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话说杨冠与糟老头从兰州城中大摇大摆走出,一路通关顺利,正高歌走在通往下一站的路上,却被丽乐儿拦住了去路。哭着喊着要与杨冠私奔了事。杨冠如何能让这女子以身相许?在一番劝说未果后,她决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丽乐儿看着杨冠郑重其事地握住她的手,满脸欣喜以为杨冠已经接纳了她,她从此就能与这般俊秀的男人去过双宿双飞的美好生活。但见杨冠直拉起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xiong部。一脸坦然。

  丽乐儿本笑颜如花,却不料被一种什么熟悉的东西一棒击中脑袋,她睁大双眼,一脸错愕的看着杨冠。瞬间缩回自己的手,惊诧的直往后退。

  “你,你,你是.......”丽乐儿无限惊讶,甚至有些颤抖。

  ”对!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女人!“杨冠坦然倒出事情的真相,顿觉轻松不少。

  正在此时,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透过尘土飞扬的烟雾,杨冠看见卢老板匆匆赶来。杨冠心想,这下自己算是完蛋了,跳进黄河也无法洗清”私奔“的实事。不是被拉走暴打一顿,就是被逮到官府去,这要如何是好?杨冠只得拼命摆手,口口声声”不是我干的,不关我的事!“

  却说卢老板冲下马来,连杨冠瞟都不瞟一眼,对直奔向丽乐儿的方向,一把搂住萧瑟失意的丽乐儿,全然不顾一众人等在场,哭天哭地的直嚷嚷:”宝贝儿啊!我的好宝贝儿啊!你为何要离我而去啊!你可知,如若你离开,我以后如何独处啊!“

  这番场景,这种情节,杨冠倒还从未预料到。张大的zui足可以塞进一个馒头。而那些个家丁,只有知趣背过身的份儿。

  只听丽乐儿一双粉拳打在卢老板身,娇嗔责备:”你都不管我了,还来作甚?我再不想这伤心之地,我定要离开,你休要拦我!“立马梨花带雨,哭着泪人。

  而卢老板又是作揖又是求饶,简直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杨冠已经满身鸡皮疙瘩。

  一阵细细听来,杨冠才知,这丽乐儿与自己私奔是假,用此激将法,想要入卢府是真。与这色鬼厮混三年,卢老板没少在丽乐儿身上花钱,包养也足足三年,但娶进门这事,就总是一拖再拖。丽乐儿寻思与关小弟如此私奔,定能抓住这老男人的心,逼他就范。于是乎,写下诀别信,就这般出城来。现在眼看此人已经十拿九稳,丽乐儿只对杨冠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得意。

  一番谈条件,这两人完全就是讨价还价的气势。杨冠看得真是云里雾里,眼见又要争吵起来,她连忙摆手道:”我说,二位,能不能有话回家再吵?“

  而二人盯眼看着杨冠,同时一句:”关你屁事!“

  杨冠无奈,只有作罢。心中感叹: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卢老板这生意经也用在家中事务上了,佩服,佩服!

  许久,杨冠只好自觉的,木讷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二人表演。一番你争我夺后,卢老板还是败下阵来,只得答应丽乐儿条件:大花轿明媒正娶,送入府中。至此,皆大欢喜。

  二人欢欢喜喜骑上马,同乘而去。只留下杨冠和糟老头,回看一对新人消失在黄沙滚滚中。

  ”怎么?后悔啦?是不是觉得自己本也该如此?“糟老头双手抱臂,准备看杨冠笑话。

  杨冠笑颜望着远方,是啊,本也可这样,可自己到底在挣扎些什么呢?在执着些什么呢?在坚持些什么呢?

  ”我不是丽乐儿,现在的我,回不了头,只有朝前走,大步向前!“杨冠挥一挥手中的马鞭,指着西边的黄土,如战士般神情坚定,心如磐石。

  兰州以西,过黄河,越乌鞘。西去商队,相伴而行。往西的路却越来越荒凉。凉州,字如其名,都还没见到你的模样,沿途的风景,已经预示你的凄悲与荒凉。戈壁漠北,风沙连绵数千里,寂寥古道,如杨冠的宿命般命里注定。选择一条西去的自由之路,暂且抛开红尘俗物,行走一回天生旅者命中必走的旅程,“河西走廊,丝绸之路,我来了!”扬起马鞭,身后黄沙滚滚。

