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九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九章

  秋的海棠,开满长安。那粉红的一树,如jiao羞欲言的姑娘,青涩而又勇敢,绝世而又倾城。远远的一眼就看见那个人,身穿青裙,飘逸灵动,是这一身青丝衬托得一树的粉,还是这一树的粉衬托出那样一个人?此情此景,世民似乎步入了一场梦,轻踏落花,心旷神怡。一次对望,一次真实的面对,一次不愿醒来的梦。

  “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什么时候?”杨冠被看得有点尴尬。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平静如常,带着淡淡的像是远方飘来沉香木的味道。

  “这个对消肿痛有奇效,早晚涂抹于伤口处,过两天就消肿。这是罚抄的,已经有80首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递给她东西,转身离开,再无多话。

  望着远去的欣长背影,和那人一起消失在空气中的淡淡沉香木味,杨冠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就像变了个人,自己都快不认识了。

  “这小子,别看是在里面下毒了吧?”杨冠想着,转身离开。

  一贯喜欢走侧门的杨冠,在别院的一堆灌木前,发现一个卷缩的小人,看他正点起火绒,往灌木中塞。

  “哪里来的顽童,竟敢在太子府放火。说,是何居心?”杨冠快步跨去,扯着那个孩童的一只耳朵,往上提起。

  “姐姐饶命,小的知道错了,求姐姐放过。”小孩央求道。

  听他说起:原来此孩是宇文化及的儿子宇文蔺佳。因看见这里有一堆火蚁,担心旁人被蛰,就想用烟熏的方法来消除隐患。

  ”想不到你一个小屁孩儿,还懂得ting多,ting为他人着想的嘛!“杨冠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就喜欢与小动物,小虫子玩,还喜欢动手做很多东西呢!我会做纸鸢,我做的纸鸢飞得可高了,好多人的都被我打败。可爹总是说我正事不做,荒废学业。可我就是对稚学苑夫子讲的那些提不起精神来。姐姐,我这是不是病?“小蔺佳垂着头说。杨冠心想,宇文化及这人,文武双全,骁勇善战,智勇过人,想不到生的儿子居然秀里秀气,斯斯文文,活脱脱一个女孩性格。在家,肯定把他老汉气死。

  ”哈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姐姐,我也这样。我就不觉得有病。你看我身龙活虎的,那里有病?“杨冠拍拍xiong脯说。

  ”可你的耳朵看着像是有病!“小蔺佳指着她那两个灯笼说。

  嗨!忙着教训小孩儿,尽然把正经事忘了”我有空就去稚学苑找你来场纸鸢比赛,可好?“杨冠一边提裙走人,一边回头问。

  ”嗯。那我要做个最大的纸鸢!”蔺佳兴奋的说。

  这晚,杨冠涂上世民拿来的药膏,就速速就寝。知道在前厅,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里,自己现在也有可以诚实面对的资格,也想就这样打扮婀娜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可知道?但,自己却没有那种勇气。这懦弱是从何而来的?一向都认为自己敢做敢当,勇敢自信的杨冠,你现在却成了逃兵,逃到锦被里,卷缩成一团,再不敢出来。

  第二日,耳朵也没那么疼了,总算睡了个好觉,心想,这李世民送来的药还真是不赖,今日要好好谢谢。一大早,杨冠就匆匆穿戴整齐,准备上学。却被一只玉手挡住去路:“阿冠,你是怎么gao的?昨晚我费了多大的功夫帮你倒持,结果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你倒好,在榻上呼呼大睡。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王孙公子在等你?”歆亦气愤的说。

  “额,我说怎么又是给我首饰,又是衣服的,原来是想把我快些嫁出去啊!嫌我烦了?影响你们了?”杨冠叉起手说。

  “阿冠,你说这话就对不起我了,我容易吗?以前在这太子府里,我连一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整天除了看戏就是听书。自从你来了,我是真心实意待你啊!把你当成知己,好友。你可好,居然这样编排我。这话若是传到父皇那里去,我有何颜面去见父皇和母后?”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杨冠实在自觉自己话语太过唐突。

  “哎呀!好嫂子,我一时冲动,说话不走心,你休要与我这山野村夫一般计较,等我下学回来定负荆请罪可好?”杨冠一边哄着她,一边快跑脱身。

  被太子妃这样一拦,今日恐怕是又迟到了,杨冠卷起书包,熟练的一扔,书包就过墙而入。再双手一撑,一个临空侧飞,就这样轻松入院。突然发现一人蹲在一棵杨树下,独自哀愁。盯眼一瞧,原来是李元吉这家伙。

  “你家伙,也旷课?就不怕你二哥体罚与你?”杨冠惊讶这人虽也无心读书,但还没旷课逃课的,因为学堂有个二哥监督,学院有个大哥看守,想放松放松一下都难。嗨!也是个胆小的家伙,好容易逮到个逃课的机会,也还在这里犹犹豫豫,踟蹰不前,甚是可怜。那有本公主如此潇洒,完全是三不管之人,阿爹一不管,大哥二不管,现在被伤透心的夫子是三不管。何其逍遥自在。

  “看来是心情不好啊!”杨冠蹲下,可怜劲儿的看着他。元吉抬眼看着杨冠,委屈的泪光在眼底打转。

  “走,跟我出去,散散心。”杨冠最看不得有人望着自己哭,立马拉起他说走就走。

  深秋的骊山白云依依,层林浸染,放眼望去,站在山谷上,鸿雁南飞,秋风习习,笑声回荡。在大自然的无尽渲染下,李元吉心情开阔了许多。

  娓娓听来:其实是因为昨晚太子府的宴请一事。表面是犒劳功将,实则是看兵点将。李建成本是毫无疑问的德才双修难得人才,可本应是众望所归的甄选,他居然被太子剔出首轮名单。并被打发去镇守河西。完全不能进入皇室核心地带。而王氏家族和宇文家族一行人居然在并无卓越功绩之下,入围羽林军。现在这皇家护卫队俨然成了这两大家族的天下。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再说这河东地区,是以黄河为界,河之东乃是突厥的领地,河之西乃是大隋的子民。两处老百姓世世代代依靠黄河生息繁衍,当然也世世代代纠纷不断。所以镇守河东是个苦差,既要怀柔,先安其内;又要手段过硬,稳守护城;还得gao好与彼国之邦交,才可换来天下的一时安定。这是一块薄冰,行走之人稍有不慎,会冰破地塌,死无葬身之地。太子这一安排,看来真是要陷建成于水火也。

  “看,秋虽苦短,但秋也有它的美!是其他无法企及的。在这样的季节就应该出来多走走,多看看。心情立马就好起来啦!整天关在那个牢笼里之乎者也,岂不辜负这大好时光!”杨冠一边倒着走,一边大声说。

  可万没料到前脚有大石头,脚后跟一绊,仰头快倒下。元吉一个跨步,一把从腰拦住,才避免摔倒。可,这个动作相当暧.昧,相当经典,以致两人定格在这样的造型,不可描述。

  “完了,完了!我真得病了,我真有病了!”李元吉抱着头,彻底绝望的吼道。

  他这样一放手,杨冠还是不可避免的摔倒在地:“李元吉,你真有病吧,还是害我摔倒。亏我好心好意带你出来散心。”杨冠拍着身上的土,抱怨着,可李元吉居然丢给她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你,你给我站住。这个臭小子,发什么疯!”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