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四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四章

  立于渭水旁,秋风萧瑟,横扫草原起伏如麦浪。两军对垒渭水,各聚一方。安驥利八十万大军俨然怵立茫茫草原,只等一声令下,打过渭水去,直逼长安。

  唐军沿渭水八百里,将士严正以待,一字排开,军士威严,英姿ting拔,如山似塔。安驥利看着沿河唐军如此这般形象,心中暗自打起鼓来。再放眼望去,泾阳城门军士堆满城楼,拉弓预备,千钧一发。再更远处的陀山布满杀敌卫士,只等一声令下,冲击而下。他心想:看来这房玄齡所言不假,说是百万大军,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安可汗!幸会矣!那年便桥一会,而今不曾想再次一聚,却不料是以这等方式见之,实感痛心!想我高祖皇帝陛下,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非以权势取之,实天命所归也!对待周边各族更是仁义之至,受万邦敬仰,奈何可汗时时攻之,骚扰不断,造成双方百姓苦不堪言,可汗更是废弃便桥之约,背信弃义,天理不容?“李世民站在四轮战车上,大义凌然指着对岸突厥可汗,义正言辞道。

  安驥丽看着李世民如此这般坦然而来,言之凿凿,顿感唐军今日实力绝非眼之所见,肯定还有计谋深藏不露。遂决定笑颜缓和道:”太宗皇帝陛下息怒!这次突厥集结不过一场误会,误会!只因本可汗枉听小人所言,误会唐军在渭水有所行动,本汗几日亲眼所见,边境百姓相处良好,才放下心来。吾们草原男儿,性情急躁,冲动所为,太宗陛下还请见谅。今日,我安驥利愿与陛下再定渭水盟约,誓死诚心守信,绝不食言!“

  如此这般情形下,唐军人等这颗悬在空中许久的心才算放下,长出口气,这关总算有惊无险蒙混过去矣!

  话说唐军区区八万人,如何变出这般声势浩大的大唐队伍来?不过效仿草船借箭,稻谷傀儡矣!这兵不厌诈,虚虚实实,李世民那是百试不爽啊!

  杨冠早在心中想过千万遍,设计这花魁赛衣早了然于心。见过大隋一世繁华,宫廷嫔妃衣饰华贵,设计精巧早烂熟于脑中,不过借些巧力,把那各种衣饰取长补短,融会贯通,变成一种前所未有之新样式来,杨冠很是自信。

  不过,如何把这卖不出去的巴布与大唐华贵衣料水rǔ交融,交相辉映,她还在沉思中。拿起碎样布,她匆匆来到”锦绣针坊“,拿出样布开始与各种布料比较起来。

  巴布本就是棉布,与各种蚕丝的结合一硬一软,实不匹配。而用排除法一阵比较排除,杨冠就觉只有长安丝或伽蓝纱笼能与巴布和睦共处。

  但闻讯一番价格,更是高得离谱。天竺的伽蓝纱肯定是买不起了,那么现在唯一选择,就是长安丝。但眼看长安丝一天一个价,老板似乎还有不愿出手的想法,更想现在下架,到炒成更高价时,再脱手。

  杨冠叉起腰,心中甚感这皇帝简直就是克星,连个布料也要与自己作对,委实气人。

  杨冠来到正在清点货物的老板跟前,一脸笑意。

  ”怎么又是你啊!说了,这长安丝,我们现在不卖,公子还是请回吧!“老板很不耐烦道。

  ”卢老板,如若我能织造出长安丝,您是否能把手头的布料卖与在下呢?“杨冠弃而不舍道。

  老板盯眼上下打量她一番,一脸轻蔑道:“你?就凭你,一个西域货商,也想造出长安丝?别做梦啦!小xiong弟,我劝你还是想其他法子吧!”老板连连推她出去。

  只听这时,一女子尖细气急之声:“卢老板!你过来看看,这是你家卖与我的好布料!”女子一双白胖手,重重把布料拍在柜台上,喘着粗气,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卢老板转过身,看着一件如咸菜坛子拿出的纱衣,先是一阵摆弄,再笑脸一副道:“徐夫人,您是不是弄错啦,这布料是咱家所卖?”

