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谈到本一路表现平平的丽乐儿,居然异军突起,在这次花魁比赛中,一举夺魁,糟老头甚是不理解。杨冠一阵分析而来,糟老头才明白,除了臭丫头这位幕后英雄外,居然还有位实力推手在支持丽乐儿。想知道更多内幕的糟老头突然一张八卦脸,定要问问清楚。

  ”“锦绣针坊”的卢老板啊!这个老板,我打过许多交道,实力不俗。有这般财力雄厚之人在背后支持,不赢都难啊!“杨冠背起手,大摇大摆的走在回旅店的路上。

  正讨论着比赛八卦,两人不觉走到了旅店门外,只见”香域楼“一个小粗使丫头见他们回来,立马迎上前来,说道:”姑娘唤关公子去楼里一叙,公子今晚定要前去额!“

  杨冠一听,与糟老头对看一眼,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老头越瞧越觉好笑,:”不是那乐儿姑娘看上你了吧!一叙,怕是叙到榻上咯!“他说完,又是一阵捧腹大笑。

  杨冠听着这话,想到花楼那番情节,背后渗出一身冷汗,”完了!她若发现我是个女的,你说会怎样?“杨冠瞪大双眼,一脸惊恐。

  ”那就把你吃啦!连ròu带骨,一口吞掉!“说完,糟老头又是笑得前俯后仰。

  杨冠就知他没个正型儿,剜起眼睛狠之。但心想,还有目的未达成,自己还是必须会上一会,况且,她与卢老板的交情匪浅,利用她,还能与卢老板有更多的合作。

  因此,去!必须去!

  推开二楼尽头虚掩的门,杨冠窃窃生生走进内室。今日这氛围甚是有点诡异。熏香已经调成了西域梦魂香,有些暧.昧的成分,屋中的光线昏暗而温愠,连花榻上的锦被都变成了红云喜被。杨冠吞吞唾沫,小心翼翼走入竹帘内。

  忽,一双玉手,轻抚双肩,温柔轻缓一声:”关公子,让奴家好等!“杨冠顿觉脚开始发抖。

  沉沉呼口气,稳定一下情绪,杨冠转过头来笑对乐儿姑娘。但见今夜的丽乐儿盛装打扮,似乎在台上一般。时世妆,柳叶细眉,樱红唇,眼再往下寻去,我的妈呀!大好风光若隐若现。杨冠下意识再看看自己的,顿时一阵汗颜。

  乐儿缓缓牵起她手,落座于案几旁,芊芊玉手徐徐斟上佳酿,一杯碰触杨冠唇边,她顿时心想这是良辰酒吗?随即笑着推开酒杯,挤出尴尬笑容:”乐儿姑娘,在下身体欠佳,大夫说了,杜绝饮酒!“

  这乐儿姑娘哪里肯放过,”不喝酒,那就进入正题。“丽乐儿手臂圈住杨冠脖子,细声娇嗔道:”公子这般玲珑剔透,又懂女人心思,奴家真是爱慕至极。今日公子就依了奴家一个心愿吧!“说着,那丽乐儿就开始动手动脚。

  一阵推诿,一阵拉扯,就在此时,老妈子一声:”哟!卢老板今日有空来看望我们乐儿姑娘啦!“声音之大,仿佛让所有房间都能听到。

  一听这人名号,丽乐儿立马停住还在抓扯的手,瞬间跳起,开始寻找藏身之处。一阵慌乱下,只得拉起杨冠就往chuang下钻。

  现在,杨冠就如过街老鼠还是偷腥未成的猫,躲在chuang底,一声不敢发。无奈只得匍匐在地,托起腮,听着两人打情骂俏吧!

  只听卢老板雀跃般跑进内室,猴急样匆匆几句“想死人了!”不觉就是耗子啃玉米那细细簌簌般声响。杨冠顿觉鸡皮疙瘩起一身,正是向左侧不是,朝右侧更不是。正在发愁躺个舒服姿势时,眼前却落下一地衣物,堆了一地,蒙住杨冠的头。

  杨冠悄悄爬起,嗫手嗫脚,如做贼样准备踮起脚尖,赶紧走人。不料一只脚磕到木凳上,“嘭”一阵巨痛。还来不及揉揉膝盖,只听一声:“什么人?”

