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魏征几日下来,只查到仇杰渎职,而仇杰在牢狱之中始终惜字如金,坚闭其口,抵死所有作为皆是自己所为之,与他人毫无关联。魏征本想以此人为线,层层上爬,顺藤摸瓜,找到更大原凶,但好像这一切都止于此,断了线索般。

  难道就是个单纯的渎职?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绝非如此这般简单。那要找出门下省一干人等的证据,路到底在何方呢?魏征有些作难。

  “大人,不好了,长安汇通银庄老板宋之涣,跑了!”魏征侍卫郎黎崎,匆匆汇报而来。

  魏征猛地从案几站起,甚是更加焦虑。而说今日的长安银庄挤兑案,也是来得扑朔迷离。当瓷窑爆炸消息一出,长安商队纷纷想从长安扯回资金。这两者有何联系?肯定有更大的秘密。魏征招手道:“把在长安各大银庄闹得最凶的商队请来,就说,朝廷要见见大家,协商此事解决方案!”

  凉州的深秋,夜来得特别早,而对面房间的糟老头早就呼噜连天,酣然大睡。

  早早的杨冠就坦然睡下,但心中一直还在盘算如何快快从凉州抽身,脱离那呆人管辖。可商队抢劫一案的种种线索,却在杨冠脑海中不断萦绕,凉州与长安,到底两地之间有何牵扯?劫匪与官家,他们之间又有何关系?杨冠还真想弄明白。

  就在此时,一阵黑影快速从窗前掠过。杨冠下意识的猛然坐起,有种危险的预感。忽,一阵风吹来,此黑衣人轻松推门而入,立于杨冠跟前,瞬间蒙住她zui,背过她双臂,使她无法动弹。杨冠挣脱不得,但闻一股浓烈药味,只觉眼前一黑,不知所以然。

  当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一片密林中,手脚早已捆绑,无法动弹。借着月光,见两三人,皆身着黑衣,手持冷刀,正在等她清醒。她下意识知道,看来自己这次真正再劫难逃啊!

  “你是关小富?”一人率先发话。杨冠思量,看来他只知自己假名,应该就是凉州人等,与长安并无关系。他们为何是冲关小富而来,应该不为别的,自然是为阻止自己调查此案。是来杀人灭口?杨冠心想,自己都还没查出头绪,为何灭口?她左右思量,不得其解。

  “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关小富?”那人明显恼怒,一把泛着蓝光的利刀抵住杨冠咽喉。

  “这位兄台,在下确实是关小富,但本人是何事得罪了您老人家?要如此啊?”杨冠还想知道更多,要为自己开脱开脱。

  “那就对啦!今日看来就是你娃死期,可惜死在这个荒郊YeWai,无人得知。只因你小子知道太多,休怪手段残忍,现在就好好上路吧!”那人举起利刀,挥向空中,瞬间劈下。杨冠连为自己开脱的机会都没有,闭上眼,知道自己死期已到。

  只听“啊!”一声惨叫,杨冠并无痛感,猛睁开眼,那举刀之人怒睁圆眼,一副凄惨痛苦样,顷刻倒在自己腿上,背后cha上一狼牙铁锤。

  再看来人,确是程咬金是也!杨冠头冒冷汗,惊魂未定。那咬金带着一众人等活捉持刀在旁两人,大步走来,一脚踢开死尸,一把拉起关小弟:“小弟?可还好?”

  杨冠仿佛一口气才上来般,长长舒口闷气,“将军如何得知在下在此?”杨冠稍事恢复理性问道。

  “今日在议事厅,就甚觉屋外有耳,心中怀疑有人偷听,料定必有奸人图谋不轨。这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灭口大好时机,差人监视,原来确实有人做鬼啊!今夜收获不小!”咬金扯出铁锤,一脸轻松道。

  杨冠心想,你早就知此事,为何不先知会知会自己,害自己吓得破掉胆,:“原来,是将我做诱饵?”杨冠一脸怒气,甚觉冤枉。

  “欸!关小弟,勿介意,如若告知小弟,那岂不露馅儿?表演如何真实?小弟也勿胆小,男子汉岂能为这等小事吓破胆?不是一切安全吗!”咬金一脸赖皮相,捉人便走。

  杨冠惊讶的简直无言以对。“这世间居然还有此人等?一文不给,免费查案,还冒生死之险,甚至还做诱饵,非但一句抱歉没有,还如此坦然?”摇摇头,也罢,摊上此人,天意!

