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但说杨冠与糟老头一路向西,本跟着商队行走一路又有官衙为大家保驾护航,都是顺利过关。但怎料在距离嘉峪关还有十里路途中遭遇沙尘暴。各路商队都纷纷匍匐在地,等待风暴过去。但杨冠奈何肚子不便,骑在马上,根本下不来,眼看很可能被飓风刮走的危险,她又能如何应付?

  糟老头看那臭丫头还骑在马上,大吼一声:“下来!快下来!”但风声极大,早把吼声淹没在风中,杨冠哪里能听清。糟老头只得迎着风,奔向她的方向,欲从马背上牵下杨冠。

  但跑进马匹,那马许是因沙暴缘故,以为来者不善,惊吓过度,扬起前腿,腾空而起,杨冠此时握缰绳之手没捏太紧,被生生抛向空中。瞬间,再降落下来,当快着地霎时,一方布兜精准无误接住自己。再见一只大手,按住她的头,沙城扫地而过,耳边只有呼啸之声。如雷鸣咆哮,带着仿佛从远古飘来的嘶吼。

  片刻,只听风声渐渐远了,大家这才从掩埋的沙土中抬起头来。杨冠扬起满脸沙尘的脸,看见身旁两名士兵缓缓拉起自己,亲切平和一声:“姐姐可还好?如此恶劣地段,如这般男子都甚难通行,女子家怎能通过?还身怀有孕,姐姐万不可再涉险。”杨冠这才从慌乱中缓过神来,看见眼前的居然是两名16,7岁的年轻士兵。而兜住自己的不是别物,却是面大唐军旗。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守护。

  糟老头从沙堆中翻滚出来,立马跑来抓住杨冠道:“丫头,怎样?没事吧?”

  杨冠只惊魂未定的摇着头,准备整理好物资,继续向前行去。但正当所有人整装待发时,肚子却一阵莫名之痛。这时shuang腿猛然一软,下意识捂住小腹,一阵阵绞痛如条条银蛇从下腹一直向上窜,再继续仿佛一把大手猛压之,如千金坠落般。杨冠从未感到过这般巨痛,现在她只能缓缓坐在沙丘,开始调整呼吸,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糟老头见此情形,立马抓起她手腕儿,表情严肃的开始诊脉。“不好!动了胎气!还需静卧,但这里,前不见村后不着店,如何是好啊!”糟老头满眼焦急的看着前方。

  已经开始行驶前行的商队纷纷从他们眼前经过。大伙们都还是头一次遇见这般情况,一qun大男人,都手足无措,议论半天全无结果。

  杨冠一边喘着气,一边握住老头手,满头冷汗的吩咐道:“你不是行脚医生吗?快想想办法!”

  糟老头环顾四周,zui里一直念叨,办法,办法!:“额,对,施灸,施灸!但哪里有施灸之针啊?”他拍着shuang腿,急得满头是汗。

  “我们这里有缝衣银针,行么?”一个商队成员掏出一根针,积极又期待的问道。

  “缝衣银针?这怎能行啊!会疼得受不了的!“糟老头连连摆手道。

  但见杨冠艰难抓住糟老头手道:”老头,现在条件有限,别无他法,只能如此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行!“杨冠坚定双眼盯住糟老头,紧紧握住的手仿佛有无穷力量。

  只见糟老头颤抖着手点上火绒,接过商人手里的银针,在火上炙烤片刻,随即握住杨冠的手腕,紧紧抓住手掌,展开虎口位置,满头大汗的盯住杨冠,颤抖声音说道:”这是俞穴,针刺五分,劝你还是不要看吧!“

  杨冠只摇头,镇定一笑:”开始吧!“

  糟老头找准俞穴,一针猛刺入穴位,围观看客们都生生闭上双眼,但却未听杨冠发出一声。

  现在露出足部,找到一处,糟老头更加胆怯的说道:”足三里,外膝下三寸,针刺五分一寸,若要安,三里常不干。丫头,可受得?“老头已经看着大滴汗珠滚下的杨冠,担心她是否还能继续。

