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 第二十五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

  杨冠在咬金身边开始转起圈来,上看看,下看看,左右思量一番,摸摸小胡子,再撇撇zui:“嗨!”一声叹息。

  咬金见她这般模样,再努力瞪大双眼,目露凶光,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瞬间杨冠拍手道:”哎!对了,就是这个感觉,这个模样很好!很好!要保持住!“杨冠继续鼓励他情绪一定要到位。

  咬金一边瞧瞧老师还满意,一边认真体会刚才那种表情加情绪。

  ”程将军,待会儿,你咬死不放,装出早已洞察一切,其他就由在下来就行!“杨冠自信满满说完走人,而咬金一阵点头答应。

  但说,在府衙高堂上,程咬金端起一派大官气,巍然坐于案几中,满目狰狞,凶神恶煞像面对台阶下凉州府衙大人。

  这凉州府衙刘长清颤颤巍巍,双手垂于两边,低着头,不敢抬眼。

  只听”啪“一声惊堂木重重敲在桌上,”台下刘长清,汝可认罪?“咬金指着台下人,大喝一声。

  那刘长清立马屈腿跪于地,匍匐在咬金脚下,”将军啊!臣确实冤枉啊!臣怎认识这一帮人等!冤枉啊!“

  看着这凉州府衙还在咬死不认帐,杨冠只对咬金微微摇摇头,再走向刘长清道:”刘大人,那晚行刺之人留有一活口,他什么都招了,大人如若还想抵赖,那咱们不如请他出来,叙叙?“杨冠盯着满脸汗滴的刘长清,一脸笃定,轻松姿态。

  杨冠拍拍手,只见两名将士压住一人,一瘸一拐,蓬头垢面来到台下,跪之。刘长清一看,立马喊道:”将军啊!这人我不认识啊!将军冤枉啊!“

  那受刑之人立马抓住刘长清手臂,哭喊道:”大人怎能不识吾啊!大人当日之事忘啦?是您让我们一帮兄弟去行刺旅店人员,是您还说,事成之后如何如何犒赏弟兄们啊!大人您怎能不认帐?“

  刘长清满头大汗,直掰开那人纠缠,冲着程咬金疯狂摆手:”我不认识,我不认识!将军啊!我不认识啊!“声音中带着颤抖恐惧,杨冠此时明白,还再该加把火。

  随即递个眼神,但见一侍卫拖着一具早已一刀斩成两半的尸体,血淋淋拖上堂来,留下一路鲜红成河。那大人一看,瞪大的眼睛瞪得更大,恐惧的喊声更加剧烈。

  ”大人,我看您还是招了吧!看!这个就是当晚抓起来死不认账的下场。“杨冠指着那具只剩一半的尸体叹息道。再扭过他头,指着罪犯:”看,这位仁兄就很识时务嘛,免去一死,回家至少还有田种啊!“说完再蹲在刘长清面前细声道:”您看,程将军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腰斩之,死相也太残忍。难不成刘大人也想这般活生生一刀切?“杨冠满脸狰狞,装出一副吓人的模样。

  那刘长清全身shi透,大汗淋淋,颤抖之声,完全表露无遗,但依然垂死挣扎,咬死不认。

  杨冠心想,小样,还在拼死抵抗,只能再出一招,立即使个眼色给那犯人。那犯人一把抓起刘长清衣领,大吼道:“刘长清,你这个老狐狸,当初请我们时说什么?现在还想抵赖!你当初说好五百银,事成后再给五百银,现在还不认?”

  只听台上咬金怒目而视,重重拍响惊堂木,一阵巨响,再外加河东狮吼般呵斥道:“大胆刘长清,证据确凿,还想抵赖!”

  那刘长清吓得shuang腿变软,台上阵阵大吼,台下之人愤然一脸,咬牙切齿仿佛要吞噬自己,那人还步步紧逼:“五百银,五百银!”

