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二十七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七章

  当魏征一行匆匆来到宋家大院,立于朱雀大门前,那耀眼的红门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再看那”宋府“金箔大字,熠熠生辉,透着威严与大气。门前金铜双狮,怒目圆睁,尖牙利齿,栩栩如生。再跨进门槛,前庭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苍天古木,巍峨ting拔。而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厅堂房室,更是豪华堪比皇宫,意境堪比仙灵。

  “这个宋之涣也太有钱了吧!如此这般宅邸,都比得上一个大皇宫了!”黎崎展开双臂,在这宽阔得都能来场蹴鞠比赛的前厅转起圈来。

  魏征严肃认真的环看四周,上下打量屋内所有摆设。一众官兵搜索后,都只能失望汇报,搜查确无结果,没有太异常的发现。

  “宋之涣如此这般老奸巨猾,定是早就做好开溜准备,肯定该烧的烧,该毁的毁。怎么可能还留下罪证等咱们上门来查?”黎崎早料定查不出结果来。

  但魏征似乎并不想放弃,继续向内室走去。主内室,会客厅,侧室,等等地都细细检查。黎崎看着大人摸摸这里,翻翻那里,不知他在找何物?但也只得一路跟到书房。

  书房倒是一派书香气息。黎崎走进一看“哟呵!”一声:“没想到,这长安巨贾,一个臭奸商,平时也读书?这不会都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吧!”黎崎一脸不屑道。

  魏征浅浅一笑道:“怎么?商人就不能读读书?你这明显是偏见啊!”魏征指着黎崎批评道,这情景,仿佛不是在搜查案件,倒像是在被邀请来做客一般。

  环顾四周堆积如山的书籍,魏征与黎崎兵分两路,开始搜寻细微线索。黎崎翻着各种书籍,翻着翻着,有些疑惑道:“大人,这里有许多非汉文的书,您来看看!”

  魏征接过一看,大惊道:“是突厥文!”

  黎崎不解的问:“突厥文?难道他还看得懂突厥文?”

  魏征睁大双眼,继续搜寻,一点点摸,一处处看,当摸到案几上的砚台时,怎么拿不起来呢?魏征甚觉可疑,再左右扭扭,“轰”一声,左墙书架立马分开两半,一处暗室立于两人眼前。

  黎崎完全惊呆,居然还真能查出线索。他两相视一眼,随即走入暗室。

  这一方暗室不太大,但放置物品让两人都惊叹不已,一整屋的都是突厥专用兵器。在墙角落上居然放置着还未来得及销毁殆尽的信件。魏征摊开信纸,全都是与突厥传递长安信息的飞鸽传书。

  黎崎张大zui,惊讶满满,没想到居然这个案件牵连出如此巨大秘密:这个宋之涣,并不是简简单单经济案件,他居然是突厥安cha在长安的碟者,他在长安的目的是扰乱大唐经济,并倾吞大量财宝,支援突厥军队之!

  “大人!咱们还要再查下去吗?”黎崎似乎预料到一场风雨,感觉长安定会发生地动山摇。

  魏征卷起信件,揣在xiong口,紧紧捂住,并再无言语,一声不响的离开现场。

  垂手立于两仪殿外(皇帝与大臣的小型议事厅,建于太极殿后),魏征正在等候传入指令。黎崎轻轻打着哈欠道:“大人,都快子时了,皇帝陛下可能早就就寝,咱们现在这般急匆匆恐惊了圣安,就不能明日再汇报?”

  魏征低着头,轻声答道:“你知道什么,新皇帝陛下刚登基甚是勤政,事必躬亲。每日都工作到子时,甚至更晚。这事不能再耽搁,咱们即使冒死也要告知陛下这等重要之事。”

  刚刚说完,只见双喜一路小跑来到魏征面前,亲切笑道:“魏大人,陛下刚刚还提起大人呢!快快请进!”

