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杨冠站在告示栏,盯眼看着入选花魁姑娘名单,正在寻找一个机会,看得有些出神。

  糟老头奇怪这小女子为何对一个花魁比赛如此痴迷,笑道:“难不成,你也想试试?”

  杨冠斜眼瞟瞟他:“没正型!我想的可不是这些。老头,问你,这世间谁的钱最好赚?“

  糟老头缕缕胡须,一脸难色”有钱人的钱?“

  ”有钱人也分出手阔绰的也有吝啬鬼啊!而且,但凡有钱人,都知道来钱不易,更不会乱花之!“杨冠还是盯住告示板,分析道。

  ”那就是皇帝陛下?“老头侧眼瞧瞧杨冠,审视而轻笑。

  杨冠立马zui一撇:”他?他是个一文钱掰成两文花的人,谁借了他钱,他一分一厘都记得清清楚楚呢!再想想!“杨冠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头。

  糟老头听这话,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一脸茫然。

  ”当然是女人啊!你知道有钱家的女人一年在衣料上花费多少?女人为了美,可是不惜一切代价啊!你又知,如何让女人心甘情愿掏钱,花重金买衣料?尤其是咱们的衣料?”杨冠神秘兮兮,指着告示栏。糟老头更是一头雾水,全无头绪。

  “这榜单上的五位花旦,若我们要寻求合作,你会选谁?”杨冠转头来笑着问。

  糟老头似乎有些明白,“额!你要卖布料,想从她们身上下手?可她们又不是开衣料铺子的老板,找她们有何用?”糟老头还是不解。

  杨冠并不直接回答,沉思之后问道:“你若寻求合作,是找这呼声最高的”潇湘馆“呢?还是反应一般的呢?”

  “当然要找就找最好的咯!”老头也看着告示栏,坚定的说。

  “那咱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来个出其不意!”杨冠说完,转身离开。

  又来到这“香域楼”门前,杨冠这次却是自信满满,一脸沉着镇定。糟老头看看她,拉住欲要前行的杨冠的胳膊,惊讶道:“怎么?你还要进去?”

  “你忘啦,第五名就是这”香域楼“的丽乐儿姑娘啊!咱们今日定会会她!”杨冠一脸鬼主意。

  “非也!我站在台下,人家议论这个丽乐儿早就是过气舞姬啦!没什么发展前途,这次若不是得到商贾支持,别说第五名,连拿个前十都拿不到。”糟老头很是着急,想拉着赶紧离开。

  “你见过她?与她交谈过?接触过?什么都没有,就道听途说,笑煞人!”杨冠撇开他手,紧紧腰带以便壮胆,再把zui上小胡子再贴牢靠些,随即提起衣角,跨入门槛。

  又来这青楼,杨冠这次却有了心理准备,ting起xiong膛,自信满满。一进大厅,大手一挥,装出男腔道:“老妈妈,本公子来也,还不速速前来迎接!”

  还在二楼与人谈笑风生的老鸨低头一看,又来了个客人,赶紧堆起笑脸,匆匆下楼接客。走进一看,“哎呦!这不是上次从西域而来的小公子吗?”

  “看吧!本公子信守承诺,说今日来就今日来!去,把你家最讨人喜欢的姑娘唤出来与本公子一会!”杨冠挥着手,找个凳子先坐下。

  老妈子撇撇zui,一脸傲气道:“小公子,咱们这里最讨人喜欢的便是丽乐儿姑娘啦!可姑娘现在忙的很,概不接客!”老妈子手扶住杨冠肩膀,深感遗憾。

  杨冠一听这话,知道这些人等就是欲擒故纵,想要个好价。随即从腰间取下钱袋,重重砸向案几,潇洒又有力。

  这老妈子一听砸钱声便知如何重量,赶紧shen手去抢。杨冠缩回手来:“见到,自然给!”双眼盯住老妈子,不容置疑。

  老妈子走在二楼回廊尽头,领着杨冠径直朝最尽头的方向而去,在一拐角处站立,轻推虚掩的门,展现在杨冠眼前的却是青布幕帐,斑竹避帘,上挂一盏鸳鸯灯,犀皮香桌放上一个古铜香炉,炉内细细喷出金丝雨露香,轻轻撩开竹帘,一座香楠木雕花chuang榻,铺着落花丝锦被。

  果然是头牌,与上次进的那屋品味就是不一样也!杨冠环顾四周,心中不禁叹息都在同一处的姑娘,也分出个三流九等,命运还真是不公也!

