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五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五章

  话说杨冠为“锦绣针坊”的卢老板解决了一件棘手的纠纷,老板对杨冠的这些技艺甚感佩服。凭着这,杨冠又一次拉拢两人间的关系,眼前也该卢老板解决解决杨冠的难题了。

  说明缘由,杨冠承诺定交出长安丝配方,绝不让老板失望。“卢老板,君子承诺,定一言九鼎,绝不食言!到时咱们合作的机会有许多,这洗涤纱丝也是门学问,我们还可以专业护理纱丝为由头,开上无数分店,到时卢老板还愁钱来?“杨冠一肚子坏水,听得老板是喜笑颜开,对未来无限憧憬啊!

  ”说说你的条件,你要什么?“卢老板饶有兴致的shen手道。

  ”长安丝,我需要多少,给我便是,再者,裁缝一名,听我号令!“杨冠xiong有成竹摆手道。

  一听就如此简单,卢老板那是连连点头,应允不再话下。

  现在,面料拿到手,杨冠摊开一地长安丝,再铺上一屋巴布,开始了又一次大胆的创新之路。

  要说杨冠在做着一件怎样的事业,这要从当时初唐女子衣着谈起。初唐女装沿袭秦汉特点,交领,宽衣大袖,拽地长款裹束裙摆,虽是婀娜尽展,但杨冠甚是讨厌裹裙太窄太长,衣袖过于宽大,带来诸多不便,尤其在骑马步行上更是受到衣着不便的局限,不能如男子般活动自如,因此,借此机会,要好好做出变革。

  再者,高昌西域生活多年,杨冠很喜爱西域女子的褶kù装,用西域特色盘领替代交领,紧身窄袖代替阔袖,短款襦衫取代长外衫,窄裹裙取消,换成蓬松儒裙,甚至还可着蓬蓬褶kù,装扮更为俏皮可爱!

  与裁缝商议结束,整体规划雏形已定,现在就是把巴布与长安丝紧密相结合的时候了。儒裙往腰际上移动,直到xiong部,利用巴布的图腾纹理修饰xiong部莹白,更能衬托女性凝脂肌肤,而巴布眼色鲜亮,其他之处巧妙用长安丝同色系衬托修饰,既不单调死板,也不会过于花哨轻浮,反而显示出飘然灵动,再在外面加上轻薄纱笼,盘领稍稍往后拉扯,露出如积雪颈部优美线条。

  经过两天奋战,杨冠站在穿着新服饰的乐儿姑娘前,自豪的欣赏起自己的杰作。

  ”这是何地服饰?如此新颖,我怎么从未见过?“丽乐儿站在铜镜前,不停转着圈,宛若仙子款款从天而降。

  但杨冠似乎还有些不太满意,托着腮,摸摸小胡须道:”还可以再好些!姐姐不防也提提建议,如何再飘逸些?“杨冠还在盯着作品沉思。

  ”还不满意?我可已经太满意了!关公子对奴家如此上心,让奴家无以为报啊!”那丽乐儿完全倾倒在她的才华之下,心悦诚服。

  “有了!”杨冠突然想起以前在东宫见过胡人使节夫人们穿戴的胡女礼服的披帛,甚是隆重飘逸,杨冠立马使用巴布做出褶皱披帛,披搭在丽乐儿双臂上,再看,一脸满意“完美!这才是我想要的,画龙点睛!”杨冠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

  “这纹路是什么图案?叫什么名字?”丽乐儿摸着巴布特有的纹饰问道。

  杨冠心想这可不能暴露了布匹名字,不然在这些女人心中会大打折扣,于是乎,脱口一句:“缠枝纹,”一双人,连理枝“的寓意!”