  但见他抖动双唇,汗水一脸,大喝一句:“怎是五百,是三百!”

  “哦!”杨冠指着瘫软在地的刘长清,大堂顿时安静许多:“三百!三百!”杨冠一脸满足的笑,回头望着程咬金,示意,目的已经达到。

  只那刘大人瘫在地,虚弱的指着杨冠,:“你,你,你敢急我!”说罢,晕死在地。

  这时,跪在地上的“犯人”立马爬起来,拍拍手,很有成就的看着杨冠。杨冠竖起大拇指笑道:“演得不错,去你家将军那里领赏吧!”那人一听领赏,立马屁颠屁颠走进内室。杨冠再拿起那具所谓切掉一半的布袋尸体,一股难闻的鸡血味,让她直反胃,一把仍在地:“把这布条拿去仍远些!”

  还没怎么费力审讯拷问,那刘长清就全交代了多年五道河劫匪案始末。

  话说,五道河,已经不太平许久了。此地从隋朝在河西开通商道起,这里就是土匪窝。两朝帝王都花不少力气镇压之。但镇压归镇压,之后犹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其实各种原因,当地为官之人都明白。这里的匪寇非匪寇也,这里的官实则也非官也,山高皇帝远,甚至官匪一家亲也不为过。但这官匪之人,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打劫商队不可经常为之,一般大家等着钱花时才能行动。也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把羊吓跑了,哪里还有羊毛呢?而又为何现在活动如此频繁?还与突厥勾结?

  实则,凉州府衙与门下省早就连成一气,从那通宝券中分得好处不少。现在,通宝券陷入长期付不出红利的险境,凉州人等只得与长安门下省众人,利用这一天然地势,坐起官匪勾结,伙同一处,打劫商队金银的生意来,再填补因贪污而出现的通宝券大缺口。可以说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以前打劫打劫还能弥补漏洞,但自从长安挤兑案一出,就根本入不敷出,无暇顾及更多。

  “那突厥人又是怎么回事?”杨冠双手抱臂,审视着刘长清。

  原来当那晚关小富被咬金问道是否看出破绽时,说看到有穿官靴的人参与其中时,刘长清就如晴天霹雳,心中害怕至极。遂飞鸽传书与门下省。当时的回话便是:勿动。自然有人相助。于是乎,不出两天,相助之人便出现,而刺客既是突厥死士。但这些死士似乎也想从中捞一笔,私下与之谈好价钱,先付三百,到时候再付另一半。这才出现以上的笑话。

  杨冠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心想:“我才值六百?太低了!”摇着头,一脸不服气。

  咬金随即差人把刘长清遣返回长安等待审讯。

  好吧!此事应该告一段落,杨冠shenshen懒腰,松出口气,总算可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了。“程将军,案子呢,我也破了,明日,在下是否可以启程啦!”杨冠轻松一脸问道。

  “欸!关兄弟!不必着急!人还要提交长安刑部,而且此案还和长安要案相连啊!咱们还需等待一些时日啊!”程咬金摆着手说道。

  杨冠瞪大眼,居然这人不要脸到如此地步,立马抓起他手臂,满脸错愕道:“姓程的,你说我们破了案就可离开,如今,这案子我也破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吧!”杨冠完全有揍他一顿的想法,奈何这人身强力壮,自己完全不是他对手。

  “欸!关小弟,你我相识一场,又能配合如此完美,这就是缘分啊!怎能说走就走啊?凉州抢劫案算是破了,但更大的案件还在长安啊!万一朝廷,我们那英明威武皇帝陛下有需要咱们的地方呢?所以,还需等待,牵出更多丑恶官员,彻底换百姓光明才是算真正破案嘛!不急,不急!”咬金一脸正气道。

  杨冠正还想争论时,有侍卫来报,城门口捉住一个硬闯出城之人。而此人究竟是谁,又所谓何,偏偏要在此时冲出城去?杨冠和咬金彼此看看,不置可否。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