  那卢老板虽是云雾缭绕,但对这般警觉性倒是蛮高。杨冠心中一惊,不好!被发现啦!此时只得缓缓转过身来,僵硬的脸刷白刷白的挤出笑意:“不好意思,在下走错房间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头低得更低,绝不敢平视前方。

  “关公子?如何是你?”卢老板开始抓落在chuang底的衣物,手忙脚乱开始穿起来,声音中带着稍许的紧张情绪。

  “呵呵,在下初来贵地,不知何故走错方位,坏了老板雅兴,在下这就告辞,告辞!”杨冠作揖鞠躬,立马转身就走。

  只一只大手从背后一把抓起杨冠衣领,如提一只小鸡般,提往跟前。四目交汇,杨冠满脸无辜外加胆怯,猜不透这客下一步所谓何?

  “你们两个?在我进门前,究竟在干啥?”卢老板瞪大怒目,仿佛快喷出火来。

  就在卢老板正准备挥舞手臂之时,一声娇柔声:“干爹!人家找关公子来,只因公子为人家设计衣裙,以表感谢之心的。不料,干爹突然到来,人家就怕您误会,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干爹切勿误会好人啊!”丽乐儿匆匆下chuang来,半露着身体,直往卢老板身上蹭。一边又使个眼色给杨冠,杨冠立马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丽乐儿,你以为三两句胡话就想瞒天过海?诓我如此智慧之人?你这水性杨花性子,以为老子真不知?老子包你许多银钱,不是白包的,还敢养起小白脸!告诉你,关小富,今日休想安然无恙走出这间房!”说罢,卢老板就开始准备操家伙动手。

  “慢着!”杨冠瞬间蹲地,双手抱头,大声道:“卢老板啊!冤枉啊!我是有那贼心没那贼胆啊!在下早已不是真正男儿,如何做得这等事啊!“杨冠立马抱住卢老板脚腕,一阵哀嚎,表演投入又到位。

  一听这话,卢老板扬在空中的手顿时停住,杨冠仿佛看见了效果,继续表演道:”在下自幼就得了怪病,早已没有男人的能力,如何做得这些事?卢老板您就开开恩吧!“越说越哭,越哭越有劲儿。

  ”你以为编些鬼话就像蒙混过关?“卢老板似乎还在怀疑真实性,杨冠咕噜转着眼睛,如何让他深信不疑呢?

  于是乎,杨冠立马站起,扯开zui上假胡子,一声惨淡鬼嚎:”看吧!只为证明自己是个正常男人,我每天都要贴上这假膏药啊!“看着卢老板惊讶的神情,杨冠心中稍稍稳定,随即坐在他旁边,一脸怅然继续道:”卢老板啊!您也是个男人,大家都懂,这世上有哪个男子会用这种事来诓人啊!在下实在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才道出一切,以后还以何面目留与世上啊!我不活啦!“说着,杨冠此处进入一场大戏,立马跳起,想去撞墙之。

  这卢老板一见尽有这般惨淡人,想着这人若是今日死在此处,自己倒麻烦了,随即给愣在一旁的丽乐儿使个眼色,两人连拉带拽的把杨冠按在chuang沿上。

  卢老板喘着粗气,稍许平复心情,说道:”关小弟啊!是为兄肚量狭窄,误会小弟啦!嗨!都这般凄惨,为兄还在小弟伤口上撒盐!实乃罪过啊!“这下反而轮到卢老板作揖行礼。

  杨冠心渐渐平稳,也懂见好就收,擦拭脸颊本想作揖告别,哪知老板似乎想起重要一事道:”今日这花魁赛,乐儿所穿服饰,是关小弟所做?“卢老板恍然大悟,为何他非要那长安丝,又要裁缝的,原来是gao这名堂。

  丽乐儿还惊魂未定,突然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称是。

  ”哎呀!关小弟啊!你可知,花魁赛后有多少富家名媛,官家夫人找到本店,来寻这成衣?我今日来的目的,就是询问询问这做衣之人是何人物啊!“卢老板拍着手,满脸欢呼雀跃。

  很好!杨冠心中总算有了底,这个结果才是她想要的,不过来得太快,还有点始料未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