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十五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五章

  却说房玄龄带着兰州制造长安丝案件的新进展禀报太宗皇帝陛下。而一听这罪魁祸首不是男人,居然是个女子,李世民似乎有些激动,又有些极力想压制自己的情绪。此事还不能让一干人等知晓,只能利用这次查案慢慢寻找,因此只能冷静些,再冷静些!

  “说是早已离开兰州城。至于去了哪里,不得而知!”房玄龄更感莫名,但只能如实禀报。

  一听案件又陷入空洞,再无更多信息,他便又变得怅然若失,悠悠坐于案几旁,长叹一声。好一会儿才发出这一声命令。“下去继续查,看此人走向何处,定要缉拿归案!”房玄龄只好领命退下。

  而此时,他急急立于书画几案,开始一个新计划。

  却说杨冠在糟老头处呆些日子,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成就感无比强烈。白天教教一众村民养蚕制线,晚上还能与婆婆席地而坐,学习做些孩子的衣物手工。学习的东西真是不少,小到穿针引线,大到画图勾样,杨冠一步步学着做来,很觉有趣!现在,她也能做虎头鞋,能裁剪衣物式样,不过都是些小孩儿家什,遂也能自由发挥发挥!

  “婆婆,怎么没见你家孩子呢?您这般会做小娃娃东西,一定非常爱他们吧!”杨冠一边用剪刀剪布头,一边随口一问。

  婆婆缝针双手些微颤抖,深远眼神望向窗外,长叹一声:“嗨!还是现在这般太平日子好啊!兵荒马乱时,又有多少和我一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百姓啊!”杨冠一听这话,惊讶抬起头来,莫名盯着老人,不知该如何应答。

  “是啊!还是太平日子好啊!老大,Lao二都死于隋末战乱,如他两兄弟都能睁眼看看今日还有这般舒适生活,该多好!”糟老头放下肩头的柴,拭干眼泪道。

  杨冠这才明白,糟老头和婆婆为何只二人生活在此,连个亲人子女都无人来看望。原来,这都是因为战争,因为动荡。

  两仪殿上一众人等还是在为是否承认一个高昌继承人,支持焉波巩固政权;还是反其道而行,支持鞠氏一族,这个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

  “锗蓝石,不是诸位所想的这般简单。它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可以制作烧瓷颜料,但另一方面它也是炼金石,汇聚越多,可能发生爆炸,与硫磺无异。诸位可有想过,一旦可汗放敞通行,如遇居心叵则之人,在城中制造炸药,陷高昌动乱,如何是好?鄙人相信,焉波可汗这些举措是有道理的!”尉迟还想试图解释更清楚。

  但这些个老谋深算人等,岂会为高昌深思熟虑,纷纷劝说陛下尽快决断,起兵高昌势在必得。

  而高高在上的太宗,冷静不发一言,自顾自提笔挥毫,半天一句:“诸位再回去好好议议,权衡利弊,明日再谈。退下吧!”他淡淡挥手,示意需要安静。众人只得一边垂首离去,一边还在争论不休。

  当大伙儿从两仪殿走出时,咬金却一脸得意匆匆前来。但见这些老儿满脸愁容,些许疑惑,而心情大好的咬金还是兴高采烈大步走向殿中。

  自从上次鲍氏一案破获,咬金就奉旨前往兰州周边彻底剿灭匪寇,半月有余,所到之处都顺利平定,为朝廷剿灭不少隐患。

  “咬金这次可是最大功臣额!陛下嘉奖汝,汝怎能忘一帮老兄弟?明日得大办一场,就在家宅中!咱们都去!”叔宝拍着咬金肩膀,大声吆喝尉迟人等,感觉如自家请客一般。

  咬金大手一挥:“那有何难?俺这次要办他三天三夜庆功宴!好好犒劳兄弟些!”大伙儿一听,顿时在台下开始议论起如何宴请,却忘记还在两仪殿内。

  一阵热闹后,李世民微笑着将刚刚画好的纸张递与双喜,命他交到房玄龄手中。

  双喜摊开尚未干透的宣纸,低头走下台来,与正在谈笑风生的程将军撞个正着。程将军一看陛下大作,立马兴奋异常道:“昔日听说陛下书画了得,今日俺还有这福分,先一睹为快!”咬金说着就扯过画纸,一脸疑惑。

  尉迟与叔宝也一道前来观看。却刚一眼,尉迟立刻脸色沉下,不苟言笑。

  咬金盯盯所画之人,再看看台上龙椅中人,霎时茫然,不解的问道:“陛下,此人,此人陛下认识?”

