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从大殿出来,房玄龄就奔向长孙无忌的身旁,拉住长孙借一步说话。

  “大人如何不劝阻陛下?国内局势眼看才刚刚稳定,突厥人如若得知大唐皇帝又要亲征,而且还是路途遥远的玉门关,趁此机会来犯,如何是好?”房玄龄紧皱眉头,担忧之情展露无遗。

  “诶!非也!对于陛下此次亲征,鄙人倒觉甚是好事。那焉波乃是个硬骨头,刚坐上王位,就如此这般与大唐较劲,如若假以时日,他政局稳定,发展势头可想而知。到时再反应过来,打击压制,就晚矣!陛下亲征,一方面有利于增长我方军队士气,另一方面,对高昌具有相当大的威慑作用。依皇帝陛下的威名,很可能不战自胜矣!再者,皇帝陛下亲自走走丝绸之路,也是利国利民的一桩好事!”长孙缕缕胡须,望向远方道:“突厥暂时还不用担心,去年草原遭遇雪灾,恐怕安冀利现在正忙着安抚上下各个部族吧!哪里来的实力说开战就开战额!”

  听长孙一般分析,房玄龄也甚觉有道理,背上双手道:“希望这次真如大人所言,能不费一兵一卒,把高昌收入囊中。”

  阿采收拾妥帖,站在铜镜前再观望一眼自己,最后审查一下还有哪里会露出破绽。但一切还都正常,一套合身灰蓝布艺,青丝规矩束于冠中。不由得想起在太子院曾经的男儿打扮来。还好有哪些经验,现在自己才能如此这般驾轻就熟。

  这时,听见走进院子的脚步声,她立马端正端正,带着微笑立于来者面前。

  尉迟一直沉思如何应付接下来的问题,忽,被一小厮挡住去路。猛抬头一看,才意识到这小厮打扮之人,不是别人,是自家娘子无疑!

  “你这是作甚?”尉迟笑着上下打量起阿采来。

  “你看我这般能混在军营里,带着去玉门关否?”阿采背着手,一脸自信满满。

  “胡闹!军中不得带女子进入,这是军纪!而且即使带着你一路前行,你能受得了风吹日晒,风餐露宿?况且,你又有孕在身,出事如何是好?”尉迟摆着手,不愿再往下想。

  “公主走得,如何我就走不得?她现在下落不明,陛下又要与焉波王子开战。如若公主在高昌,或在玉门关,卷入战争再所难免。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公主陷入水火,她一个女子,如何自处?我与公主一同出天山,若死也要死在一处!”说完,阿采已经回房开始收拾行装。

  只一把大手握住包裹,尉迟满眼担忧与焦急道:“你若与她死一处,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这话一出,阿采忙碌的手顿时停在空中,一种绝望与无可奈何。

  他靠近一些,shen.出手紧紧抱住抽抽涕涕的娘子:“相信我,这次我之所以极力参战,就是想探探陛下的心思到底作何打算。如陛下是秋后算账,那我定寻机会,冒死都把公主放走;如若陛下只是单纯想要接回公主,我们就配合陛下规劝公主回家才是啊!而你去,那是战场,可能非但帮不上忙,反而把事情gao得更糟,到时如何收场?”他轻抚起阿采柔顺的秀发,温柔轻缓,娓娓道来。

  摊开片片桑叶,趁着天气晴朗,希望午后的时光能让采摘的叶片保持干爽。这些都是公主曾经教过的。灵芝每次晒桑叶,公主都会如是嘱咐自己。桑叶已经铺完一半庭院,而曾经最多时,那是整整满院子的绿叶啊!灵芝想起过往的种种,心中一阵绞痛,热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灵芝,又在晒桑叶呢!公主不在,如今已经不养蚕了,你还是别操劳了。”灵芝听见身后的双喜又来别院看自己,她只用衣袖,擦擦脸颊,固执而坚定的说:“公主回来,若发现我早把这些活路荒废,定要生气的。”一边说,一边哽咽不断。