  魏征只瞟一眼跟班黎崎,轻言一声:“在此等候!”立马跟着双喜进殿。

  这黎崎还真是惊讶,魏大人也太了解皇帝陛下作息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新皇帝陛下这般勤于政事,却让自己对大唐的未来有了更大信心。望着夜幕一轮新月,黎崎长长舒口气,想到:但愿陛下一如既往对待江山社稷,大唐才有真正兴盛的一天啊!

  当魏征来到殿内,只尉迟还立于台下,拱手低头认真听取皇帝陛下圣意。“继续找,一路向西,凉州,瓜州,甚至玉门关,都要纳入搜索范围。每路商队都要紧盘察,若无现签发的通关文牒,一律逮捕之,但不可凶残对待。有嫌疑人等,赶紧汇报长安!”李世民满脸怅然与焦急,但依然语气镇定的说道。

  “如若不是向西方向呢?若是洛阳方向如何?”尉迟还想声东击西。

  “不可能,只会向西!沿途织造坊,衣料铺,都悉数查到,一个不许落下。”李世民一边分析道,一边示意魏征落座与案几旁。

  尉迟见魏大人来此,彼此作揖鞠躬,互相对视一眼,速速退下。

  “魏大人有何新发现?”李世民抬起眼来,放下毛笔,准备认真听听汇报。

  魏征恭谨作揖,再立于殿中间,与皇帝陛下详详细细道出几日盘查结果。

  “突厥人?”李世民靠在龙椅中,意味深长道:”怎么又是突厥人?魏大人,今日可听说程将军在凉州剿灭劫匪一案?“李世民看着眼前人,一脸郑重与忧虑问道。

  魏征这才回想起程咬金数日前查这凉州五道河抢匪一案中居然有穿官靴人等。”但,陛下,难道凉州也有突厥人作案?“魏征惊讶道。

  李世民翻出一封奏折,递与魏征道:“魏大人,还是先看看咬金亲笔所写,便一清二楚。”

  看完奏折,魏征一脸唏嘘不已,头冒虚汗:“不知陛下有何圣意?”魏征不敢断言,只得听取圣令,再行事。

  “咬金已经遣返罪臣,刘长清。等人证一到,定能真想大白!”李世民对这重要人证很有信心,满眼期许,能凭此人,快快真相大白。

  杨冠一夜辗转反侧,心中不停算计该如何逃生。逃出城更是难上加难,想破脑袋,都完全无应对措施。这该如何升天啊!杨冠坐在chuang上,抱着已经快想炸的头,烦恼到极点。

  “笃笃笃”一阵紧促的敲门声。杨冠翻下chuang来,立马开门,但见咬金满脸惊恐道:“关兄弟,不好了!刘,刘,刘长清死啦!”

  杨冠一听这话,如晴天霹雳,完全不敢相信现实,不会是做梦吧?杨冠用力掐掐自己的脸,一阵生疼啊!难道这不是自己做梦,是真的?

  “关兄弟,如何是好啊!那个刘长清,昨日刚押出城,在五道河时,被一批武艺高强人马劫拦,一阵拼杀,押送官兵才知,他们并不是冲着他们而来,而是专程来刺杀刘长清的。那刘长清却终被乱箭射死之。在事发之后,翻看那些匪贼居然都是突厥死士。”咬金完全没了主意,都快哭出声来。

  杨冠心想:证人没有啦?那这个案子是死无对证了呀!这就证明自己与糟老头还是不能走人,案子还得重新审理,重新再找出证据,一切全没了!杨冠怅然落座于chuang沿,心已冰冷到极点。下意识摸摸已经有些许隆起的小肚子,焦急万分。必须赶紧想出对策来,自己能拖,肚子也不能再拖呀!再拖下去就藏不住了,怎么办?怎么办?

  糟老头窃窃踏入房中,瞧着两个惆怅到极点的人,谨慎的问:“这是演的哪一出?案子刚刚破获,就又这般天塌下来的模样?”糟老头指着他们两个问道。

  杨冠猛然抬起头来,大眼睛盯着糟老头,越盯越双眼放出光来。糟老头被看得有些心虚起来,冷眼捂住xiong口,若有不祥预感般,赶紧跑路。

  杨冠立马起立,开始追那怯懦之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