就这样,那些个可怕梦魇,似乎早忘到九霄云外。

  立于栈道,凭栏远眺,两人同时呼吸着难得轻松的清新空气,不觉倦容尽消。唐凤望着玉门关烽火台,一点微光摇曳闪烁。“听说唐军已经进入瓜州,不出两日,便能抵达玉门关矣!”唐凤长叹一声,口气中透出无比担忧。

  “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塌下来还能当被盖呢!莫想太多。”杨冠意味深长。

  “也不知焉波集结多少人马?何时才能与我们汇合?”唐凤惆怅之情展露无遗。

  “唐凤,咱们可算朋友?”杨冠侧过脸,盯着唐凤笑笑,想借机岔开她的苦恼思绪。

  唐凤也瞧瞧她,笑着道:“恩!也算仗义之交。如何?”

  杨冠继续道:“那你到底与焉波哥哥是何关系?朋友?兄弟?还是爱人?”杨冠两眼闪烁着无限求知欲,准备今晚gao清情况,打破砂锅问到底。

  也许是今晚的夜色无比寂静;也许是办完大事,凯旋而归,心情大好;也许是这般此情此景真是适合推心置腹。唐凤居然能把这些深埋心中多年的话,一并脱出,老实相告。

  故事是这样的:在隋末那年,两国曾经摩擦无数。殷将军常年与之对战。那时唐凤还是第一次与爷爷上战场,英勇杀敌。而这时的焉波还是高昌大王子。两军交战,焉波便是高昌领帅,而这一仗,焉波打得漂亮。隋军被击得溃不成军,仓皇而逃。在不听劝阻下,唐凤一意孤行,不愿撤军,并与高昌抵死相拼。但奈何与大部队落得越来越远,甚至到后来失去联系。

  也许是好男不跟女斗,也许是焉波动了恻隐之心,他居然把唐凤从战俘营中放走,并且一路相送,直到玉门关口。唐凤此人最是不愿欠别人恩情。因此答应还高昌王子一个心愿。却没曾想,是前往长安救杨冠于水火。她本就是一言九鼎,一诺千金的性格,既然说到,就定会做到。因此才有自己只身前往长安救小英出关这档事。但,奈何人没救出,自己这份欠账还是没还(纵然焉波口口声声不用挂在zui上)。因此心中一直挂念,定要在焉波需要一日,连本带利一并还之。

  “真就是还恩情,这般简单?”杨冠狡黠一脸,想步步逼出更多。

  “你这个女人,如何这般表情?我说的你不信?”唐凤满脸通红,有些措手不及。

  “诶!脸都红了,还不承认?好歹我也算是个过来人,如何瞒过我这火眼金睛?”杨冠自信满满,嬉皮笑脸。

  “对!你洞察秋毫,行了吧!”唐凤捧起自己绯hong脸颊,漏出姑娘心思。让杨冠实在感叹,唐凤这般英姿飒爽,飘逸洒脱之人,也会如普通女子般jiao羞尽显,终也逃不过一个情字。

  “就是嘛!像焉波哥哥这般优秀男子,还怕你这小女子不朝思暮想的?等有朝一日击退唐军,定要尽快吃上你们喜酒!”杨冠捏起小女子般的唐凤的脸颊,说完就大步走进寝室。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