  双喜拉起她来,握紧双手道:“陛下此次就是去寻公主回来的,你听到可高兴些?我这次也一道去,你一人在此,我甚不放心。不如你去尉迟将军府,与阿采姐姐一道?”双喜期盼的眼神,放出温柔的光来。

  灵芝低着头,固执的摇摇:“我哪里也不去,若公主回来,看我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定然欢喜。若人去楼空,她肯定会伤心的。”灵芝擦干眼泪,继续做自己未完成的事。

  双喜蹲下身,盯眼望着这个固执的女孩道:“我要走了,你,你可有话对我说?”一种期许,一种忐忑的神情一览无余。

  灵芝瞪着眼,傻傻看看他,轻声道:“那你要小心。那是战场,比不得长安。要自己当心些,若有人与你厮杀,你就,你就,你就装死!”灵芝开始给他出主意。

  双喜一听这话,“噗嗤”一阵笑,说道:“傻瓜,我怎会上战场。放心,没事的。”一把手抚摸着灵芝的脑袋。

  “那也要小心!”灵芝低下更低的头,继续晾晒桑叶。

  抚摸的大手,顿时停在空气中,良久,良久.........

  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杨冠被蒙上双眼,唐凤一路牵引,走在不知名的地点。杨冠不自觉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没有眼睛,不是还有其他的感官吗。那就全体调动起来,感受这里的一切吧!

  身体感觉有些yin冷,闻着一股潮shi的味道,空旷,还能听见脚步的回声。杨冠mo索着前行,这是哪里?应该是个地下室或是个地通道。这里给自己的感觉像极了那年,李世民带自己去长安地牢见窦建德的情景。对!没有错!应该就是!

  杨冠肯定的想着。这时,拉住自己手突然停止在一处。她轻轻取下杨冠遮光布,一脸郑重道:“不好意思,这里是明月寨最机密之地,外人是不能进入的。我只好将你双眼遮住,你不会介意吧!”

  杨冠环顾四周,一条甬道,yin冷森远,根本看不到尽头。空荡荡狭窄一处,只有寥寥可数几把火把悬于墙壁,照得这里昏黄一片。

  “可以理解!”杨冠还在观察这是作何之用。

  “接下来,咱们就是行走在通往天山的道路上啦!”一边说,唐凤一边行走在前面。

  杨冠先是怔怔而立,而后惊讶道:“这条暗道,通往天山?”完全不可思议。

  唐凤已经走到更前方,平静答道:“这是爷爷早年修筑。当时本意是修条暗渠,将天山雪水引流到常年缺水的玉门关。但没想到,竟会有一天成为一条求生之道。”她冷冷一笑,意味深长。

  弯弯曲曲,左左右右,忽上忽下,杨冠跟在唐凤身后,不知绕了多少弯路,走了多少水坑,越走越黑暗,越走越yin冷。这会是通往天山的路吗?一路都是沉默,胆颤的想:她不会是诓我吧!杨冠越走越狐疑,越行越担心。这条路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但现在的自己,退不能退,只有前进,无奈只能相信此人,别无他法矣!

  忽,一点亮光,如一颗夜明珠闪耀在自己前方。杨冠庆幸自己总算重见光明,到了?到了?杨冠简直不敢相信,她怔怔站立原地,迈不开腿。

  走在前方的唐凤转过身来,举着火把道:“怎么?到自己家了,还不快跑?”

  杨冠难以置信的望着唐凤,泪不自觉的如雨倾盆。她先怯怯走向光点,希望的光,向往的光,自由的光。阿妈!我回来了!你的小英回来了!阿巴爷爷,我回来了!焉波哥哥,我回来了!最亲的亲人们,我回来了!

  回想自己经历的种种,那些悲惨的,那些美好的,那些残酷的,如画片般展现脑海,什么是梦?长安的一切是梦?还是回来是梦?杨冠已分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只愿就如此,走向草原,走向天山。若是梦,也不要醒来,不要醒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