  李世民见他一脸惊诧,连忙走下台,问道:“你,见过?”一脸审视,目光锐利。

  “俺是见过与此画中人有几分相似,不过是个男人。”咬金傻傻看着皇帝陛下回答道。

  尉迟看这般情况不对,立马扯过咬金道:”咬金,别乱说,你如何见过此人?“

  但咬金根本无意细想尉迟这番话,只认真看着陛下画中人继续道:”此人正和那关兄弟很像嘛!看!一般无二的眼睛!如果再加上两道小胡子,就一模一样啦!“咬金天真的就事论事。

  而尉迟正要上前阻拦,但见李世民单手挡住尉迟身体,微微摇头,冲着咬金继续问道:”关兄弟?名唤:关小富吧!“李世民直接盯住咬金问道。

  ”对,对,对!陛下如何得知?刚认识时,俺还夸他这名字好,像个发财之人的名字呢!“咬金拍着手,欢喜一脸。

  ”继续!“李世民站在咬金面前,让他再说更多。

  ”此次凉州一案,多亏关兄弟,不然,就凭俺,哪里能破获如此复杂的案件啊!“咬金挠挠头皮,有些不好意思道:”俺还与这小xiong弟结拜,现在可是歃血之交啊!“咬金像在讲故事一般,想讲讲这个传奇人物。

  ”她人呢?“李世民抓住咬金手臂,声音中有颤抖的成分。

  咬金却疑惑不解,还从未看见陛下这般神情,可是自己说错话啦?”人呢?“陛下再次发问。

  ”走,走,走啦!“咬金指着殿外,轻言细语,仿佛做错事的小孩。

  ”往哪里走的?东,还是西?“陛下再走近一些,继续问道。

  咬金这下真觉自己说错话了,看看叔宝和尉迟将军,胆怯的答:”往西,应该是往瓜州,对,瓜州!“咬金似乎想起什么道:”他走时,我还专门问过,他是瓜州芦苇荡人,老皮家,嗯!对!“咬金肯定的回答。

  这时,李世民放松紧抓的手,低垂下双眸,徒然转过身,只一句:”都退下吧!“语气中透着无限孤独。

  大家都纷纷走出两仪殿,尉迟思量再三,还是不太放心,遂进入殿中,回道:”陛下,不过是巧合而已。“

  但萧瑟清冷的人扶住龙椅,长叹一声:”原来,她还是选择离开!“

  尉迟望着他的身影,心中一股莫名的绞痛,那呼之欲出的话本想一并道出,但一想到道出实情可能产生的一系列后果,还是不可冲动,紧握拳头道:”可能公主真是安心回去。陛下何不顺其自然。“

  ”回去?回哪里?哪里才是她家,她gao不清楚?那就让她gao清楚!“他一拳击在案几上,满腔怒火。

  尉迟看这般情节,斗胆问道:“那,陛下作何打算?”

  李世民突然恢复理智般,说道:“双喜!把画交与宫中最得力画师,连夜连晚赶出画像,贴于兰州通往瓜州各大通商商道以及瓜州,玉门关城门,严防死守。通知瓜州府衙,即刻起,挨家挨户查,只要可疑之人,不分男女,定逮捕之!”李世民打起精神,一一吩咐道。

  尉迟听着这般,心中直念,但愿公主能回心转意自己回到长安,若这般被搜索逮捕,恐押回来日子就真不好过矣!更但愿公主已经回到高昌,说不定还有回旋余地。嗨!如何是好啊!

  “尉迟将军,如若再搜不出,朕把手头事务交待完成,定亲自寻之!”李世民抬起眼皮,锐利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目光盯看着他,说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