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二十四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

  说魏征专程召唤各路商队来府衙商议长安挤兑一案。才说道瓷窑爆炸与挤兑案可能存在的关联,那些商人们似有隐情般,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魏征顿时明白,查案的方向肯定没错,照这般查下去,定能查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随即给侍卫郎使个眼色,黎崎来到堂下,召唤各路商队领队首领来到内堂,屈膝而坐。

  ”想必大家都知魏征招进诸位用意。鄙人就是想了解了解,各位是得到何等信息,才想尽一切办法从长安撤资呢?“魏大人坐于大家中间,推心置腹一番后说道。

  所有商人都把目光投向郭老先生。此人在商队威信最高,更被誉为商队的晴雨表。他在长安驻扎时间最久,通商经验最是丰富。并在长安结交无数,在长安官场更是关系密切。但凡朝廷一些新的举措,新的物品开发上市,他都能最快做出反应,甚至大捞一笔。信息之广,让所有商队为之信服。而这次爆炸案一出,也是他最先想要退出通宝券,准备大批撤资。而商人就是商人,嗅觉比狗的嗅觉还灵敏,看着他这般轻微动作,怎能沉住气?也立马有样学样,坊间的各种关于银庄的传言也是传得有声有色,如雪花满天飞。挤兑队伍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郭老先生,您又是为何如此坚定,在此时见好就收呢?这不可能是巧合吧!”魏征先断后路,逼他说出实情。

  “不过一个商人的明锐嗅觉矣!新皇帝上台,本人确有不信任之处,撤资,与瓷窑案确实是巧合!”郭老先生还在周旋中。

  “那咱们就说到大家最是关心的通宝券上来。大家几日闹的不过就是这小小的银券。要知道,此券是民间为各商队交易方便,与商队达成一致,私自发行的一种流通券。本券与朝廷甚无关系。这是商家与银庄达成的契约,可有说错?出现挤兑,也是商贾与银庄之间的纠纷,朝廷现在只是充当两者调停的作用。如若银庄无钱兑现,钱庄老板携款私逃,那朝廷也只是起到追讨的作用,其他一干问题,朝廷概不负责。因此,本案查出与否,全依仗诸位能否提供线索,如若查不出,皇帝陛下这股热乎劲儿一过,那就是一笔陈年老账,无人问津而已!试问,这损失最大的人,终会是谁呢?”魏征盯住郭老先生,沉着自如道。

  一听这话,概不负责?商队领头人那就如炸开锅般,叽叽喳喳起来。郭老先生脸色更加阴沉,连连摇头,完全已在魏征掌控之中。

  瞬时,魏征又给黎崎使个眼色,黎崎带着郭老先生来到内室,斟上青茶,立于室外。

  只见郭老面露难色,猛然跪于魏征脚下,这倒让魏征有些惊讶,连连扶起老人家。

  从头听来,才知晓各种缘由。

  长安最大银庄老板乃宋之涣。此人本是无名之辈,但短短三年,一跃成为长安屈指可数的巨贾。要说此人的发财之路,甚是神秘。但他与朝廷重臣,门下省一品侍郎鲍仕镜是过命交情,在坊间不仅而走。因与鲍某如此这般深交,短短几年就身家不凡,让普通商户唏嘘不已。他开的银庄也是最早开始发行“通宝券”的一家。从发行通宝券起,更是赚得盆满钵满,连跟在他身边的小娄娄都可富甲一方。

  郭老也是经人引荐,才认识这新一代巨富。再经指点,坐起只收利息,不干辛苦买卖的活路。开始利息一月一文双倍照付,让人们都对此券实力深信不疑,可到一年之后,利息的发放开始拖延,有时两月发放一次,有时一季度发放一次。但因都能悉数到位,大家也无疑心。但最近半年都未放利,人们开始躁动起来。

