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却说程咬金马不停蹄来到长安,交与皇帝陛下最为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证据,宋之涣与门下省权钱交易的账本。李世民看过后,找来魏征商议接下来给如何行动。

  而这时魏征也早已立于两仪殿门下,等着汇报新的发现。

  匆匆走入殿内,却见程将军也在,那咬金见魏征也到,立马迎上前来,不等魏征开口,已经抢先开始说起自己查出的凉州一案。

  “陛下,臣在大理寺地牢,仇杰自杀身亡的牢房中也有所发现。在牢房墙角地上捡到一物。“说完,魏征把腰间揣着的一个令牌交与桂大监。

  李世民摊开在手掌,一看这便是门下省侍卫郎之令牌。这大理寺本不归门下省掌管,如何有门下省令牌在此呢?大家星照不宣,都明其意。

  ”哈哈!夜路走多了总要遇到鬼,常在河边走,哪有不shi脚。那鲍仕镜这次逃不掉了!“咬金拍着手喊道。

  李世民遂即可下令,立即封锁长安各大城门,门下省一干人等全部打围,软禁大理寺中,一一盘查,个个击破。招供积极者,免去死罪,抵死不招人等,即可处死,绝不留情。

  魏征与相关大臣领命即可行动,在一个时辰内必须所有工作到位。

  李世民喊住准备领命行动的尉迟道:”这个鲍仕镜,老奸巨猾,沉浮颇深,今日恐早已逃离长安,在并州渭水与突厥交界处,派重兵把守,如若发现可疑人等,当即剿杀之。“尉迟恭谨领命,匆匆去往并州方向。

  经过半月的追讨与盘查,门下省与账本相关一干人等,在Ri审,夜夜威逼之下,统统交代出,昌南瓷窑爆炸案贪污细节,并全部承认那大笔通宝券贿赂详情,并交代如何拆了东墙补西墙,让侍卫郎假扮抢匪,抢劫商队的罪行。

  这一宗宗,一桩桩,都让一众朝廷官员唏嘘不已。而鲍仕镜确如皇帝所料,他早已在府院开出一条通往突厥地道,听说程咬金从凉州赶回复命之时,就协同全家从地道偷偷溜出长安,一路向北,逃亡并州,而到并州再做打算,欲趁夜黑坐小舟,驶往突厥。在突厥,宋之涣早已等候于对岸。

  但却因转移物资众多,金银太过沉重,足足装了五船都没装完。就还在努力装上最后一船之时,尉迟大队奔驰而来,切断鲍仕镜去路,拉住漂流而去的船只。一众厮杀,奈何武艺不精,寡不敌众,叛国投敌人等死伤无数,血流成河。而鲍仕镜也只能自刎江中。

  从缴获的物资中,尉迟不得不惊叹,鲍仕镜的贪.婪,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鲍仕镜的胃口几乎是吞掉五头象矣!金银珠宝,锦缎绸络,古董瓷器,文玩字画,准备运往突厥的一众船只,简直让所有军士为之震撼。看来,在门下省的Ri夜夜,这人都只做一件事——贪赃枉法!

  至此,三桩大案彻底告破。门下省一应官员,几乎全军覆没,无一幸免。人们不禁感叹,在原太子建成的领导下,门下省真是千疮百孔,腐烂至极。更庆幸现在的领导人还好不是急功近利的太子建成。

  ”现在,门下省工作完全处于瘫痪状态,如若各位有推荐才能之士都可引荐,无论出生和阶层都可。今年的三试提前进行,还有,从今年起启用招贤令,开春秋两试,应试范围扩大到各个阶层,如今朝廷急需人才,必须挖掘更多可用之士,诸位都要广开言路,知人善用,让大批真才实学饱学之子报国有门。“李世民一边书画,一边时不时抬眼看看台下各位官员。

  今日的冬至节,皇帝陛下招齐各路将臣,落座与太极殿,一则犒赏有功将士,二则宣布以后工作重心及思想。台下人等恭谨听令,不敢懈怠之。

  太极寝殿内,李世民摊开草图,与工匠商议结束,匠人见皇后娘娘前来,速速卷起画轴,垂首退下。

  蕙芷却从卷轴一端看见庭院设计:”是要在宫中修偏殿吗?“蕙芷不解,皇宫若大,还有何可修缮的?况且,新陛下上台,最是节俭,怎会动用资金在亭台楼阁上?