  只说连拉带抓把那几行凶之徒拖到大牢,还未开始审讯,居然都咬舌自尽。杨冠看得一阵胆战心惊。

  咬金在死者身上一阵搜索,大惊道:“这些人,居然是突厥死士!”

  杨冠蹲下,打量一番,未决有何异常:“你怎知是突厥人?”

  只见咬金掀开他们手臂,都有一种狼图腾纹身:“这种纹身只在突厥死士身上才有。”

  杨冠这下更加疑惑:“突厥人?为何来暗杀我?我有何值得冒险杀之?看来这凉州城也太热闹些,一会儿是抢匪,一会儿是官家,一会儿又钻出突厥人。程将军,这里未免太热闹了吧!”杨冠简直不可思议,突厥人来暗杀自己,那很明显是为抢劫一事而来,而杨冠查出官家很有可能参与其中,就又冒出突厥死士暗杀。

  “突厥人如何能听见你我说话?还来暗杀?”杨冠盯住咬金,疑惑重重。

  咬金立马醒悟过来:“凉州府衙有问题!”

  杨冠甚觉此人开窍般,满意的笑道:“这次将军一下子变聪明了?”咬金顿觉被夫子表扬一番,有些不好意思笑笑。

  忽然,杨冠像是突发灵感,说道“我知道了,长安朝中定有突厥内线!”杨冠指着咬金鼻子,双眼放光。

  咬金更觉云里雾里,完全不知为何。杨冠摊开一张纸,开始理清头绪。

  几个时辰过去,她拿起一张张鬼画桃符的纸站在酣然大睡的咬金身旁道:“叫你家皇帝,好好查查,最近门下省有无官员与突厥人等走得特别近,或是与突厥联姻的,又或者与突厥有经济往来的一干人等。记住就说是你查!”杨冠一脸郑重其事。咬金迷糊一眼,莫名点头。

  魏征请来各路大型商队的代表,齐聚府衙议事堂内。此些商队成员却早已没有礼仪谦卑之假姿态,个个是心急如焚,双眼怒火,纷纷拿起通宝券,挥舞手中,要朝廷快快解决此事,拿回自己的银两,早些赶路回家。

  一阵阵吵吵嚷嚷,官府侍卫被吵得无法维持持续,魏征交代,且勿动手,那就只有用长qiang阻挡,如海人潮,差点没把府衙房顶掀开。

  只听”啪“一阵巨响,大家头纷纷朝堂上看去,但见魏大人立于堂上,一方镇堂木敲打,堂下顿时消停。

  ”诸位,鄙人甚知诸位急迫之心,因此,此事鄙人定当竭尽全力解决之。请诸位来,就是来商议案件的,不是如这般菜市,喧哗吵闹能解决问题否?“魏征摊开双手,堂下众人也甚觉情绪激动也无济于事,“还是诸位与吾,冷静对待,齐心协力把损失降到最小才是正道。”魏征说完,环顾已经平静的各方商队,缓缓落座于案几。

  魏征抬眼看看各路商家,笑道:”诸位,不用吾说,这昌南爆炸一案,想必诸位都知晓。鄙人有一事不明,为何当爆炸案一出,诸位就qun起而攻各路银庄?这是不是太巧合了?难道这爆炸案与银庄有何关系?“

  那些个商队领队纷纷站于对首,一听这话,今日看来不是单纯的要钱还钱这般简单,而是朝廷可能洞察些更深层问题。但各位是面面相觑,无奈摇头,不置一言。

  而观察细微的魏征一看此种反应,感觉到此些人等,定有隐情未如实告知。案子里肯定还有可挖掘的空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