  而杨冠虚弱一笑,云淡风轻道:”手艺还行嘛!老头!“

  要说祖国中医就是博大精深,小小银针还真能起到作用。稍许片刻,杨冠的腹痛已经得到缓解。而一行大大小小商队也是长舒口气,纷纷牵马启程。好心的商人们积极搭好临时马车,送这一老一小前往驿站。

  还好,一切还好!因已有四月,胎儿已经稳定腹中,不是人为刻意扰乱,肚子里的小生命还是能活泼健康的成长。一切算虚惊一场,无大碍,全无大碍!躺在不再颠簸的chuang上,杨冠长长舒口气,”也算有惊无险吧!“她抚摸着这个坚强的小生命,望着窗外的蓝天。

  ”丫头啊!你这不是吓自己,是专程出来吓我的吧!还好今日平安无事,如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怕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你再不能这样继续走下去了。眼看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行动会更不方便,不行,我要去报官,送你回长安!“糟老头看来吓得不轻,一脸惊魂未定。

  杨冠轻声一笑道:”去啊!反正我一口咬定,是你挟持,逼我到这儿!十个脑袋?可能你全家脑袋加一块儿都不够砍的呢!“

  糟老头停下跨出门的脚步,满脸冤枉委屈:“我说,我上辈子是欠你什么啦?这辈子要这般折磨我一个与你非亲非故的无辜百姓?你说,你到底要跟着到什么时候?”

  杨冠长叹一声说道:“我说过,到了瓜州,你便可衣锦还乡,我们就分道扬镳,说到就要做到啊!现在这里离瓜州还有多少里?”杨冠怅然若失的看着老头背影,如是说道。

  “估摸再行五天就到,那一言为定,到瓜州,咱们就分道扬镳!”糟老头推开门,准备取水去。

  杨冠依靠在chuang楞,望着窗外的远方沙丘,一眼的空洞,但又似憧憬着远方的未来。“孩子,再坚持一下,我们快成功了。再坚持一下!”她轻抚腹部孩儿,鼓励他,跟他讲道理,似乎肚子里的他真能听懂般。

  坐在太极殿内侧一处空荡荡的庭院,李世民偷得浮生半日闲,正低着头用凿子雕刻着某样东西。忽一刀斜过,顿时指尖一道鲜红,徐徐血迹流淌而下。抬起指尖观望之,不觉一种莫名忧愁从心底抽出,带着一丝不祥的预感。

  正在冷眼观望,双喜已经领着尉迟将军而来。正当双喜欲禀报,才发现陛下一手鲜血直流:“陛下受伤了?快快传太医!”双喜连忙召唤庭院外的宫女。

  尉迟也惊讶万分,欲连忙上前,但那人只冷冷摆手道:“可有消息?”一边走向内室,用清水清洗伤口。

  尉迟看着这般情节,心中甚感担忧,拱手道:“陛下,还是让太医诊治包扎吧!这般处理,伤势怕加重!”

  但那人淡漠着随手扯过手巾ChanRao在伤口,只轻声一句“无妨!”随即转身回到案几,继续开始批阅新的奏章。

  尉迟焦愁满面,不知自己守口如瓶的决定到底正确与否。还记得公主离去时说的,时过今迁,恐他不会再想起。但以现在的情形看来,搜索还会继续,要到何时?搜到何时是个头呢?

  ”陛下,人海茫茫,若走进如洪流般人潮,就是沧海一粟,大海捞针啊!“尉迟左右为难,再三斟酌开口道。

  但见埋在堆积如山文案中人稍事抬眼,审视一句:”听尉迟将军这口气,是想放弃?还是劝朕放弃?恐你家夫人听此话,会作何感想?又或者她也想弃之?“

  尉迟抬头望见陛下冷峻表情,紧盯着自己的深邃眼眸,仿佛这皇帝陛下能洞察一切,看穿自己那点秘密,如若暴露这就是欺君之罪。却这般局面,尉迟该如何应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