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一路匆匆而行,糟老头确实是走在一条条熟悉的路径上,直走,想右拐,再向左,再直走.......他的脚步踏得肯定又稳健,完全不假思索,如老马识途。杨冠跟在他身后,一语未发,只自顾自的欣赏周围景色。

  这里,糟老头曾经在破庙里形容过的塞外小江南,那时自己就想也来看看,考察考察到底他有无夸大其词,但似乎真正身临其境,比糟老头所描述的更加吸引人呢!

  远处黄土沙漠,但脚下却又是绿草葱葱,身旁渐渐散开的芦苇,随风招展摇曳身姿,在芦苇隐隐卓卓的身后,是映照蓝天白云的一汪汪水镜,通透又宁静致远。而水镜上时时漂浮起薄薄绿萍,装点着沙漠绿洲,犹如西子头戴的云髻,怎一番锦上添花。

  “糟老头,这里就是你家?太美了!”杨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完全陶醉在这美景里。

  “我们到啦!”糟老头指着远处一处草屋,兴奋的喊道。

  顺着糟老头手指的方向,杨冠遥遥看见谷草满顶,栅栏围绕的一处小院子,虽简朴,但温馨,似家,确实是倦鸟所归之巢的模样。

  二人牵着马匹骆驼走向房舍,老头颤抖着手,推开虚掩的竹门,“吱嘎”一声门响,杨冠仿佛听见隔世耳熟的一声,“吱嘎”,曾经他回“翠微别院”也是这般好听的声音,那时的自己定会欢呼雀跃般迎上前去。站在空荡的院子,仿佛又站在了海棠树前,是这般相似?相似得让人揪心!奈何,花已非花,雾也非雾。

  “老婆子?老婆子?”老头环看四周,声音中带着满满期许与颤抖。

  这一声呼唤,把杨冠从莫名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也开始观察起周围来。一院子鸡鸭,两簸箕大枣,还有晾晒在院旁的衣物,这都在说明,此屋的女主人正生活于此,未曾远出。

  但唤半天都无人应答,老头有些失望,本以为是满怀欣喜的嘘寒问暖,热情接待,现在全都没有,只有空荡荡的一屋。

  “不要急,应该出门一小会儿,等待片刻可能就回来啦!”杨冠淡然一笑,安慰老头道。

  “是谁?你们是谁?”只听见一阵吼声,杨冠与糟老头立马转身,却见一锈色粗麻布衣老妇人,手持一把铁楸,胆怯警惕的盯着两人。

  “老婆子?不认识了?我,你都不认识?”糟老头指着自己鼻子嬉笑一脸。

  杨冠一听这居然是糟老头心心念念的老婆啊!但见那老妇似比糟老头还花白的满头华发,瘦削双颊,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眼眸炯炯有神。

  她只听他呼唤一句,顿时丢下铁楸,惊讶万分一脸,但再瞟见一年轻孕妇立于糟老头身旁,立马黑沉下脸来,居然举起铁楸,猛地向糟老头方向冲来。

  还口口声声大喊:“打死你个老色鬼,居然出去两年未曾回家,一回家还带来一小的,还大着肚子,哇!我也不活啦!想我独自在家,含辛茹苦,生活这般艰辛,你这不争气的东西,看我,看我不打死你这对狗nan女!”老婆子说完,就是一楸给老头打去。

  许是老头在家被打贯的缘故,居然知道如何躲闪避让。两人是左一楸来,右一闪,完全套路熟悉。糟老头一阵纠缠,喘着粗气,单手抓住向自己头上飞来的铁楸,一声猛吼:“好啦!有完没完啊!你就不能先听我解释解释?”老头满头大汗,说得是面红耳赤。

  然,老妇人一把扔开铁楸,一屁.股坐在地上,捂住脸开始嚎啕大哭。杨冠本看得这难得的一出好戏,强烈压制住自己爆笑的情绪,却还未料到,老人家居然如个小孩儿般,坐在地上,任由自己的不满,一通宣泄。

  糟老头无奈的拉起她,连拉带拽拖进屋子。杨冠却听不见这老两口到底在嘀咕个啥。是说自己好话呢?还是坏话?她现在才懒得理睬,还是先抓起簸箕里的大红枣,一口一个,“不错,滋味甘甜!”