  那白胖女人一听这话,明显是老板想推脱责任,更加气愤吼道:“卢老板,咱可是十几年的好顾客了,咱家的衣料可都是从你家采购,额!你现在还认为咱家是栽赃陷害不成?为这区区几十文银,我徐家犯得着做这般小人之事?告诉你,你今日休想赖账,不认,不认,咱们官府见!”那胖女人shen.出丰獒雪肤手臂,叉在腰间,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卢老板甚是捉急,眼看一堆顾客已经闻声围起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等着看热闹。而这种纱分明自己从未见过,何来卖出不认帐的道理?这般情景,今日这生意还如何来做啊!

  杨冠拨开众人,走到柜台前,捻起皱成一推咸菜的衣裙仔细查看。卢老板甚感冤枉,本还想一番理论,而杨冠只微微拉住,示意卢老板勿再争吵,笑对那胖夫人道:“这位夫人,这衣料可是锦南丝?”杨冠再凑近些用鼻子闻闻道:“在下再敢问夫人,衣料如何洗涤?”

  那女人审视一眼杨冠,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小毛头,轻松答道:“洗衣还能如何洗?当然是水加皂角。我这等身分未必还自己亲自动手,都是有专管洗涤之人咯!”女人一脸傲气道。

  杨冠长叹一声:“哎呀!非也!夫人你可知这锦南丝最是小气,不可以沾水的,洗涤都只能占上干粉轻摇纱料,您看!遇水就缩成一团,而且还用上皂角,可是洗坏了!”杨冠甚是可惜道。

  女人一脸懵懂,完全不知所云,但瞬间变出更凶神情道:“我不管,既然当初我买时,老板伙计一干人等为何不先行告知?现在才说明,有何用?反正责任在你们,你们今日要嘛还钱,要嘛赔我新料,若不解决,定去官府衙门!”女人气势汹汹,完全不留情面。

  看来不用钱来解决此事,卢老板今日这生意是做不成了。老板无奈摇摇头,准备掏钱了事。杨冠一把按住老板shen向银柜的手,笑着对女人说道:“徐夫人是吧!若我们给夫人还原,与刚买时一般,徐夫人可否满意?把这小事化了?”

  女人一听这话,简直是天方夜谭,这般烂菜叶衣料,她居然想还原新的一般。于是女人双手叉腰道:“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你有何仙术?说好,我只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若不能还原,要嘛还钱,要嘛见官府!”女人一副看稀奇闹热的姿态落座于榻前。

  杨冠点头哈腰拉着卢老板走入内室,卢老板一副焦急失落样:“小xiong弟,那布料本不是店内所卖之物,拿钱消灾自认倒霉就算了事,你如何承下这棘手之事?若不能还原,如何是好?我看已经这般,怎么还原啊!”老板急得双脚都快跳起。

  杨冠沉着一笑,道:“我有把握还原,老板休急躁。照我方法办就行!先找个铜盆,烧上一盆开水,其他交与我便是!”杨冠按住老板手臂,满脸自信。

  老板无奈,只好照办。等铜盆水开,徐徐冒出烟雾,但见杨冠就着热烟,只把轻纱远远罩在烟雾之上。一阵熏烤,那锦南纱已经在发生奇迹,纱料开始缓缓舒展,平整顺滑,逐渐有了原有的模样。半柱香一过,纱裙就已经恢复如初。

  杨冠摊开衣裙道:“现在用熨斗垫上棉布,再熨烫之,就完好如初了!”

  卢老板赶紧照办,一阵小心翼翼熨烫后,一件黛青纱络裙大功告成!“简直神了!”卢老板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两眼放光,抚摸青丝。

  “这是锦南纱,源自波斯,此纱轻薄飘逸,但不能下水。若沾水,必收缩一团,需用热蒸汽慢慢化开,才可恢复原貌。”杨冠双手捧给老板笑着解释道。

  “你这小xiong弟如何知道这样多?”老板赶紧交与徐夫人手中,那女人先实不敢相信,而后缓缓拿在手中,姗姗离去。而围观看客一阵鼓掌,交口称赞,奇,太神奇!

  送走那女人,杨冠落座在榻上,卢老板赶紧知趣的倒上茶饮,满脸佩服加欣喜。杨冠瞟瞟他,只说道:“卢老板,那现在讨论讨论咱们的事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