  ”只是在太极殿修建一处别院。有事?“李世民抬眼看看她。但见蕙芷手中摊开一件罗裙,疑惑为何提件衣物?

  ”春天陛下第一次甄选秀女,臣妾与各位夫人商量所用衣饰。陛下您看看,可否妥当?“蕙芷摊开衣裙,只见满眼的湛蓝灵萝,些微触动人心的颜色。:“陛下,这是现在长安最时兴的霓裳,听说是工匠从西域服饰中吸取精华,中西和谐与一身罗裙,是不是很有新意?”

  李世民缓缓放下写字的笔,怔怔立于罗裙前,shen.出手指,抚摸住衣衫,一种痛楚若哽咽之骨,横在咽喉。蕙芷惊讶此人最是对这些女人之事不上心的,怎看见这衣物如此反应?“陛下,这衣裙在选秀上用,可好?”

  “改颜色,这个留下。”他淡淡一句,取走这裙衫,遂转身放在身旁,继续低头批阅奏章。

  蕙芷呆呆望一眼,轻轻摇头,长叹一声,悄然离开。

  你有没有一种专属于自己的颜色?有没有一个人,当忆起你时,就能忆起那抹色彩?又或是,见到一种颜色忆起某个人?当一个人与一抹颜色划上等号,是不是就如被死死钉在了某人心里?听上去倒是极度浪漫,如若被死死钉死在绞刑架上呢?还能与浪漫联系一起吗?命运的走向谁又知道呢?

  杨冠已经又在马上行了半月,现在腰酸背痛愈加厉害。肚子已经明显能察觉出异样,因此男儿装束自然行不通了,只得在骡马驿站找来女装换上。

  不过一路走来,跟着商队结伴,途中每隔五里就有官府军士设点接应物资,渴了,累了,官差都能及时照应商人们,更因这般多的官点设置,为商队保驾护航,也省去诸多危险因素,抢劫匪贼几乎没再遇见。

  “丫头啊!现在朝廷考虑这般周详,为商队提供安全保护,看来新皇帝陛下确实做了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糟老头骑在骆驼上,悠哉乐哉,就事论事。

  杨冠一脸疲倦,抬抬沉重的眼皮,不屑的瞟一眼这人,说道:“吃你的馍馍吧!吃东西还封不住你的zui?”

  “我这是就事论事!你不能因为个人问题,以偏概全嘛!历朝历代,哪个皇帝老儿不是功过参半啊?众人皆知,人无完人,但只要大方向是奔着为百姓安乐,造福子民,那就是好皇帝!”糟老头越说越起劲儿,竖起大拇指说道。

  杨冠只无奈笑笑,现在的她已经疲倦到极点,哪里有闲工夫与他争辩。

  还要再行十里才能到达下一个驿站,杨冠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沙漠,庆幸还好有众多商队骆驼与自己并肩而行,不孤单,不孤单!但绵绵无绝期的沙漠,什么时候走到头?她甚觉很是孤单。

  忽,远处的蓝天突然出现一片灰蒙,并不断向自己的方向延shen,逐渐扩大,变宽,像夜神的毛毯挡住了阳光,顿时遮住苍穹。糟老头大喊一声:“不好!沙尘暴!是沙尘暴!”随即用头巾遮住脸颊,跳下骆驼来。

  而就在此时,天地之间顿时一片混沌。尘土,沙石漫天飞舞。沙道的商人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无力挣扎着。骆驼马匹都底下头,闭上双眼,把蹄子深深嵌进沙土中,静候风暴,保存实力。

  那风沙如刀子割在杨冠脸上,生疼生疼的,感觉人间即刻崩塌,满沙扬尘,快要窒息般,但因孕肚,行动不便,在这紧要关头,却不能及时下马。在马背上,迎着风沙这是相当危险的事,很容易被飓风刮走。

  现在的杨冠下不能下,可如何是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神级破案群都市之超级大爆料海贼之最强主角光环金刚之直播万界一年级之超级学生
淘新书:开局百万亿灵石都市之死灵雕刻师大秦之全能红包系统大唐最强山贼我的鬼片世界全是经验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