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金黄夕阳一片,浑^圆落日外,寒鸦数点,淙淙流水环绕点点孤村。

  糟老头双臂环抱xiong前,落座于黄土残檐断横上,一种坚决,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杨冠紧追其后,喘着粗气,看那人已经就在眼前,心中暗笑,却也稍事沉着,双手叉腰道:“糟老头,你跑这般快,想我一孕妇,还要一路紧追,你就不怕出点意外?”

  “我也劝你,臭丫头,你还是回去,回去找你夫君,然后在他双翼庇佑下至少也是个安全窝,少去多少风餐露宿,刀光剑影!现在可好,性命怕都要丢了去,还一心想着破案!我看这就是个破案子,已经死了多少人,咱们不能再趟这趟浑水,快快道出身份,各自回各自家吧!”糟老头疯狂摆手,把杨冠直往外推。

  杨冠笑着开始爬墙,奈何如今身手欠佳,有些力不从心,吼道:“快拉我一把,如今爬个断壁都费劲儿,嗨!想当初这等地方,我是单手撑墙,纵身腾跃,不在话下啊!如今怕是许久不能这般身手额!”她摸着已经开始隆起的肚子,一脸遗憾。

  “这里太危险,人命不断,闺女,听我一句,别犟得跟头驴似的,回去吧!”糟老头shen手拉她上来,堆起满脸皱纹,无比担心的瞧着杨冠肚子。

  “走到这份上,不能半途而废!回去又能怎样?不过又是个更大牢笼罢了!相信我,我们能破案,也能从凉州平安走出去的。”橘红的晚霞铺满杨冠的脸,让她瘦削的脸颊显得更加坚毅果敢。

  糟老头瞟眼这固执的人,不可思议的直摇头:“嗨!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偏偏来遭这份罪!你呀,就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老头一脸无奈。

  “我不是叫臭丫头吗?不臭,怎么叫臭丫头啊!”杨冠一脸嬉皮,笑着回答。

  两人望着漫天霞光,那红日躲闪在琥珀玛瑙般云丝身后,胆怯中透出万丈光芒,甚是震撼人心。杨冠咬咬zui唇,坚定的看着糟老头说道:“糟老头,咱们现在这案件最有力的证人已经死了,算是死无对证,鲍仕镜依然只身逍遥法外。我们都知道,他才是幕后主谋,但奈何现在一点证据都没有,拿他无可奈何。如若再无证据,这案件我们一天攻不破,咱们难道就永远呆在这里?”

  “你是不是想让我站出来?”糟老头把xiong口所藏之物包得更紧些。

  杨冠看着他现在的反应,长叹一口气:“这很可能是唯一的证据了,也是最有力的证据。把它交出去,很多问题就不攻自破。你不也想尽快破案,咱们早日走出这城吗?如若抓不到元凶,你以为从这里走出去回到瓜州就能太平?别天真了,他们一天找不到账本,你就一天不能安生。真要这样提心吊胆过下半辈子?”

  糟老头抱着头,完全不愿再听下去。杨冠皱起眉头,怎觉这人油盐不进,甚是难摆平。沉下心,郑重其事般说道:“糟老头,你若再固执,咱们都只能止步于此。好!你让我暴露身份,回到长安,做一只寻求庇佑的小鸡仔儿,好,我也如你所愿,我回去。到时,我再在那皇帝老儿面前先参你一本,就说,是你一路挟持我到这凉州,奈何被程咬金所救。你说,你这是何等罪名?该治个什么罪呀!”杨冠双手抱臂,盯住眼前人,一切尽在掌握。

  糟老头完全呆萌,一脸难以置信样,指着杨冠鼻子吼道:“你,你,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当初是谁把你拖回破庙?是谁一路照顾走到此地?是谁为你挡劫匪一刀?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说着糟老头就想脱鞋,随手打去。

  杨冠按住他的手,一脸不屑道:“你大可向皇帝老儿喊冤去,也可哭喊一路艰辛。但你觉得他是相信你所说呢,还是相信我的话呀!”杨冠一股邪气外露,继续道:“只要拿出账本,我有办法让咱们全身而退。相信我!就拿出来吧!”一边说一边开始自顾自抢夺起来。

  一阵抓扯,你争我夺,杨冠似乎没太坐稳,从断壁上落下来,只听“哎哟!”一声,已经见那臭丫头掉下墙去。

  老头这时已经吓蒙,赶紧跳下来,扶起杨冠,满头冷汗喊道:“臭丫头,臭丫头,这可如何是好啊!”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杨冠,糟老头一脸错愕。

  瞬间,杨冠睁开大眼,风一般的速度,轻轻掠过糟老头衣襟,那所藏之物就从老头眼前飘过。杨冠猛地站立起来,嬉笑一脸:“哈哈,兵不厌诈,老头,你就认输吧!”说完撒腿就跑,消失在万丈霞光中。

  老头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摸摸xiong口之物,惊魂未定。“臭丫头,还我宝贝呀!”狂喊一声,那老头儿一瘸一拐地跑向可恨之人的方向。

  当程咬金翻开那账本一看,立即惊讶于那一行行金额之巨大,记录之详细。杨冠斜看一眼程咬金,再挡住脸回看一眼吓得六神无主的糟老头,使个沉着眼神。回过头来,长叹一声。

  “程将军啊!事到如今,我们只有交出这份来之不易的神秘账本,希望能助将军一臂之力。”杨冠低着头,时不时抬起眼来,看看程咬金的反应。

  程咬金望着杨冠,一脸疑惑道:”这等贵重之物,如何落入关兄弟之手的?“

  杨冠咕噜转动眼睛,望着窗外,表情必须到位,开始一段故事:”嗨!那是在长安街头,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啊!“杨冠摊开双手,继续酝酿饱满情绪道:”那夜,在下与老头子酒足饭饱从酒楼出来,不料,在洪门大街那处僻静的荷花池塘边碰到一位老者躺在池塘边,看着全身早已经shi透,虚弱无力到极点。本想送那受伤之人回他该回之地,怎料,他shen.出shi漉漉的手,递给我们一个本子,反复叮嘱我们定要收好,然后,然后,就怅然离世矣!“杨冠万般遗憾的看看糟老头,老头先是一怔,再连连点头称是。

  杨冠看那老头已经明其意思,于是乎,更加肆无忌惮的吹起牛来:“我们本就是微小商人,看这上面所写,顿时无所适从,但又忠人之事,如何能让九泉之下的人失望呢!因此,在长安匆匆做完生意,就快速离开。本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东西让它永远埋葬最好,可奈何遇见那路劫匪,性命堪忧。不是将军出手相救,恐早一命呜呼!”杨冠用衣袖轻轻擦拭眼角,假意抽出几滴眼泪来。

  “不查此案,倒不觉这账本与这等案件有何关联,看着刘长清居然死于利剑之下,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账本与本案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大胆交与朝廷命官,望这般重要的证物,将军切莫大意,务必交与将军的皇帝陛下手中。才好尽快了结此案啊!”杨冠握住咬金手,一脸郑重其事。

  咬金这般听来,顿觉他们经过离奇,唏嘘不已。

  立马握住杨冠双手道:“原来关兄弟还真是有缘人啊!还能再次解在下燃眉之急!拯救朝廷于危难。关兄弟,不如与在下一道,回到朝廷,面向英明威武皇帝陛下,将此有力证据交出,说不定陛下还能封关兄弟一个大官做做!”程咬金拉起杨冠就想骑马而去。

  杨冠惊恐看看同样一脸惊恐的糟老头,糟老头先是张大zui完全不知所云,后只捂住肚子想大笑之。心想:现在好了,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