  在一次郭老与商会酒楼宴席后,商队老皮找到自己,说今日在花楼拾到一样东西,打开一看,却是一本账本。

  这账本上清清楚楚记录着宋之涣与门下省各路人等的权钱交易,包括时间,地点,以及金额。而花最大本钱笼络之人乃门下省一品侍郎官,鲍仕镜。因这账本都是要命的东西,所以只好让老皮悉心收藏。但三日后,老皮在返回西域之时,意外失踪,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对于不相干的人,可能真认为是意外,但对郭老来说,这绝不是巧合,肯定是有人蓄意所为。

  加之,这瓷窑爆炸,本就是门下省的管辖,郭老知道定与鲍仕镜脱不了干系。如若朝廷追查起来,又是爆炸案,又是贪污受贿,这人必玩完。现在,最好是从中抽脱出来,省得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于是与几位关系甚好的商友一起去银庄兑现。

  但此消息不胫而走,各大商队都纷纷到银庄开始挤兑,事情越闹越大。看着银庄无力兑现,而宋之涣其人又连夜连晚跑路,不知去向,大家更是荒了神,只得找到朝廷出面。

  “账本在何处?”魏征前倾身体,认真严肃的问。

  “本觉那是个不祥之物,放在自己身边一天,就是一天的危险,因此,只得让老皮带走。但老皮遇害,恐就是那帮人在寻找账本。因此,怕是早已在宋之涣手中吧!”郭老满脸悔恨。

  魏征似乎看到有了一丝线索,但听这一说证据又断掉。这个老皮可能才是关键,但茫茫人海,又到哪里去找此人呢?

  糟老头睁开眼,但见杨冠坐于自己床沿,惊吓一跳,:“额!你今日怎么这般早起?“老头看着两眼发红的杨冠问道。

  杨冠狠狠瞪上一眼道:”还说,昨晚我都快没命了,你居然还睡得跟死猪一般。昨晚就没听见异动?“杨冠甚觉这老头睡得太过头。

  老头拉住杨冠紧张的问:”什么没命?你不是好好的!“

  杨冠这才把事件原委与他一番诉说。糟老头一边听一遍开始寻思。忽然,他下定决心道:”这样不行,太危险了。只怕到时案件未查出,命到丢在这里。咱们还是想办法逃吧!“糟老头胆怯又心急。

  杨冠只淡然一笑:”没事,现在不是还有个大将军保护咱们吗?而且咱们的马匹骆驼都在抢劫时冲散了,怎么走?前方都是沙漠,靠脚根本不行!“杨冠摸着假胡子,深思着说道。

  “你们案子,查得怎样啦?”糟老头斟上一杯茶,问道。

  杨冠于是把这几日查得的结果,线索与他述说一遍,更希望他能从中发现一些灵感,毕竟三个臭皮匠抵过一个诸葛亮嘛!

  老头当听到这抢匪与门下省不无关联,又听突厥也与此事有关,更是吓得异常紧张。拉起杨冠,不由分说地就朝旅店外走去。

  杨冠甚觉好笑,一向爱钱如命的糟老头,怎么这般不管不顾,连自己辛辛苦苦挣得的交通工具都不要,就直往关外走,“糟老头,只要案子查出来,咱们的马匹骆驼就会回来,如若追不回,还有朝廷也会支援商队,这一走,我们就真是什么也没有了。“

  ”你不是还藏了许多银票在鞋子里吗?“糟老头有些不耐烦起来。

  ”银票能管什么用?在沙漠里银票就是废纸一张啊!我们需要交通工具,需要它们托运物资。靠咱们自己能背多少?我一个孕妇,你一个受伤的老头儿?还有,咱们现在怎么出城?没有通关文牒,没有程咬金的特批,我们怎么出城?根本出不了城。”杨冠掰开他的手,拍着他肩说道。

  忽看见满眼严肃,焦躁不安的糟老头,无比惊恐,甚至还打着哆嗦,与以往大不相同。心中更是疑惑,老头以往都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洒脱性格,今日是何故?像是变了个人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