  “公子,乐儿姑娘还在侧室与裁缝商议花魁一事,还请公子耐心等些,姑娘稍后就来!”老妈妈挤出一脸笑,回完话,与杨冠斟上一杯青茶,转身离开。

  杨冠背起双手,绕着此屋来回跺着步子,再细细整理接下来该说的话。

  许久,“吱嘎”一声,门开起,杨冠立马坐在案几旁,一副镇定自若地姿态。

  细听这走进的脚步声,杨冠心想,这人必步态媚生,妖娆风姿。但见那丽乐儿揭开竹帘,玉貌花颜,芳华正茂,肤如积雪。一双凤眼顾盼生姿,朱唇欲滴宛若朱砂。这般可人儿,别说是男人,就连杨冠这彻头彻尾的女子也是看得心神迷惘,怎叹,这等金莲如何成过气花旦?

  “是公子唤奴家?”丽乐儿上下打量起杨冠,“公子如何称呼?”

  杨冠突然一愣,该如何称自己呀!却还未想过,不过这等小问题,怎能难倒杨冠,随即信口编来:“额,关小富,是也!”杨冠就是深鞠一躬,表现得谦谦君子风。

  “关公子啊!幸会!”丽乐儿微曲shuang腿,行礼道。

  “鄙人,山野村夫,孤陋寡闻,得睹姑娘花容,生平大幸矣!”杨冠继续拍起马屁,希望拉近乎些。

  这丽乐儿转身走入帘后,哀怨一声:“什么花容,不过凋零落花,还哪里有公子说的这番?”她幽幽落坐于梳妆铜镜前,娇嗔扶起脸颊。

  杨冠吞吞唾沫,想着这个时候该是套近乎大好时机,遂大步靠前,更加赞许起丽乐儿的美貌,不过无外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等等一通哄女人的鬼话。上个茅厕,估计杨冠就忘到九霄云外。不过这般蜜语,丽乐儿怕是许久未听,倒是被杨冠哄得五迷三道,加之所接之客不过都是鲁莽粗鄙男人,而这白面柔弱书生,青涩西域小伙深得女人心,越看越是喜笑颜开。

  “公子这般会说话,许是风月老手,会哄女人得很啊!”丽乐儿一脸jiao羞,说着就往杨冠身上靠来。

  杨冠早料到有此动作,自然向一侧转过身来,继续引入自己的话题中道:“乐儿姑娘,刚刚听妈妈说在研究决赛的衣物?”

  一听这话,那乐儿也是藏不住话的性子,满肚子牢骚靠在杨冠肩膀一阵述说。杨冠细细听着这些,心中不断思量。

  原来丽乐儿烦心之事就是这服装上,听说其他四位都早早准备好新颖衣物,更甚相传“潇湘馆”这位青月姑娘更是请来当年萧后织造司御用总管来亲自设计,制作。这般比来,自己本就落于人后了,而现在的情形,更无胜算矣!

  “试来试去,全都是陈词烂调般无趣之衣,看来这次又要让妈妈失望了!”这丽乐儿话语轻松,杨冠听出她似乎早做好失败打算。

  ”姑娘可否让在下一试?在下不才,不过经营丝织多年,也许能帮上一帮!“杨冠双眼放出期待的光彩,丽乐儿看着这般眼神,仿佛被照耀在温暖阳光下,浅浅一笑:”公子这般有心?让奴家如何感激?只是,如若奴家不满意,又如何剥了公子情面?“看来还是不太放心生人的能力。

  ”欸!姑娘放心,如若不满,尽管提出,在下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又怎会因区区一件衣物介意?不入姑娘眼,大不了烧了去!“杨冠大手一挥,仿佛英雄救美般气概。

  ”公子对奴家这般,让奴家若何是好?“丽乐儿说着说着,shen.出鲜艳欲滴的唇,准备献上一吻。杨冠哪能看这些,立马拱手道:”姑娘就请等好,鄙人现在就去做出,三日后,定双手奉上!“立马转身走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特种兵之种子提取大师网王之炽天使大秦唯一玩家直播盗墓之摸金校尉奥特曼之兑换诸天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皮皮神逍遥小地主都市之死灵雕刻师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我的妹妹是女娲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