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八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八章

  尉迟急急走进内室,灵芝前来赶紧斟茶,但尉迟只是摆手,灵芝预感是有什么消息了吧!

  那人从堆积如山的卷宗中抬起头来,看着尉迟怵立在案几前,面露难色,神情凝重。他瞬间站立起,只盯眼看着,等待尉迟带来的消息。

  尉迟忽地跪在地上,双手匍匐在地,:“陛下,臣无能!”

  那人一听,微微有些晃动,单手撑住几案,些许颤抖声线:“怎么回事?”

  “在邙山北一个山洞中找到。找到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但从留下的衣物来看与公主极为相似。阿采已经辨认过了,所留之物,都是,都是,........吻合!”尉迟额头汗珠颗颗滚落,手脚冰凉。

  尉迟一直匍匐在地,几乎趴着不敢抬头看他反应。很久,都是无声,沉寂,一片死样沉寂。这般沉寂,尉迟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许久,“在哪里?人现在在哪里?”他终于冒出气若游丝的一句,透着无限绝望与孤独。

  尉迟这下彻底趴在地,:“大理寺。”他有些紧张,完全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大理寺,冰窖。一路冰冷幽暗,曲曲折折,走在此处,仿佛有种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感觉。但现在的他,真希望永远走不到尽头,愿:走过之后,一觉醒来,只是梦魇作祟,一切还是原来模样。但,在一盏油灯前,领路监视停住了脚步,躬下身,一句:“陛下,这里便是!”

  抬眼,一屋空荡荡,左墙上的小格窗,透出一束蓝光,这便照得屋子更加幽冷。仿佛一间冰室,快冻僵所有人。

  一眼,落在空屋中间的一张木chuang上。那里,睡着一个人,JiaoXiao瘦削的身材,完全从白绫覆盖的布上,清晰可辨。一般身形,符合!但,到底是与不是?

  他僵硬沉着,缓缓走来,越攥越紧的拳头慢慢展开,欲揭开白布,一看究竟。

  “陛下!奴才已经确认过了!已经确认过了!”忽地,跪于尸首旁的阿采带着哭腔,急急的阻止。

  他shen来的手,听到此句,顿时停在了空中。确认过?凭什么确认?不是高度腐烂吗?如何确认?

  他思量许久,再次shen手一看究竟。但,阿采一把拉住即将掀开的白布,满脸水泽,:“陛下!留最后的尊严给公主吧!若是公主还活着,绝不会愿意以这种方式见陛下的!求陛下,不要!不要!”

  他冷眼瞟瞟试图阻止的手,心如死神紧拽,撕扯。双手颤栗,早已没有知觉。是吗?连最后一面也没有吗?记得最后的相见,是在高高的太极殿,一双哀怨的眼,些微的摇头,为何要阻止我?当时自己又为何要克制满腔怒火?早知是这般结局,那时不是该不管不顾,一把从元吉手中扯回来吗?而如今,又为何做这痛苦姿态,追悔莫及?

  白布隔开的是yin阳,更是一双人,眼缓缓从头部往下寻去,这是脸,还是笑颜灿烂吗?这是肩,一如往昔,瘦骨嶙峋?这是手,聪明又灵巧的手,可以捧起自己脸颊,温暖细腻的手。他循着手的方向,隔着尘世白绫,覆盖最后的冰冷,一把握住,能否带给你一丝暖意?回来,若能一命抵命,回来!

  阿采看着陛下这般举动,不知该作何应对,她慌张的看看尉迟,尉迟只能沉沉摇头,稳住情绪。

  “这不是!这双手,不是!”李世民顿时一句,仿佛一锤,打破无暇镜面,击得他二人措手不及。

  尉迟快速寻思,如何应答,急忙跨前一步:”陛下悲痛至极,臣也感同身受。但,都是相似之物,应该不会有错!”尉迟还在抵死不认。

  “不是感情用事,朕说不是,就不是!”李世民很肯定,斩钉截铁。

  尉迟夫妇一阵对视,慌乱中早无头绪。尉迟上前拱手道:“单凭一双手,陛下如何知不是?”

  “对!就凭我再熟悉不过的一双手!”说完,李世民冷眼看看那具女尸,愤然离场。

  ........

  你曾经做过这样的游戏吗?被蒙住双眼,在一qun人中,只靠接触手就能从一堆手里,立刻判断出哪位是自己的娘子?其实,这种小戏码,是千古有之,不知难倒多少有情郎。李世民不用揭开白绫就靠握手的感觉,就能知道到底此人是不是杨冠,其实就是靠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就像你闭着眼,就能判断出那个人是不是自己丈夫?杨冠从来都不用睁眼看,只凭一阵脚步,一个声音,一段香气,她就知道是不是他回来了一样。

  上天是在给他们开玩笑吗?还是在兜圈子?是考验,还是轮回?他们都不知。不过,若靠着心走,是不是能少走许多弯路,少去许多痛苦?命运的推手,究竟把他们推向何处?谁能预测?但,在人海茫茫中,闭上眼,还是能认出对方,确是种本事,更是种默契。

  经商之人,诚信为先。杨冠深谙此道。说三天交出洗涤方子,绝不食言;三天教会丝织坊主织造长安丝,也如期完成任务。而卢老板,不愧为兰州巨贾,一言九鼎,事成之日,定付尾款,也是照约实施。并双手奉上通关文牒。一切都在杨冠的计划之内,按部就班。现在,是时候和兰州说再见了!

  杨冠又买来两匹马,三峰骆驼,与糟老头整理好一切行装,明日准备出发,继续西行。

  看着一qun交通工具,杨冠甚是满意自己的成就,辛苦总算是有回报的。回想,如若自己还在长安,现在定关在皇宫,一个更大的牢笼里,不过与阿爹那许多嫔妃一样,无外乎争风吃醋,心机宫斗,辛苦一生,还不见得有何成就。哪有自己现在这般逍遥自在?所以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还是劳动最实在啊!”杨冠笑着对糟老头感叹道。

  趁早,杨冠和糟老头带领着他们的商队体体面面,正大光明的走出了兰州城关卡。两人还从未如此坦荡一路,甚是说不出的欣喜。唱起阿采经常唱的那首歌谣,杨冠完全一身轻松又自在。

  “关——公——子!”一阵清脆悦耳声从马队后传来。杨冠一脸疑惑的回头一看,妈呀!这不看不说,一看,原来是“香域楼”的头牌,丽乐儿姑娘,乘骑快马,朝她追来。

  杨冠莫名其妙又甚是担忧的与糟老头胯下马来,只见那丽乐儿一把拉住杨冠的手,直往没人的灌木林中讲话。

  丽乐儿一阵娇嗔,直拉住杨冠手不放,口口声声要和心仪之人私奔去。杨冠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可如何是好?

  杨冠吞吞唾沫,清一下嗓子,故作镇定的说:“乐儿姑娘,在下已经在您闺房中说过了,在下有病,男人的病,此生都无法医治,怎可耽搁了姑娘青春大好年华?如若姑娘不愿再在那花楼中受苦受难,在下可以帮姑娘赎身,这些银票,应该足够。”杨冠连忙掏出大把银票,想尽快解决此事。此时的她,已经表现出了无比诚恳之心。

  而丽乐儿双手叉腰,一阵苦笑道:“哼!你拿这话诓那老头子也罢,还想诓我不成?你以为说些绝情绝义的话,我就彻底死心了?”

  杨冠看着这个傻女人,心中盘算,看来还得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才可脱身啊!杨冠盯着这个心意已决的女子,坚定的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瞪大双眼道:“我让你看一件东西,你会立马死心!”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