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二十六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六章

  跟随程咬金来到提审室,各路可疑人员都从城内提交于此。来者有偷盗嫌隙之人,有破坏公物之人,有调戏妇女之人,杨冠看见各路人等纷纷蜷缩在墙边,逐一排开,已经围绕墙壁一圈儿。“呵!这个小小凉州,看来真是不太平啊!如此这般多的犯事之人,那个刘长清也不知是如何规整一城事务的。估计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杨冠摇着头,叹息一声道。

  “估计,钟怕都很少撞额!”咬金一脸愁容道。

  杨冠仔细看着这干人等,但突然,一双眼睛却停留在一个人身上。只见那人蜷缩成一团,一脸惊恐,身体还在颤抖中。

  杨冠缓缓走进,天啊!这是谁啊!怎么回事?杨冠不可思议的蹲下,手抓住那人胳臂惊讶道:“糟老头,怎么是你?”

  糟老头这才缓过神来,瞧一眼杨冠,道:“臭丫头啊!快放我出去啊!”

  杨冠看着咬金,完全不知发生什么?这又是演得哪一出?

  回到旅店,糟老头还在发抖中。杨冠斟满青茶,递与他,他只一把接过,一口喝下。

  “说吧,你这是所谓何?我不是已经向你分析过现在的局势了吗?为何还要跑?而且连跑也不带上我?”杨冠实在想不出,这样有吃有喝,干嘛跑呢?

  “臭丫头,我跟你讲,咱们再不走,恐你就将被我连累,性命难保啊!”那糟老头轻声细语,生怕隔墙有耳。

  杨冠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你有事!你一定有事!告诉我,咱们一起想办法,可好?”

  糟老头先是缓缓摇头,仿佛不信任杨冠一般,生怕自己的秘密被戳穿,性命堪忧。杨冠看着这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糟老头,回想两人经历千辛万苦,从无到有,从乞丐到名副其实的商人,这些重重苦难,都是糟老头陪着自己一起度过。甚至不惜舍弃自己性命也要保自己周全。但自己似乎对于他的事根本就是一无所知。本着:“都是江湖飘游人,不问过前尘过往事”的原则,杨冠从未问起糟老头的往事,而糟老头也同样不太过问杨冠的过去。不过都是流浪者的相互支持,聊以慰籍罢了。现在想想,似乎一切也都是上天冥冥之中安排的缘分,一种父女般亲近的缘分。既然是如此缘深,那就应该不离不弃才对。既然注定一路相伴,那就相扶到底。既然自己承诺定要让他衣锦还乡,那就绝不食言,定要一起体面返乡。

  打定主意后,杨冠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所有过往,前尘往事,必须让他一口吐出。“糟老头,咱们来个约定,你若说出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也定还你一个我的秘密,怎样?”杨冠坚定不移的说:“现在,就现在,你必须告诉我,我也有权知道。说吧!”杨冠继续斟上茶,递与他。

  杨冠一路听来,才知道原来糟老头确实是从瓜州到长安来做生意没错。一路与商队结伴,跟着长安最吃得开的郭老先生,那是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不亦乐乎,甚是舒坦。但那日在醉仙楼的一件事,却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说在那日,商队在醉仙楼饮酒作乐,酒过三寻,很多人都纷纷醉倒,离场。而自己当时也醉倒在桌子底下,呼呼睡起大觉。正在半醉半醒之间,有人从外推门进来。而桌上显然只有门下省安奎盛与推门而入之人在商议什么事。至于什么事,倒因醉酒没听见。只是他两人在走时,不小心掉落一个帐本。

  糟老头发现那本掉落的本子,随手捡拾起来,本想到时还给安大人,说不定还能套套关系,于是乎糟老头放在袖兜里,偏偏倒倒就回去了。

  当酒醒之后,拿出所拣之物,好奇使然,一顿翻看。这不翻不说,一翻,吓得糟老头是浑身冒汗,直打哆嗦。原来这账本却是记录下各个门下省官员与汇通银庄宋之涣的各种权钱交易。而且,上面还特意用红笔标注上门下省一品侍郎鲍仕镜与之进行的各种交易。这时的糟老头仿佛拿着一个烫手山芋,该如何是好?还回去?那安奎盛定会认为自己已经知晓其中秘密,必定杀人灭口;不还?这东西在自己手中,定有暴露的一天;烧掉?但说不定,以后还是自己要挟一干人等的证据,保不定还能成摇钱树,也不可。在左右为难之际,他只能找自己最信得过的郭老商量商量对策之。

  郭老看过之后,也是与他一般表情。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只一句:“快带着东西跑!越远越好,不露声色。”于是,连夜连晚,糟老头就开始了逃亡之路。

  但安奎盛一回府邸就察觉自己最重要的账本搞丢了。在一番细细盘查后,酒楼小二说看到他们走出包间后,还有个老皮才从室内醉醺醺走出。安奎盛这才知道,情况肯定暴露,而现在耽误之急就是要找到糟老头。

  安奎盛料定糟老头会往西城门方向一直逃往瓜州,因此,早在此门前守候。结果糟老头真在西城门被安奎盛给抓住。连拉带拽,一干人把糟老头逮到一处密林,要求交出账本,不然就一刀灭口。

  而就在这性命堪忧的时刻,一众商队经过此地,见有一群人在围住一人,以为是绑架,遂大声振呼,想以此吓退群殴人等。就在持刀者的注意力望向商队方向,糟老头趁机调头撒腿快跑。当跑到一河边,已再无退路。而追兵已经赶到。糟老头只得步步后退,无奈,转身一跳,掉进河里。

  因是夜晚,分不清河中情况,因此追兵都只能守在岸边看河里动静,反正河中人必上来唤气,到时再一并抓之,不然就只得闷死在河水中。但他们万万没有料想到,糟老头脱掉外衣,让衣衫漂浮在水面之上,加之自己水性极好,所以,当所有人等看到有衣物漂浮在水上,还以为是糟老头的尸体,加之沉水这般久了,是个活人也得淹死,只得作罢,草草收兵。

  等确认暴徒全都离开,糟老头才浮上水来,如若再晚一点,自己恐怕淹死无疑。而现在,自己是不能出去长安城了,只能另想办法。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打扮成街头乞丐,与杨冠使用的方法如出一辙。而越危险的地方也是越安全,谁也不会想到,他尽然还藏在长安城里。那个账本却一直揣在怀里,天天不敢忘记。

  好容易,与自己相同命运的女孩子一起开始一段逃亡之路,两人相扶相持,总算来到凉州,眼看回家的路近在咫尺,却不料出现这等事件,当听说还有关于门下省时,他那惊心往事又浮现眼前,心中一直念着,快跑,越远越好。

  听完糟老头一段历险,杨冠是唏嘘不已。万万没料到糟老头却也不简单。“好吧!既然你告诉我这段秘密,我也承诺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杨冠正襟危坐,准备严肃而认真的欲告诉他,自己的过去。

  老头摆摆手笑笑道:“你与新皇帝陛下认识?”

  杨冠瞪大眼睛,只是木讷的点点头。

  “不仅仅认识,恐怕这肚子里的孩子也与他有关联吧!”老头长叹一声,杨冠还是只有点头的份。

  ”为何离开?因为玄武门事变对吧!“糟老头说完起身离开。

  杨冠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

  糟老头淡然一笑:”你啥都表露出来啦!这都猜不到,我这老头子,混迹江湖这般久,白混的?“说罢,各自睡觉去也。

  杨冠心中直念,我是什么时候表露出来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