  丽乐儿更是心花怒放,无尽欣赏与仰慕。杨冠不禁唏嘘一声,总算又过去一关。

  三天三夜未睡过好觉的杨冠正躺在chuang上呼呼大睡,一路走来,过无数关卡,今日算是最轻松的一晚。总觉身上的负担轻了许多,于是乎觉也睡得特别安稳。

  一阵飘香,一股荷叶的清爽夹带着烧ròu的鲜香,杨冠忽觉怎么梦里都能梦到美味佳肴?许是太久未吃好的,有些zui馋起来。不对,这味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倒不像梦,像是现实。现实?杨冠猛地睁开双眼,一咕噜爬起来,循着香气只看见,糟老头举着一包东西在自己眼前晃动。

  杨冠的眼珠子随着老头的晃动而晃动,“这是何物?如此香?”杨冠开始穿起鞋,盯住那包东西,跟着老头来到案几前。

  但见老头神秘兮兮的打开荷叶,一股鲜香猛烈传出,顿时香气弥漫一屋,包围住食客的心。一只焦香四溢,热油腾腾的鸡躺在荷叶上,极具TiaoDou之意味。

  “嘿嘿!这是啥,可知?”老头又在故弄玄虚起来。

  杨冠一边扯起鸡腿,直往zui里塞,微微抬眼说:“我怎么知道,我只管吃!”那狼吞虎咽的样子,老头看着无奈摇头。

  “我说,你一个女娃娃家,能不能吃相优美些!这般如狼似虎,你那相公如何看对眼的?”老头也开始不甘示弱,对直扯起另一只鸡腿来。

  “不知道!我也奇怪他是哪根筋不对!”杨冠抬眼看看窗外,继续扯过鸡翅膀,胡吃海吃。“你还没说,这是何烤鸡呢!”杨冠已经吃完半只鸡,满zui流油,开始寻下一半ròu。

  “呵呵,此乃”叫花鸡“,是也!”糟老头逮住另一边翅膀,两人又是一阵抢夺。

  风卷残云,两个酒足饭饱的家伙,坐在地上,满足的摸着肚子,一阵打嗝。

  ”丫头,你这三天都在弄些啥?又是剪布,又是缝制的,难不成做件衣服,这些巴布就能卖出去?“老头甚是疑惑。

  ”嗯,不仅仅是卖出去,咱们这次还要卖出好价钱呢!“杨冠说着,又躺回chuang上,继续自己的好梦。

  湛蓝丰美华服,灵动轻盈起舞,丽乐儿穿着一身前所未见新衣衫,伴着如山涧泉鸣琴声,绝尘一世,一曲牵魂。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站在台下的杨冠痴迷望着落座于一树海棠下,抚琴袅歌的佳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一树一人,不觉回到了那个地方,那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那个让人心中总是眷念的地方。杨冠,怎么回事?你要向前看,现在回不了头,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前进。往事如烟,就随风而去,成长需要代价,牺牲在所难免,开始崭新的自我,一切都值!

  阵阵欢呼声,震耳欲聋,惊醒了还在沉思的杨冠。抬眼看去,台上自己包装出的花旦,很是受欢迎。台下男子无不疯狂欢呼,喝彩。一出好戏,一场杨冠精心设计的表演,看来丽乐儿注定了咸鱼必翻身,残花再逢春。

  看过如此这般多的皇家歌舞表演,可不是白看的。杨冠心中甚是感激以前的各种经历。

  当台上宣布今年花魁是”香域楼“丽乐儿姑娘时,台下男人沸腾了,一派众望所归。

  当然,这都在杨冠预料之中,不觉有何激动的,因为她早就看好丽乐儿,早就相信经过自己的改造,此女子定能破茧成蝶,蜕变成兰州城的女皇。

  ”臭丫头,你还别说,真被你猜中了,你如何知这个丽乐儿就一定能成花魁的?“糟老头刚才吼得满脸通红,现在反应过来,采访采访幕后指挥者。

  ”这有何难?在初赛时,我就甚觉她其实里面最全面的一个。你看,那些花楼女子,唱功有了得的,但舞姿却差强人意;有舞姿优美的,但嗓子就输了点;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者,但是这不过是个娱乐大众的赛事,有几人真正对附庸风雅感兴趣的?所以,她只要好好训练,再善加疏导,定能发挥出色。还有,你没看见台下是谁和她眉来眼去?“杨冠笑着,一脸神秘兮兮。

  糟老头还真没注意:”谁?难道幕后还有推手?“满脸错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