  站在大漠登高远望,火烧的云印出五彩的画卷。席地而坐,西去商人们把酒言欢,谈天论地,海阔天空。忽一阵欢声笑语,一阵嬉闹咒骂,好不热闹。

  长河落日圆,在这黄沙漫天,尤其显得孤独而怅然。一眨眼,忽就变了天,似乎落日刚刚还在遥远的祁连山巅,接着,便是一阵短暂的黑暗。戈壁滩之夜,不是缓缓来临,而是猛然间,当一小块残阳似一只大手,飞快拽下,天地万物顿时陷入深深黑暗之中。瞬时,那轮明月腾空而起。带着丰盈,带着圣洁。

  没有一声寒暄,更用不着预告,一轮圆润而又皎洁的月,朝着杨冠灿烂的笑。而后缓缓升上中天。顿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赞叹,纷纷跳了起来,站在戈壁粗粝石块上,看着月亮冉冉升起。

  杨冠卷缩成一团,望着她,也望着欢呼雀跃的人们,点燃篝火,围成圈,他们载歌载舞,似乎进入新年般快活。连糟老头都加入人qun,手拉手,跳起不知名的舞蹈。

  而她,那轮月,充满柔情,注视这又干又冷的戈壁。用她光洁玉臂抚摸荒芜,抚摸粗粝,抚摸苍凉,也抚摸着受伤的旅人的心。

  杨冠不觉想起那长安的明月,今夜也如这般光洁吗?你在吗?你也在共看一轮吗?你——还好吗?

  越想越绞痛,越绞痛泪越奔涌。许久无法正视自己的内心,怎么这时还会想起?如果思念无罪,我想你,现在我想你,一直都好想你!你可也会想起这个世上还有个我?这该死的泪,就如此不争气的奔流,夹带呼啸的风,放肆的奔向长安的方向,如果可能,愿它回到那里,永远!

  “想家啦?若想,就回去吧!”糟老头坐在身旁,意味深长。

  “家?我早已没有了家。怎么回去?回不去!”杨冠的泪水如决堤的江河,奔涌,不断奔涌。

  “长安,其实应该有个家,在等着你回去吧!”糟老头似乎能洞察所有,他只愿说出早就想说出的话。

  “家?玄武门后,我就没有了!回去?但凡有一丝良知,就不能回去。”杨冠扯过毛毯,侧身躺下,闭上了一双泪眼,水泽从眼角徐徐落下。

  依然是如山的奏折,奋笔疾书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徐徐一阵风吹过,一滴雨水从窗外飘进,落在书写的手腕上,一滴,似泪。

  “皇上,外面起风了,怕是今夜有大雨,臣妾帮您关上窗户,可好?”蕙芷走向窗前,意欲关窗。

  “还是不必了,让它们飘进来吧!”他幽幽站起,立于窗前,摊开手,任雨滴打在手掌。

  望着一张清冷的侧颜,明明尽在咫尺,却又显得那样遥远,触不可及。只是想一切都能帮助他,成为他的贤内助,让他一路走得轻松些,但似乎很多事,他并不愿现在提起,还是永远不再提起?........

  清晨,商队整理就绪,所有人等都齐齐走上西域之路。一路驼铃声漫漫,悠悠荡荡,坐在马背上的杨冠幽晃晃的眯起眼睛,发困的身体,几欲趴在马背上,完全靠毅力支撑走下去。最近很犯困,连眼也不愿睁开,但必须强打起精神,坚持,胜利就在眼前。

  行在五道河,左右高耸土山,唯一一条狭窄通道通向凉州。说这五道河,其实不是河,只是黄土山峡一条干涸的河chuang而已。此地一片幽静,死气沉沉。

  “小心,这里土匪盗贼猖獗,咱们要警惕些!”糟老头瞪大双眼,神情严肃。

  杨冠还没反应过来何来的强盗,“不好!有强盗!”糟老头大吼一声。

  只见从左右两边笔直土山上,迅速窜出许多黑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包围各路商队。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大航海之雷霆骑士玄幻之无双抽奖新歌声之逆天抽奖神级奴隶主最强穿越者
淘新书:开局百万亿灵石都市之称霸僵尸世界特种兵之种子提取大师我是小火龙大唐最强山贼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