  只觉两人进去半晌未曾出来,杨冠这一把把抓起开吃的红枣,一簸箕都消掉一大半。这时两人才悻悻从房中走出。杨冠立马从簸箕旁站起身来,拍拍手上尘土,冲着糟老头问道:“如何?解释清楚啦?”

  那老妇人先走上前一步,握住杨冠双手,满脸堆笑道:“闺女啊!是老身刚才太心急,误会啦!闺女休要记恨。不知者不罪嘛!”老婆婆一脸嬉笑,这般表情倒和糟老头如出一辙,嗯!一家人,确实是一家人也!

  老婆子拉住杨冠的手,热情走进屋内,一番盛情款待,家常里短,自不在话下。

  兰州大牢,昏暗一室,浑浊空气中夹杂些许血腥味道。吊在木桩上的卢老板已经被提审三天三夜,早已精疲力尽,口中直念着,我真不知道!但似乎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官家信服,:“卢老板,我劝你还是不要固执了,与朝廷作对是怎样的后果,料定卢老板这般聪明之人一定知晓。您还是招了吧!要识时务,您看您什么人不好得罪,偏偏得罪的是皇帝陛下,还zui硬什么,赶快招出幕后黑手是谁,好早早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元大人坐在卢老板面前,不紧不慢开导着。

  “我是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他叫关小富,技术都是他传授给作坊的。其余一切不过就是讨价还价,一买一卖,钱钱交易,这个人到底是何来路,我真是不知啊!元大人,您说您让我交代啥?我该说的都说了!真不知朝廷希望罪人说何啊?“卢老板一脸无奈茫然。

  ”这个人他懂技术,他那技术从何而来?又是何方神圣?蓄意扰乱大唐经济,是出于何种目的?你居然一概不知?“元大人完全觉得此人是油盐不进,一脸相当不满意。”那,卢老板,鄙人真是帮不了您了,您还只能送往长安,押京再审啊!“元大人摇着头,长叹一声。

  ”元大人,且慢!“只听甬道远处传来一阵清脆女声,渐渐走进,才认出此女子,:”额!丽乐儿姑娘?别来无恙啊!“元大人一脸不屑的看着乐儿,心想这女人还真是傻,本以为跟个靠山,下辈子吃香喝辣,奈何此靠山气数已尽,看来汝还得重操旧业啊!

  ”大人,奴家有个请求,还望大人成全!“丽乐儿说完,坚定的跪倒在元大人脚下。”大人,可否通融奴家与夫君一道进京?以便有个照应。本就是奴家与关小富认识在先,才牵线搭桥,让他们做下交易。要说了解关小富,奴家才最是了解!“丽乐儿顿时说出实情,让这元大人倒是始料未及,于是只能点头应允。

  而卢老板与乐儿双眸对视,怅然一声:”你啊!真是傻啊!硬要趟这趟浑水!“

  太极殿侧院,满眼都是工匠在努力赶工,加紧时间造出一处新寝殿,但大伙儿似乎纳闷起来,这修建的规模奈何就如一处普通农家小院呢?难道皇帝陛下是要修个陋室?在富丽堂皇的皇宫,独独修这一处,虽是个陋室,但却有点鹤立鸡qun的味道。

  站在侧院,背着双手,满眼审视,李世民正在查找细微不复之处。垂首立于身后的工匠还在认真听取皇帝陛下的指令,不太完善的地方,还在努力记录下来,以便立即修改。

  这时桂大监匆匆赶到,垂首禀报,房大人有要事商议。李世民转身最后交代两句,立即前往两仪殿。

  殿中,房玄齡立于中央,见陛下进入,遂准备磕头行礼。但他只是摆摆手,示意作罢,这时双喜端来盥洗盆,一边shen手洗涤,一边问道:”何事,如此捉急?“

  房玄齡拱手禀道:”陛下,前段时日臣就察觉长安最近有大量长安丝涌入商队,恐造成蚕丝威胁。“

  李世民翻看着他的奏章点头道:”此事,当时汝也禀报。现在情况如何?“

  ”陛下当时命臣用私人名义收购之。臣立马命人暗访,发现涌入的长安丝根本不是商家库存,而都是新造!“房玄齡非常肯定的答道。

  李世民抬起眼,一脸郑重:”新造?何人新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